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章 男人死后的第八個小時(2)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小跑步進入廟中,甩掉頭上的雨水。周圍盡是昏暗的光,陰雨天使得這里仿佛是接近夜晚的模樣,不過墻壁還是被看得一清二楚,那些斑斑駁駁的痕跡,倒像是一個個隨意勾勒出的人形或者是動物的模樣。

    我望著這隨時散發著猙獰恐怖的小廟說道:“我上當了,你本來就有意讓我們中的一個跟你一塊來的對吧?”

    周新科打開手機,輕笑著:“呵呵,被你發現了,我和楊小夜生前可不是那樣的融洽,你知道的,我曾經揍過他。”

    我聳聳肩,表示無所謂:“被你算計慣了,誰叫我笨啊。”

    “是我智商高。”

    突然,周新科停在那里,我借著光看到他的側面臉頰正在不停地哆嗦著,而一向冷靜的他,居然差點將手機丟到,我知道,他對他的手機有多么的愛護,從開始發圍脖,他就從來沒來沒有離開過手。因此,我幾乎是本能的一只腳跨在廟門檻上。

    “怎么了?新科。”

    “有人動過楊小夜的尸體。”

    “什么?”我仔細觀察,隱約中記得,楊小夜好像就停在廟門后,而此刻,他依然還是在那里。

    “他的位置沒變,我知道。”

    “那你是怎樣判斷的?”我感到不解。

    “血液!人在死亡之后,身體血液會同時停止流動。如果躺臥之尸體下部有傷口,血液會從該傷口排出直到血液凝固為止。即使沒有傷口,也會受到地心引力而流到身體接近地面的位置,然后慢慢凝固,在體內血液凝固部份,會呈現略帶紫色之斑塊,我們叫它尸斑。這種變化在死亡之后一小時半內開始,約四小時后排血完成而更顯著。血液在靜止流動后凝固,但因體內缺乏空氣,其凝固時間比傷口遲緩,約八到十二小時之后全部凝固不會在流動。所以,如果發現尸體的上面略呈紫色……”

    “就表示他被移動過?”我感到不寒而栗,下意識的看看四周。

    “是的,你過來看。不要害怕,血面尸不會在這個時間出現。”

    我裝著膽子走過去,廟后面的洞穴自然地吹出一些冷風打在我身上。果然,楊小夜除了脖子傷口處出現尸斑外,在他的胳膊和大腿外側也同時出現了一些:“會是誰?”

    周新科搖搖頭:“我不知道,但我確定,這島上除了我們和血面尸外,應該還有其他人。”

    “會是動物么?”我猜測道。

    周新科再次搖頭:“沒有動物有如此高的智商,可以做到停尸地方,分毫不差。”

    我更加的迷茫:“那他這樣做是為了什么?純粹的嚇唬我們么?”

    突然,周新科蹲下身子,將楊小夜的t恤向上卷起,在到達靠近肚臍的位置時停下,我幾乎和周新科一起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楊小夜被衣服遮蓋的位置,居然密密麻麻的出現一層的鞭痕。我的懼意,一瞬間轉為憤怒,咬牙切齒道:“鞭尸!”

    周新科恩了一聲。

    “混蛋。”我狠狠的在廟門上捶了一下:“別讓我知道是誰!”

    周新科也覺得不可思議,喃喃自語道:“除了我們幾個,會是誰如此痛恨楊小夜那?算了,想不出暫時先別想,如果那人還在這島上,我想我們會見到他的!”

    一聲悶雷在頭頂響起,楊小夜終于出現了那種變化。絲質的五分短褲中心男性的象征緩緩升起,就像是書中描述的那樣。

    周新科有一些歇斯底里的興奮,不住的拍攝著照片,而我卻有種錯覺,楊小夜也許只是睡了,可是那身上的尸斑將我無情的喚醒。

    轉過身去,看著山上無盡的樹木和遍地的綠草,同時為那些被摧殘的鮮紅傷感。花是脆弱的,人何嘗不是。

    頹然的坐在門檻上,大腦一陣空白,傻傻的看著天空。

    不知道過了多久,周新科拍醒了我,我無力的問道:“好了么?”

    “恩,回去吧。”

    我點點頭,站起身子,雨幕里,幾個身影正在快速的靠近。我下意識的握緊拳頭,若是傷害楊小夜尸體的人,哪怕是付出一些代價,我也要向他們討個說法。

    很快,那些影子被瞧清楚,我握緊的拳頭松開,疑惑的看著他們,是唐嫣和李斌一行人。

    許晉峰老遠就開始打招呼:“我們還以為你們丟了那。”

    “你們怎么也來了?”周新科關掉手機問。

    吳少杰罵罵咧咧道:“人倒霉了,連喝口水都塞牙。好端端的帳篷居然塌了,你說塌就塌吧,還一下子就是倆。我們只好來這里避雨。”

    “怎么不見孟雪涵和鐘俊杰?”我問。

    “哦,他們倆打了電話,今天的船將不定時在湖面航行,所以得有人在那里候著,可以隨時通知我們。”

    “你們也好意思讓人姑娘家在那里等著。”

    吳少杰皺著眉,滿臉的苦相:“本來我們分好了時間,每人一個小時的。鐘俊杰是第一班,誰知道,那小胖妹非要留下。”

    我能聽出來吳少杰話中的酸味,連雪涵妹妹也變成小胖妹了,拍拍他的肩膀:“堅強!”

    “切!不堅強有用么?”吳少杰一屁股坐下,眼光剛好看見楊小夜撐起的那頂帳篷,媽呀大叫一聲:“這是怎么回事?”

    “男人死后的第八個小時,你不知道么?”周新科隨即解釋了一遍,聽得眾人一炸一炸的。

    “我去!還會這樣啊?”吳少杰是最吃驚一個。

    蘇小糖嬌笑著鉆入李斌懷中,低聲道:“你要是也這樣,我就把它割下來,呵呵……”

    按照他們計劃,每隔一小時去兩個人替換,我和周新科被安排在下午的三點和四點去值班。就這樣輪換了幾次,陰雨天使得天色暗下去的有些早,在六點時,許晉峰叫喊著沖入雨中:“我這是最后一班了,我不相信他們會晚間過來,大家準備在這里點火做飯,我的釣魚水平可不是一般哦!”

    我們去等待,可不是傻坐著,在雨天,釣魚是最好的消閑方式,輪換了幾次,我們收集了將近十條魚,可我知道,這次的篝火燒烤,就沒有那樣的快樂了。由于這種郁悶心情,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