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第 1 章
作者:笑口常開的小說
    隨著上工的鈴聲響起,意味著新一天的勞作即將開始。

    屋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并未上栓的木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來人還未跨進門就開口說道“娟兒,媽上工去了,鍋里留了玉米餅子,你待會兒記得起來吃。”

    杜紅美看著床上蒙著被的女兒,見她沒什么反應,臉上已有幾分薄怒,幾步走上前一把扯開她身上蓋著的棉被,“成天也不說句話 ,你這是做給誰看呢還苛待了你不成我怎么就生了你這么個混賬東西”

    說完伸出手探到女兒腰間,準備擰她一把。

    夏晨曦雖然眼下還沒有完全進入狀態,但當那只手一放到自己腰間,便條件反射的發出一聲叫喊來。

    杜紅美停下手,聽得她這一聲凄慘的叫聲,只當不小心觸碰到了她的傷處,臉上的神情也緊張起來,“可是又疼了”

    隨即想起女兒做下的事兒,又伸手戳她腦門“早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在隊上表現好些,你偏不聽,還闖出這么大的禍來,也不怪你爸這么生氣。好在那知青硬氣沒有想不開,要不然還有你受的就這樣,你爸跟人家賠了多少小心,你年紀也不小了,怎么還是這么不懂事兒”

    見女兒臉色蒼白,杜紅美也不忍在苛責她,便放柔了聲音,“等你爸氣消了,你再好好給他認個錯。在家自個兒好好反省反省。”

    夏晨曦低著頭,低聲道“媽,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會了。”

    見女兒這次竟然如此乖巧聽話,杜紅美心下稍安,又替她蓋好被子,“你若真心改過,也不算晚,時候不早了,我得趕緊上工去了,你也好好休息。”

    屋里一下子安靜下來,夏晨曦身上還疼著,她看著這間狹小的土胚房,忍不住哀怨一聲。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一覺醒來自己回到七十年代就不說了,最可惡的是攤上個沒腦子的蠢貨

    夏晨曦一開始以為自己只是回到過去,后來是越想越不對勁兒,原主夏娟,女知青蔣玲玲這不就是前段時間網上火得一塌糊涂的年代架空yy文第一夫人里面的人物女主角蔣玲玲,從一個名不經傳的小人物,最后成為這個國家的第一夫人,簡直就是大寫的人生贏家,女主光環閃耀四方。

    原主夏娟,只是開頭部分的一個小炮灰。女知青蔣玲玲來到宜良大隊之后,夏娟對這個年紀比自己小,卻一來就受到大家喜歡的女知青很是嫉妒,仗著自己老爸是生產隊長又是支部書記,對蔣玲玲各種刁難,直到夏娟將她推到河里差點淹死對方,事情敗露之后,夏娟這個殺人未遂的殺人犯光榮的進了派出所,還連累父親丟了工作,哥哥當兵的夢想也沒能實現。

    夏晨曦只覺得頭疼,當初被人安利這部小說,她看書的時候并沒有仔細,看完夏娟這個腦殘下線之后,她一怒之下跳到最后就看了結尾。原著里把夏娟描述成極沒腦子的女人,甚至連惡毒女配都算不上,出場沒幾章就被光榮下線的路人甲,她的存在只不過是為了烘托出女主的隱忍,堅強

    可現在自己成了那個人人唾罵的殺人犯夏晨曦只想罵一句原主的腦子一定是被驢踢了,才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跑到女主面前各種作妖,你特么以為自己是被作者偏愛的女主角

    生氣歸生氣,可現在她成了原著里的炮灰夏娟,就得不面對夏娟留下來的爛攤子,現在的劇情雖然還沒到夏娟將要害蔣玲玲的時候,但夏娟絕對是宜良大隊里人人煩的角色。

    夏娟的父親夏東升是一位參加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革命戰士,在這個年代夏家的家庭成分是非常好了。只可惜攤上了夏娟這個敗家女兒

    夏晨曦在回想劇情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身上的傷痛處,疼得她齜牙咧嘴。這次夏娟被她爸狠揍了一頓,原因就在于夏娟又去找蔣玲玲的麻煩,辱罵蔣玲玲作風不正勾引男人,還把蔣玲玲臉上抓出一道口子,那潑婦一般的作風,讓知青點的知青們憤怒不已,全部找上隊委會,要求隊委會給個交代,倘若包庇夏娟,他們要告到公社去。

    女兒這次竟然做出這樣出格的事情,夏東升也被氣得不輕,當著眾知青的面狠狠訓斥了夏娟一頓,可偏偏夏娟死活不認錯,夏東升火氣上來,一怒之下拿皮帶狠狠抽了她一頓。

    當天晚上夏娟就發了高燒,連忙送去衛生所打了退燒針,只是醒過來的這個人卻已經換了芯。現在夏晨曦已經走床上躺了三天,身上的皮膚還是青青紫紫的,可見當時夏東升下手不輕。

    這三天來,夏晨曦并沒有見到原主的爸爸夏東升,除了她媽杜紅美常常過來看她,而且通過杜紅美的話可知夏心里還沒消氣。一想到這兒,夏晨曦就覺得很麻煩。

    通過原主的記憶,夏是一個特別嚴肅的人,凡事很講究規矩,但對自己最小的女兒,夏顯然有耐心得多。

    夏當初回到家鄉,已經是個三十五歲的大齡青年,村里的未婚姑娘年紀都比他小太多,最后就娶了帶著兒子生活的寡婦杜紅美。

    杜紅美帶著兒子改嫁到夏家之后,大兒子也改名姓夏,取名夏志遠。杜紅美和夏結婚后連生了五個孩子,只可惜頭三個都沒能養大。生小女兒時正是杜鵑花盛開的時候,故起名夏娟,夏東升并未嫌棄是個女娃,反倒對她比對兒子還疼愛。

    對比兩個哥哥,夏娟從小可謂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被夏東升寵得都要上天了,等到夏娟長大,夏東升發現女兒養歪了想要糾正時,已經晚了。

    夏晨曦深吸口氣,也罷也罷,既來之則安之,她又不是飛揚跋扈的原主,只要有心,她相信總有一天大家會改變對她的看法。

    杜紅美很快就跟著大部隊來到地里,夏家的事情,在村子里也鬧得沸沸揚揚,不過礙于夏東升的面子,明面上才沒有議論開,但私底下也十分關注夏家的一舉一動。

    杜紅美是個很能干的女人,雖然自己男人是個干部,但隊上安排的活兒,杜紅美從來沒有偷過懶,在隊里的名聲也很好。只是女兒前幾天鬧出來的那一出,杜紅美也覺得臉上很沒面子,這會兒干活是更加賣力了,旁邊就是有人有心八卦,也不好意思說道了。

    辛苦勞作了一天,杜紅美今天得了七個公分,她甩了甩臂膀,慢慢往家里走去。

    屋子里靜悄悄的,只有堂屋里有點亮光,家里的男人們這時候都還沒回家,杜紅美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就要去廚房里忙活一家人的晚飯。

    不成想,灶房里灶臺收拾得干干凈凈,鍋里還燒著一鍋熱水,杜紅美驚奇不已,還以為有人回來了,連著喊了幾聲,都沒人應,她才回過神來莫非是娟兒

    杜紅美連忙扔下洗臉毛巾,轉頭就去女兒房里。

    “娟兒”杜紅美看著女兒,滿臉都是心疼,“你身上還沒養好,千萬別逞強。女孩兒家的,自己要愛惜。”

    說完又埋怨道“你爸也真是的,下這么重的手。當你是志遠和志剛他們男娃家的皮實”

    夏晨曦心里一暖,“媽,我已經好很多了,在擦點藥就好了。”

    原主那一身的青紫痕跡,看著嚇人,但并沒有傷到筋骨,夏東升到底還是沒有往死里下手。

    “媽,爸和哥哥他們回來了嗎”夏晨曦現在迫切的想要挽回原主崩壞的人設,不管怎么樣,她既然來了,自然不會走原主的老路,也不想讓外人繼續認為她就是個好吃懶做,胡作非為的人。

    “快了。”杜紅美拉著女兒的手,仔細打量著她,總覺得這孩子瞧著有些不一樣了,一夜之間好像懂事了許多。如果這次挨打,真的讓女兒知道錯了,杜紅美覺得很值。

    “待會兒就跟你爸爸認個錯,親父女哪兒還能有隔夜仇。你爸他好臉面,拉不下臉,但打小你爸最疼愛你,他打了你,他也心疼啊。”杜紅美怕這父女倆會有隔閡,連忙開解一番。

    夏晨曦做出一副低眉順目的模樣,安靜地聽著,有杜紅美和夏東升這樣通情達理的父母,也是夏娟的造化,只可惜原主卻不惜福,還在外處處給爹媽丟人。

    杜紅美絮絮叨叨地說了許多話,夏晨曦就聽著,不時點個頭回應,一副聽話的乖巧模樣。杜紅美心里甚是安慰,看來這次她是真的懂事了,這要是按著以往的性子,早就聽得不耐煩,說一句她能頂你十句。

    “媽,我們回來了”

    兩人說話間,外頭響起一道中氣十足的男聲,夏晨曦跟著杜紅美出去,她邊走邊理了理衣裳,接下來她一定要認錯態度誠懇,讓夏家人對她有所改觀。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