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228,大婚
作者:顧千雪厲王的小說
    京城,清晨。

    一名大內侍衛打扮之人快速穿過莊嚴肅穆的宮殿,與守在金鑾殿門口的侍衛首領耳語了幾句,那侍衛首領面色大變,緊接著點了點頭,又悄然進入大殿。

    此時的大殿正在早朝,文武百官一一將公事稟告。

    龍椅之上,一身金黃龍袍的宮凌堯俊容嚴肅,靜靜聆聽,看似隨和的表情卻透露一種難以抗拒的威嚴,眾臣子絕不敢因皇上是新帝而怠慢,因眾人已見識到了新帝的手段。

    康公公見到神色慌張的侍衛首領,立刻快步上前,低聲道,“何事?”

    侍衛首領低語,“關東城方面來報,城內以及靠近城內的探子全部失去聯系,城門大關,城外有趙家軍駐守,不知發生了什么。”

    康公公一驚,看了一眼龍椅的皇上,又看了一眼正在早朝的臣子,思忖著是否要將此事稟上去,還是說待早朝結束后再通稟。

    宮凌堯發現康公公的異常,“何事?”

    正稟事的臣子立刻閉了嘴。

    康公公快步上前,到宮凌堯身邊,低聲將消息通稟。

    宮凌堯聽見,并無震驚也無恐懼,只是定定地看向門外,好似回憶著什么,緊接著哈哈大笑起來,“不就是造反嗎?朕等的就是這一天。”

    宮凌堯的聲音不小,加之金鑾殿的設計,整個大殿之人都能聽見。

    臣子們大吃一驚,造反?誰造反?哪里造反?

    宮凌堯冷冷勾著唇,卻不是笑,“關東城反了,何人愿意帶兵討伐?”

    百官們一時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緊接著金鑾殿便掀開了鍋,武將們愿意出征,文官們出言討伐,包括宮凌堯的眾人都認為關東城造反是以卵擊石無誤!以一城而敵一國,天真!眾人也想趁此機會更進一步,以表忠心。

    關東城。

    顧千雪服用了解藥,此時已恢復了容貌,正在關東城大獄不遠的一個宅子打扮。

    這宅子確確實實是娘家,是當年顧千雪用銀子買的,再過一個時辰,她也要從這里登上花轎,到元帥府拜堂成親。

    明明是第二次拜堂了,但卻緊張得很。

    喜娘為其打扮梳頭,緊接著讓其捏了一只蘋果。

    初煙雖然作為娘家這邊的大總管,但到底還是沒經驗,殺人她在行,但忙里忙外的真不行,自己已手忙腳亂。

    正在做月子玉蓮說什么也要來幫忙,顧千雪命令玉翠回去看著玉蓮,玉翠接了命令便去執行。

    實際上顧千雪此舉不僅是制止玉蓮來,更是支開玉翠這個孕婦。

    大婚之日,整個宅子的人都忙來忙去,如果將玉翠撞了,傷了孩子,她還有什么臉面面對姚振?

    好在秦妃料到顧千雪身側無人,便讓申嬤嬤到來,如今秦妃和宮凌沨的身份并未公開,秦妃以其姨媽的身份出現,按照道理申嬤嬤也算是婆家人,但這個時候也沒人顧忌什么婆家娘家了,好歹是將亂成一團的場面鎮壓住,下人們開始有條不紊起來。

    顧千雪越來越激動,一不小心,咔擦一聲,將蘋果捏碎。

    喜娘看見新娘子的蘋果碎了,都快急哭了,“大小姐啊,您可別使勁捏蘋果了,這一會已經捏碎三個了。”

    顧千雪也是尷尬不已,“抱……抱歉,我……不小心就捏碎了,我力氣……太大了。”一不小心就用了內力,只要手指上稍稍用內力,這蘋果就跟一只葡萄似得,一捏就碎。

    喜娘嘆了口氣,“這么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一會如果下了轎子發現新娘子把蘋果捏碎了也不吉利。”

    1228,大婚-->>(第1/2頁),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喜娘嘆了口氣,“這么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一會如果下了轎子發現新娘子把蘋果捏碎了也不吉利。”

    顧千雪哭笑不得,“抱歉……抱歉,再給我一只,這回我發誓再不捏碎。”

    到底是喜娘經歷得多了見識廣,拿了一個蘋果塞進顧千雪廣袖下面的小袖里,“大小姐,您別捏著了,先放這,回頭下了轎子再把蘋果拿出來,如果不小心捏碎,您記著另一個袖子還有個備用的。”

    顧千雪點頭如搗蒜,“知道了,知道了。”

    喜娘又是一聲尖叫,“大小姐別點頭了,鳳冠都歪了。”

    “……”顧千雪沒想到自己大婚會這么狼狽,但……她就是緊張害怕,無比的緊張害怕。

    憧憬嗎?

    十分憧憬!

    也許正是因為這憧憬,所以才這般緊張。

    申嬤嬤安排完房外的事,進來正好看見喜娘無可奈何地叮囑顧千雪,噗嗤一笑,“今日我算是開了眼了,從來四平八穩的千雪大小姐也有這般驚慌的時候。”

    顧千雪欲哭無淚,“申嬤嬤別再嘲笑我了,您再這樣我更緊張,緊張起來……我連自己都怕。”

    申嬤嬤掩口笑著,“行行行,不開玩笑了,不過千雪小姐餓不餓,先偷偷的吃點東西吧,一會有著折騰呢。”

    顧千雪搖頭,“不想吃,吃不下。”

    正在這時,有丫鬟跑了進來,“喜娘,迎親的隊伍來了。”

    顧千雪下意識一捏拳,而后才想起來別又捏碎蘋果,趕忙低頭看,這才又想起手里沒有蘋果。

    總的來說,狼狽得一塌糊涂。

    申嬤嬤憋著笑,喜娘為其蓋上蓋頭。

    一轉眼,一天的時間過去。

    顧千雪就這么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日,清早梳洗穿鳳冠霞帔,上轎,踢轎門,跨火盆,拜天地,隨后被引入洞房。

    顧千雪坐在床上,頂著沉重的鳳冠和大紅蓋頭。

    值得一提的是,這蓋頭也有兩斤重,十分厚重,上面還用金線刺繡鴛鴦。

    別說顧千雪還暈乎,初煙也是暈頭轉向。

    初煙進了來,站在顧千雪身旁十分歉意,“對不起郡主,我……我讓您失望了。”

    顧千雪微微搖頭,“沒失望,你做得很好。”

    初煙嘆了口氣,“我自己很失望。”

    顧千雪笑道,“失望什么?人各有所長,你的長處不在這里罷了,”聲音頓了下,“雖然你的長處不在這里,以后卻要向這里發展。我雖不崇尚男尊女卑,但自己深愛之人在前線沖鋒陷陣,我們也要將其身后一切打點好,令其無后顧之憂,是嗎?”

    初煙卻突然有種感覺,千雪郡主這番話并非是對她說的,而是對郡主自己說的。

    換句話說,郡主愿為了厲王而改變,也許,這就是愛吧。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