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1章 鬼村(1)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我用手在上面輕輕摸了一下,一層的細灰,笑道:“這也叫解決了?”

    唐嫣掩飾的扭過頭:“我只干體力活,這些小事別煩我。”語畢,不容分說的將兩個瓦罐子塞在我懷中。

    我輕笑著搖搖頭,來到井邊,走近才發現,井上面蓋著一塊塑料布,四面壓著磚石,想來屋主打算還要回來,這樣子看來,他們走得十分從容,再次印證了我和唐嫣認為這里是拆遷村的想法。

    可問題又出來了,這里明顯荒廢了許久,那么當時他們拆遷的理由是什么?拆遷過后為什么這么長時間不進行后續的工作。

    天完全黑了下來,雨點也隨之而來,站在井邊,一股涼風吹過,沒來由的覺得慎得慌,下意識四周一看,怎么都覺得這場景十分經典,活脫脫山村老尸外加貞子的現場版。

    此時再看看身邊這口井,瞬間失去掀開上面這層布的勇氣,腦海里浮現一個個恐怖的畫面,唯恐里面鉆出來一個殘破不堪但又詭異笑著的人。

    說實話,作為醫學生,我的膽子還是可以的,可這里委實太安靜了。

    我輕咳一聲,打破這沉悶,給自己鼓了鼓勁,彎下腰去掀開那塊布,就在這時,布片下突兀的伸出一只手掌,我這時就像是和它握手一樣,我的頭皮一下子炸起來,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心撲通撲通狂跳,暗叫了一聲我的媽呀,蹬蹬退出兩步。

    這時候,那塊布又迅速恢復平常,在這寂靜的黑夜中就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我揉了揉眼睛,心想,也許真的什么也沒發生,是這死靜的夜讓我產生了幻覺。

    平靜下亂跳的心臟,抬起如灌了鉛般沉重的雙腿,我艱難的回到井邊。

    那塊布片上面的灰塵都沒有減少,我的心才放了下來,還真是幻覺,看來在古墓中受得驚嚇還沒有恢復。

    我拿開上面壓著的磚石,風吹動,布片隨之舞了起來,我趁勢將它拿開,眼角的余光立刻看到一個個游動的手臂,我瞬間石化,冷汗從額頭滲出,沿著鼻翼滑下,雙腿打顫。

    原來剛才不是幻覺,接連降雨,導致這井水水位上漲,所以這些手臂幾乎就浮在我眼前,也不知道泡了多久,那些手臂都發脹的厲害,上面有一層的綠苔蘚,而且它們并不完整,每個手掌上都有一些指頭缺失,甚至有些手臂上還有啃噬的印記。

    更叫我發狂的是,那些啃噬印記像極了人類的齒痕。

    我大口喘著粗氣,冷不丁背后一個手掌拍了下來,我這時對手掌極度的敏感,直接跳了起來。

    唐嫣吃吃笑著:“至于么?”

    我咕咚一聲吞下一口唾沫:“你看。”

    唐嫣看到后,也是半晌才恢復平靜:“怎么會只有手臂?”

    “我哪里知道,這里太詭異了,我們還是離開這里吧。”

    唐嫣抬頭看看天,一道閃電劃過,雨點終于落下,她一咬牙,道:“好!”

    我們都是一身輕裝,小跑步離開這座院落。

    村莊只有這座大房子前有青磚鋪著,再向里走,清一色的土路,泥濘非常。

    連日降雨,長久失修的地面不時的出現幾個深坑,唐嫣不小心一腳踩進去,驚起幾只休眠的青蛙,一頓亂叫,也把她嚇得夠嗆,難得露出一絲女兒家的本色,緊緊攥著我的手臂。

    我在心底暗笑,女人總是對這些小東西敏感,面上不露分毫,怕傷她的自尊。

    一道閃電劃過,像是在不遠處墜落,將四周照亮,一棵光禿禿的樹便突兀的出現在我們面前。這樹充滿令人發抖的藝術性,干枯的枝條彎曲盤旋,令人渾身發毛的是,在這盛夏居然沒有一片葉子,而這棵樹明顯沒有死亡,它的枝干還是青色的,會有人將它的葉子摘凈?我立刻否認這個猜想,第一:沒人這樣無聊;第二:這村子根本沒人。

    這推斷著實嚇了我一跳,加上這畫面活脫脫厲鬼出沒的場景,我急忙移開視線,可就在這當口,又一道閃電過來,把黑夜照的和白晝沒什么分別,我清楚的看到樹上面掛著一個人!

    我感到心臟慢了半拍,本能的退后幾步,剛好踩住了唐嫣的腳,她不悅的道:“怎么回事?”

    “那樹上掛著一個人!”我盡量讓自己平靜,言語還是有些哆嗦,只好掩飾的指著樹干,這一指又讓我吃了一驚,樹上除了樹枝,連片葉子都沒有,我猛然想起剛才第一次看的時候,樹上根本就是光禿禿的,那么這樣說來那個掛在樹上的人只是在閃電劃過的時候才出現的。

    ‘咔啪!’雷聲傳來,我收回手指:“好吧,也許是我緊張產生的幻覺。”

    唐嫣若有所思,半晌后道:“也許不是幻覺,你聽過故宮的傳說么?在雷電的夜晚,宮道上會出現宮女太監的身影。”

    這我倒聽說過,那是電磁現象,就像是錄像機錄了一段影像,然后放映出來,不同的是,這是大自然的杰作,但也有一個關鍵的東西,雷電,必須在錄制和放映的時候都是雷雨交加的夜晚,這也解釋得出為什么只有宮女和太監,那些達官貴族在這時候一定都躲在屋子里。

    我點點頭,表示自己聽過,但又嚇了一跳,脫口說道:“那這樣說,就是一個人在這樣的夜晚吊死在這里!”

    “應該是這樣,不去管它,我們快些離開這里,這村子讓我很不舒服。”

    我們再次深一腳淺一腳的行進,泥濘的小路蜿蜒曲折,我們順著它一路走下去,不多時到了一個胡同跟前,兩邊的房子建的十分緊湊,剛才還算寬闊的路現在兩個人并肩走都有些狹窄,不時的產生些磕碰,我不好意思的放慢腳步拉開距離。

    剛才還步伐一致,現在開始雜亂起來,起初我并沒在意,過了兩三分鐘后,我突然意識到腳步聲不對。

    跑步和走路有一點不同,跑步的時候,可以一只腳在地上,也可以兩只腳可以同時離地,但走路必須有一只腳與地面接觸,甚至兩只腳同時接觸地面,那這樣說,我和唐嫣兩人最多的時候可以有四個腳步聲,即使胡同內有回聲也不會超過八個腳步聲,而剛才我同時聽見的腳步聲有十聲之多,我不禁又打了一個哆嗦,身體繃直站在那里。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