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章 八方獻祭尸陣(1)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有地圖的指示,回去的路必須經過標注棺室的那間屋子,縱然再不想惹麻煩,也要淌一次這個渾水。

    一路左轉右拐,半小時后我們站在它面前。

    只簡單看了一眼,頭皮便炸起來,渾身驚出一層的白毛汗,四肢不聽使喚的哆嗦,下意識的雙手環抱,不知道是這里真的寒冷,還是我自己恐慌下產生的心寒。

    震驚夾雜著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幕也只是在電視上看到過,還是那種3D效果的動畫片。

    白骨,廉價的當做墓磚使用,層層疊疊,卻有序的排列。

    入口兩邊是頭骨,接著是上肢骨、脊椎、骨盆、脛腓骨這些個大型骨骼。

    各大骨骼中間的間隙,被一些碎骨填充,但終究不是灰粉和水泥,仍透出一些縫隙,一陣風吹過,發出嗚嗚咽咽如同鬼哭狼嚎的嘶吼聲,叫人不寒而栗。

    短暫的因驚訝而呆滯的我們,在蘇小糖呼爹喊娘的尖叫中反應過來。

    “瞎叫喚什么!”唐嫣厲聲道:“不就是一些破骨頭,我們死后還不是這模樣,生理課沒見過這些東西么?”

    蘇小糖口中一絲鮮血溢出,不知道是緊張下咬了舌頭,還是強忍著恐懼咬破了嘴唇,劇烈的搖著腦袋:“我不要進去,我不要!”

    蘇小糖裝若瘋狂,使勁的搖晃著李斌,李斌自顧不暇,慘白著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又跑過來哀求我,我抓住她的手臂:“冷靜些。”

    她的眼睛一片渾濁,顯然神智都有些模糊,又跑去糾纏唐嫣。

    ‘啪’清脆的耳光響起,蘇小糖捂著臉嗚嗚咽咽的蹲在地上哭起來,無助的模樣讓人心酸。

    “哭有什么用?”唐嫣冷冷道:“那些有血肉的玩意才能詐尸,這些骨頭能么?就算能,這疏散的結構,我一拳就能把它打回原形。”

    不知道是唐嫣的解釋起了作用,還是唐嫣的凌厲給了她安全感,亦或是那一巴掌起的作用,蘇小糖漸漸安靜下來。

    唐嫣伸出手,蘇小糖怯弱的拉著站起來。

    “疼么?”

    蘇小糖搖搖頭。

    唐嫣道:“有時候男人是靠不住的,終究還是自己最可信。”

    這句話是針對李斌的,可我總覺得也像是對我說,唐嫣的語氣怪怪的,我能感覺出一絲的哀傷,難道堅強如斯也曾受過傷害么?還是為了生活,才帶上這一張冰冷的面具。

    慢慢向著骨墻靠近,愈接近愈感到它的滲人,每一個骷髏頭,都像是刻意的怒睜著兩個眼睛,大張著嘴巴。

    索性心一橫,閉著眼睛走過去,那種被無數眼睛盯著的感覺卻更強烈了,只好睜開眼。

    啪,一陣光芒閃爍,嚇得我跳起來,定睛一看,是周興科正在拍照,一顆心才收回胸腔中。

    蘇小糖緊摟著唐嫣,眼睛看著地面,面色蒼白,身體不時的顫抖幾下。

    李斌腳步發虛,緊握著雙拳。

    終于和骨墻平行,左轉右轉都能清晰看見慘白仿佛笑著的骷髏頭,我討厭這種清晰,寧愿自己看不清楚。

    ‘咯咯……’一聲笑聲在我頭頂突兀的響起,我從額頭一路冷到腳底,心臟嗖的一聲竄到嗓子眼處,魂飛魄散估摸著就是這種感覺。

    笑聲太突然,以至于冷酷的唐嫣和冷靜的周興科都止住腳步,面露惶恐。

    “剛才是誰在笑?”李斌恐懼的問道。

    我搖搖頭,看向他們,一個個都表示不是自己。

    “會不會是風吹過這些骨縫產生的響聲?”我發現自己腦子有點迷糊,費力的想出一個蹩腳的理由,只是自己都難以信服,剛進來的時候,那種聲音不是沒聽過,是整齊劃一的類似于哭得聲響,而剛剛,那分明是一聲笑聲,而且是女人的笑聲。

    艱難的抬起頭,感覺到頸椎骨‘卡帕卡帕’的摩擦聲,眼光一點點向上抬高,嘴唇打著哆嗦,面皮有抽筋的感覺,恐慌,打心眼發出來。

    門上面,很普通的一根門柱,除此再無他物,遠不如相鄰處,那些個骷髏頭猙獰可怕,我疑惑起來,難不成剛剛是幻覺?可看他們幾人的表情,就知道,剛才真的有笑聲。

    唐嫣保持著冷靜,道:“別管他,找到出口,盡快離開這里。”

    慌亂的進入墓室內,百十平方的模樣,正對著入口,是一個一人多高的白玉臺,沒有任何的拼湊,看得出是一整塊白玉雕刻,上面是什么暫時看不出來,因為玉臺上面有幾塊一尺來高的青銅或者黃金制造的梯形物體,顏色莊重,更襯出玉臺的不凡。

    黃色的梯形物體,和白玉石臺都透出一股莊嚴,只是在莊嚴中有一絲的邪惡氣息,讓人渾身不舒服,但又說不出是哪讓人難受。

    繞過去,看到一扇緊閉的石門,除了前排看見的骨墻,后面連接的都是石壁,之所以能分辨出石壁和石門,因為那兩道僅能插入刀刃的狹窄縫隙和門上面一龍一鳳的簡單類似于簡筆畫的圖案。

    不加思索的,我們同時向著石門處跑去,待到了跟前又愣住了。

    石門并非推拉,而是一整塊從上面墜入地下,同樣的留著刀刃般狹窄的縫隙。

    周興科從剛才撿到的背包中掏出折疊工兵鏟,塞入縫隙處,使勁的撬動,堅韌的鏟尖‘咔咔’直響,在這之外,還有一絲類似于滾珠滾動的響動,眼看著鏟尖慢慢彎曲,無奈下,周興科將其抽出。

    “不行,蠻力是打不開的,這石門至少有一頓重。剛才那滾珠聲你們聽見了吧?這石門應該有連接的機括。”周興科說完,左右看去,最后目光落在白玉石臺上。

    我拉住周興科:“小心,這石臺透著邪乎,我們一起過去。”

    小心的走到近處,試著伸出腳在第一個臺階上輕輕踏了一腳,沒有弓箭、毒氣和火苗冒出。暗自想笑,盜墓書籍看讀了,哪有那么多機關。

    一步步走上去,玉石臺階發出清脆的響動。

    等到頭部和玉石平臺的頂端重合,八個黃色金屬盡收眼底,是八個盛物的盒子,里面卻不是平常物體,是八具沒有絲毫腐爛氣象的尸體!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