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6章 護士驚魂(2)
作者:夏枯草的小說
    借助微弱的月光,我發現在那植物的正上方就有一塊巖石的凸起,抓住它,再踩著植物就能輕松的回到崖邊。

    事實上卻沒那么容易,這時候要抓住那凸起,我必須要將身子拔高七十公分以上,除此之外,在沒有其它的受力點,這難度,我估摸著專業攀巖隊員還行。

    可目前來看,這是我唯一能上去的途徑,眼瞅著那護士再跳上幾次就能抓到我,不由得又出了一些冷汗,其他地方還好,手心破損處一陣蝎子般的蟄痛,當下,就有血絲滲出來。

    這刺痛使我只得暫時放開那條患臂,本來兩條手臂支撐著,此時,身體隨之下降了幾公分。

    烏云完全散去,月光又透亮了幾分,而就在這時候,我發現與我胸口平行處有一條大約五十公分左右的山體裂縫,由于光線的問題,倒看不出它有多長,不過在視線內看得出至少有十來米。

    剛才慌亂中落下居然沒有發現,此時看著漸漸清晰地護士身影,一咬牙便鉆了進去。

    身體剛爬進去,就看到護士噌的一聲從我眼前掠過去,若剛剛慢了一拍,我估計就被抓住了,不過此時也好不到哪去。

    裂縫的高度,我只能趴著,身處在這環境中,看得更遠了些,但由于光線問題,也看不到盡頭在哪。

    我小心翼翼的匍匐前進,盡量的不發出一絲聲響。四五分鐘后,行進了大約十米左右,想來應該是擺脫了她,便抬起頭。

    就在這瞬間,我差點叫出聲來,不知道何時,那護士盡然移動到到我頭頂,頭發下垂著,睜大著眼睛看著我。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握緊拳頭,沖著她的面門就揮了過去。

    ‘咚’,擊中了。

    那護士尖叫一聲,頭縮了回去,我趁機雙腳一蹬,離開了那位置,下一秒,就聽見剛才我呆的地方出現一聲巨響,一回頭,那護士蛇一般的趴在那里。

    求生的本能讓我發揮出最大的速度,這摸樣都趕得上野戰隊員了,可是還不夠,身后的聲響越來越近如附骨之軀。

    我頭皮陣陣發麻,任誰被這種玩意追趕,都不會好受。

    又過了幾分鐘,我暗想,這山體裂縫真他娘的夠長。猛然間發現,爬了這么久,這裂縫的高低都沒有變化,始終保持著五十公分左右,這……真的是自然形成的么?

    一失神之間,腳踝猛的被一冰冷玩意抓住,我暗叫了一聲糟糕,另外一只腳想也沒想,就沖后面狠狠蹬過去。

    噗!想來是正中面門,心想這要是蘇小糖穿的高跟鞋,鐵定就插進去了,護士吃痛,悶哼一聲松開了我,我借助反作用力,一下子滑出了幾米,還沒等我慶幸,身子撲通一聲栽了下去。

    心狂跳起來,難不成這裂縫也連著懸崖?還好,在我沒被嚇死前,身體著陸,因為是臉朝著下面,當即額頭就撞在地面上,血一下子就滲出了,腦袋暈乎乎的,人下意識的就歪歪扭扭的站了起來。

    晃了幾下,沒有碰壁,十幾秒后,人清醒了過來,左右一看,是在一個山洞中,一抬頭,護士陰森森的看著我,像是一個隨時會出擊的野獸。

    我不敢怠慢,扭身就跑,剛跑了幾步,就愣在那里。

    洞前方,一口水潭,上面密密麻麻的漂浮著一層的蛞蝓,我一下子懵了,難道這里通著古墓?

    不等我多想,身后那種咚咚聲又響了起來,一轉身,就看到她撲了過來,這山洞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這當口,我也只能側了下身子,接下來的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護士嗖的一聲貼著我的臉皮竄過去,噗通,掉進水潭中,無數的蛞蝓一下子爬在她的身上。

    護士在水中掙扎著,奈何越掙扎,蛞蝓粘的越緊,不多時,只能看到一道人形的玩意在水中翻滾,身上滿是滑膩膩的圓柱體,看得人毛骨悚然。

    這場景令我作嘔,反身就往回跑,身后傳來令人牙酸的啃噬響動。

    三兩下爬上裂縫,一路的鉆了回去。

    來到植物前,正準備向上爬,上面傳出唐嫣的聲音:“夏歡,是你么?”

    “是我!”我急忙答道。

    “你怎么下去了?”唐嫣疑惑的問道。

    “一言難盡,先拉我上去再說。”我看看身后,想來她不會追來了。

    唐嫣道:“你等等。”

    不多時,一條床單擰成的簡易繩子遞了下來,我爬了上去,躺在屋內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待氣息平穩后,我沖唐嫣笑道:“那護士被我干掉了。”

    唐嫣很平靜地說道:“我知道了,你休息吧。”

    那種平靜,讓我充滿挫折感,難道我的故事就沒有一點的驚心動魄處,還是別的什么。

    唐嫣被我看得不自在,扭過頭去。

    我躺了下去,半晌閉不著眼睛,輕聲道:“我希望你不要有事情瞞我。”

    唐嫣淡笑一聲:“沒有,你累了。”

    我是真的太累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后腦勺貼著枕頭,便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聲輕微的嘆息傳來,我惺忪的睜開眼睛,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床邊直勾勾的看著我。

    看清楚那道身影后,我的睡意一下子消失了,噌的一聲坐了起來。

    燈光一下子亮了起來,刺得我眼睛難受,本能的用手遮了一下,就聽見唐嫣淡淡的說道:“醒了。”

    我立刻抓住她的手,緊張的看了下屋內,可除了唐嫣,一個人影也沒有,而剛才那道身影明明不是她,那身影是我所熟悉的,仔細一想,不禁的打了一個寒顫,那分明是孟雪涵!

    “你怎么了?”唐嫣問道。

    “剛才屋里有人,你看到了么?”我慌張的問。

    “我一直醒著,這屋子里就只有你和我。”唐嫣回答得斬釘截鐵。

    我仔細觀察她的面龐,沒有絲毫的慌亂。

    唐嫣又道:“也許你看錯了。”

    “但愿如此。”我揉了揉了太陽穴,失笑道:“也許我太累了,現在幾點了。”

    “四點四十。”

    “天就要亮了。”

    “噩夢該完結了。”

    我按住床沿準備起身,手猛的滑了一下,那床單的觸感,分明和人的皮膚一樣!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