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7章 二分之一死亡幾率(1)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沒有人說話,死一般的寂靜,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被粗重的呼吸打斷,最先忍不住的是李斌,他那種火爆脾氣堅持了這么久讓我也有點驚訝。

    接著唐嫣的呼吸也開始紊亂,然后是周興科,倒不是說我比他們在這方面強,只是我的性格使然,宅男大多都有這種天賦,在一個無聊的環境也可以安靜的呆上一天。

    依舊沒有人說話,李斌煩躁的開始在屋子中踱步,幾次都欲出聲,最終還是忍住。

    又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唐嫣騰地一聲站起來:“我受夠了,剛才我們的猜測也許是錯的,根本沒有規律可言,那會兒只是碰巧,也可能鐘俊杰有什么東西可以暫時吸引走那些蜂獸。”

    我的心咯噔一聲,唐嫣說的也不是沒有可能,若如此,如果鐘俊杰不再次出現,我們連離開這個房間都是問題。

    周興科也站了起來,小心的向屋外張望,然后說道:“在等一個小時,若規律存在,不會超過九個小時,在古代,九是極數。”

    李斌不滿的嘟囔道:“鬼知道你的猜測對不對。”

    我說道:“不差這一個小時,我們就等吧。”

    氣氛再次恢復死寂,屋外那些翅膀的震動聲不絕于耳,我索性捂住耳朵,假寐起來。

    又過了一會,我感覺有人在拍我的肩膀,一激靈站了起來,只見他們三人都向著門口走去,李斌難掩興奮的說道:“老夏,那些玩意消失了。”

    消失了?我立刻反應過來,看來周興科的兩次猜測都是對的,存在規律,并且是九個小時。

    我不敢遲疑,根據剛才的時間,它們也就消失了不到十分鐘,九個小時只有十分鐘的空檔,我都懷疑這些玩意是不是有分工,就像是我們的交接班,中間也就幾分鐘的休息時間,這也讓我心中大寒,它們到底有幾撥。

    我剛走到門口,就看見離我們四五十米遠的一個黑暗處一個光圈一閃而逝,還沒等我開口,唐嫣喊了一聲:“是他,快追上去。”

    我心中的不確定完全變成確定,剛才那一幕是鐘俊杰再次想接近我們而啟動了光源,看那一閃之下的亮度,鐘俊杰的手電應該還是滿格的,果然他是有備而來。

    隨著唐嫣的出聲,周興科和李斌快速的沖出去,我也趕快跟上,四五十米在十來次呼吸后我們到達剛才的閃光處,入眼是一個幽深的地洞,形狀橢圓,猛一看和盜洞差不多,只是邊緣有些粗糙,像是時間緊迫下完工的。

    “要下去么?”李斌在周圍徘徊,疑惑的問道。

    周興科檢查了洞四周,然后看著我們說道:“除了我們剛才來的方向,其余的位置都沒有腳印,鐘俊杰只能在里面。”

    李斌道:“那就下去,我們四個難道還怕他丫的?”

    周興科白他一眼:“怕倒不必,只是他對于地形的了解給我們使些絆也不是難事,不得不防。”

    我看看四周,狠下心決定道:“再耽擱下去也不是辦法,那些蜂獸恐怕很快就要出現了,只要我們小心些就好。”

    唐嫣點頭:“我也是這個意思。”

    周興科道:“下去是肯定的,只是我們赤手空拳的總不妥當,看看這旁邊的屋子中有沒有什么可以利用的。”

    我厲聲道:“等等,你還想干什么?”

    對于周興科每次把我們拯救又把我們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我心有余悸,所以我只想把他的貪欲扼殺在萌芽狀態。

    唐嫣同樣不善的緊盯著周興科,李斌也默然的向我們靠攏,一瞬間我們把周興科排斥在外。

    周興科嘆了一口氣:“我這次沒有什么想法,我只是想拿一些木棍類的東西,總比我們赤手空拳好,相信我。”

    唐嫣冷哼道:“我來就行。”

    不等我插嘴,唐嫣快速打開門鉆了進去,不多時,手中捧了四根一米來長的木板出來:“現在我們就下去。”

    周興科眉頭緊皺,也沒說什么,但我能看得出他的心痛,因為唐嫣手中的木板一看就絕非凡品,不說這么多年的都沒有風化,單說上面的花紋就能讓我感到一絲文化的沉淀和莊重典雅,這拿出去不說國寶級,做一個博物館的鎮店之寶還是可能的,若讓考古學家知道我們只是做防身器材,非咬死我們不可。

    不過這時候哪有憐香惜玉的的情愫,我握著價值連城的木板第一個跳了下去,洞穴有兩米多深,還是讓我腳踝生疼。

    跳下去,急忙打開手機,幽幽的光讓四周顯得詭異異常,我壓下心中的恐慌,看遍四周,除了洞壁還是洞壁,洞呈錐形,底部出奇的大,上面還有人工的痕跡,下面倒是天然的居多,畢竟這樣的洞穴,倉促間是不可能完成的。

    他們逐次下來,周興科看看周圍,長長呼出一口氣:“看來我們走對了。”

    “怎么說?”我納悶的問道,不明白僅憑借這一個天然洞穴,周興科是怎么得出的結論,在來之前,這種規模甚至比它更宏偉的我們都見過。

    “首先,鐘俊杰將我們引過來,就說明這條路是出路,雖然暫時還不明白他為什么要引我們過來;其次,上面的痕跡有些年頭,這也分兩種可能,第一是有盜墓高手挖掘的盜洞,第二是當時的工匠為自己留下的出路;最后,墓葬的規格也說明這是最后的一環,那座黃金墓城很可能是根據當時墓主人生前的寢宮所造。因此,這條通道,十有八九是我們的希望。”

    不得不說,周興科這番話我找不出什么毛病,也許我根本就不想找,我寧肯相信他是對的。

    唐嫣道:“那好,我們繼續走下去。”

    洞底處,有一個僅容一人爬行過去的通道,除此再無其他,而且我還發現有一些新鮮的爬動痕跡,也不多說,咬著手機鉆了進去,身后唐嫣提醒道小心。

    既然鐘俊杰已經爬了過去,那么我所面對的只能是他的威脅,謹慎的將木板頂在前面,身后稀稀疏疏的聲音響起,一聲輕咳,我知道唐嫣也爬了進來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