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次狩獵
作者:天河星的小說
    龍云直接被抽下了擂臺,全場驚愕。緊接著,人群中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

    “好強的轉化能力,好強的控制力”有人驚嘆道。

    “對,瞬腿講究一個快,他卻能連續轉換方向兩次,真是天才!嘖嘖”有人道。

    ……

    東方武立于高臺之上,不禁一笑,偏頭對著龍戰笑道:“你兒子還真讓我挺吃驚的,竟然連續瞬腿兩次。”

    龍戰哈哈大笑一聲,自得道:“其實我也沒有教給他二次瞬腿,沒想到他竟然會了。”

    “哦。”東方武略微點頭。

    此刻,主持者大聲道:“獲勝者為龍嘯天,他將成為大隊長!”

    “哦!”龍動率先歡呼起來,緊接著石樸、石涯、秦山也不禁歡呼起來。

    “嘯天!嘯天!嘯天!”小孩子們也叫起來。

    龍嘯天笑了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腦門,心中卻是暗嘆:好險,剛才若不是二次瞬腿,我恐怕就被他擒拿手甩出去了。

    龍云此刻也站起來,臉上并沒有頹廢,而是笑了笑,對嘯天說:“嘯天弟,你真的好強的。不過,我一定會努力的。”

    “嗯,我們一起努力。”龍嘯天立即回應道。

    ……

    接下來,便是一些十四歲到十七歲的戰力測試了,這些少年年齡大,最低的戰力都有了四級了,不乏一些五級甚至于六級的勇士出現!

    不久,便出現了又一次的**,石虬曾經殺死變異的炎虎,那炎虎憑借獸類的本能,即使六級勇士也很難殺死。石虬測試戰力竟然達到了七級!

    雖然他已經十七歲,這個成績也相當不錯了。若是他能夠在十八歲之前達到八級勇士,只要經過祭壇洗禮,便有很大幾率成為九級勇士!

    九級勇士啊!在沒有踏入修煉途的人中,絕對頂尖了!石虬當然成為了大隊長。

    人們不禁歡呼著,部落長老龍華也是寬慰的笑了笑。

    ……

    夜,總是悄無聲息的來,龍嘯天五人正在月光之下閑談著。

    龍動嬉笑個不停:“嘯天,以你的資質絕對成得了武者了。”

    嘯天淡淡笑了笑:“你們也不差啊,算得上拔尖了,也能成武者吧!”

    石涯風度翩翩,心度倒是很開闊:“成不了武者,那也是天注定。如果我真成不了武者,我便去成為修仙者。”

    眾人點頭,石涯和秦山戰力測試三級頂,是五人中最差的。

    “修仙者也不錯啊,剛踏入修仙途便能御劍飛行,武者要三階方能凌空呢。”石樸道。

    “哎,我若是成不了武者,倒是想成為一名魔法師,可惜啊!魔法師似乎只有另一塊大陸才有,而且有著特殊要求。”秦山道,秦山身體略微削瘦,顯得很精悍。

    “對,那似乎是魔力大陸!不過,想要橫渡大陸有很多危險呢!”

    ……

    清晨,足足有十五位少年站在部落石路的盡頭,龍嘯天站在少年前面,一個個的人員分配,將強的和弱的混合搭配,以免出現人員傷亡。

    石涯、石樸他們五人在一起,倒是龍嘯天有些偏心了,這樣以來,他們這一對人員便實力最強了。不過,倒沒有反駁的人。畢竟,人家大隊長的名聲是實力換來的。

    待得分好小隊,龍戰從遠處走來,筆直的站立著,只是一揮手,地面上便出現了由精鐵打造的兵器:槍、矛、刀、劍……

    龍嘯天看到這不禁一愣,這……怎么父親一揮手便“變”出這么多兵器呢?

    龍戰看到自己兒子疑惑的表情不禁笑了,抬起手來道:“這是一枚空間法器,空間法器雖然很小,但內蘊含空間很大,越是高級的空間法器越是空間大。空間法器可以為任意形狀。我這只是最低級的一枚戒指空間法器,但內空間也有間屋子大了。在大陸上,空間法器可不便宜。等你成為了武者,也會得到獎賞一枚的。”

    龍嘯天看著父親寬大手掌上戴著的一枚灰色的戒指,不禁了然,同時又十分渴望。這不等于隨時能夠儲存東西了嗎?

    龍戰道:“你們捕獵時小心點,不要出現傷亡。外沿應該還對你們沒威脅。”龍戰一掃龍嘯天的隊伍,不禁笑了:“你還真是偏心。”

    龍嘯天吐了吐舌頭,看著地上的兵器,立刻撿起來一桿凌厲的長槍,長槍以精鐵鑄成,槍頭泛著金屬冷光,龍嘯天單手持槍,精鐵長槍要比他的身高還要長。

    不一會,石樸選擇了一雙精鐵錘頭,石涯選擇了一柄精鐵鑄成的劍,龍動則是則是選擇一副精鐵手套,秦山則是選擇了一個寬厚的盾牌。

    “好,接下來,我們出發!”龍嘯天一聲令下,三個小隊便帶起一陣灰塵奔向山外外沿。

    龍戰站在那兒,望著三只小隊,不禁露出一絲笑意,看來又有一群小輩被磨練了。

    ……

    現在,太陽已經升起來。龍嘯天五人剛抵達到了山脈外沿,此刻三支小隊已經分散開來,但距離不是特別遠,只要一方有難便要全力幫助。

    龍嘯天手持精鐵長槍,全身心都調動起來,只要有獸類出現,便會斬殺。石樸,石涯,龍動在其一米范圍內,秦山和龍嘯天則是在一起。

    忽然,龍嘯天感應到后方有動靜,剛一轉身,正好看見一只龐大的豹子朝龍動撲來,兇猛異常,雙爪鋒利。

    “不過二級猛獸,烈豹。”龍嘯天先是一緊,然后又放松下來,快速跑去。

    龍動第一次捕獵,不免有些慌張,但部落人沒人懼怕猛獸,部落骨子里留著的不怕戰的血讓他努力平靜。龍動雙手戴著精鋼手套,烈豹一個橫撲,頓時兇猛的血盆大口張開。

    “彭!”龍動雙手有力的掰住烈豹的血盆大口,不禁發出響聲。烈豹的大口被龍動掰住,不禁一陣掙扎,龍動望著近在咫尺的大口,不禁一頓。

    忽然,烈豹的紅色豹尾像鞭子一樣抽向龍動,龍動措手不及,如果抽在龍動身上,雖然是二級猛獸,但絕對得負傷!

    這時,龍嘯天已經到達,雙手緊握精鐵長槍,槍頭指向烈豹,驀然的刺出。

    “咔嚓!”烈豹的豹尾頓時掉落,鮮血也噴出。龍嘯天強忍住鮮血的刺激,手中的長槍沒有停留,直接拋出,插入烈豹的腹中!

    龍動正鉗制著的大口頓時不再掙扎,烈豹腹中的鮮血流淌而出,“咚”龐大的烈豹頓時失去了力量,重重的摔在地上。

    這時,另外三人已經過來,看見烈豹倒地,并沒有傷亡,不禁放松下來。

    五人聚集在一起,商量著。

    龍嘯天說道:“我們最好先在一起,不留一點距離,等到適應了猛獸后,再距離一米多搜尋獵物。”

    “對,我們的經驗太少了,需要積累。”石樸厚重的聲音響起。

    “嗯,如果不是嘯天沖過來,我可能已經負傷了。”龍動凝重道。

    “好,既然都同意,那就在一起斬殺。行動!”龍嘯天道。

    ……

    過了一會兒,在一片空地處,五人正圍著一頭四米長的狼獵殺著。

    四米多長的狼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動,龍嘯天,龍動五人包圍了這匹狼,手中的武器緊緊握住。

    這是一匹能夠與四級勇士相媲美的風狼,速度很快!

    忽然,風狼動了,帶著一陣風塵撲向龍嘯天,準備用雙爪撕開一個縫隙逃跑。

    龍嘯天手中的長槍快速揮動,風狼的速度很快,可是龍嘯天已經是五級勇士了,力量那么大。揮動的長槍速度豈會慢于風狼?

    “當當當”風狼的爪子都被龍嘯天的長槍擋住,“瞬腿!”龍嘯天的一只鋼鞭似的腿直接抽在風狼腿肚上,直接將風狼又逼回了包圍圈。

    “真夠硬的!”龍嘯天不禁暗嘆,剛才他那一腿踢在風狼腿肚上,感覺很硬。

    這就是猛獸強的緣故,身體硬,有本能的兇猛性。

    風狼被龍嘯天踢在地上,石樸直接一錘頭砸了過去,風狼快速逃,可惜被龍嘯天鞭了一下行動有些慢了,直接讓石樸把四肢砸的稀巴爛。

    石涯快速上前,手中細長的雙劍直接刺入了風狼腦中。

    風狼掙扎幾下,便失去了氣息。

    半個時辰后,五人又殺死了一頭野豬。一個時辰后,五人又獵殺了一頭虎型獸……

    轉眼間,便已經晌午了。五人正在一起烤著一頭野豬,龍動大笑道:“哈哈,這次我們一個半天便獵殺了五頭猛獸,還體積很大。記得上次十多歲的隊伍第一天才三只!”

    “嗯,是很多。”石樸掰下一只烤熟的野豬腿,邊啃邊說。

    “特別是那只可媲美四級頂峰勇士的暴虎,尋常外沿四級猛獸幾乎沒有,我們一上午便收獲兩只,暴虎如果不是嘯天強大的力量,恐怕我們都被震傷了。”石涯道。

    秦山聽到暴虎,不禁面露疑惑道:“不知怎么回事,暴虎發出的吼聲我好像能知道暴虎的意思。”

    “什么,真的嗎?”龍嘯天驚訝的看向秦山,“難道你懂獸語?”

    “我也不知道,但如果我懂獸語,那別的猛獸叫聲我怎么不懂?”秦山道。“算了,肯定是錯覺”秦山搖搖頭,畢竟懂獸語的人太少了。

    龍嘯天五人也沒有再討論這個問題,他們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剛才一道光彩一閃而過。

    下午,龍嘯天他們的收獲也十分豐富,斬殺了六頭猛獸,三頭二級,一頭一級,兩頭三級。

    夕陽西下,龍嘯天他們拖著龐大的猛獸返回部落。

    龍嘯天五人走在回部落的路上,剛轉過一個拐角。部落的人竟然許許多多的站在部落出口處,似乎在等待著他們歸來。

    忽然,人群中有人叫到,看:“是龍嘯天他們一對。”

    “對,天呢,那是什么?四級頂級的暴虎!”有人大叫。

    “什么,不可能,即使他們五人實力超過了暴虎,可是第一次怎么能殺死暴虎呢?”有人道,他們知道猛獸很難纏,不過經常捕獵后同等的人便能對同等獸類了。可是龍嘯天他們第一次就打到了暴虎,怎么不讓人震驚。

    龍嘯天五人終于到了部落,眾人一看獵物,不禁震驚,足足有十一頭,其中不乏三級、四級的猛獸!收獲還不是一般的豐富!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