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355章 把南宮阿姨藏起來了
作者:糯米紫的小說
    “這樣好看的鐲子,還是婉言表妹自己留著吧。”陸朝暮拒絕道。

    宋婉言忽然有些恍惚,這個場景多么熟悉!

    陸朝暮來宋家那天,她也是這樣要給陸朝暮一副鐲子,陸朝暮也是這樣當著眾人的面拒絕,不僅落了她的面子,還顯得是她不對。

    那么現在……

    陸朝暮眼眸一閃:是啊,還是同樣的法子,而且依舊管用啊!

    果然,譚老夫人一聽,就點點頭說,“能記掛著父母大喪,倒是個孝順懂事的孩子。”

    而且,譚老夫人還認真瞧了瞧陸朝暮,雖說她穿得簡單樸素,但衣裳材質卻十分精致。

    梨花白的錦緞上有菱花暗紋,典雅淡然,臉上若有似無的一抹胭脂色恰到好處,既不會太過濃艷,更不會太過素白,方寸拿捏得剛剛好。

    一時間,譚老夫人瞧陸朝暮的眼神中,已然沒有了方才的不滿,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認同。

    譚老夫人問說:“這是你們家哪個孩子?倒是有些眼生。”

    “是我那二女兒的女兒,故去的淮南巡撫的孤女。”宋老夫人答說。

    “是你?”譚老夫人眼睛一亮,原來她就是陸朝暮啊!得知她的身份之后,譚老夫人的眼神瞬間炙熱了起來。畢竟,她知道論起官位家世,眼前這個小姑娘可半分也得罪不得。

    陸朝暮態度溫和,沒有絲毫倨傲,“是我。”

    “好好好!”譚老夫人越瞧越喜歡,大步上前,親自將陸朝暮的手握住,相攜就要去宋家大廳,半分也不瞧剛剛還覺得不錯的宋婉言。

    宋婉言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手指甲深深地掐進手掌心中,心里更是恨極了!明明是她要找陸朝暮的不痛快,怎么一句話過了,還是她遭人嫌了?!

    “繡珠!”

    宋婉言面容猙獰,也不管周圍有沒有人瞧見了,狠狠往繡珠手臂上一剜,疼得繡珠立馬就淌眼抹淚的。

    “小,小姐。”繡珠大氣都不敢出。

    “你去,把這個臭丫頭準備給祖母的禮物給摔碎了!”宋婉言的每一個字都透著陰狠。

    陸朝暮,你好得很!你現在得意是吧,等到一會兒祖母瞧見你送去的禮物是一堆破爛的時候,看你還怎么得意!

    “還不快去!!!”宋婉言幾乎尖叫出聲。

    繡珠應聲,趁著守門的人不注意,偷偷溜進放禮物的房間里,找了一會兒,瞧見一個錦盒上貼著“表小姐”的紙條,左右一看沒人,大著膽子拿起來,就狠狠往地上一摔。

    “哐當”一聲。

    里面的東西全都碎了。

    ……

    宋婉言雖氣急了,但畢竟還尚有幾分理智。

    今日是宋老夫人的壽辰,金陵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了,不僅有金陵縣令的母親譚老夫人,還有趙家、孫家,就連天啟書院最有名望的朱夫子,都來為宋老夫人祝壽。

    宋婉言作為長房嫡女,心里雖不滿方才陸朝暮搶了她的風頭,但如今這么多名流尊者都在,她還是裝出一貫的恭順謙和,陪周圍的人說著話。

    紀氏同好幾位夫人站在一起,幾位夫人恭維說道:“我們都知道,宋夫人這個女兒啊,平日里最得老夫人的歡心了,又懂事識禮,長得又跟天仙似的,真不知將來那位人家有幸能將婉言姑娘娶回家做媳婦兒,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紀氏心里樂呵呵的,不枉她花了這么多心思和精力,只要她的婉言好,就比什么都強!

    時間差不多了,紀氏便讓家中的幾個晚輩依次給宋老夫人送上他們親自準備的賀禮。

    一來這么多人瞧著也熱鬧,二來也能顯出宋家一家歡樂其樂融融的好氣氛,當然了,最重要的,還是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讓她的一雙兒女露露臉!

    宋婉晴第一個就站了出來,她送的是一方白玉雕刻而成的觀音像,玉質純粹,沒有半分雜質,雕工細膩,觀音的面容栩栩如生很是生動。宋老夫人心里還算滿意,雖不是親自準備的,但也花了不少心思。

    宋老夫人讓周媽媽給宋婉晴一個紅包,“乖孩子,你有心了。”

    宋婉晴得了紅包高興得不得了,昂著頭,生怕別人不知道一般。

    宋婉儀見狀只搖搖頭,說她蠢還真是蠢,真以為自己準備的賀禮能入了旁人的眼不成?目光往周圍一掃,這些客人根本就不在意,只當走過場的罷了。

    這樣好的機會,就是她這個蠢貨才會白白浪費!

    心里打定了主意,宋婉儀才上前一步,乖乖巧巧的向宋老夫人行禮,說:“祖母,孫女沒什么別的本事,只會做些簡單的針線活兒,這是孫女親自為您繡的松鶴延年圖。”

    說罷,幾個丫鬟當著眾人的面,赫然展開一副長約兩米,寬約一米的畫卷,上面一針一線無不精密,所用繡線,繡線配色也都十分考究。

    宋老夫人不由眼睛一亮,她的這個婉儀孫女什么時候有這么好的繡技,她竟不知道?!

    不光是宋老夫人,便是在座的各位太太、夫人,見了宋婉儀的這幅松鶴延年圖,一個個的都是贊不絕口的。

    宋婉晴忍不住譏誚幾句:“你什么時候有這樣好的技藝,連我這個做妹妹的都隱瞞了?”

    宋婉儀只笑說:“女紅本就是閨閣女子該潛心研習的技藝,本來就沒什么好說的。”大有指責宋婉晴自己沒本事,現在反過來說她這個做得好的人不對,世上根本就沒有這樣的道理。

    不過……

    話雖然占理,但宋婉儀話里夾槍帶棒,好不尖利。不由就讓人心里覺得有些怪怪的,這個做姐姐的竟然待自己妹妹都不寬和,只怕是性子也不會太好。

    陸朝暮站在邊上靜靜瞧著,愈發覺得宋婉儀同她記憶中的有些不一樣了,她過去一直待宋婉晴很好,從不會這般說話。

    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怕是同她一樣,里子已經換了。

    但這是好是壞,還說不清楚,她得小心注意著,別貿貿然著了她的道了……

    “陸表姐!”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