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章 婚禮驚變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世事難料,就像眼前斯文的張靜若,竟也能爆發出如此強烈的恨意。寬松的白色t恤和顯露出完美臀形的牛仔褲隨著身形轉過,一滴晶瑩的液體滑落,她像極了被風雨揉碎的小白花,凄慘冷清。

    婚禮繼續,這點不和諧很快被人淡忘。

    妖媚甜膩的蘇小糖,可憐兮兮用動人的言語婉拒一次次的敬酒,話語很簡單,卻讓男人們無法拒絕,所以李斌一股腦兒的灌下所有遞過來的美酒。

    一圈下來,有了幾分醉意的李斌,挽著一身火紅的蘇小糖向著洞房進軍。臨行前,遞上一張卡給我:“密碼我的生日,吃飽喝足,自己找個地去玩,招呼好這幫哥們。”

    “錢多不多,不行,我先去省里買座房子。”我打趣道。

    “靠你的嘴,你咋不去買艘航母。”李斌笑罵,夫妻倆邁入房內。

    最后一道湯上來,是血般鮮紅的山楂酪。這也是農村的習俗,若賓朋守規矩,就是香甜可口的湯品,否則就是酸掉牙齒的‘滾蛋湯’。

    白色的勺子剛剛舀起甜湯,香味才入鼻,未進口中。蘇小糖尖銳的女高音響起,以往的甜膩感全無,充滿恐懼。緊接著,兩個裹著白色浴袍的新人跌跌撞撞的從洞房跑出來。李斌酒意全醒,在烈日下,顫抖著看著房內。蘇小糖更是面無人色,語無倫次的說著死人,死人……

    放下餐具,我和許晉峰第一批沖進去,洞房從外面看毫無特色,內部卻猶似皇宮,豪華的可以隨時接待國家元首。正對面是一個巨型的水床,這個宣傳可以滿足夫妻任何姿勢的容器上面,只散落一些內衣褲。屋內空蕩,無暇責備李斌的荒淫,我給許晉峰使個眼色,一人一邊向著衛生間和浴室走去。

    皺褶的地毯說明我選擇的這邊是正確的,伸出手,輕輕推開金黃色的木門。浴室內,曖昧的燈光有規律的閃爍跳動,透漏出一絲恐怖的死氣,緩緩有水流動的聲響。浴盆周圍排列著四根巨型白色大理石柱子,每一根上面都雕刻著一個鮮活的幾乎什么也沒穿的女郎。正前方是一面兩米高的鏡子,而我此刻緊張的臉龐在上面顯露的異常清晰。

    眼光漸漸向下游動,泛著金屬光澤的水龍頭正毫無目的的釋放著透明液體。乳白色的浴盆,俯瞰是一朵梅花形狀,也只有我們幾個能不向下瞧,就知道它的側面,是四個豐滿的臀部組成,這是我們幾個的賀禮。

    終于,眼光與水面平行。心不由得咯噔一聲,那種黏膩紅色的液體將我一下子拉回童年塵封的記憶中。背后一陣陰寒,下意識的向前邁出一步,鏡子中自己的臉猛然擴大,變得不像是自己的。那種恐慌,那種糾結……

    在自己最熟悉的面孔前呆愣了片刻,那種陌生感漸漸加大。總覺得哪點不對,以至于暫時忘記了浴池中死去的到底是誰。

    終于,在頭頂發現了異常,我的頭發根本沒有如此烏黑和眾多,那么多出來的究竟為何物?又是什么時候爬到我的頭頂,而我竟毫無所覺。

    冷汗滲出,大腦一片空白。

    鼓起所有勇氣,沒有轉身,伸手向著那簇濃黑抓去,通過鏡子我看到它在擴大,手在脖頸處嘎然停住。

    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在我頭頂處伸了出來,這種被女性譽為最可愛的動物,卻是我心中最深的夢魘,那張臉慢慢糾結,露出一張詭異的笑容。

    貓在笑,沒錯,我看到的就是一張微笑的貓臉。跌跌撞撞的向前奔逃,卻被那些濕膩的液體滑倒。雙手正好扶住浴盆的邊緣,腦袋狠狠撞在那‘臀部’上!手掌的觸覺告訴我,握住了什么。冰冷,光滑,尚有彈性,卻沒有一絲的生氣。

    那是一個女人的胳膊,我驚恐的抬起頭,一張平靜詭異的臉正‘饒有興趣’的盯著我看,我明白,她不可能看到我。散大的瞳孔,和鼻尖沒有氣體的流出,都證明她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而,她卻輕微的動了一下。在平常,這點動靜是看不到的,而我此刻是和她正對著的。低呼一身,推開浴盆。身后一雙大手抱住了我,我叫了一聲。

    一個笑聲傳出:“夏歡,你什么時候膽小成這樣。”

    “滾你丫的,不待這樣嚇人的。”我不滿的說道。

    許晉峰道:“不就是一個死人,可惜了這幅皮囊,這小娘們是怎樣下了這種勇氣,死亡就這樣簡單么?要我是做不出來的,割腕,不痛么?”

    我卻能理解,那種文靜的面容下,往往藏著一顆堅硬的心。而在婚禮當天被拋棄,對于這種女孩子是承受不了的痛,那些碎語流言,就算她今天可以撐過去,若沒有一個轉折,也逃不掉日后的死亡。早死晚死,為什么不給這負心的人一個致命的打擊!

    “出去吧。”許晉峰推開門。

    我抓住他:“你剛才看到一只貓么?”

    許晉峰搖頭:“怎么了?”

    我輕笑:“沒事。”

    回身,關掉水龍頭,無奈的看著這條逝去的生命。

    宣布這條消息,李斌罵罵咧咧直叫晦氣。蘇小糖也滿臉黑線,婚禮不得不取消,眾人陸陸續續散去。

    李斌拉著蘇小糖鉆入一輛車中,喊我和許晉峰上來:“快走,不然,一會老爺子會發飆的。靠她的嘴,給我玩殉情。”

    蘇小糖甜甜的笑道:“我們就這樣逃難么?”

    胸襟搖動,無限春光。

    “出去找最近的店鋪買一套。”

    許晉峰應了一聲好嘞,車子沖出這座大院子。通過倒車鏡,看到氣急敗壞的老爺子拄著龍頭拐杖追著在后面大罵。

    李斌摸摸額頭:“幸虧跑得夠快。”

    許晉峰淡淡的笑著:“精彩,比世界杯都精彩。”

    蘇小糖捂住胸口也大笑起來:“以往看韓國的反轉劇,可那一個也沒今天讓人出乎意料。”

    這幫家伙對生命如此淡漠,讓我不禁無語。想起被拋下的那波兄弟,拿起手機,撥了幾次才打通,抱怨道:“怎么回事啊,這么久不接電話的,什么?我替李斌靠你的嘴,算了見面再說。還記得昨晚那家ktv吧,去哪等我們。”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