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236,完結篇
作者:顧千雪厲王的小說
    顧千雪唇際掛著淡淡的笑,目光悠遠地看向門的方向,“不知為何,這一段時日,我時常回憶從前往事,之前我收留了那么多孤兒,卻不忍心因為自己失去經濟來源而放棄他們。因為我知道,沒了我,他們多半是要死的。我認識了你,托付你幫我賣妝品,雖然也知曉你利用我的妝品賺了不少銀子,但我卻是感激你,沒有你,那些孩子的命運只怕就艱難了。”

    這一刻,顏紫淞在顧千雪身上竟看到了一種說不出的獨特的氣質,是神圣嗎?是關愛嗎?好像是……母愛。

    顏紫淞狐疑,太子妃也沒有孩子,哪來的母愛呢?

    “太子妃娘娘過譽了,我……呃……也是順手而已。”

    顧千雪淡淡一笑,“不是順手,而是緣分。”

    顏紫淞邊忙順水推舟,“對對,是緣分,就是緣分。”

    顧千雪伸手一指一旁的座位,“坐吧,我們只當是老朋友,隨意聊聊。”

    顏紫淞依言的坐了。

    顧千雪拿起手旁的茶碗,抿了一口,“原本我以為宮凌堯是個好人,但他最后竟險些逼死我們;我以為裴姨娘是壞的,但卻沒想到最后是她保全了我的家人和秦妃;我以為楚炎國之行是一個噩夢,卻沒想到在最關鍵時刻,恰恰是楚炎國解決了我的燃眉之急;我原本以為我和他永遠有緣無分,但卻未想過最后我們在一起。”

    顏紫淞維持著笑容,但內心是懵逼的,他聽不懂太子妃到底在說什么啊,什么裴姨娘什么的楚炎國?但聽不懂他不說,他裝成能聽懂,還得裝模作樣地點點頭。

    顧千雪見顏紫淞那不懂裝懂的模樣噗嗤一笑,“包括你,顏紫淞。”

    “啊?下官?”顏紫淞指了自己鼻尖。

    顧千雪點了點頭,“是啊,原本以為,你只是我生命里的過客,卻沒想到,有一日我們會并肩作戰。”

    說到這,顏紫淞只覺得心一暖,誠懇道,“下官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我們會以這樣的關系繼續相處,但無論是何種關系,無論是從前的千雪郡主還是如今的太子妃,我顏紫淞都信任您、尊重您,從今以后定當竭盡全力的效忠您。”

    “謝謝。”顧千雪由衷而發。

    隨后,兩人便不再敘舊,針對出售炮彈一事開始商討起來。

    當然,這一次的商討也只是個雛形,兩人商議一個簡單的框架,回頭還要與宮凌沨和趙遠征商量。

    接下來的幾日,朝堂上再次掀起了一陣討論。

    第一個是成立商部。

    第二個是出售炮彈。

    文武百官們吵得熱火朝天,趙遠征一個頭兩個大,突然,鮮少發言的太子趙子滄卻淡淡開口,說這兩個提議都是他與太子妃的意思。

    一句話,文武百官啞口無言。

    自從東樾國正式確立,趙遠征登基,宮凌沨便停用了易容毒,所以他的容貌逐漸恢復。

    眾人能不知“趙子滄”是誰?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殺神厲王殿下!

    個中緣由,眾人都能猜到,只不過成王敗寇,人家勝了,沒人敢質疑,也沒人敢當面點明。

    厲王雖然不像從前那般殺伐暴戾,平日里只安安靜靜的當一名美男子,但其真正怒起來,卻沒人敢得罪。

    最后,兩條法案非常順利的通過,滿朝文武沒人反對。

    龍椅上的趙遠征都快哭了——為什么非逼著他當皇上?最適合當皇上之人分明是宮凌沨,看看人家,不愧是出身皇族,只冷冷一撇,眾人丟兵棄甲。

    三日后。

    正值休沐。

    宮凌沨特意休息了一天,只為陪伴顧千雪,兩人還達成了共識——這寶貴的一天不許談公事,只能說私事。

    用過了早膳,天氣大好,兩人便乘車去往正在建造的皇宮,監工是小,主要是找個由頭出去走走。

    馬車緩行,兩人未下車,只在車內看著正在勞作的工匠,隨意聊著天。

    “你還想念他嗎?”宮凌沨道。

    顧千雪眉頭皺了皺,將視線從窗外收回,“你呢?”

    宮凌沨見顧千雪不答反問,輕笑出聲,“想。”

    顧千雪垂下眼,“我也想念。”

    兩人雖未言明,但彼此知曉指的是誰。

    馬車內一時間安靜下來,兩人都未繼續說下去。

    懷念舊人與珍惜眼前人并不沖突,就如同人生并不是非黑即白一般。

    只有未成年人才幼稚的糾結對錯,成年人只會努力在剪不斷理還亂的煩惱中努力生存。

    好半晌,顧千雪才道,“有宮凌安的消息嗎?”

    這一段時日,宮凌沨一直在尋找宮凌安,卻不知其故。

    “沒有。”他答。

    顧千雪欲言又止,很想問宮凌沨到底找宮凌安是做什么,報仇?還是其他?

    思忖片刻,到底還是未問出口。

    “還記得白宵真人嗎?”顧千雪問。

    宮凌沨皺眉,“記得。”

    顧千雪輕笑出聲,“原本我是不信這些封建迷信的,但現在是真信了!白宵真人用真命盤預言全部應驗——我們有血光之災,而你逆天命。當初他說你逆天命的時候,我以為你會回去奪皇位,便是后來我們隱居深山,我還偷偷的認為人定勝天,卻沒想到,最后竟用這種方式度過了血光之災和逆天命……這世上真有老天爺嗎?真有命運嗎?真的太可怕了。”

    宮凌沨深深吐了口氣,點了下頭。

    “如今我們有了東樾國,家人也平安無事,從前的老朋友也都在,這樣的生活,你喜歡嗎?”顧千雪好奇問。

    宮凌沨抬起頭,定定看向她,“我只喜歡有你的生活。”

    這樣的情話說了千百遍,但每一次都這般認真誠摯,每一次都令她信服感動。

    “我也是。”

    宮凌沨伸手,將她抱在懷中,手臂收緊,低頭在她額頭一吻,“我對現在的生活,無比滿足。”

    “我也是。”

    皇家車隊在未修建完成的東樾國皇宮繞了一大圈,隨后便回了去,然而馬車上的兩人的興致卻不在皇宮之上,而是彼此的陪伴上罷。

    當回元帥府,兩人下了馬車,卻見初煙已在正門等了許久。

    “奴婢見過太子、太子妃。”初煙見禮。

    宮凌沨先下了馬車,隨后將顧千雪接了下來,千雪問道,“初煙,發生了何事?”

    初煙回道,“是這樣,太子妃命君安回名劍山莊發掘人才,如今……有一人隨君安回來。”

    說是發掘人才,實際上就是挖墻腳。

    冷兵器時代需要鑄鐵人才,熱兵器時代更需要!尤其是現在炮彈已被北醴國模仿出來,顧千雪不是化學專家,便是再改良黑火藥也改良不出什么花樣了,還不如繼續將熱兵器發展下去——制造炮筒!造出真正的紅衣大炮。

    1236,完結篇-->>(第1/2頁),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冷兵器時代需要鑄鐵人才,熱兵器時代更需要!尤其是現在炮彈已被北醴國模仿出來,顧千雪不是化學專家,便是再改良黑火藥也改良不出什么花樣了,還不如繼續將熱兵器發展下去——制造炮筒!造出真正的紅衣大炮。

    而這炮筒的鑄造可就有講究了,在沒有精密儀器的古代,各種微量元素配比完全依靠鐵匠的經驗,所以顧千雪才出此下策,讓東方君安回名劍山莊挖墻腳。

    “挖來人才固然是好,但初煙你的面色為何這般詭異?”顧千雪失笑道。

    初煙抬起頭,面色尷尬,“那個隨君安回來的人是……是……東方君驊。”

    “……”顧千雪。

    “……”宮凌沨。

    這一次,宮凌沨直接開了口,“他來干什么?”醋意濃濃。

    初煙也無奈,“君安也未想將他四哥召來,是東方君驊主動跟來的。”

    “打回去。”宮凌沨。

    顧千雪連忙道,“別,之前我們多少有……呃……誤會,我去見見他吧。”

    “我也去。”宮凌沨賭氣跟著。

    初煙心中暗道,男人吃醋起來怎么都一個模樣,君安如此,連厲王也如此。

    顧千雪是不想帶著宮凌沨的,她真怕宮凌沨和東方君驊打起來,但拗不過,只能帶著其前往。

    此時,東方君驊和東方君安正在正廳等候。

    當眾人到來時,正在聊家常的兄弟兩人趕忙停下,君安起身問安,東方君驊連看也沒看宮凌沨一眼,直接來到顧千雪的面前,激動不已,“小寒姑娘!”

    “……呃……”顧千雪尷尬不已,小心翼翼看向身旁男子,見那人的臉,比鍋底還黑。無奈地嘆了口氣,“君驊公子好久不見,近來可好?只可惜,我不是小寒,而是顧千雪,也是東樾國的太子妃。”

    宮凌沨愣愣道,“東方君驊,你來這里做什么?”

    東方君驊才不怕宮凌沨,看都不看他,視線依舊戀戀不舍地黏在顧千雪身上,“自然是小寒姑娘……不不,是太子妃需要鑄鐵之人,我來幫忙。”

    顧千雪吃驚地抬頭,“真的?”

    “真的。”

    “有什么條件嗎?”

    “沒條件啊,”東方君驊道,“還能有什么條件,我也不缺銀子。”

    這一次,連宮凌沨都納悶起來。

    東方君驊的眼神卻閃爍,吶吶道,“要說條件……其實有一個,太子妃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顧千雪緊張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宮凌沨,“你問。”

    東方君驊鼓足了勇氣,“我知道您與他認識在先,如果……我說如果,如果在你們認識之前,你認識我,換句話說就是我們最先認識,你會選擇我還是選擇他。”

    “這個……”顧千雪十分為難,這讓她怎么回答?

    首先,這世上沒有“如果”,如果真的先認識東方君驊……說實話,她也無法預測命運走向,畢竟她與宮凌沨相愛,客觀的說有一部分是先入為主。

    其次,如果她說選宮凌沨,東方君驊會不會轉身就走?她現在急需鑄造人才啊!東方君驊的手藝特別棒!

    顧千雪怯生生地看向宮凌沨,用眼神詢問他的意思,也是一種懇求。

    宮凌沨用冰冷的眼神回絕。

    顧千雪繼續懇求——求求你了,我姑且選他,想想紅衣大炮,想想咱們繼續的人才。

    最終,宮凌沨不忍心拒絕愛人,只能狠狠的閉了眼,扭過頭。

    顧千雪勝了。

    東方君驊依舊眼巴巴的等著,臉上滿是期待。

    顧千雪輕咳幾聲,尷尬道,“如果在認識子滄之前認識你,我覺得……呃……應該會選擇你吧。”

    “真的?太好了!”東方君驊高興的一下子蹦了起來,“行,小寒姑娘我們就這么定了,這輩子就算了,下輩子你先遇到我,我們在一起好嗎?”

    “……呃……”這個問題真尖銳,她不知如何回答。

    初煙狠狠瞪了君安一眼——看你找回來的麻煩!

    君安滿臉的無辜——沒辦法,這是我四哥,我怎么拒絕?

    宮凌沨拽著顧千雪的手就拼命向外走,幾乎是將其拖出去的,不顧周圍下人們的目光,一口氣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將顧千雪狠狠扔床上,“你真是氣死我了!”

    顧千雪也知道自己理虧,懇求道,“消消氣嘛,拜托了……你說說,我們經歷種種你還這么死要面子做什么?你要知道,有了東方君驊,就能給我們培養出一大批好鐵匠,我們就有紅衣大炮了,不打開便罷,回頭如果開打,我們能少損失許多兵士,我們的人民也會少流許多血!你衡量下,你帶一次口頭綠帽子,卻能保住千萬百姓的性命,上萬個家庭!對不對?你是太子,要愛民如子,對不對?”

    宮凌沨咬牙切齒,“道理我都懂,但眼睜睜被戴綠帽子依舊不爽。”

    顧千雪噗嗤一笑,眼神曖昧地向他拋了個媚眼,“我補償你,如何?”

    宮凌沨挑眉,“肉償?”

    “哼哼。”

    緊接著,某人便如同餓狼一般撲了上去。

    “等等。”顧千雪笑著阻止。

    宮凌沨卻封住她的口,呢喃不清,“現在反悔,晚了。”

    顧千雪努力甩開他,笑道,“我說的補償可不是這個。”

    “我只要這個補償,其他免談。”他才不上當。

    顧千雪笑得前仰后合,直將宮凌沨笑得頭皮發麻,雖然干柴烈火,也生生止住。“那你說說,要怎么補償?”

    顧千雪伸手捧住他冷俊的面頰,深深看向那劍眉星目,那熟悉又俊美的面容。

    “我有孕了。”

    “呃?”

    “這個補償,可以嗎?”狡黠的眨眼。

    他未說話,只是緊緊抱住她,將臉埋在她的頸窩。

    顧千雪感受到那高大身軀微微顫抖,緊接著脖子處有種濕潤潤的感覺。“你哭了?”

    他沒回答。

    顧千雪垂下眼,眼角濕潤,但嘴上卻依舊調戲,“男兒有淚不輕彈……”

    “閉嘴!”宮凌沨狠狠道,“你真是越來越聒噪了,讓我抱靜靜的抱你一會……就這樣靜靜的抱你一會……”

    【全文完】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