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227,大婚急不可耐
作者:顧千雪厲王的小說
    秦妃放開了宮凌沨,起身來到顧千雪身前,伸手將顧千雪扶了起來,“孩子,你屢次冒險潛入永賢宮,如今我們面對面,我只想問你個問題,你還愿接受我嗎?”

    “呃?”一時間,顧千雪還沒明白過來。

    “縱使你曾說過,你不恨我不怨我,但只怕以后也不會接受我罷,”秦妃深深嘆息,“我……總歸是對不住你。”

    顧千雪總算是明白過來,“秦妃娘娘別這么說,說起內疚,我對您也是無比內疚。如果當初凌沨不是去救我,也許就會守在你身邊了。”

    秦妃苦笑著搖了搖頭,“孩子你錯了,多虧沨兒不在,否則先皇駕崩,只怕沨兒會危險。你知當時在宮中,我日盼夜盼,盼的是什么嗎?”

    “……什么?”顧千雪問。

    秦妃道,“我只盼沨兒別回來,那孩子夠苦了,自小便沒有母親的保護,卻反過來保護沒用的我。緊接著不斷被我拖著后腿,夠了……真的夠了,當時我只希望,他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做他想做之事、去他想去之處。”

    顧千雪了然,“但您應該也知曉,他不會真正放棄您,如果他真能放開,早就放了,等不到今天。”

    秦妃點頭,“是的,所以當初你潛入永賢宮,我并無意外。”說著,轉頭看向依舊跪地的宮凌沨,“在來關東城的路上,我聽說那趙世子就是沨兒,也是吃了一驚,你們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是打算繼續用趙世子的身份活下去嗎?”

    宮凌沨冷笑一下,而后起身,“母妃,今日關東城的城門已關了。”

    秦妃不解,“是啊,怎么?”

    “明日也不開。”

    “啊?”

    顧千雪繼續道,“明日開始,關東城要用兩日的時間整頓,會將各方勢力安插在關東城的眼線全部挖出來,緊接著再用兩日的時間招兵,然后便要開打了。”

    秦妃和申嬤嬤吃了一驚,“開……開……開打?”

    宮凌沨哈哈大笑,隨后面目猙獰,“除了開打,還有別的法子?先不說我要不要報仇,只說,你們認為宮凌堯會給我們生路?會給趙元帥生路?”

    秦妃凝眉,緩緩搖了搖頭,“不能,沨兒、千雪,我支持你們,我隨你們同生共死。”

    申嬤嬤想起被凌遲處死的邵公公,恨得咬牙切齒,“那群人面獸心的家伙!”

    卻在這時,門外響起一陣響動,緊接著是便聽一名老嫗在外喊了起來,“千雪……是千雪嗎?千雪……”

    顧千雪聽出,是鄭氏的聲音。

    她立刻轉身跑了出去,“祖母!?”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鄭氏。

    鄭氏看見顧千雪后愣了一下,隨后繼續對著屋子叫,“千雪,千雪你在哪?”

    顧千雪失笑,“祖母,我在這里,我服了易容藥物,所以容貌有了改變,您仔細聽聽我的聲音。”

    顧慶澤此時也上前,凝視顧千雪,好半晌才顫巍巍道,“母親,她……怕就是千雪。”

    鄭氏確定是顧千雪后嚎啕大哭,“千雪,你這壞孩子,到底去哪了,怎么不管我和你父親,你這是不孝啊!”

    隨后趕出來的宮凌沨聽見鄭氏的指責,目光陰鷙。

    這么長時間顧千雪屢次涉險,生死未卜,鄭氏非但不關心顧千雪,反倒是指責其不孝,真是自私又無恥。

    顧慶澤猜到顧千雪身后的男子便是宮凌沨,也從其眼神中看出殺氣,連忙將鄭氏拽了回來,“母親別說了,千雪也有千雪的難處,若千雪平安,不會不管我們。”

    宮凌沨冷哼一聲,“管你們?你們可知……”

    話還沒說話,卻見顧千雪扭過頭來,冷冷瞪了一眼,頓時又把后面的話活活吞了回去。

    顧千雪轉過身,柔聲安慰鄭氏,“祖母是嚇壞了吧?別怕,回頭有更嚇唬您的事呢。”

    鄭氏一愣,“啊?”

    顧千雪笑得更香甜,“明天開始,我們就要造反了。”

    鄭氏兩眼一番白,直接暈了過去。

    顧千雪順手接住,將鄭氏抱到房間,安置在床上。

    顧慶澤也是面色慘白,瘦得幾乎脫相的身形,搖了搖,好懸被摔倒,“千……千雪,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宮凌沨正色道,“沒開玩笑。”

    顧慶澤眼前也一黑,他顫巍巍的扶著椅子坐下。

    別看他曾經官任二品,實際上膽小平庸沒作為,能爬上去一個是因為趙元帥等武官的推薦,另一方面也因先皇就喜這種毫無野心威脅力的官員。

    顧慶澤用了好長時間才消化了這“造反”,他深呼吸,盡量讓自己聲音平穩別丟人,“好,造反就造反,反正進退都是個死,還不如和他拼了,但在這之前……”聲音頓了一下,多了窘迫,“你娘呢?”

    顧千雪聽見顧慶澤還惦記著趙氏,心底也舒服了許多,“我娘經過外婆的治療,如今病情有了很大好轉,回頭便安排你們相見,不過在戰事期間,怕是要你和祖母軟禁了,希望你諒解。”

    1227,大婚急不可耐-->>(第1/2頁),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顧千雪聽見顧慶澤還惦記著趙氏,心底也舒服了許多,“我娘經過外婆的治療,如今病情有了很大好轉,回頭便安排你們相見,不過在戰事期間,怕是要你和祖母軟禁了,希望你諒解。”

    顧慶澤搖了搖頭,“無妨,只要你母親和弟弟還好便可,為父本是文官,實際上也沒太多能力,你們的大業,我怕是幫不上忙了,只想找個宅子安靜度日罷了。”

    顧慶澤一抬頭,看見了秦妃,趕忙起身下跪見禮。

    秦妃笑道,“親家公不要多禮,以后你不是禮部尚書,我也不是后宮嬪妃,我們便做普通百姓、為人父母罷。”

    顧慶澤點頭,“既然娘娘這般決定,那微臣恭敬不如從命。”

    隨后,室內陷入一陣詭異的安靜,秦妃和顧慶澤齊齊看向宮凌沨,總覺得他有什么要事要宣布。

    片刻,宮凌沨一撩袍子,跪在秦妃和顧慶澤面前,“如今事態緊急,我有一事想求母親和顧大人,這件事,必須要在戰事開始之前辦妥。”

    秦妃和顧慶澤見宮凌沨這般嚴肅,趕忙道,“何事?但說無妨。”

    宮凌沨抬起頭,勾唇一笑,“希望二位能為我和千雪主婚。”

    “呃……”顧千雪頓時窘迫,面頰通紅,“凌沨別鬧了,現在不是兒女私情的時候,戰事要緊。”

    兩人雖成親一次,但之前一次,顧千雪卻絲毫沒感受到這種羞澀。

    顧慶澤道,“沒問題的,王爺且放心。”

    秦妃也笑道,“之前你們和離,眼前確實應該重新拜堂。”

    宮凌沨起身,“今后岳父便別稱我為王爺,叫我子滄罷,從今以后,宮凌沨這個名字再不使用,我叫趙子滄。”

    秦妃很快想明白其中緣由,點了點頭,“沒錯,就叫趙子滄吧。”

    “那婚事?”宮凌沨雙眼放了亮光。

    秦妃失笑道,“你也別急,雖然千雪的父親在,但也得經過趙元帥同意不是?”

    卻在這時,門口傳來趙元帥爽朗的笑聲,“同意,同意,我自然同意,凌沨可是我看好的人。”

    顧慶澤卻有個疑問,“等等,你們成親是用什么身份?王爺是用趙世子的身份,那千雪你呢?”

    顧千雪挑眉,“自然用我本來的身份了,趙子滄是我表哥,這年頭不是流行表哥表妹一家親嗎?”

    “這個……好像也是這么個道理。”顧慶澤喃喃道,“但……王爺的身份怎么辦?”

    “宮凌沨已死,”宮凌沨道,轉頭向秦妃,“秦妃也如此,母親,以后我們母子關系只怕不能表露在明處了。”

    秦妃嘆息,“經歷了這般風波波折,我早已不在乎那虛名,只要你們能平安,我便滿足。”

    顧慶澤依舊沒轉過來這個彎,“等等,我的意思是,你們易容也是為了欺瞞皇上以及百姓,天下人皆知千雪和王爺的身份,如果就這么成親,會不會引人懷疑?”

    “懷疑便懷疑,”宮凌沨直言道,“成王敗寇,若我們敗了,便是天衣無縫也能被他們扣上帽子;如果我們勝了,到底是何身份,還重要嗎?”

    顧慶澤想了想,也是這么回事,便閉口不言。

    趙元帥笑道,“子滄想何時成婚?”

    宮凌沨眼前一亮,“明日。”

    顧千雪嚇了一跳,“你瘋了,這么倉促?”她心里還沒準備好……

    宮凌沨皺著濃眉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這般倉促確實對不住你,那就再好生準備一天,兩日之后我們便成親。”

    見顧千雪又要反駁,宮凌沨面色堅定,“不能再商量了,明日或者后日,你選。”

    “……”顧千雪無語,“那就……后日吧。”

    于是,婚事就這般敲定。

    第二日。

    就如宮凌沨所說,關東城大門未開,整整一日,無論元帥府內府外、關東城內城外的眼線都被抓了出來,嚴刑逼問。

    關東城外,也拿了個由頭開始查找眼線以及暗暗安排,一切都按照計劃有條不紊的進行。

    而實際上,這些行動并不突兀,很早之前便開始準備,埋了伏筆。

    幾乎一日的時間,關東城大牢便關滿了人,一切罪行嚴重者,或者作奸犯科者,直接拉出去斬首。

    關東城大牢西面有個高臺,便是公開斬首之處。

    官員一邊訴說這些眼線細作的所作所為,一邊痛斥皇帝的昏庸以及對趙元帥的迫害,包括之前關東城的動蕩、天一教的侵入,也都是當時的太子、如今的皇帝一手策劃。

    關東城的百姓想起家園的破壞以及所愛戴元帥的迫害,紛紛憤怒,大罵當今皇帝。

    整座城的氣氛,別說趙元帥說要反,便是百姓們也大喊著要反。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