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章 八方獻祭尸陣(2)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哦’我低吼一聲,縱然已經把里面的東西想到最可怕,也不禁噔噔噔的退出幾步,卻忘記自己是站在臺階上的,一個趔趄從上面摔了下來。

    由于只有我和周興科看到這一幕,下面三人不解的同時問道“怎么了,夏歡?”

    “尸體,八……八具尸體。”我結結巴巴回答。

    周興科嚴肅而冷靜的快速說道:“快找機括,這些個尸體沒法尸變,不過我不能保證他們鎮壓的中間這個尸體會不會有變化。”

    “什么?中間還有一具尸體?”這個我倒是沒看見,不過恍惚中看到中間有一塊鳳凰的雕刻。

    周興科神色緊張道:“不要默默唧唧了,都來找,這是一個獻祭尸陣,為了鎮壓中間這具尸體。”

    很少有東西能讓周興科不安,我們沒有多說什么,立刻圍到玉臺前面,對于不約而同選擇相信周興科,恐怕與在墓穴的這段時間有關,畢竟他所說的很少有差錯。

    而我相信他,更多是來自于在學校的三年,就像我沉迷于電玩一樣,他對于微博沉迷的一塌糊涂,他的粉絲都過百萬。

    因此他的知識面駁雜,而每一項都搞得很是精通,不屬于專業人士。記得有一次去幫李斌買車子,他硬是把人家銷售經理都辯駁的啞口無言;還記得一次在火車上碰見一個便衣,和人家聊起《盜墓筆記》,下車時,被人家很客氣的請到警局,懷疑他是個‘土夫子’。

    所以,他的不安,讓我更加惶恐,因為他知道要面對的是什么,而我一無所知。

    再次面對玉臺,有了心理準備,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恐懼。

    周興科仔細地在一具棺槨中搜索機括,那具棺槨中是一個將士裝扮的青年男性,眉目相當深刻,有北方人的特征,詭異的是他身首異處,而臉頰上卻保持著一個笑容。那笑容不是冷笑,也不是苦笑,而是發自內心的滿足的笑。這種幸福的笑容卻讓我打了個寒戰,它不應該在一具死尸臉上出現!

    若不是剛才聽到的笑聲是女子所發出,我幾乎認定是他在笑。

    從他臉上收回視線,定睛看向我面前的這句棺槨,里面的人臉上那種笑容近乎復制,一樣的滿足,他們到底在幸福什么?

    將八具棺槨看完,四男四女,同樣的笑容,同樣的額頭上被一塊月亮型的方巾遮蓋住,以臺階為分界,各執一方。

    中間的鳳凰圖騰下,一雙手伸出來,仿若托舉著這個雕刻。十指指甲涂滿丹紅的顏色,妖艷如血。手臂伸出半截,和白玉幾乎一色,毫無瑕疵,美得無與倫比。

    腦袋和身體陷入被挖穿的玉臺中,被鳳凰圖騰完全遮掩住。

    “老夏!你在干什么?”唐嫣的聲音在我背后冰涼的想起。

    我一激靈醒了過來,手正在鳳凰圖騰上面,正欲掀起。

    我嚇了一跳,不明白自己是何時從棺槨上跳過來的,而這時候,那雙潔白的手掌突兀的抓住了我,如同玉一般冰冷的感覺傳遞過來!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