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章 逼入絕境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孟雪涵對于楊小夜沒有特殊的好感,對她來說,也不過就是一個追求者而已,因此她的情緒沒有絲毫的低落,興致勃勃的提議在這個類似于鬼屋的小廟中燒烤。

    我們苦笑,總不能在外面淋雨進行吧。可如果這樣,我們就不得不面對著布滿尸斑的楊小夜。

    最后,我們決定,將楊小夜搬進那條黑色的不知道盡處會是什么的通道中。

    “拆下那廟門,希望這不是什么保護文物。你們知道的,中原的大省就這玩意多。”吳少杰在楊小夜完全沒入黑暗中時想開些玩笑,只是悲傷在他的眉宇間糾結,濃的化不開。

    我試著安慰他,拍拍他的肩膀,他反而對我露出微笑。他完全是苦笑,那臉頰仿佛被人揪扯一般,讓我想起楊小夜死時模樣,也讓我同時想到一件事情:“周新科,血面尸會不會回來這個地方?”

    周新科沉思片刻,反問道:“你和楊小夜在什么地方甩下了它?”

    那處傷心地我還忘不了:“據這里大約一千米。”

    “理論上來說,它沒有意識,所以它會在這座孤島的任何一個地方出現。”周新科聳聳肩:“也就是說在那個地方都會見到它,所以我們還不如休息夠了,這樣即使真的遇見它,我們也有反映的時間和充足的體力。”

    “希望你是對的。”

    吳少杰已經在拆門板,鐘俊杰在支起篝火,李斌拿著把刀,對著那些出水的魚兒一陣惡狠狠地比劃,蘇小糖嬌笑著,一臉幸福的模樣瞧著自己的男人,唐嫣和孟雪涵負責將魚串起來。還好他們在跑出來的時候,沒有忘記包裹,一切的工具的都在。

    門板很快被卸下來,倒上一些燃料,火苗‘吃’的一聲冒出來,但是靠這些木材明顯不夠,我記得在上學的時候,一天晚上餓了,就去煮粥,一個那么大的凳子愣是沒煮熟半碗的湯水。

    于是我們幾個男人被派出去找樹枝,幸好這里是山上,并不是太困難,一大捆濕漉漉的木材被背回來,丟在已經熊熊燃燒的門板上,水汽蒸騰,倒也極有氣氛。

    天色完全暗下,分針指向數字九,十八點四十五分,第一條魚已經烤熟,三位美女毫不客氣的分食著,油脂伴隨著調味料的香氣在她們蔥管般的指尖溢出,看得我們狂咽口水。

    吳少杰不住的在火上加木材:“奶奶的,你倒是燃燒得更猛烈些啊!”

    三位女子吃吃直笑,蘇小糖道:“別烤焦了。”然后將一塊肉塞入李斌口中。

    孟雪涵也同樣的在吳少杰口中喂了一塊:“獎勵你的!”

    當我們吃下第四只魚的時候,周新科放下了手中的鐵條:“你們不覺得許晉峰來得太晚了么?”

    經他這樣一提醒,我們都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手表,篝火光照下,指針顯示七點三十三分。

    “他晚了半個小時,這不是許晉峰的風格,難不成他已經上了船?”鐘俊杰猜測道。

    周新科搖搖頭:“不會,他我還是了解的,這人表面好像對一切都不在乎,總是樂呵呵的,其實我知道他還是很在乎友情的,在這個隨時都危機四伏的地方,他不會丟下我們。”

    孟雪涵丟掉一根魚刺,撅著嘴嘟囔道:“但愿如此。”

    “我有點擔心。”放下手中的魚,站在門口向外望。

    雨沒有停止的跡象,緊一陣慢一陣的,視線受到極大的影響,天色完全暗下,四周都是一片的漆黑,篝火散發出來的光也照的不遠,就在十幾米左右,映襯的周圍的樹木影影綽綽的,一片鬼氣。

    隱約有一陣的腳步聲傳來,‘踢踏踢踏’的:“許晉峰,是你么?”

    回答我的是一陣沉默,和愈來愈近的腳步聲。我的心猛然揪了一下,難不成又是該死的血面尸:“別吃了,我想我們又有麻煩了,你們聽。”

    “是腳步聲。”吳少杰道,向外面喊了一聲:“許晉峰!”

    我凝重的搖頭,抄起一根正在燃燒的木頭,他們也有了反映,各自拿起一根,戒備的看著將要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東西。

    火光中,一個拽著魚竿的人影出現,不是許晉峰又是誰,他的行動很緩慢,腳步卻異常地重,每一次,都帶起一串的泥花。

    “別玩了!”李斌色厲內荏的吼道:“扮僵尸很好玩么?拜托專業點行么,就算要扮,也要丟掉魚竿啊!”

    許晉峰據我們只有十幾米遠的距離,臉色慘白,面部他那種特有的笑容僵硬的掛在臉上,魚竿拖在地上,上面滿是枯萎的葉子和草根,還有一些體積不算小的樹枝,而那些加起來估計會有幾十斤,但許晉峰幾乎是忽略了他們的重量,就那樣拖行著前進。

    “天哪!”孟雪涵大喊:“他死了,他死了……”

    是的,接近復制,在他的脖頸上也有著一個被撕開的傷口,沒有血液溢出,只有那種被染色的雨水落下。

    “不!”吳少杰歇斯底里的吼叫,淚水在他眼眶聚滿、滴落。

    “該死,該死……”李斌將頭發揉亂:“我情愿面對張靜若家人的指責。”

    “說這些又有什么用?”周新科呵斥道。

    而在這時,在許晉峰身后,鬼魅的閃現一個影子,滿臉的紅色,大道幾乎咧到耳根的嘴巴,身體搖晃,只有一條手臂的血面尸,對著我們野獸般的發出一聲低吼。

    在我們呆愣中,他們又靠近了幾米,狹窄的廟門口,已經無路可逃。

    孟雪涵滿臉慌亂,拉扯著唐嫣。

    蘇小糖不住的說著怎么辦?

    我們幾個一時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先前用過的犧牲一個人的辦法恐怕也不合適了,畢竟此時有兩個怪物,如果慌亂逃命,誰會知道自己不被抓住,成為第三個楊小夜、許晉峰的存在,都默契的一起看向周新科。

    “先進山洞再說,走一步算一步吧。女生優先,快一點!”

    周新科說完,唐嫣第一個跑進去,孟雪涵剛跑出兩步,啊的大叫一聲掩面哭泣來……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