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驚變
作者:天河星的小說
    部落的人們在迎接了龍嘯天一隊后,其他幾隊也依次來臨。不過,打的獵物最多者也只有五只,甚至一些少年還受的一些輕傷,但即使如此,部落人也歡慶了一把。

    夜間,明月掛于天際,隱隱約約有著猛獸吼聲傳來,龍嘯天正立于庭院內,雙手緊握長槍,如同寫字一般一筆一劃認真的揮動,看起來十分熟練。

    忽然,龍戰來到這個庭院,看著練習長槍的龍嘯天,不禁一笑:“嘯天,你現在經過一天的獵殺想必也能適應這長槍了!不過,你終于只是最普通的使用。”

    “嗯,是!”龍嘯天收起長槍,站直身子。

    “你可以嘗試將以前練的純熟的格斗技巧運用于槍上,雖然對你來說很難。”龍戰開口,“拿來長槍,我來教你一套槍法!這只是次等的槍法,不過對十歲的你來說,還是有些難度。”

    “嗯,給!”龍嘯天把長槍一橫,拋向龍戰!

    龍戰健壯的雙臂輕而易舉的接住長槍,道:“看好了!”

    龍戰單手持槍,“刷刷刷!”在庭院之上揮舞起來,長槍好像一個大石塊一般沉重,緩慢的揮舞著,龍嘯天知道這是龍戰為了讓他看清楚,故意放緩的動作。

    龍戰手中的長槍一震,有著絲絲的真氣散發而出,那由精鐵鑄成的長槍仿若成了戰刀,從上而下直接橫劈而下,速度十分的快,然而在滑下的中途陡然停止,奮力的刺出,仿佛一頭烈豹撲食般凌厲。只見那槍頭震出,龍戰大手一握,“刷刷”整個長槍都被揮舞起來,仿佛車輪般揮動,龍戰前方全部被長槍揮舞所占據。

    龍戰不停的揮動,滑動著一定的軌跡,手勢也在變化著。忽然,龍動順著槍勢最后一下,猛然往前方刺出,只見由精鐵鑄成的槍矛中,“晃晃”明亮的劍氣外放而出,劍氣噴薄而出,地面上堅硬的石塊頓時化為了粉末。

    “嗯?”龍嘯天眼睛亮了:“劍氣!二階武者才能放出!”

    “哈哈,不錯。在今天我剛突破武者的第一境界,剛達到二階武者,所以劍氣看起來還很弱。”龍戰也十分自得,畢竟三十多歲便二階也足以驕傲了。

    龍嘯天不禁神往,若是自己成為武者該是何種情形!

    龍戰走了,龍嘯天在庭院內一遍又一遍的比劃著剛才龍戰的槍法,直至有些疲憊方才停止。

    第二天,龍嘯天五人又在外沿捕獵,這次,他們分散些來,沒人距離一米,這樣也能夠多捕殺些獵物。畢竟,多捕殺些獵物部落的生活也會更好,若是能捕殺到極品猛獸甚至可以到大陸上換取寶物!

    “轟!”龍嘯天躍起,將一只二級猛獸一腳踏在地上,緊接著,手握長槍,猛然刺下。“撲哧”龍嘯天干凈利落的解決掉了這只猛獸。

    龍嘯天抬起頭,望了望周圍四人,只見四人都很迅速的搜尋著,即使碰到些猛獸也能快速解決!

    龍動,手上戴著精鐵手套,手成拳狀,對著一頭二級的狼獸,直接砸了過去。那只狼獸躲避不及直接被砸中,龍動沒有絲毫遲疑,緊接著又補了一腳朝狼獸面門踢去。

    “咚”伴隨著一聲響,狼獸的掙扎緩緩停止,腦門也流淌出鮮血來。

    龍動剛想招呼龍嘯天四人,只聽得從山脈深處傳來一聲龍嘯聲!

    “吼吼~~~!!”龍嘯聲震動了山脈,山脈中大部分的猛獸全都戰戰兢兢,因為龍嘯聲中伴隨著強大威壓,使它們不得不臣服。

    龍嘯天四人迅速聚集到一起,龍動結結巴巴:“那……是不是……龍……龍嘯聲?”

    龍嘯天臉色凝重:“應該是吧!據書上說,有如此聲勢的巨龍肯定超過了三階!”

    石涯驚駭:“龍?三……三階?”

    “看這么猛獸的反應就可以知道,也只有強大的龍族才能使他們臣服了!”石樸道。

    龍族,神州大陸上妖獸中最強大的生物,它們擁有著強大的**,強大的力量,和無匹的戰力!

    龍族的妖獸,一般一出生便擁有著與一階武者相斗的實力!這讓人羨慕又敬畏!神州大陸的龍分為三個品種,暴龍、巨龍以及神龍!三個品種,暴龍的力量弱于巨龍,巨龍的力量則是要遠遠低于神龍。

    當然龍族實力這么強大,其數量也是非常稀少。一般暴龍的數量比普通人武者誕生的幾率還低很多,巨龍更是稀少。而神龍,目前大陸的神龍也是可以用手數出來的。

    龍族數量稀少,但戰力非凡!一般同樣境界的武者面對暴龍實力相平,甚至稍落下風。普通的武者面對巨龍便只有逃的份!至于,神龍,若是同等境界的武者面對神龍,想逃都逃不掉,它們會強大的龍咒,極限的速度,強橫無雙的**!

    當然,一些極其強大的武者即使同等境界也能撕裂巨龍,只是那樣的武者無不是天賦極佳,戰斗本能強大,擁有這強大武技的人!

    龍嘯天不禁面色大變:“這頭巨龍若是想要毀滅部落,只是翻手間的事情。即使在大陸上,也能橫掃一塊地方了。”

    眾人不禁擔憂,是誰惹的巨龍咆哮,巨龍震吼呢?

    忽然,秦山指向山脈深處方向,道:“看,那是什么,巨龍?”

    眾人齊望,龍嘯天只見山脈伸出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只是一瞬,便飛出了山脈內圍!

    “嘩嘩!”那只龐然大物只是展開雙翅一振,便飛出了數里遠!不過一會兒,便飛到了外圍,直奔龍嘯天這個方向而來!

    這時,龍嘯天他們這時才看清楚了龐然大物,不禁大吃一驚。

    這是一個龐大的巨龍,它有著剛勁有力的爪子似乎可抓破云霄,渾身烏黑發亮的鱗片閃爍著烏黑的亮光,巨龍的一條龍尾布滿著鱗片,閃動著烏黑的光芒。一雙巨大的血色雙眸中盡是冰冷,全身足足有二十多米長,展開雙翅,足以遮天蔽日!

    “轟!”巨龍瞬間飛至龍嘯天一行人上空,龍嘯天五人雖然早熟思想與成人都差不多了,但看見這龐然大物不禁有些顫栗。

    “嘩嘩”龐大的巨龍張開自己龍口,頓時一道白色的匹練從中飛出,直貫而下,對著龍嘯天一群人的方位降落而去,白色的匹練劃過長空,直接將白云絞的碎裂開來。

    龍嘯天一群人來不及躲避,頓時又驚又懼。

    不過,只見那白色的匹練并沒有攻擊他們,而是對著五人群中的秦山一個席卷,白色的匹練瞬間包裹著秦山直沖而上,沒入巨龍處消失不見。

    龍嘯天四人發現秦山卷走只是一眨眼的事情,不禁驚呆了。那可遮天蔽日的龐大巨龍沒有停轉,轉換方向,雙翅一振,帶動著漫天的狂風,向山脈伸出直掠而去。

    “呼呼呼”龐大的巨龍速度何其快,只是一會兒,便消失在了龍嘯天他們眼中。

    ……

    “秦……山,秦……山。”龍嘯天驚顫的發聲道,傷心欲絕。

    龍動不禁抱頭痛苦,就連平常穩重的石樸也掉了眼淚,石涯更是失去了風度翩翩的樣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秦山可是他們四人從小玩到大的朋友,雖說不是親人,但卻比親人還要親。他們從小一起摸爬滾打,從小一起鍛煉,一起嬉戲,一起開玩笑,談理想……但在今天就這樣突兀的被巨龍卷走,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龍嘯天腦袋中已經亂成了一鍋粥,腦袋中全是秦山的一笑一音,時不時的還浮現出那龐大巨龍的身影。龍嘯天雙目都有些發赤,情緒低落。

    “秦山,秦山……”龍嘯天喃喃自語,慢慢地他眼前有些模糊,接著便昏迷了過去。

    龍嘯天剛昏迷過去,其余三人也盡皆傷心過度沉睡了過去。

    “呼呼”破風聲響起,約莫有十名強壯的男子奔來,看到這一幕,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氣。

    這正式部落的十大武者,龍戰看到昏迷的龍嘯天并五大礙,不禁如重釋負,開口道:“還好,這孩子并沒有全被巨龍傷掉,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那巨龍,我們可奈何不了。”

    龍華開口:“哎!這些畢竟只是十多歲的孩子,先是遇到巨龍威壓的震懾,又失去了伙伴,可真是可憐啊!”

    東方武望著巨龍的方向不禁心有余悸:“這……巨龍的聲勢還真是大啊!”

    ……

    龍嘯天此刻正在夢中,在夢中他幻想自己成為了一名強大的武者,瞬間斬殺了巨龍,不禁露出一絲笑意。

    忽然,他雙眸猛然張開,發現自己正在床榻之上,旁邊母親澶藍正擔憂的照顧著他,發現他醒了,驚喜道:“龍兒,你終于醒了。“

    “嗯,母親。我這是?”龍嘯天疑惑道。

    “哦,你經過巨龍那次,已經昏迷一天一夜了。”澶藍道,“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飯。”

    “不必了,母親。”龍嘯天吃了一驚,又道:“父親呢?”

    “哦,在庭院內呢。”澶藍笑道。

    “哦,我去找父親。”龍嘯天快速的跑了出去。

    “這孩子……”澶藍笑著搖了搖頭。

    “父親。”龍嘯天看見立于庭院內的父親,不禁叫到。

    “嗯,你醒了。”龍戰緩緩轉身,開口道:“看見過那次巨龍,感覺怎么樣?”

    “巨龍……”龍嘯天不禁想起秦山來:“秦山他?”

    龍戰也微微垂下雙眸,搖搖頭:“巨龍,我們也奈何不了它。那只巨龍實在太強大了。”

    “哦!”龍嘯天不禁失望的低下了頭。

    “不過,你現在只有努力的鍛煉,等得成為一名武者,才有保護人的實力。”龍戰道。

    對,一語驚醒了龍嘯天。龍嘯天暗想,這次巨龍卷走秦山,如果我的實力比巨龍還強,便可以保護大家了。實力,才是大陸上的根本!如果沒有實力,就算自己的家人都將保護不了。

    不!我絕不允許我的家人出現意外。龍嘯天攥緊拳頭,我要變強,我要努力的鍛煉,我要努力的練習格斗技巧。只有這樣,才能保護我的家人,才能保護我的朋友,才能保護我的部落人,才能讓我的部落強大!

    此刻,龍嘯天的眼中無比的堅定,強者的信念在龍嘯天心中熊熊燃起!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