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章 地圖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好像就是這個名字。”我看著眼前這具被水蛭吸干的尸體,無法將它和那個知名人物重疊:“還有什么發現么?”

    蘇小糖掩飾不住興奮,獻寶似地揚起手中幾件物體:“兩根防水手電,五根冷焰火,壓縮餅干一袋,工兵鏟一把,還有一個好東西,是你想不到的,萬能移動充電器!”

    我的手機已經跌入潭中,剛才他們也同樣跌入水中,不過,周興科的手機是防水的,這家伙為了特殊情況下的拍攝,特意買的,另外蘇小糖的也是,這樣就是說,如果那個充電器沒有使用過的話,我們就擁有了九件光源。

    “很專業的東西,我有八成把握,就是那人。”周興科從蘇小糖手中接過萬能移動充電器,剝開上面的塑料袋子,開始使用。做完后又幫我撕開壓縮餅干,塞了一塊在我口中,我此刻手腳還是麻木的,坐起來都費勁,也就享受著周興科稀有的體貼。

    靜下心來,不由的感觸良多,溫和謙恭的鐘俊杰居然將我們害到如此地步,果然是人心隔肚皮;冷漠到世界上只有微博的周興科也會無私的照顧我這個傷病員。

    前者是偽君子,后者是偽小人,不撕下面具怎能看到真心,但人們為了生活,又有幾人肯撕下,扯淡的生活!

    “他為了什么?”我依舊不解。

    “名利、金錢、女人,再者就是吃飽了撐的。”周興科分析,難得露出一點的幽默。

    蘇小糖咯咯笑著:“我覺得吃飽了撐的很有可能。”

    李斌賊頭賊腦的四處望了一下:“你們說,有沒有可能被他發現了寶貝?”

    周興科白他一眼:“估摸著在你腦海中,什么都要和錢掛鉤吧。”

    李斌怒道,一把揪住周興科的衣領:“你他娘的再針對老子試試。”

    唐嫣冷著臉一步跨過去,閃電般的揚手給李斌一個耳瓜:“忘了我的警告了么?”

    李斌一下焉了,色厲內荏的瞪了唐嫣一眼,急忙跳開,掩飾的摟住蘇小糖:“我好男不和女斗。”

    周興科捋平衣領,沒事一般,提起地上的黑色男士背包,里面的東西都被蘇小糖翻出來,加上長時間的浸泡,皺巴巴的一團。他捏在手里,皺著眉一點點的仔細摸索,良久后,眉頭松開,露出一抹得意地笑。

    伸手進包中,打開一個夾層的拉鏈,拿出一個古色古香的圓柱形雕花物體,大小約莫兩個鋼筆重疊在一起,上邊三分之一處微粗,如同鋼筆帽套住下邊的三分之二。

    將其扭開,小心的掏出一張略微發黃的紙,紙張卷的極瓷實,平鋪開來有A3紙那樣大小:“是地圖。”

    蘇小糖被李斌抱著,又恢復了以往的嬌媚,嗔道:“我們還需要什么地圖啊,剛才你們不都說了,那條路是對的么,我們順著這個洞一路返回剛才的那間墓室,再選擇東門,不就行了。”

    周興科冷笑:“果然是胸大無腦,東邊的路,和南西北的路重合,你自己想一下,這中間繞了多大一個圈子。”

    仔細一想,也是這么個理,沒有地圖還真是如無頭蒼蠅,指不定會走到哪。

    蘇小糖委屈道:“人家也不是想幫些忙么,至于這樣說我么。”

    我最看不得女人哭,幫周興科道歉后,道:“咱們看地圖。”

    那張紙上共有五副圖,標注著一到五,每幅圖片的中間都是一個上圓下方的墓室。第一幅圖形極其復雜,仔細辨認下,有一面線路迂回轉繞,正是我們剛剛經過的迷宮;其余幾面都在行走一段路程后,被劃上終止線,顯示著此路不通。

    迷宮這條路,和第二幅畫的墓室對應的路線,用鉛筆像素描一樣斜斜的涂抹幾筆,向下看去,每一幅畫都有著這種標示。

    如此看來,想走出去,每一層都只有一條正確的路線,而且也證實了我們猜測這里是墓室的想法,因為在第二張圖上,有一個標示,上面用英文寫著acoffin?chamber(棺室)。

    幸好除了第一層外,其余的沒有再出現迷宮,不過對于五副畫有些不解,問周興科道:“為什么是五幅地圖?”

    “這是古墓葬的一種等級制度,不論是人工修建的地下陵穴,還是自然形成的山洞墓冢,七層是天子象征,五層為諸侯,三層士大夫。”

    “看來這個墓穴大有來頭,我有一個猜測。”深吸一口氣后,我繼續說道:“有沒有可能,鐘俊杰對這個墓穴是熟悉的?”

    周興科點頭:“如果從開始進入這個墓室,他就沒打算讓我們出來的話,很有可能。但這缺少一個解釋,他的動機是什么?”

    我笑道:“你剛才已經說過了,無外乎那四種可能,我再補充一個,也許他和我們其中一個人有仇。”

    “但他現在是把我們五人都置于死地。”唐嫣接口道。

    “其余的四人是被牽連的。”我只好如此回答,眼睛的余光無意中瞟到不遠處的地面,一層黑色水蛭,隱約中還有些許淡淡的血液,一陣反胃:“就是那些東西咬的我?”

    “恩。”周興科答完,指著地圖給我們看:“這個棺室是我們回去的必經之路。”

    “有問題么?”

    “所有的棺室,都有致命的機關或未知可怕的事物守護。”

    “你的意思是,我們不得不涉險。”

    周興科收起地圖,道:“是的,除非呆在原地想出能跳到對面的的辦法。”

    我不禁苦笑,蘇小糖可愛的吐吐舌頭,李斌直接罵了一句我靠,唐嫣依舊是一貫的冷漠。哪還有什么辦法,這就是絕境。

    周興科把我們的反應收入眼底,望著那潭水,嚴肅的說道:“此地不宜久留,休息夠了,就離開。”

    我第一個表示同意,這潭水深不見底,在上層就有著水蛭這種可惡的生物,誰知道下面還會有什么吃人不吐骨頭的玩意,身上的麻木感稍顯減輕,行走也沒有什么大礙。

    出乎意料,唐嫣將我攙扶起,臉上一陣發燒,還好光線不是很充足,沒有人發現我的異常。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