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章 貓符號與懸掛的尸體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沒路了,沒路了……”孟雪涵歇斯底里的叫著,恐懼使她不住的搖晃著唐嫣的肩膀。女性對于這些爬動的生物有天生的恐懼,即使是體型微小的耗子,更何況是這種龐大的尸體。

    “冷靜點!”我吼道,強迫自己也照做。

    鐘俊杰煩躁的來回踱著步子,手指胡亂地在墻壁上敲擊。唐嫣秀眉微蹙,臉上也失去了鎮靜,杵在那里,不知道在想著什么。眼看著群尸愈來愈靠近,我腦中猛然想起進來時的那個洞:“我們回去,從那個洞口鉆出去。”

    那些尸體沒什么靈智,所以也沒有陣型,稀稀疏疏的涌來,偌大的洞中,還是存留著一些可容人通過的縫隙,只是這些間隙太過狹小,而且多是位于兩兩爬動著的尸體中間。

    “不!我不要。”孟雪涵搖著頭,哆嗦著說道,手指死死地抓住唐嫣。

    “若你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也不要讓別人給你陪葬!”我厲聲吼道,一把打開她的手掌,她虛空抓了兩三下,都被我攔下,便惡毒地看著我。

    “唐嫣,求你別丟下我。”

    唐嫣干凈利落的卷起褲管,道:“夏歡說得對,你自己要勇敢,若只有十米的距離,我想我能馱著你跑過去,可這洞穴太長了點,我無能為力。”

    我沒想到她會拒絕的這樣干脆,一時間也有些擔心孟雪涵會崩潰,畢竟,從遇見危險到現在,唐嫣一直是她的保護神。

    孟雪涵臉色青紅交替了一陣,咬牙切齒道:“我該怎么辦?”

    看她作出決定,我的心也放了下來,眼看著尸體已經在眼前不足五米了,急速道:“找準路徑,閉上眼睛,什么也別想,就想著我要活下去,你行的,走!”

    我第一個竄出去,唐嫣緊隨其后,鐘俊杰看了一眼孟雪涵也找了一條路徑向著洞口跑去,孟雪涵哇哇大聲哭喊著跑起來,居然超越了鐘俊杰。果然在拼命下,人的潛力才能發揮出來。

    兩邊的尸體白花花的在身邊閃過,說不出的刺激,我忽然想著,這他娘的才叫刺激,蹦極什么的都是浮云。

    在我們跑到一半的時候,那些尸體居然不可思議的有了反應,齊刷刷的停下向前爬動的身體,蛇一般的轉過頭,骨頭像軟的一般,一陣的卡啪響動,場面極其滲人。

    它們突兀的停住,轉身,本來豎著的身體變成了橫向擺放。一下子打亂了我們的方針,我們三個還好,閉上眼瞎跑的孟雪涵居然直接踩中了幾具尸體。

    ‘咯吱’‘咯吱’……她的腳在尸體身上發出響聲,瞬間驚恐地睜開眼睛,緩慢并哆嗦著向下看。

    “快跑!”唐嫣靈巧的避開一具尸體的攻擊,在尸群中穿花般的跳動,向著孟雪涵奔去。可是已經遲了,被孟雪涵踩中的尸體,那軟綿綿的胳膊沿著她的腳腕纏繞上去,看得出力量奇大,孟雪涵的腿部都被勒的發紫。

    “救我……”孟雪涵說完,就要軟倒下去。

    “堅持住。”唐嫣急切的喊叫,一下子跳起來,接著狠狠地在尸體的腦殼上壓下。

    ‘喀啪’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那纏繞著的胳膊無力地垂下,順著碎裂的頭顱冒出一股的尸油。唐嫣一把拉起孟雪涵,出奇的其余尸體在這一刻都停了下來,并露出驚恐地神色向后退縮。難不成是唐嫣震懾了它們,但現在危機確實解除了,我和鐘俊杰疑惑著向她們靠過去。

    “我以為你不管我了,嗚嗚……”孟雪涵哭起來。

    “傻瓜,我怎么會那?”

    “可是剛才,你為什么那樣說。”

    “這里到處都是危機,我怕我遇見了危險,你還是這樣懦弱,可怎么辦啊。”唐嫣溺愛的撫摸著孟雪涵的頭發。

    孟雪涵反手捂住她的嘴巴:“瞎說什么?你這么厲害,不會死在這里的。”

    趁著她們說話的當口,我不敢松懈,總覺得危機并沒有消除,四下張望,油燈失去尸體的滋潤,火苗漸漸暗淡,嗤嗤的作響,一縷縷白煙冒出來,眼看著就要熄滅,搖晃的燈光把我們的影子打得亂轉,鬼氣十足。

    “先離開這里。”我不安的道。

    “恩。”他們一起回應。

    在我們起步的同時,那些尸體齊聲發出一聲慘叫,一盞油燈嘎然暗下來,一縷白煙升空,在空中化作一個奇怪的符號,便很快的消散,而我卻清晰地看到,那是一只獰笑著的貓。幾乎是下意識的向著洞口望去,一個披頭散發的影子就那樣靜靜的掛在洞口上方。

    兒時的回憶一擁而入,我不清楚掛著的尸體到底與煙霧形成的貓符號有何聯系,若說是巧合,這已經是我第二次看到這種情況,區別只不過是一次有時間的間隔,而這一次幾乎發生在同時。

    “夏歡,你發什么楞?現在該怎么做,那個是水夫人么?”孟雪涵通過指縫快速的看了一眼墻上掛著的未知東西,便迅速鉆入唐嫣懷中。

    經她一提醒,我仔細一看,不是水夫人是什么,那令人發竦的黑絲,正在洞口積聚,形成一張濃郁的絲網。我估摸著不但是洞口,甚至是洞口之外都被這些玩意覆蓋滿了,這條路徑是徹底的廢了。回頭看,那些尸體都聚集在墻邊,一動不動的呆著,原來,它們并不是因為唐嫣的粗暴而害怕,真正怕的是水夫人。

    前后皆沒有路,怎么辦?我也茫然。

    “你們難道沒有發現么?只有我們進來時,有一個洞口,這不是很奇怪么?”鐘俊杰突然說道。

    是啊,要是有人打洞進來,理應還有一個洞口出去才對,這里并不是墓室,沒什么值錢的東西,況且這里面的書籍也沒有翻動的痕跡,可是出口我們并沒有在現在群尸所呆的地方發現,難道是在左右兩邊?

    “移開那些書柜,夏歡,你左我右。”唐嫣也想到了這里,不加思索的拉著孟雪涵向右面墻角處的柜子奔去。

    時間緊迫,我也和鐘俊杰急忙移開左邊的那些書柜。

    ‘咔嚓……’陳舊的柜子沒有所想的那樣沉重,稍一用力,便被移開,并有坍塌的可能,而此時,一聲女子的尖叫在墻那邊響起…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