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6章 畫像石墓(3)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我第一時間就想到逃,有多遠跑多遠,她生前就是冷冰冰的,死后那還不得變本加厲,可一邁步子,便發現腿如灌鉛,怎么也邁不開,立刻急的我滿頭大汗。

    我心想我是害怕,但還不到連跑都不能的程度,這雙腿他娘的是咋了?

    低頭一看,差點讓我厥過去,腳踝處隱隱的出現一圈淤青,并在逐漸地加深,更讓我驚恐的是,淤青的形狀盡然是手指的摸樣!

    我的心蹦蹦亂跳,太邪門了,這明明就是一雙看不見的手正在向下拽我,不由得更加慌亂起來。

    掙扎了將近一分鐘,也沒有用,而這時唐嫣伸出了手,向著我的脖頸抓來,我眼睜睜看著,苦于無法脫身,最后干脆閉上眼睛。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我寧愿牡丹下風流,死后再做鬼,可這一點也不由我。

    終于,冰冷的手掌抓住了我的肩膀,我暗想完了,忽然發現,剛剛按照我倆的位置,她應該是在我的前方抓住我的喉結處才對,但現在她抓住的是我的枕部,難不成我一閉眼之間,她瞬移到了我身后?

    這時候我不得不睜開眼睛,艱難的看向后面,由于太過害怕,我的腦袋轉動的很慢,但又迫切的想知道身后的情況,便努力的將眼珠子側到一邊,隨著我的腦袋轉動,身后的事物一點點浮現。

    沒人!這感覺卻如此的清晰,想到腳踝處的淤青,難道身后也是被那種無形的手掌所抓住?

    我的冷汗嘩的一聲不受控制的紛紛蹦出體表。

    讓我驚恐的不是這一個,還有就是身后若沒人,那么唐嫣依然是在我的前方,這一會時間,她即使再緩慢也應該到我身邊了。

    幾乎是一秒之內,我的腦袋嗖的轉過去,唐嫣散大的瞳孔和始終保持糾結的表情出現在我眼前。

    “唐嫣,不!”我用出全身力氣,只發出一聲沙啞的叫喊。

    “醒醒!老夏。”身后發出聲音,是唐嫣的,我納悶了,她明明在我眼前,怎么又跑到我身后了。

    “醒醒!”身后的手掌狠狠在我后腦勺拍了一下。

    疼,真疼,不過也打醒了我,我揉揉腦袋,一看,唐嫣正慌張的搖著我,立刻意識到不過一場夢,可汗水實實在在的浸濕了汗衫,擦掉額頭的汗珠傻笑著看唐嫣,她沒事就好。

    看我醒來,她不露痕跡的吐出一口氣,迅速的恢復冰冷,道:“剛才做惡夢了?”

    我還有一點的迷糊,含糊地說道:“是的,可嚇死我了。”

    唐嫣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夢到我了?”

    這一笑,我心中所有的防御都冰消瓦解,大腦瞬間被‘漿糊’占領,脫口而道:“是的,就你一人。”

    唐嫣的表情翻書般的變化,冷道:“哦,沒騙我吧。”

    我心中一凜,這女人也太善變了,立馬小雞叼米般的點頭。

    “夢見我讓你做噩夢,我很可怕么?”唐嫣幾乎吼了起來。

    啊!我幾乎呆住,他娘的,我就算沒有周興科那么機靈,也不笨啊,怎么就被這小娘皮給繞進來了。老夏啊,老夏,怪不的你是屬豬的,這種智商都快趕上豬祖宗八戒了。

    這個錯誤,不解釋清楚,恐怕以后男追女隔層山的難度就不是一層山了,是十萬大山!

    眼珠子一轉,將夢境改的如同般燦爛:“剛才我夢見被血面尸追趕,和你跑散了,眼瞅著我就要被那東西拿下,你英勇的從天而降,和血面尸大戰三百回合,終于落敗。我當時就想,咱倆人都留下,死的就是一對,我心想可不能連累你啊,你還年輕,還有大好的人生路要走。于是我撲上前,抓住血面尸的腳踝,就喊著讓你先走,哪想到你說,‘老夏,我不走,要死就死在一塊,今生無緣來生再聚。’于是我才喊道,‘唐嫣,不!’”

    我一堆瞎話扯完,心想,他娘的我也有這口才,不會是楊小夜附身了吧,立刻呸呸吐了一口。不過這應該能打動她,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我這頂高帽子拍下,還怕她不中招。

    唐嫣不為所動,冷冷看著我,看的我后背發涼,我立刻舉起四根手指,發誓道:“我發‘四’,我要是有一句瞎話,讓我不得好死。”

    唐嫣莞爾一笑:“誰讓你發誓了。”

    我心一松,還好,美人笑了。

    唐嫣的笑容僅僅維持一秒,又多云轉小雨:“以后發誓認真點,你以為你是南方人啊,還發四,你怎么不發五。”

    我一愣,立馬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這一招是跟蘇小糖學的,估摸著女人都會靈活應用,訕笑道:“我知錯了,下次一定改正。”

    唐嫣轉過臉,身子微抖,片刻后問道:“你有沒有聞到一股子尸臭味?”

    她這一提醒,我立刻嗅到一股子難聞味道,原來真有這氣味,不是我的幻覺,點點頭四下尋找。

    唐嫣跟在我后面,一塊塊洞壁仔細叩擊,走了大約二十多米,發現一個洞口,在墻壁的下方,有五十乘以五十大小,能容一人順利鉆過去,看痕跡像是被雕琢過,棱角分明,四方四正,明明是人為地,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詞‘盜洞’。

    興奮地對唐嫣說道:“我猜得沒錯的話,這應該是盜洞,就說明有人來過。”

    唐嫣白我一眼:“興奮得早了點,這味道,說不定就是那短命人死在里面了。”

    這也有可能,我暗自祈禱,別被她說中了才好。

    “我進去看看。”說完,咬著手電爬了進去。

    剛鉆過去,一抬頭,一雙巨大的三角眼睛正死死的盯著我,哦!我心臟猛抽了一下,低吼出一聲。

    再定睛一看,原來是畫在墻壁上的,只是這雙眼睛太真實了,又看了四周,每一扇墻面上都涂畫著一些東西,除此之外,別無它物。

    我沖外喊了一聲,說明沒危險,讓唐嫣進來。

    唐嫣很快爬進來,拍了拍身上的土,剛站起來,也是一愣,很快發現只不過是畫而已,便饒有興致的一個個觀摩起來。

    我本以為她會嚇得跳起來,沒想到就這便完了,也感到無趣,索性陪著她一幅幅看過去。

    從左到右,越看越心驚,上面描述的是一場戰爭,最讓我感到惶恐的是上面清楚的表達了一個典故‘撒豆成兵’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