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章 水夫人(1)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瞎嚷嚷什么?”李斌打著哈欠,煩躁的大叫。

    廚子胖乎乎的臉不住哆嗦,兩頰部的橫肉涌動,小眼睛內閃爍著恐懼到極點的光芒,嘴唇張了四五次,終于吐出一句話:“云臺山有一個子房湖,你們知道么?”

    “您這不廢話么?來這里玩,這些景點哪會不知道的。”楊小夜本想狠狠的諷刺這胖子一番,可看到他這幅表情,最終還是客氣了一些。

    “你們不明白,不會明白。”廚子輕輕搖頭,嘆了口氣:“你們惹麻煩了,那粉紅色的是鬼,是厲鬼!”

    許晉峰嘲笑著問:“剛才老夏看到的難不成是貞子?”

    沒來由的,空氣為之一寒,那跑遠的粉影仿佛轉過了頭,正在死死地盯著我看。

    “不是貞子,是淑子。”廚子深吸一口氣,盡量保持平靜的敘說,只是面部的痙攣還是出賣了他的內心。

    蘇小糖賴在李斌懷中,甜甜的道:“哎喲,淑子是不是也很可怕的。貞子是白色的,淑子是粉紅色的,呵呵,真有趣。”

    周星科合上手機,顯然又發了一條,扶了一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鏡道:“子房湖是為了紀念漢時名將張良,張良字子房。淑子是他的妻子,史稱水夫人,喜歡粉妝。”

    吳少杰站在我剛才靠過的樹上,舒服的倚著,準備洗耳恭聽,沒想到周星科竟停住了不滿地道:“就這樣了?”

    “恩!正史就這樣了。”周星科將眼鏡又向上推了一下,饒有興趣的看著廚子:“我很想知道這些個山間的傳說是怎樣描寫這位夫人的,正史太嚴謹,毫無趣味。”

    孟雪涵身體向前微傾,意圖靠住鐘俊杰,只是這位帥哥明顯有點懼怕這位胖妹,急忙閃到我背后。使得孟雪涵微嗔,不高興的哼了一聲,道:“你們也真會選地方,不過這里也適合講鬼故事,怎么著?我們是不是要坐在馬桶上聽?”

    許晉峰三人還在討好孟雪涵,一聽立刻不忿道:“就是,我們這些個爺們呢也就算了,美女們怎能委屈。周星科,你想聽啊?來屋子里吧!”

    三人大笑著夾起廚子跑了。

    蘇小糖盤在李斌身上,嬌笑道:“反正也睡不著了,我們也去聽故事。”

    “靠你們的嘴,深更半夜的,聽甚鬼故事的,真是的,老夏陪我喝酒吧。”

    我點頭應下,猛然想起一件事,問蘇小糖:“剛才你是什么時間離開的?我怎么不知道。”

    蘇小糖嗔道:“你還好意思問,剛聊得好好的,你突然沒聲了,嚇死我了,我就趕快回去了。”

    我略一沉思,想來是剛剛點燃香煙那一會,但是那粉紅色的人影還是不能解釋,在那樣短暫的時間出現,難道真是早已死去的水夫人的靈魂?我的好奇心被勾起,當然也有對這個環境的抵觸,便跟隨著周新科一起回去。

    黑暗中閃出一個人,擋住我的去路。是唐嫣,我還好奇剛剛她為什么沒來,原來一直躲在暗處。她的臉色不太好,眼圈有點大,應該是沒睡好,我內心生出一股憐惜,道:“對不起,剛才打擾你了,咱們回去吧,你還可以再補一覺,晚睡對女生的皮膚不好。”

    唐嫣冷笑:“想讓我好好睡么?”

    我點頭,受周星科的影響,我也做過一段時間的,是關于養生的,里面介紹過,在十一點前不睡,對肝不好,而肝臟是主新陳代謝和血液運行的,長期熬夜,會影響血液質量,從而使皮膚變得灰暗。

    唐嫣猛然湊近,幾乎和我貼著臉,眼睛閃著亮光:“想讓我睡好,其實很簡單。”

    我咽下一口口水,不知在哪看過,當兩個人的距離小于五公分的時候,那么會引起接吻的沖動,而此刻我的眼中只有唐嫣的紅唇,我嘟囔著道:“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

    唐嫣花一般的笑了:“你說的,不要反悔啊。”

    下一刻,一片陰影覆蓋住我的臉,我的視覺反應和我的痛覺反應幾乎同時出現,火辣辣的,在我的眼部,大腦一片眩暈,只感到眼前無數的星星。

    “今晚吃飯的時候,你讓我很丟臉,如果不打這一巴掌,我會睡不著,而且剛剛你也答應我了,不會反悔對吧?”

    唐嫣聲音依然很酷,只是我能感覺出里面有那么一點的捉謔味道,原來我誤會了。

    當視線恢復后,只看到她那纖纖的背影,我低聲苦笑道:“只要你能睡著,這不算什么。”

    夜的寂靜,讓這輕聲細語也傳播的相當清亮,唐嫣微微一滯,便消失在拐角處。

    無風,廁所的門卻突兀的合住,他們幾人都已離去,此處只剩下我一人,于是恐懼氣氛強烈起來,心臟狂跳幾次,便逃一般的離開。

    屋子內一陣玻璃的碰撞聲,他們幾個早占據了我的沙發,舒服地坐在上面,開啟了幾瓶的啤酒,就著買回來的干果喝著。廚子正毫無形象的猛灌,只是他手中的是一瓶二鍋頭,也許這能讓他的恐懼消散一些。

    原本以為廚子即將開始敘說,我的進入得不到誰的關注,然而隨著蘇小糖的一聲爆笑,我瞬間成為焦點。

    吳少杰勾住我的肩,道:“老夏,你這眼眶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看了一眼唐嫣,她完全無事人一般,嗑著瓜子,和孟雪涵聊著天,便揉揉眼眶道:“剛才太黑,撞樹上了。”

    “哦,撞樹上了啊!這樹生的倒是有趣,大伙看看,這樹杈分的多俏皮,五顆枝丫的。老夏,你得帶我們去看看這神樹,不然我死不瞑目。”吳少杰大笑著和楊小夜抱在一起。

    都說到這份上了,我哪能不明白,一個虎撲將他倆壓在身下,開始肉搏。

    咚!椅子摔倒的聲音,唐嫣掐著腰怒吼道:“還講不講了,不講回去睡了。”

    唐嫣的目光有很大的殺傷力,楊小夜和吳少杰立刻變得乖起來,拿著凳子小學生般的坐在那里。

    廚子眼睛通紅,丟開酒瓶,瓶子骨碌碌的滾到一邊,溢出一股子的酒香。

    “我們世世代代住在這座山上,還記得那是我小的時候,應該是六十年代,外婆講過的一個故事。當時的云臺山可沒有現在這般的漂亮,整個荒山一座。那時候知青下鄉,到處的援建,云臺山上就來了這一波。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