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有女初成妃全部章節 第44章訂婚
作者:梅開芍的小說
    梅開芍習慣性地反手用手肘推向那人的胸口。小擒拿術的肌肉反應立刻使用了出來。

    后邊那人仿佛預先知道了一般,絲毫沒有被她的手段制住,反而摟的更緊了。

    身上有種熟悉的味道。

    梅開芍知道后邊的人是誰了。還是那個戴面具的男人。

    男人很滿意自己先手制住了梅開芍,令她不能動彈。

    他緩緩放開了手

    果然,梅開芍立刻回首,動作利落地把拳頭揮向他的下巴。

    一招躲過,她的長腿已經抬起,回轉一橫掃。男人也輕松躲過。

    兩人如同過招一般。

    梅開芍收手:“你到底是誰”她的眼眸里不帶半分感情。

    這個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把她這里當成了什么地方。

    她梅開芍豈是讓他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人

    現在還沒有調查出他的身份,早晚有一天可以。這人在宮中這么久還沒有出去,想必即使是刺客也是宮中的人。

    只是從未聽說宮中哪個侍衛如此風姿卓絕,手段高超。

    男人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問她:“你為什么要去參加最后一次選妃”

    “有意思啊。”梅開芍痞氣十足。囂張地坐在了桌邊,把修長的雙腿交叉放在了桌面上,隨手拈起一個面果子吃。

    要說宮里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東西做的好吃,一個小小的面果子,要調制出玫瑰醬和著上好的酥抹在里邊,做的模樣也精巧。

    只是太不自由。

    男人看著她的吃相,挑不出半點不好。既痞氣又優雅,怎么看都是美麗的。

    “那你為何要贏”

    既然對皇子沒興趣。為什么要贏。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梅開芍細嚼慢咽地咽下了嘴里最后一口,才淡淡張口:“我不知道失敗二字怎么寫。”

    多么狂的一句話被她理所應當的說出來好像在說今天的天氣真好一樣。

    男人沉默許久,眸子一緊。她只是因為不想輸,就做成了這樣。

    她給人的感覺,不是爭強好勝,而是第一就應該是她的。

    “我不知道你是誰。”梅開芍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話鋒一轉:“但我早晚能查出來。閣下小心。”

    她嘴角掛著面果子的一點殘渣,他突然伸手。

    梅開芍不能再仰頭退,不然就會仰過去。

    就被那手撫上面頰,剛剛好的溫度讓她心里莫名一顫。

    銀色的面具后邊的人還是一般的面無表情。兩人心里卻都想起了吃下雪蓮時的那一吻:“你當然早晚會知道我是誰。”

    空氣似乎都被他溫柔的嗓音凝固了。

    他卻是淡漠的,話音一轉:“聽說你被三皇子選中了,恭喜。”

    “有什么好恭喜的。”

    “你要知道,多少人想爬上三皇子的床。你就不想”

    梅開芍仿佛認真思考了一下,才認真回答:“據說長的太好看的人那方面并不好”

    咔嚓一聲

    男人手中的茶杯被捏碎了。

    “你屋里的東西好脆。”他低沉好聽的嗓音淡淡響起。

    這個女人居然敢說他的“功夫”不好到底好不好她不是已經嘗過了嗎

    洞房花燭夜的時候,他倒是要讓她好好見識見識

    “什么樣的東西也架不住你人傻力氣大。”梅開芍笑吟吟地諷刺。

    他再次氣結。

    不行,他不能在這里再待下去了。不然他會控制不住自己。

    一語不發的起身,推開了門。

    梅開芍收了自己全部的痞氣,鄭重其事地宣戰:“你會被我查出來的。”

    “好運。”留下兩個冷淡的字飄散在風里。他的身影消失在盡頭。

    第二天梅開芍尚未起床的時候,來伺候她梳妝洗頭的人已經在門口排成了長隊。

    皇上圣旨下達,午時要她覲見。

    侍女們有秩序地走進來,走到她的面前,每個人手里拿著個托盤。托盤上有衣服,有一些首飾。還有個姑姑,進來福身:“老奴叫花月,專門來伺候姑娘今日洗漱更衣。”

    好大的陣仗。梅開芍無謂的聳聳肩:“都下去,我自己收拾。”

    她不習慣在這么多人面前洗澡。

    “恐怕不行。姑娘,我們是圣旨派來的,如果姑娘不讓我們伺候,我們都有罪。”花月姑姑低頭說著。

    洗澡水的溫度正好,上面撒著很多的花瓣,花的芳香散漫了整個屋子,堪比現代的精油浴。無污染的東西就是好啊。

    梅開芍一邊在心里感嘆著,一邊回想最近發生的事情。

    皇上皇后對她也不甚滿意,為何突然給她派來這么大的排場。其中必然有原因,大概一會兒就知道了。

    她秀美的嘴角彎彎,宮里的熱鬧事情還真不少。

    沐浴過后,小侍女們捧著衣服給她換上。輕羅紗織的衣服,貼在肌膚上透氣保溫。上面繡著繁復的暗花。一層一層,華貴無比。

    那是煙霞色的衣服,襯托得梅開芍整個人更加明艷不可方物。

    來伺候她的姑姑侍女多少都聽過背后的傳聞,沒想到本人竟然如此漂亮,說不好聽的話,倒是有吸引男人的資本。

    梅開芍在花月姑姑的帶領下來到皇上要見她的偏殿。

    皇上皇后已經等在那里了。

    慕容寒冰正跟皇上對弈。修長的手指中間捏著一枚黑子。骨節分明,白皙如玉,配上一枚黑子倒是有幾分禪意。

    叮。

    輕輕敲在了棋盤上。

    皇上的眉微微皺起。正好看到梅開芍到了。立刻推說:“開芍到了,我們先說正事,對弈的事情以后再說。”

    慕容寒冰也不多說,面色始終看不出喜怒。

    皇上威嚴的眸子上下打量了梅開芍一番。

    她吹彈可破的如玉肌膚配上煙霞色不能更好看。平時她懶得打扮,都一副素淡至極的樣子,只有第一次覲見的時候驚艷了一次。眉妝也是淡淡。

    今日皇上特意叫人給她梳洗一番,宮裝的她極美,眉心貼的花鈿忽閃忽閃。

    梅開芍提裙行禮,姿態落落大方。

    “唔。很好。”皇上頷首。

    皇后只是喝茶,并不說什么。

    昨天發生的事情尚且不知好壞,她當然高興把梅太顏留給慕容燁,可如今的情況慕容寒冰娶眼前這個女人,對她是有利還是有害,完全不得而知。

    “起身。”皇上叫她平身。

    她抬眸,長長的睫毛宛若小扇子般,可眼里沒有半分柔情。

    “謝皇上。”

    慕容寒冰看了看她的樣子,嘴角彎起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

    她竟然穿上了宮裝那副樣子別扭死了,有點好笑。

    下邊的梅開芍敏銳地發現慕容寒冰在嘲笑自己,不甘示弱地深深看了他一眼,就差瞪了。

    “今天朕叫你過來是想說說昨天的事情。”皇上正色:“你們的年紀都還小,眼下成婚太倉促。雖說已經定下了你,但也不急于一時。”

    他實在不愿意自己最看好的兒子竟然娶了一個盡人皆知的破鞋。

    那皇家的顏面何存

    但他也不能反悔。那么只有最后一個方法:拖

    “你們先訂婚”

    訂婚梅開芍雙眸一閃,瞳孔里熠熠生輝,看來這件事還有余地,先把訂婚的事情答應下來,只要以后不完成婚約,她就可以擺脫現在的處境了。

    慕容寒冰自然是看到了她的表情,嘴角的弧度緩緩冷了下來,捏著棋子的手,也微微的緊了一下。

    皇上說到這里,頓了頓,側目看向皇后。

    皇后笑的大方:“開芍,本宮與皇上想的是讓你們先彼此了解一番,日后相處起來也和睦。寒冰他是我們大湟朝最優秀的男子,平日里除了琴、棋、書、畫精通之外,領軍打仗也不在話下。就連鄰國的公主也曾因愛慕他,出使過我大湟。他這個人最喜歡下棋,就連跟在身邊的人都懂的三分。這樣的男子,你若是跟不上他的步子,恐怕以后也會是對怨偶。”

    “皇后娘娘說的是。”梅開芍勾了勾薄唇,她自然是明白皇后的意思,所以此刻她很樂意配合。

    皇后見她還算懂事,也笑了笑:“想必,到現在為止,開芍還不會習字彈琴”

    “嗯,不會。”梅開芍答問,又淺笑著加了一句:“琴棋書畫,我一樣都不會。就連武氣也在很多年前就沒有了。”

    皇后點了點頭:“由此可見,你們還是先定了婚約,日后若是相處的不好了,就像你和燁兒那樣,撤了婚約便是,也省的你受了委屈。”

    “皇后娘娘圣明。”梅開芍嘴角的笑意又濃了幾分,臉上哪里有被貶低的失望,有的是只是淡淡的嘲弄。

    慕容寒冰抬了下眸,當捕捉到她那絲輕笑時,狹長的桃花眸里似乎快速的隱過了一絲微怒。

    “那訂婚的事,你可答應”皇后說到最后之時,倒有些意外,這個丫頭竟會如此配合自己

    梅開芍站在那,微微一笑:“答應,自然答應。還是皇后娘娘考慮的周全,我平日想的簡單,訂婚是再好不過的了,若是到時候三殿下不滿意我,再撤了婚約便好。”

    說完,她看向皇后的眸光里,更是多了些嘲諷的冷笑。

    他們看不起自己是明擺的。

    他們覺得她配不上他們的寶貝兒子也是明擺的。

    所以,就想出了訂婚這么一說。

    為的不過是拖延時間,好讓慕容寒冰像慕容燁一樣,忍受不了她,一紙休書休了她

    當年,皇室為了穩定住梅家的兵權,處處疼她。

    小時候,她的待遇甚至比公主都要好。

    本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根本毀不得。

    那是皇室許諾給梅家的。

    可又有誰能想到,他們許諾的從來不是哪一家,而是兵權。

    手握兵權者,才是他們想要的兒媳婦。

    而她,對他們而言只不過是“一雙沒權沒勢的破鞋。”

    所以,對于慕容燁的悔婚,他們視而不見。

    到了現在更是一副“先讓我兒子試試,如果不滿意就退婚的”說辭。

    他們真當她是傻子

    她只是不屑罷了。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嫁給誰,即便要嫁,她也絕對不會嫁給慕容寒冰這樣的人。

    并不是他不好。

    相反的,他俊美,冷靜,是非分明,確實是個好男人。

    可就是因為他太優秀了,以后他很有可能會繼承帝位。

    到時候后宮三千勾心斗角你來我往為了一個男人打的頭破血流

    那樣的事,她可不愿意去做。

    而且,她想要的是絕對的忠誠

    得到一個愛她,疼她,珍惜她的人,比任何的榮華富貴都來的重要。

    此生不多求,但求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很明顯,慕容寒冰不適合她

    聞言,慕容寒冰攥著棋子的手,再次的緊了緊,長袖之下,手指微僵,像是在隱忍著什么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