章節目錄 1225,兵工廠干將
作者:顧千雪厲王的小說
    趙元帥只覺得心臟猛地收縮,他伸手捂住心口,深吸一口氣緩解突然的刺痛,頹然道,“到底,還是要到了這一天?”

    “早晚要有這么一天,即使我們粉末太平,宮凌堯也不會肯的。”顧千雪言語加重!

    趙元帥苦笑著點了點頭,“好。”

    顧千雪知曉是難為趙元帥了,像趙元帥這樣的土生土長的古代人,當了一輩子的忠臣,到老了卻晚節不保,要成造反的逆賊。“外公,我與凌沨商議過,無論成敗,我們用的趙家軍,打下的江山也是趙家的江山。”

    趙元帥大吃一驚。

    顧千雪淡笑著,目光堅定。

    “這可不行,我不能……不能……”趙元帥慌亂。

    顧千雪笑了,笑聲滿是譏諷,“為何不能?別在意什么氣節,外公你心里明白得很,宮凌堯早晚會將這造反的帽子扣在你身上,就算不扣你身上,也扣你子孫身上,他們父子兩人早就惦記趙家軍了。既然他們要扣,那咱們干脆就給他坐實了,不正好啊?”

    趙元帥依舊慌亂掙扎。

    顧千雪緩緩收斂了笑容,“外公,你從小熟讀兵法,想來史書也看了不少吧,任何國家的開國皇帝都是從別人手中搶到的皇位,但誰敢寫這位皇帝就是逆賊?成王敗寇的道理,難道外公不懂?”

    “……”趙元帥語噎。

    “外公難道忘了一年前的關東城事件?確實,陷害你的是裴丞相,但宮凌堯也是罪魁禍首之一,先皇也是默許了的,換句話說,外公已經是逆賊了!懂嗎?”

    趙元帥猛地抬頭,面頰通紅通紅,羞憤難當。

    顧千雪發覺自己話說重了,趕忙笑嘻嘻的,“外公,人家的意思您還不清楚嗎?反正造反是鐵板釘釘了,咱們面對的問題就是以誰的名義造反。現在備選有四個,第一,您造反,您卻不愿意;第二,外婆造反,那樣就成了楚炎國入侵,不合適;第三,我造反,那以后這江山就是顧家江山,打下來也便宜顧慶澤,他要是當了皇帝,再來個三宮六院的,母親能受得了?第四就是以宮凌沨的名義,問題是,打下來不還是姓宮嗎?”

    “……”趙元帥。

    “就算是打下來江山依舊姓宮,您也脫不了責任,您還是逆賊!”顧千雪聲音一頓,“但凌沨卻不想恢復他的身份了,在車上,他便對我說,他想永生永世做趙子滄。”

    趙元帥瞠目結舌地看向顧千雪。

    顧千雪莞爾一笑,“以后,他便是您的孫子,我的表哥了。所以,您就認了吧,如果咱們成功,您還能當幾年皇帝不是?”說著,調皮的擠了擠眼睛。

    趙元帥哭笑不得,“外公才不想當皇帝……罷了罷了,逆賊就逆賊吧,就如你所說,左右逃不了這罵名了。”

    顧千雪激動,來到趙元帥面前,“外公,謝謝您,您真是我的好外公!”這一句話,卻是由衷而發。

    趙元帥嘆了口氣,點了點頭,“只要你和偌瀾、瀾枝好,我便好了。”

    顧千雪道,“放心,我們一大家子,都會開開心心,”而后,看向西側,京城的方向,“待秦妃被救回來,我們便造反!”

    當顧千雪與趙元帥說完話,趕到山上時,已快天明。

    當見到眼前一幕時,只覺周身汗毛豎起。

    卻見,之前的小山包已被平成平地,在靠近山體的部分立著一樁方方正正、簡潔工整得類似工廠的建筑物,而廠房一旁的平地整整齊齊列著一長串的投石車,由大到小,足有五十輛之多,放眼一望卻好似離開這古香古色的時代,直接進入蒸汽時代一般。

    雖然投石車實在算不上蒸汽時代的產物,但這種陰暗壓抑、時刻帶著挑戰世界的威脅感,卻讓她激動得汗毛豎起。

    顧千雪吃驚的指著面前這些投石車和廠房,“這兵工廠是誰建的?”

    君安剛要說話,卻被初煙搶險,“回郡主,是大家建造的。”

    顧千雪驚艷,“太棒了!我真沒想他們竟還有如此才氣!”

    遠處舉著火把的人群越來越近,顧千雪話音剛落,眾人已走到面前。

    為首之人正是宮凌沨,“千雪,你來了。”

    一旁的君安氣鼓鼓。

    “君小哥,誰得罪你了?”顧千雪不解地問道。

    君安看了初煙一眼,“剛剛你們的對話我都聽見,初煙給我改了個名。”

    “誒?”顧千雪不解,“給你改名?”

    “大家。”說著,君安埋怨地看了初煙一眼。

    顧千雪先是一愣,隨后便明白過來——鬧了半天,這兵工廠的廠房竟是君安建造,初煙不希望君安邀功,便將功勞歸到大家頭上。

    1225,兵工廠干將-->>(第1/2頁),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顧千雪先是一愣,隨后便明白過來——鬧了半天,這兵工廠的廠房竟是君安建造,初煙不希望君安邀功,便將功勞歸到大家頭上。

    初煙本還有一絲笑意的面色立刻就撂了下來,“如此說來,這房子、這平地都是你自己所為了?是不是絕無第二人幫忙?若有人不長眼的幫忙算什么?敢不敢發個毒誓?”

    君安語噎,卻又不敢和初煙硬碰硬,“最起碼……是我畫的圖紙,帶人做的嘛。”無比委屈。

    顧千雪噗嗤一笑,知曉君安快掛不住面子,趕忙對宮凌沨道,“走,我們去那兵工廠房屋看看,不看他們秀恩愛。”

    宮凌沨也是笑著點了下頭,“好。”

    于是,兩人便帶著嘻嘻哈哈的左罡等人離開,只剩下君安和初煙。

    君安依舊委屈,“初煙,你不能這么對我。”

    初煙白了一眼,“怎么不能對你?我平生最討厭自大狂傲之人。”說著,不再理會他,快步追大部隊。

    君安立刻投降,“初煙我錯了,以后我不居功了還不行?初煙你等等我,你別走……”

    入了方方正正類似于工廠的房屋,卻見其內燈火通明。

    房屋舉架很高,最上面一行都是通風用的氣窗,而墻壁上無窗,整個房屋陰冷干燥。

    長方形的室內,正中央是兩排長桌,桌子上面整整齊齊擺放十余組天秤以及勺子等物,這情景就好像流水線一般,顧千雪疑惑地看了姚振等人一眼,好似明白了什么。

    隨后趕來的君安道,“千雪郡主,是這樣,我們幾個曾經討論過,如果關東城真開打,僅靠我們幾人制作炮彈完全不夠,早晚都需要兵士來制作,還不如早早就讓他們來練手,這廠房是我設計、大家建造,只要王爺和郡主同意,明日便讓選好的兵士前來學習制作炮彈。”

    宮凌沨有了興致。“你已選好了制作炮彈的兵士人選?”

    君安點頭,“是的王爺,你們去京城這三個多月的時間,我將周圍幾個兵營的兵士都摸了個透,我選出的人,我敢保證絕對可靠,再者說,還有姚振大哥和侯云天大哥幫我把關。”

    顧千雪也是吃驚道,“君小哥,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真沒想到短短三個多月時間,你已經成長為頂梁柱了。”

    “這個……”君安眼神閃爍,“都是我應該做的。”

    姚振道,“郡主,屬下想說句話。”

    “請講。”

    姚振深深地看了顧千雪和宮凌沨一眼,而后道,“這三個月來,我們幾個時不時便湊在一起聊聊,包括玉蓮和玉翠。這么些年,郡主真的太辛苦,然而這一路走來,卻沒人能幫上郡主,如今我們的幸福都是郡主撮合,便是郡主進京涉險也將我們留下,郡主待我們如此,我們如何不感激?如今我們只想進我們所能,報答郡主,為郡主分憂。”

    侯云飛道,“是啊,所以我們便自作主張的物色人選,開墾山地,建造兵工廠,想著我們多做一些,郡主便能少一些煩惱,我們只希望郡主無憂無慮的生活。”

    “無憂無慮的生活?”顧千雪噗嗤一笑,但隨后笑容漸漸消失,換成了堅定,“既然你們有此好意,我們便卻之不恭,大恩不言謝,待一切風波過去,你們會擁有你們應得的一切。”說著,看向宮凌沨。

    宮凌沨目光柔和,點頭道,“千雪說得沒錯。”

    也確實,姚振和玉翠、侯云天和玉蓮、東方君安和初煙,說起來都算是顧千雪做媒。

    宮凌沨看著顧千雪,再洗想起了善惡有報一說,突然覺得這般女子,自己不配擁有。

    放手,他是不愿的,最多便更加珍惜,用一生疼愛呵護她。

    顧千雪對宮凌沨道,“既然如此,兵工廠方面便悉數交給他們三人如何?”

    宮凌沨頷首,“好。”

    姚振卻道,“不行!郡主恕罪,屬下想上戰場!”

    侯云飛也道,“沒錯,我也想帶兵打仗。”

    左罡和吳飛等人相似看了一眼,他們知道千雪郡主怕是不會允許姚振等人上戰場,便直接道,“姚大哥就別搶我們飯碗了,如今我們跟著王爺學了一身本事,正想找地方大展拳腳呢,你們若上陣,我們怎么辦?”

    吳飛也是哈哈大笑,“是啊,待一會沒事了,咱們切磋一下,讓你們瞧瞧我們幾人的武功進展,嚇死你。”

    侯云飛挑眉,“哦?好大的口氣。”

    許光宣道,“口氣大不大,咱們試試就知道了。”

    顧千雪面色堅定,“姚振、侯云天,你們別急,如今我們上陣的將士還算充足,待有一日真的需要你們上陣,我不會客氣。”

    兩人齊齊抱拳,“是,郡主。”

    只不過姚振不服氣,“一會散會,我和你們打幾盤,試試。”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