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229,越來越貧了
作者:顧千雪厲王的小說
    不知過了多久。

    久到桌上蠟燭已燃掉三分之一。

    申嬤嬤屢次上前,要顧千雪偷偷休息一下,待回頭新郎官來了再爬起來,顧千雪搖頭拒絕。

    初煙怕顧千雪悶著不舒服,建議其先將蓋頭摘下來,一會新郎來了再戴上,顧千雪也搖頭拒絕。

    不是她有受虐傾向,第一,對于練武之人,扛著幾斤重的行頭坐上幾個時辰,實在是小菜一碟,不算負擔。第二,她不想摘蓋頭,因為一張臉火辣辣,就算不照鏡子,也能感受到其上多紅,她不想被人瞧見她的窘迫。

    終于,隨著門外一陣熱鬧的聲音,新郎官趙世子在一眾人的簇擁下進了來。

    宮凌沨的酒量很好,很少喝醉,但今天卻覺得暈暈乎乎好似在夢中,頭重腳輕得好似整個世界都處于幻想里一般。

    一般鬧洞房的都是新郎的兄弟和朋友,然而趙世子沒有兄弟和朋友,一眾下人也不敢鬧,就象征意義的說了幾句吉祥話,將新房的氣氛哄抬了抬,便在申嬤嬤的指揮下退了出去。

    很快,房內便只有顧千雪和宮凌沨兩人。

    顧千雪忐忑,低著頭,盯著自己雙手,突然發現袖管里放著一只蘋果,暗暗地將袖管里的蘋果拿了出來,捏在手心。

    等啊等,等了好半晌也不見有人掀她的蓋頭,一時間,開始胡思亂猜了起來。

    突然,她感受到他的靠近,緊接著他好像俯下身,隨后一只粗狂的大臉自蓋頭下面向上看。

    “呀!”

    因為太過驚嚇,一不小心那蘋果竟對著他的臉就飛了出去。

    宮凌沨一伸手將蘋果接住,眉頭緊皺,“你這是準備用蘋果謀殺親夫?”

    “……”顧千雪,“不……不……不是……”

    宮凌沨看出她實在緊張,拿了桌上的玉如意,將她頭上的蓋頭掀了起來。

    掀了蓋頭拿在手中,濃眉緊皺,“這是什么料子,怎么這么重?你就頂著這個布子整整一天?”

    “啊?呃……是啊。”顧千雪低頭道。

    宮凌沨好笑地蹲在她身側,像個頑皮的大男孩似得趴在她的腿上,仰頭看著她,“至于這么緊張嗎?別人洞房花燭夜之前都未見過面,也沒你這么緊張。話說回來,我們這是第二次成親了吧?”

    顧千雪失笑,“但上一次,不算我參與。”

    宮凌沨挑眉,“我參與了。”

    顧千雪一愣,“你這是找打?”如果沒記錯,上一次她是被他綁著拜堂的。

    宮凌沨直接坐在腳凳上,趴在她的腿上輕笑,“好像你能打過我似得。”

    “……”說起這個就慪氣,當初宮凌沨被打了半死,血也幾乎流干,最后僥幸救回來算了,兩人算是同一起點學習其師父所創的童子功,最后……宮凌沨的功力竟然突飛猛進,將她甩得老遠。

    顧千雪咬牙切齒,“你別美,你說過破了身,武功最高者受損越大,有本事明天早晨我們比武。”

    宮凌沨一愣,隨后一臉的驚喜,“呦,沒看出來,你竟這般期待破身。”

    “我……”顧千雪啞然,“你才期待破身,我是想打贏你!”

    “別解釋,娘子既然有需要,做夫君的自然要滿足,”說著,在顧千雪的驚呼中,就這么將其抱上床,順便手腳輕快地將她鞋子脫掉扔在一旁,“既要滿足,又要好好的滿足,這才能報答娘子頂著這般沉重的鳳冠和蓋頭的辛勞不是?”

    1229,越來越貧了-->>(第1/2頁),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別解釋,娘子既然有需要,做夫君的自然要滿足,”說著,在顧千雪的驚呼中,就這么將其抱上床,順便手腳輕快地將她鞋子脫掉扔在一旁,“既要滿足,又要好好的滿足,這才能報答娘子頂著這般沉重的鳳冠和蓋頭的辛勞不是?”

    “你……”顧千雪急了。

    “我什么?”他已將她壓在身下。

    “……越來越貧了。”

    “你調教得好。”

    “……”顧千雪掙扎,“不要臉,誰調教你了?”

    “新婚之夜辱罵夫君,該罰。”緊接著,粗暴地吻上她的唇,“今天……你的……唇,尤其……香甜。”一邊吻著,一邊戀戀不舍地離開嘟囔了句話。

    無論是用武功還是用蠻力,顧千雪都不是對手,但如果就這么放棄掙扎真好像她多么主動似得,“鳳……鳳冠,鳳冠還沒摘。”

    “就戴著吧。”他一邊制服她,一邊脫她的衣服。

    “戴著鳳冠如何……咳……別鬧,還是先摘了,怪重的。”

    “要的就是這么重,否則你因為害羞溜了怎么辦?”嘴里說著,手上未停,能脫的就脫了,脫不掉的就撕了,不消一會,某人就如同一只剝了殼的雞蛋,惹人垂涎。

    宮凌沨俯下身,吻在她白皙的皮膚上,“這幅身子雖然見過,但卻依舊驚艷。”

    顧千雪只覺周身酥麻,觸電一般的感覺順著神經通往周身,她見掙扎不開,也不知如何回應,干脆閉了眼,咬著牙。

    宮凌沨輕笑,“我喜歡看你這害羞的模樣。”說著,親吻慢慢向下……

    整整一夜,顧千雪根本沒睡。

    本以為折騰得累了,可以睡下了,但只覺得剛剛閉上眼,又被某人折騰起來。

    從女人的角度,她很滿意自己丈夫這一夜的表現,當然,如果適可而止就更好了。

    從醫生的角度,她很擔心這個男人的身體健康,畢竟縱欲過度也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清早她周身青青紫紫,因為一夜未睡還頭昏腦漲,但某人卻神采奕奕,洗漱好了將衣服穿得整整齊齊。

    見顧千雪醒來,他湊了過去,“快起來。”

    顧千雪疲憊地點了點頭,“知道了,要去為長輩奉茶,是嗎?”畢竟成親過一次,雖然上一次是被逼的。

    “當然不是,你忘了昨天說的話了嗎?”

    “呃?什么話?”不知是否一夜未睡的原因,顧千雪的大腦竟反應遲緩起來。

    宮凌沨擠了擠眼睛,“你昨夜不是說,破了身后看看我們兩人誰的武功高嗎?剛剛我讓初煙回稟趙元帥多等一會,我們趁機先比武吧。”

    顧千雪頓時暴怒,“宮凌沨,你這神經病,折騰了我一夜現在要比武?你這叫作弊!”

    宮凌沨皺眉,坐在她身旁,“這話可不對,作弊的分明是你。昨天我賣了一夜的力氣,你到最后一動不動,按照道理損傷體力最多的是我吧?來來,起身比武。”說著,拽著顧千雪的手便站了起來。

    顧千雪驚呆了,“你……你莫不是腦子進水了?真要比武?”

    宮凌沨哈哈大笑,“當然是假的,快起床吧,趙元帥他們都等了好一會了。”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