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章 若有人兮山之阿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那是一疊錢,不,是很多,每隔四到五米就有那么一堆。而且每一打都異常的厚實,怎么著也得有萬元以上。對于工薪族,又是月光族的他來說,無異于天上掉下了餡餅。一時間讓他喉嚨干燥,脖頸處仿佛堵了什么一樣,下意識的將領口松了開來。無數的新鮮空氣進入后,猶自不太信服,這么好的事怎就讓自己碰上了?揉了揉惺忪的眼,終于確定,于是緊張又警惕的四下觀望后,火速撿起。”

    “這事情我聽過。”周星科合上手機:“并不可怕,很老套的故事!”

    楊小夜笑笑:“這只是開始。”略一停頓,陰森森的在眾人臉上掃了一圈,搶過吳少杰正送向口中的魚,接著嚴肅的說道:“那晚上,他打開了被子,卻感到一股發自內心的冰冷,迫使他收回腳,疑惑的向著被桶內看了一眼。一個模糊的圓影出現在那里,一時間他看的并不是太清楚,于是他將被子整個掀起來,卻發現被子異常的沉重,而且還有什么正在緩緩向外爬動的感覺,被子呈波浪狀起伏,而他能確定在自己將要躺下時,被子里是什么也沒有的。一種惶恐的情緒出現,他盯著令他不安的床鋪,而那將要鉆出來的東西依然是那樣的緩慢,卻如此的刺激著他的神經。他恐懼的無法移動,只能緊張的捂住嘴巴,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一點的聲音。”

    所有人都被這個故事嚇住了,蘇小糖情不自禁的拉住李斌的胳膊,孟雪涵躲在吳少杰的臂彎中,只是過于肥胖而顯得兩人比例有些失調。連一向滿不在乎的許晉峰,此刻臉上也失去了常掛在唇邊的微笑,側耳細聽。幾乎所有人都在怕而期待著。

    “然而,再慢的速度也終有露出來的時候。先是一捧的黑發,散發著令人惡心的味道;接著便是一張慘白的臉,不似有一點的生機;然后一截蛇一樣長的脖子盤旋著將披散著黑發的頭顱送到他的面前。男人感到心臟陣陣發痛,緊閉的口腔終于無法保持下去,干涸的發出一聲喘息。而這時,那張近在咫尺的臉開始快速的褪去一層層的組織,露出血淋淋的肉芽和帶著腥味的肌肉組織,并且沒有停止的感覺,漸漸地露出猙獰微笑的恐怖白骨。”

    唐嫣打斷他,酷酷的道:“好無聊的鬼!”

    楊小夜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擠出幾句話:“那白骨陰測測的一笑,將頭轉了過去,那男人看到被黑發遮蓋住后腦勺的部分竟然是和自己一樣的臉,而那張臉也在一點點的脫去皮肉,與此同時,他也感到自己的臉劇痛起來,伸手抹去,居然也是一臉的血淋。他慌張地跑向鏡子,看到的只是一具骷髏!”

    “還沒完么?”孟雪涵打著哆嗦,顫抖著問。

    “男人看到自己退下去的皮肉變作一疊疊鈔票,就像是剛剛撿到的一樣,便瘋狂的拿出剛藏好的錢幣,果然,那些錢幣早已化為一灘的爛肉。男人最后聽到,只要將血肉錢幣送出去,就能踏入輪回,便坍塌下來,成為一地的枯骨。”

    “這以后,便出現一個披頭散發的男子抱著一打的錢,出現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只是每次,他的身形都有不同的變化。也許那個撒錢人,今晚會出現在這里。”

    孟雪寒啊的大叫一聲,用腳去踢楊小夜。

    楊小夜被踹的怪叫一聲,掏出一把紙幣丟了出去:“撒錢人出現了!”

    我們都靠得極近,所以在錢撒出來后,都笑鬧著去撿。

    楊小夜本來是要嚇人,所以這種舉動完全是無意識做出來的,當錢飄得滿地都是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心疼的吼著:“大哥大姐們,都別搶,那是我的血汗錢啊。是哥們的都停下!”

    吳少杰壞壞的笑著:“好啊,哥們們,怎么著也得給楊哥這個面子啊,停手,停手!”卻向身后的許晉峰使了個眼色。

    許晉峰會意,和李斌過去一邊一人‘攙扶著’楊小夜。許晉峰淡笑著道:“哥們,你看我們多給你面子。”

    楊小夜簡直要哭了,男人是都停下了,可是還有女人啊。孟雪涵和蘇小糖撿的不亦樂乎,更刺激楊小夜的是,她們邊檢邊唱:“我左手一百元,右手五十塊,身后還有幾張二十的,依呀依兒呀……”

    “姐姐們,大姨媽,姑奶奶,老太君,祖宗們……”楊小夜喊的無比凄涼:“給我留一口吃的啊。”

    楊小夜的連連哀求,女生們終于決定放過他。蘇小糖嬌媚的罵了一聲:“瞧你那模樣,真不像個男人。”

    楊小夜比哭還難看的笑著:“我要是和李哥一樣,我就玩瀟灑。”

    孟雪涵卻沒有扭頭,盯著地上的錢幣一動不動。這又讓楊小夜的心揪了起來:“孟妞,你不會還不放過我吧?”

    孟雪涵方才轉身,臉色極其難看的問道:“你的腕力有多強?”

    楊小夜被看得不自然,生怕說錯話,再次引起孟雪涵的瘋搶,喏喏說道:“還行吧?”

    孟雪涵讓過身子,肥胖的身形后,露出一排排整齊的鈔票。

    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氣,蘇小糖和孟雪涵下意識的向后退,和我們匯合。

    篝火閃爍中,山體上的樹木影影綽綽,而我卻固執的認為會從那些樹后鉆出來一些什么。

    短暫的驚慌后,周星科叫上我,從火堆中各捏起一根木材照明,李斌和許晉峰也拿起預備好的手電,我們并排走過去。

    楊小夜和吳少杰安慰著兩個女子。

    唐嫣卻在我們謹慎中,獨自跳了出來,手里也拿著一個女士手電,閃到我們前面。

    擔心她會有事,我沒有思索,來到她身邊。

    那些個錢幣,沒有規律的排列著,一直向著山上延伸。

    走了最近的一打錢幣處,周星科彎下腰,看看周圍的落葉枯枝,半晌后道:“除了我們,這里還有人!”

    我疑惑道:“那他是怎么來的?我不記得我們船上還有人在此處下來。”

    周星科抬頭看看山體:“也許他是從山那邊過來。”

    李斌罵道:“靠他的嘴,比老子還像散財童子。”

    周星科幽幽道:“我不認為他只是來給我們送錢!”

    而此刻,一個模糊的黑影在我們正前方嘆息了一聲……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