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毒妃:嗜寵廢材大小姐全部章節 第829章 太過分了
作者:素錦的小說
    第829章 太過分了

    神翼族的突然針對,讓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白蝶那仇恨的眼神更是讓所有的大能覺得莫名其妙。

    “那是九界最邪惡的力量,不能存在于任何大陸上,我們不能坐視不管,否則毀滅的將會是我們!”

    白蝶宣判一般的話語讓所有的大能沉默。

    畢竟大家都能夠感覺的出來,那魔元的力量的確是太邪惡了,神翼族王的話也并非是危言聳聽,若說有什么能夠毀滅了大陸,說不定真的就是這種力量。

    但,他們是不會退的,因為他們不僅給了秦無歌承諾,更相信北冥夜的為人。

    “正因為是最危險的力量,而那個壓制了這種力量的男人才應該得到我們的尊重!”這些大能中有幾個宗門的長老,屬于不出世的那種。

    平常他們一般都隱于世,只有在此危難時期才會出現,這些人中不乏豁達、純良之人,而被秦無歌請來的便是這樣的人。

    所以,面對白蝶的挑釁和沖突,這些人毫不猶豫的站在了北冥夜的一邊。

    “他只會讓這個魔元力量更加強大,殺掉了他,取出魔元,我們可以單獨封印!”白蝶高聲吶喊,他不僅僅是對這些大能們說的,而是對秦無歌說的,他想讓秦無歌明白,對付魔元還有另外的辦法。

    結陣中的秦無歌根本沒有回答他,因為北冥夜身體上的魔元似乎是發現了讓它感興趣的氣息,正在瘋狂的掙脫著。

    北冥夜一邊吸收靈力、卻一邊在控制著魔元,不讓他外泄。

    “魔元必有宿主!”這是之前納蘭玉跟他說過的話,也就是說,存在于他身體中的魔元即便是被逼出來,也會找到新的宿主。

    魔元不會單獨存在,且魔元在尋找宿主的時候很難阻止。

    這也是北冥夜拼命壓制魔元、不讓它離開自己身體的原因,一旦讓魔元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那么它的目標肯定是秦無歌,即便現在魔元的目標可能變成了白蝶,但北冥夜也不能冒險。

    因為北冥夜覺得,魔元要想離開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能單純的像是“扔”出某種物件那么簡單了,而應該是通過直接的接觸,才有可能讓魔元完全自愿傳過去。

    之前,北冥夜想了無數的辦法想把魔元逼出來,而現在它竟然想自己出去,這種轉變著實有趣。

    “燕皇,請你聽我解釋,魔元并非無法針對,我們可以把魔元的宿主殺掉之后,單獨封印了魔元!”外面的白蝶還在喊。

    秦無歌聽到了白蝶的話,但是沒有應答,實際上,秦無歌是異常憤怒的,因為白蝶展現出來的對北冥夜的惡意和殺意!

    念著這里是白蝶的蔚藍之地,秦無歌已經對他一再容忍了。

    可他對北冥夜的惡意太深了,現在還在挑唆著讓自己殺了北冥夜,秦無歌深深懷疑,白蝶的腦回路是怎么長的?難道他以為自己真的會對北冥夜動手不成?

    絕對不能縱容白蝶這么“攻擊”北冥夜,秦無歌揚聲回應:

    “白蝶,還有一個辦法,你來做魔元的接受者,你純凈的神血體質可以完全的把魔元吸引過去,在你體內封印,或者殺了你不就好了!”

    秦無歌的聲音洪亮,卻帶著冰冷的意味。

    周圍大能們聽到燕皇的話,只覺得解恨。

    而白蝶在聽到這話之后卻瞬間呆了,他身體僵直的站在外圍,頭頂上的兩只觸角也耷拉了下來,豎瞳的大眼睛早已經恢復了懵蠢無辜的模樣,他一臉失落和蒼白的看著結陣內,雖然看不到秦無歌,可他眼中流露出來的失望和傷心卻那么濃郁。

    周圍的大能簡直無語,剛才白蝶還一副暴躁尖銳要殺人的樣子,現在卻又變成了這么一副可憐樣,神翼族真的擁有兩種極端啊!

    “燕皇,只要你需要,我便來做這個犧牲。”白蝶并沒有猶豫多久,然后十分坦然的答應了。

    里面的秦無歌根本沒理他,而是盯著北冥夜的情況,不斷的用神火和法陣壓制魔元,嘗試著用直接分離的辦法、看能否把魔元從北冥夜的體內分離出來。

    之前秦無歌曾經遭到了羅鎮秋的襲擊,他就用了魔元,當時的魔元就被自己給封印起來了,但是進入了人體內的魔元似乎是形態和屬性都發生了改變。

    秦無歌嘗試著用了幾種辦法,都沒有把魔元分離出來,反而是讓北冥夜疼的臉色蒼白。融入了骨血經脈中的魔元就像是在他體內生根一般,竟然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秦無歌失望的放棄之后,北冥夜忽然昂頭看天。

    因為帝皇林被魔氣籠罩,整個天空都變成了黑色,所以當黑色的劫雷在上空聚集之后,很不容易被發現。如今,劫雷中已經不斷有蒼白色的雷電閃爍出來,才讓人感受到了那劫雷的威力。

    “我的劫雷要來了。”

    北冥夜沉沉開口,聲音中帶著某種隱藏很深的情緒,他目光深情卻也帶著某種堅持:

    “我的劫雷自己來,不想讓你承受,這就是我不想讓你看著我晉級的原因。”

    北冥夜生性冷僻,即便是跟秦無歌的關系改善、已親密到如此地步,但他仍然不想讓她為自己冒險,尤其是晉級這種事情上,本就應該是他自己承受劫雷,所以沒有必要、也不想讓她出手。

    “好!你的劫雷你自己來!”

    秦無歌看懂了他眼中的堅持,所以她沒有執著,而是放了兩個丹藥在他手中。

    這是她專門為他煉制的,用了之前在黑暗帝國中所得到的最好靈材。劫雷威力強大,但是只要服用了這種丹藥,便可護住他的元神,保本體不滅。

    頭頂上黑云中不斷有粗大的雷電閃現,呈現黃白兩種顏色。

    劫雷如龍、有裂天之威。

    分神期晉級合體期,所遭受的劫雷本就威力強悍,而北冥夜的這個劫雷威力更加恐怖,恐怖到了讓周圍大能們都感覺毛骨悚然的地步。

    “我大乘期渡劫的時候,似乎都沒有這么厚重的力量,是不是因為帝皇林變成了魔族的聚集起,所以,加成了劫雷的力量?”納蘭玉看著頭頂上的劫云雷點,憂心忡忡。

    “若真是那樣,這個劫雷也不會劈在真元太子的頭上。”妙玄否定了納蘭玉的觀點,順便指了指劫雷的方位。

    那龐大的劫云如同一頭惡龍,就盤旋在北冥夜的正上方。

    “還真是他的啊。可憐。”納蘭玉嘆息一聲,卻也僅僅是惋惜一下而已,他一點都不擔心北冥夜會承受不住。

    對北冥夜太了解的他,知道北冥夜的生命力多么頑強,在錯綜復雜的帝宮能夠活下來,便足夠說明北冥夜的實力了。

    所以,這個劫雷算什么,肯定不會要了他的命。

    周圍大能們雖然也驚訝劫雷的強度,但他們都對北冥夜很有信心,在看到北冥夜身體表面的魔元消失之后,這些大能們便主動撤開了。

    一群人圍著北冥夜,就像是看熱鬧一樣,甚至還有人在興奮的討論,想等著看北冥夜迎接劫雷的時候出丑一樣。

    被圍觀的北冥夜默不作聲的起來,飛去了蔚藍之地的外面。

    在劫雷出現的時候,北冥夜感受到了魔元的顫栗,所以,魔元回到自己的身體中了,能夠讓魔元感覺到畏懼,可見這次的劫雷多么危險。

    所以,他才離開蔚藍之地,前往有秦氏尸骨鎮守的魔窟。

    在蔚藍之地外有不少的邪魔,卻在看到北冥夜過來之后、瘋了一樣離開了。

    從什么時候開始,渡劫的人族變得這么卑鄙無恥了,要把劫雷往它們身上引啊,太過分了!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