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6章 規律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很快我們發現即使窗欞是金子做的,也無濟于事,蘇小糖的腦袋已經整個鉆了進來,看情形還要繼續向里面深入。

    蘇小糖頭部發出的幽光并不能照亮周圍,這會兒我都懷疑,這窗子到底有沒有窗欞。

    正在我們忐忑不安中,蘇小糖突然停了下來,我能看到她的腦袋左右劇烈晃動著,卻前進不了分毫,仿佛被什么卡住了,原來有窗欞。

    李斌輕呼出一聲,掩飾不住的興奮。

    周興科冷哼:“興奮什么?起尸都有無窮的力量,只要這窗欞不是金屬,她進來是早晚的事情。”

    “真是晦氣!”李斌嘟囔一句。

    我急速的又在屋子中環顧一圈,除了門和蘇小糖所在的窗戶,其余再無出口,目光又回到窗口,猛然間發現蘇小糖的腦袋后面有一條成人脖子般粗細陰影,著實嚇了我一跳,我以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再次看去,果然有那么一條陰影如同一條蛇張著嘴叼著她一般,忙推了周興科一把讓他看。

    唐嫣早發現了我的異樣,也順著我的手指看過去,立刻驚恐的輕呼一聲:“那是什么?”

    周興科看了片刻,悄無聲息的在地上抓起一卷竹簡,小心翼翼的走過去,我低聲說道:“你要干什么?”

    周興科搖了搖手指,示意我別說話,我的心都跳到嗓子邊上,暗自為他捏一把汗。

    那玩意要真是一條蛇,這粗細,恐怕破壞力不亞于一具行尸,另外它這么老遠銜著蘇小糖過來干嘛?而且,周興科好像說過‘蜂獸’只是不攻擊死尸,那這條蛇是怎么通過它們的?

    正胡思亂想中,周興科已經到了窗口邊,舉起手中的書簡,狠狠砸在那條黑影上面,那黑影瞬間縮了回去,與此同時,我清晰地聽見屋外一聲哎呀。

    “別怕,是人。”周興科嘴角掛著一絲冷笑:“還是熟人。”

    我立刻明白過來,道:“是鐘俊杰!他難道也用了我們的方法過來了?”

    唐嫣走到門口,將門打開一條縫隙,探出腦袋,猛然間,把門完全打開,跳了出來。

    我心中大驚,唐嫣怎么這樣莽撞,忙喊道:“小心‘蜂獸’。”

    唐嫣回應道:“都出來吧,根本沒有‘蜂獸’。”

    啊……唐嫣慘叫一聲,叫過后,就看到一個黑影沖著她撲過去,我暗叫遭了,立刻沖了出去。

    唐嫣半臥在地上,蘇小糖的尸體壓在她的腿上,不遠處一個黑影一閃消失了,那背影和鐘俊杰極像,更加堅定了我的判斷,四下一望,果然是一只‘蜂獸’也沒有了。

    唐嫣冷著臉推開蘇小糖的尸體,拍了拍身體上的灰塵,道:“剛才那綠光來自鐘俊杰的手機。”

    周興科走了出來:“看來我們的推測沒錯,鐘俊杰一定是迷路了,所以才來找我們。”

    看看漆黑的前方,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我疑惑地問道:“那他為什么還要躲避?”

    “讓我們損失這么多人,難道他會傻乎乎的出現在我們面前么?”唐嫣厲吼。

    李斌握緊拳頭:“要讓我抓住他,非揍扁丫的。”

    周興科呵斥道:“別說其他了,趁‘蜂獸’不在這里,我們盡快離開。”

    話音未落,一陣嗡嗡聲響起,我暗叫不好,說道:“恐怕遲了。”一抬頭,在斜前方的天空出現了幾只‘蜂獸’,像是引線般,不多時,更多的‘蜂獸’憑空出現。

    唐嫣和周興科率先進入屋子,我一把拉著還在發愣的李斌隨后進入,剛關上門,門板上如同放鞭炮的噼里啪啦聲雜亂響起,用鼻子都能想得出,是‘蜂獸’撞上去了。

    李斌捂著耳朵趴在地上,周興科和唐嫣面無表情的各站在一邊,我煩躁的在屋內走來走去,幾分鐘后,那種聲音漸漸消失,只是嗡鳴聲尚在,看來它們還沒有放過我們這些入侵者的打算。

    又踱了片刻步子,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周興科,你有沒有覺得鐘俊杰可能知道‘蜂獸’出現的規律?”

    “規律?”周興科有些不解的看著我。

    “你想,鐘俊杰怎么就那么恰好把蘇小糖拉過來嚇我們,還那么正好趁著‘蜂獸’趕回來又逃走。”

    周興科沉思片刻,道:“很有可能,另外,你們覺得他只是來嚇唬我們么?”

    我們互相看了一眼,唐嫣冷哼道:“沒有人會那樣無聊。”

    周興科道:“這就對了,我覺得他是想引我們走。”

    “你是說他也許找到了出路?”我不確定的問道。

    “很有可能,但我想他也許遇見了些麻煩,想借助我們的力量,不然他早一個人走了。”周興科分析道。

    李斌破口罵道:“這該天打雷劈的小白臉,害人的時候夠果斷,這會用到我們了,又這么陰險,我都想不明白了,他難道是天生的損人不利己‘達人’。”

    周興科白他一眼道:“罵人有用就都去罵了,逞一時口快而已。我們要保持冷靜,仔細觀察‘蜂獸’離開的規律。”

    我問道:“剛才你們發現這座‘黃金墓城’的時候,那些‘蜂獸’在么?”

    周興科回答:“已經在了。”

    “那么加上剛才的時間和我們四人進入的時間,這些‘蜂獸’離開的時間最少要大于兩個小時。”我簡單推斷。

    周興科有些頹喪:“就是不知道它們已經在這里多長時間了,這規律到底是按時間算,還是一天的固定幾個時辰。”

    李斌插嘴道:“會不會是一個月甚至是一年的某些時間。”

    周興科失笑道:“我都懶得鄙視你,你認為它們擺脫了生物鐘么?每種動物都需要休息的。”

    “好吧,我們等。”我說完看了看他們,又說道:“我們四人分開時間輪流值班,通過門縫觀察外面。”

    周興科搖搖頭:“不用,若這個規律存在,鐘俊杰還會過來通知我們的。”

    我立刻道:“那這值班就更需要了,我們趁著他來抓住他。”

    商議好值班的細則,我們各自找了位置躺下,周興科對著滿屋的經書終于嘆息一聲,看來他還不是太利令智昏,明白光源在這里的重要性。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