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章 血面尸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陣陣冷風從里面傳出來,風聲在這幽深的洞穴中形成各種奇怪的音調,時而低沉,時而高亢,但都宛若鬼哭狼嚎,讓人不寒而栗!

    我在這風口上竟有點承受不住,臉上和體表暴露在外的肌膚都冒出一層的雞皮疙瘩。哈出一口氣,在眼前竟然形成一道白幕,這可是夏天啊,即使洞中涼爽,也不止于此,里面到底是什么?難道有天然形成的冰窟不成?亦或是一處極陰之處。搖搖頭,消除這個念想,盜墓的文章看太多了,哪兒隨意出現一座山就有這等佳處。

    “挪一下吧,這里涼的厲害。”我是知道的,女人‘大姨媽’來時,是著不得涼的。

    唐嫣白我一眼:“哪有那么嬌貴。不過這洞口涼的有些不對勁!”

    “恩,以前也進入過類似的洞穴,在夏日,只不過比平常低上四五度,而這里恐怕有十度也不止。”

    “你不好奇么?”唐嫣扶著廟門向著里面探望,女孩子該有的驚慌和恐懼在她身上一點也體現不出來,一股子的豪邁。

    公主尚且屠龍,我也不好意思退縮,況且我也有極大的好奇心,只是一貫的謹慎讓我心中還是存留著一份的敬畏,而且這洞穴也出現的太過突兀,于是我說道:“還是等他們一下吧,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多一個人也多一份的安全。”

    唐嫣很不淑女的豎起中指,嗤了一聲,毫不理會我,大刺刺的進入廟內。既然廟外沒人,那么這洞穴也就是唯一可以藏人之所。

    無奈之下,唯有跟入,方可安心。后面那些人竟還沒來,也真夠蝸速的。剛走入幾米,我手中的火把便被這空穴來風吹得搖搖晃晃,終于熄滅,于是只剩下唐嫣手中的女士手電照明,只是這種小型手電除了美觀,還真沒有普通型的優點,光也宛若蠶豆,只照的巴掌大小的地方,索幸它還是手電,因此也不用擔憂會被風吹滅。

    洞穴很筆直,洞頂卻是傾斜著向下延伸,這點我能感覺到。洞的四周仿佛刀刻,不失平整和光滑。由于皆是黑色石塊的斷面,所以在光照下能看到絲絲的反射,因此也能偶爾看得見自己的倒影,只是模糊不清,讓人分辨不出那到底是自己還是別的什么。

    于是在這情況下,恐怖氣氛開始肆虐。那些光照不到的地方,總感到有什么藏著,仿佛隨時會有什么鉆出來咬你一口。這也許就是心理學常提到的黑暗恐懼癥,可是這種環境,這種風聲,卻不由的不讓人浮想聯翩,那些個搖搖擺擺的黑眼眶僵尸,和中國鬼怪志里的完全忽視墻壁阻隔的陰魂便飄然眼前。

    而這時,我又有新的發現,那漸漸變窄的通道,只能容一個人站立。同時,唐嫣也停下了腳步,用手電向后照來,我被光刺得瞇上眼睛,下意識的轉過頭……

    我徹底震驚了,在轉身的剎那,我居然發現,剛剛走過的通道竟是一個棺材型!

    也學很多人不清楚棺木的形狀,畢竟我們現在這個社會科學了,人死了就拉到火葬場,丟進火里一燒,扒拉出一堆的骨灰,裝入小木盒里也就了事。

    棺材,底部是平直的,上方是一個斜面,漸漸交集在一起,用美術解釋,就是一個梯形體。而交集處就是死者的頭顱位置,而我們所在的就是這個位置,我的心猛地一驚。

    唐嫣有些憤怒的看著我:“你死人啊!怎么也不說一句話,現在怎么辦?”

    我才發現,原來正前方被一堵石壁所擋。走過去,用手指輕輕敲了幾下,有些許空蕩的回音:“后面還有路。”

    “你豬啊!我不知道么?我是問怎么過去?”

    我聳聳肩:“鬼知道!”

    說完,我突然愣住了,如果前方是一條死路,那么這風從哪來?難道真的有鬼?

    唐嫣明顯也想到了這一點:“這風……”

    我疑惑的看向上方,唐嫣也隨著我的動作,將手電打了過去,在我抬頭的瞬間一滴粘稠的液體從上滴落,不偏不斜滴入我的眼中,本能的低頭揉搓。

    “啊……”

    是唐嫣的叫聲,我急忙拭去那滴液體,緊張的看去,唐嫣坐倒在地上,渾身發抖,顧不得是什么讓這個倔強的女子這樣恐慌,我一把將她抱在懷中。

    “上面……有人。”唐嫣哆嗦著說。

    我拿過手電照上去,自己也嚇了一跳。死尸也見過不少,只是這樣猙獰的真沒見過。

    那死尸的頭顱極其恐怖,嘴角有血跡;鼻孔中也滲出血液;眼睛通紅,幾欲滴血;就連耳朵中也滴答著一絲的粘液。整個頭像是剛從血中撈出來一般,加上他朋克的發黃亂發,從而使人看上去像極了一個妖怪!

    偏偏他的衣著干凈,雪白的沒有一絲污漬,更詭異的是他缺少一條胳膊!這不由得不讓我想起剛剛見到過的那節斷肢。

    此時,偏偏外面變了天,一道閃電嘩的從洞口亮起,幾個影影綽綽的影子出現在洞口。

    “是你們么?”我盡量保持平靜,一方面不想讓唐嫣更加驚恐,另一方面我怕大聲后,那個怪尸體會從上面落下。

    “當然是我們了!這鬼天氣,說下就下,你和誰在一起啊,老夏?不要吃虧哦。”

    是楊小夜的聲音,嬉笑意味十足。

    身后唐嫣在我腰際狠狠掐了一下,湊到我耳邊道:“剛才的事情,你要是說出來,就死定了!”

    “明白。”我低聲哀求道:“大姐先放手行不?你知道你手勁有多大么?”

    唐嫣推開我,來到楊小夜身邊,不由分說,一個漂亮的背摔,楊小夜哭爹喊娘的叫起來。

    孟雪涵和唐嫣擁抱:“妞啊,你嚇死我了,沒出事吧!”

    唐嫣酷酷道:“這不廢話!”

    周星科拿過李斌的手電,默默走過來,我攔住他:“有死人!”

    我的話極輕,卻忽視了這洞穴的傳音效果和安靜的氣氛,瞬間一連串的甕聲甕氣回音出現。蘇小糖受驚,立刻哇哇大叫起來,鉆入李斌懷中:“人家好怕啊!”

    周星科卻笑了,不屑的道:“這里沒死人才怪那。在那,讓我瞧瞧!”

    我領他過去,周星科推著黑框眼鏡看了良久,突然道:“快走!血面尸!”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