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章 印度香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周圍的溫度驟降,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反而更甚于子時。我渾身因為這里的寒冷而不停的顫抖著,但我明白這不完全是體表所感受的寒冷所致,一大部分是源自內心,那突兀出現的貓臉帶來的震撼!

    我直挺挺站在那里,一動不動,腦中充斥著貓的咆哮,或者是嬰兒的啼哭,這兩種雜音哪有分別,只是我更傾向于是它們兩者的合奏,一遍遍刺激著我的心靈。

    我已經變得四肢麻木,心臟的跳動不亞于長跑過后,頭皮陣陣發麻,粘膩潮濕的皮膚上仿佛無數雙手在不同的位置撫摸,肌肉乃至骨骼都在痙攣顫抖,渾身無力,喉嚨發干并泛著苦水……我無法看到自己的臉,但能想象得到,一定是難看至極甚至是猙獰可怕的。

    “老夏,你在干嘛啊?是不是晨勃到直不起身子啊?”吳少杰的聲音從背后響起。

    若不是這賤賤的嘲笑,我也許會嚇得心臟休克。緊繃的神經瞬間松懈,撲通一聲倒在沙發上。

    “貓臉!”我的聲音十分干燥,像是擠出來一般,說不出來的難聽。

    “什么?忽悠我么?哪有那么寸,剛講了這故事,就出現!”吳少杰來到我身邊,目光隨意的向下瞟去,我清晰的感到他的身子一顫,接著也聽到他那仿若蒼老十歲的聲音:“他娘的太滲人了,這貨不是貓,是地獄的符號。”

    “貓臉,地獄的符號?”我喃喃自語,念叨了幾遍,問:“難不成那廚子說的是真的?”

    吳少杰嘻嘻一笑,恢復那種浪蕩之色:“可你還活著,這一定是誰搞的惡作劇,你說,我要是那這嚇唬唐嫣那妞會是什么效果?”

    是啊,我還活著,這就說明廚子口中的傳說有誤,恐懼感略減,心情也好了些,打趣道:“你會看到神樹!你不是說過,看不見它會死不瞑目么?”

    “去你丫的,我就不相信那妞是鐵做的,就沒有讓她怕的東西。”吳少杰恨恨道。

    人們的生物鐘幾乎相同,這也許與朝九晚五的作息有關,很快所有人都來到客廳,粉飾的格外光鮮,皆張著大嘴等著開飯,于是都瞻仰了一遍地上的貓臉。

    孟雪涵和蘇小糖表現出女人應有的驚恐,唐嫣卻冷冷的環顧四周,箭一般的目光在每個人的臉上掃了一遍,拉開一張凳子坐下,抓起一雙竹筷咔嚓將其從中折斷,竹筷的斷裂面鋒利,她就用那尖銳指著眾人道:“要讓我知道是誰在裝神弄鬼,決不輕饒。”

    她的目光在我臉上停留的最久,也許她認為我的嫌疑最大,這樣一個貓符號要完成需要的時間不會過于短暫,而我就在旁邊卻絲毫未察覺,怎樣也是解釋不通的。

    屋內開始嘈雜,每個人都拿出各種證據證明自己的無辜。

    周興科走過來仔細查看,并撫摸地面的貓臉,他的鼻子微微翕動,片刻后說道:“這貓畫的很逼真,很細致,不是我們這些個大老爺們能做到的。”

    “切!”唐嫣不齒道:“難不成,畫家都是女人么?”

    “若只是過分的細致倒也罷了,這貓身上還有些淡淡的香味。”周興科補充道。

    我猛然想起昨晚入睡時那縷的香味,顧不得心底的恐懼,趴在地面仔細嗅著。

    “沒想到老夏還有這種功能,不如去警局謀個閑職,天天有大骨頭吃。”吳紹杰嬉笑道。

    “神樹!”我咬牙切齒道,幻想著那生著五根枝椏的樹能印在吳少杰可惡的臉上。

    “算我沒說。”

    “這是女人的香水味么?”我站起來拍拍膝蓋上的灰塵,問旁邊的周興科。

    立刻,屋內的目光聚焦在三位女人身上。

    蘇小糖嬌笑道:“我可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孟雪寒也可愛的撅起紅唇:“人家一晚上都在唐嫣身邊。”

    如此,唐嫣也不用解釋,只是她也懶得解釋。

    周興科卻再次搖頭:“仔細辨認,這并非女人的香水味,而是印度香。印度有制作香料的傳統,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而且他們的香味繁多,并且每種都有其獨特的功效,比如用蘆薈煉制的印度香有滋潤保濕、美白祛斑、抗衰老、防過敏等美容效果;而含有夜皇后的印度香可以使我們的身體及我們的房間散發迷人的味道,清除我們的焦慮和不安。夜皇后還可抗乳腺癌,有促進血液循環、加速新陳代謝、調節生理機能、平衡體質、從而增強對疾病的抵抗力……然而含有百合、香草或者是薰衣草的印度香能產生催眠作用,直接抑制人類的中樞神經。如果我的判斷沒錯,這是含有百合的印度香。所以我可以排除老夏的嫌疑,他昨晚也許睡得很深沉,而我們只要找到是誰放置的印度香也許就能找到嫌疑人。”

    周興科剛講完,廚子推門而入,而我們看到他的餐車上正放置著一盤的熏香。

    “啊哈!”楊小夜蹦跳著過去,抓住廚子不放手:“我找道了。”

    廚子一臉的疑惑:“怎么了?”

    楊小夜奇快的將事情復述一遍,趾高氣昂的道:“你還有什么可說的?”

    廚子臉色暗了下來:“終于還是出現了,你們聽我解釋。在你們來之前,我們就夜夜點這種熏香,百合是有催眠的作用,可也有驅蚊蟲的作用,為了客人能在這炎炎夏日安心入睡,這種熏香是最佳的選擇。”

    周興科皺起眉:“他說得對。”

    楊小夜頹然坐下:“又回到了起點。”

    周興科將眼鏡向上推了一下,看著廚子問道:“可你昨晚告訴我們,見到這種貓符號就會死人,為什么老夏沒事?”

    “我不清楚,也許你們并沒有做什么事情,那些知青是破壞了山脈才遭到報復。”

    “既然如此,可它為什么會出現?”

    “那些東西不能用常理解釋,也許它需要你們做什么事情?”

    李斌不耐煩道:“靠你的嘴!你咋不想想是有人在故意嚇唬人。”

    廚子眼神很復雜的看了一眼李斌:“沒有人會這樣無聊。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