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4章 尸衛(1)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路過那些鼓起的樹根還是讓人渾身發冷,禁不住聯想里面的尸體會是什么姿態。

    人類往往是矛盾的,在這種情況下,我是有些害怕,但還是想看看里面的情形,我估摸著周興科會比我更好奇,看了一眼他,果然在看下面。

    人一多,膽子也大了起來,我也停下身子,好奇的看著旁邊的一具尸體。

    它幾乎全部被包裹在藤蔓中,只能從透出的一縷縫隙中看見少許皮膚,借助微光,我居然發現它的皮膚妖異的泛現一層光澤,健康的光澤。

    我的心咯噔一聲,這保存的也太完好了吧!猛然想起,剛剛我被困住時,那些尸體雖然能活動,但身體都是僵硬的,只能簡單的撲咬和跳躍,而引我們從畫像石墓跑出來的那玩意,確是靈活異常,難道它們根本就不是一種物類?或者那根本就是一個人!

    在這古墓中還活著的除了我們之外的就只有一個人,鐘俊杰,如果是他,他帶我們來這里是什么用意?按照周興科的猜測,他應該是熟悉這古墓的,不應該還在這里陪我們,除非他還有什么沒有完成的目的。聯合剛剛他推周興科幾人下水的情形,只有一種可能,這之前周興科也曾經提到過,他想殺掉我們中的一個人,可這個人是誰,又如何惹了他?

    謎,混亂在我腦海中,憑我的智商還真搞不懂,不得已干脆一股腦兒吐出去。

    他們幾個聽完,陷入沉思,從開始雇傭鐘俊杰,到一路上的每一個細節,但還是找不到一點的蛛絲馬跡。

    “多想無益,等咱們出來,然后抓住那小子,一頓狂k,我就不相信他不招。”李斌惡狠狠道。

    周興科突然嚴肅地道:“到了這會,他除了那次推我們下來,一路上也沒做過什么,我有種不好的預感,要么這古墓的危機馬上要來臨了,他出手在即,要么他也迷失了。”周興科看了我們一眼,嘆了口氣,繼續道:“后者是最可怕的,如果到了這里,他卻迷路了,就說明眼前的路根本不是路。”

    危機,哪怕再險惡,也尚有一線生機,而絕路……我不敢多想,唯有自我麻痹和安慰眾人:“一定有出路的。”

    “禍福憑天定吧!”周興科難得的說了句豪邁的話。

    ‘嗤嗤……’話音剛落,一個令人牙酸的聲音響起。

    “你們聽到了么?”蘇小糖如同驚弓之鳥般抱著李斌的腰部,探出半個腦袋惶恐的詢問。

    我們下意識的圍成一個圈子,背靠著背,這種最有效的防御方法讓我們的慌亂稍顯平靜。

    ‘嗤嗤……嗤嗤……’

    不多時,這種聲音斷斷續續的在洞穴中回蕩,我額頭上滲出一層細汗,下意識的追隨著聲音不住的轉頭。

    “那聲音好像在那些樹根下面。”蘇小糖帶著些哭音,不安的指著身邊的一個大‘繭子’。

    “是在那里沒錯。”唐嫣冷靜地說道。

    “那還等什么,等死啊,都跑啊!”李斌歇斯底里的吼叫著。

    “我看見有道石門,在左手方向。”周興科喊了一聲。

    我們的腦袋同時轉過去,果然一個丈許的巨大石門橫在那里,不知道是誰啞著嗓子喊了一聲跑,我們都沒命的跑過去,眼角余光看見那些‘繭子’一個個立起來然后破碎。

    一個個尸體在里面冒了出來,眼睛都閃著寒光,直勾勾的看著我們。

    周興科嚷了一句:“都別看了,這會它們還有些僵硬,過一會就和我們無疑了,混蛋,石門是鎖著的。”

    我一看,近乎絕望,這石塊粗略估算下來也有幾千斤,憑我們幾個斷然推不動的,眼看著那些尸體開始動了,我急出一身的冷汗。

    如果沒有其他出路,等它們圍上來,我們就只能做它們的盤中餐了。

    慌亂中,前方的一個大‘繭子’轟然破碎,一陣的藤蔓碎片從我們面前掃過,一個手握重劍的接近兩米的男人橫眉冷目的立在那兒,我們嘎然止住身形,接著更多的握著兵器的人站在我們面前。

    立刻我明白為什么下面的尸體沒有武器,在一個距離我們最近的尸體站起來的瞬間,那種嗤嗤的響動直觀的在我們面前展現。

    那是劍尖摩擦地面的響聲,原來它們沒被樹根帶下去,是因為劍卡在地面的緣故。

    它們的數量遠不及下面的尸體,但給我們帶來的危險感覺更甚,光一照,劍上面閃現出幽冷的光,隱約中有一些污跡,像是血液的痕跡,若真是這樣,每一柄劍上都應該有不少的亡魂。

    “怎么辦,怎么辦啊?”蘇小糖有些崩潰的叫喊。

    “閉嘴!”周興科低吼:“想死得快些,你她娘的就給我再大聲點!”

    蘇小糖嗚咽起來,卻是不敢再哭出聲音了。

    周興科看著唐嫣,道:“現在它們剛蘇醒過來,身體應該不會太靈活,趁現在,你能奪過一把劍么?”

    唐嫣道:“我試試吧。”

    “好的,你現在就去奪,然后掩護我們過去,只要堅持到門邊,我有七成的把握可以打開那扇門。”

    唐嫣沒再說話,一個箭步躥出,來到最近的那個尸體邊上,身子猛然下傾,一個旋腿踢在那尸體的膝蓋上。

    尸體轟然倒下,蕩起一陣的灰塵,唐嫣沒有停留,高高躍起,身體的重心全部用在右肘部,狠狠地沖著尸體握劍的手腕部壓下。

    嘎嘣,一聲骨頭碎裂的響聲傳出,接著劍落地的清脆聲音響起,沒有猶豫,唐嫣一把奪過去劍,靈巧的一骨碌站起來,再然后揮劍,干凈利落的切下尸體的腦袋,一捧血液嘩的噴出,不是紅色的,居然是令人作嘔,類似于樹葉般的綠色液體。

    蘇小糖假裝沒看見,雀躍起來:“帥啊!”

    周興科適時的潑冷水道:“興奮個屁,這玩意還沒有反應過來,其余的恐怕就沒這么容易被干掉了。”

    周興科雖然如此說,但唐嫣的英勇還是給我們帶來一陣的精神鼓勵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