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有女初成妃全部章節 第61章起不來
作者:梅開芍的小說
    大家閨秀們略微抬起眸,偷瞄著那張俊美非凡,有棱有角卻又似笑非笑的俊臉,一時拿不定他到底是生氣了,還是在開玩笑

    有哪個皇子會向臣女們道歉的,這分明是個玩笑

    “方家,向家,孫家。”慕容寒冰眸光醞著一層濃濃的霧氣,冰的四周的溫度都隨之跌到了谷底:“本殿記住了,呵”

    小姐們聽的渾身哆嗦。

    朝中內外,沒人不知道三殿下雖為人慵懶,不理瑣事,優雅衿貴,從不輕言教訓誰。

    可他的脾氣卻是皇子中最難琢磨的。

    從來都是說一不二。

    手段極致的狠辣。

    現在他一一指出了她們的姓氏,絕對不會像表面看上去那般無害。

    雖然他還在笑,俊美優雅,就連嘴角的弧度都像是計算好了一般,牙齒皓白,薄唇帶光,似暖非寒。

    但眾人還是感覺到一陣從心深處涌出來的恐懼。

    “還愣著做什么,過來。”慕容寒冰看向站在那中央的梅開芍,言語淡淡。

    梅開芍看著朝自己伸出來的手,多少有些疑惑,她以為經過剛剛的事,他肯定不會再認她這個皇妃,更別說替她出頭了,他們故人最看中不就是名譽。難道天下無雙的三殿下已經思想開放到如此地步了

    嗯有可能

    這男人一向與眾不同。

    “一會再收拾你。”他把她拉過來,聲音低低的只有兩個人才能聽清。

    梅開芍抬眸,小臉上帶著迷茫,他說什么收拾她

    她發現她越來越看不懂眼前這個男人了

    慕容寒冰不理她的目光,雙眸平淡,黑色的長袍微動,旁若無人的牽著她的手,走離了蓮苑。

    梅開芍覺得氣氛有點奇怪,只把眸光放在他握著她的手上,薄唇微揚:“謝謝三殿下出手相救。”

    慕容寒冰頓了下腳步,回眸看著她,漂亮的眸子在陽光的照耀下帶了些淡淡的琥珀色。

    “十日后,我們完婚”

    他的語氣很淡,像是在詢問。

    但聰明的人都會聽出來,他這是在通知,霸道冰冷的通知。

    梅開芍僵了下手指,輕輕的咳了一聲:“三殿下不再考慮一下”

    “你想考慮”慕容寒冰挑著好看的眉頭,嘴角的笑帶著嘲弄。

    梅開芍絞盡腦汁,輕聲解釋:“不是,我是怕日后三殿下后悔,正如你所看到的的琴棋書畫我沒有一樣是精通的,在這京城里大大小小的才女不計其數。我是怕自己這么笨,會影響三殿下的名譽。”

    “你還知道自己笨。”慕容寒冰聲音冷冷的打斷她。

    梅開芍被他這幾個字弄的思緒都亂了,是人都能聽出來,她那個笨字只不過是借口

    借口懂不懂

    什么叫“你還知道自己笨”

    這個三殿下

    算了,她原諒他這一次。

    “總之,三殿下要不試著選選別人。”梅開芍想了想說:“你看你娶個皇妃又不是來顯示自己多能干的,而是要找一個人來幫助您,我實在是幫不上您任何忙。”

    慕容寒冰一笑,有點冬雪初融的意思:“本殿娶皇妃就是來顯示自己很能干,她們都太好,在一起會有壓力,也可惜。你這么笨,剛好。”

    梅開芍呆了,她似乎能聽到自己臉皮龜裂的聲響。

    這個三殿下到底還能不能玩了

    他不是清心寡欲,不在乎世人的稱贊么

    怎么到了現在娶個妻子都要以襯托自己為目標

    虛榮,太虛榮

    這也就算了,他干嘛還要人身攻擊她

    “現在你還有什么問題”慕容寒冰略微的抬了抬下巴,線條明亮帥氣,帶著與生俱來的衿貴。

    梅開芍搖頭,很顯然在他面前是講不通了,她應該多想想其他辦法來避免這場婚約。

    “很好,不過”慕容寒冰伸手一轉,直接把她困在了墻壁上,

    他那張俊臉離的很近,兩個人的呼吸都似乎糾纏在一起:“我有問題。”

    他的手指很漂亮,即便是做這樣的動作,也絲毫不影響那份優雅,隨著他嘴里吐出來的字,那指尖從她的手腕移到了脖頸,再從脖頸移到了下巴,輕而易舉的捏住:“既然看穿了那些人的把戲為什么還要故意上當梅開芍,收起你的聰明,別在本殿面前使花招。懂了么”

    肌膚傳來的冰冷讓梅開芍有些頭皮發麻,她偏了下頭,想要避開這份危險的親昵。

    胸膛起伏著,像是有什么東西要跳出來一樣

    這個男人果然如同她想的一樣,聰明陰狠到了極致。

    雖然他現在處處都在幫著她。

    可是,她不保證以后,他會不會變卦。

    她要好好想想,該怎么和他“和平相處”

    就在梅開芍雙眸精明瞇起來的時候,他放開了她,而后轉身,冰冷冷的嗓音傳來:“明日午時,我在寒宮等你。”

    “等我”梅開芍挑眉,等她做什么

    慕容寒冰回眸,用看腦殘的眸光看著她:“你不學功夫了”

    “學。”梅開芍輕笑,她怎么把這件事給忘了,不過:“練功夫的話不都是早上嗎”集天地精華之氣。

    慕容寒冰依舊看著她,語氣淡的像是在談論天氣:“早上,本殿起不來。”

    梅開芍嘴角一抽:

    那邊慕容寒冰還在看著她。

    梅開芍覺得自己總該說點什么,于是抬頭望了望天:“殿下,您別自卑,其實我也起不來。”

    “很好。”慕容寒冰總是把那“只要你敢說錯一個字,本殿就將你凌遲處死的”目光收回來,嘴角微彎:“這樣以后睡在一起了,也方便。”

    睡在一起

    梅開芍眼角動了動。

    這個三殿下沒救了

    遠處。

    皇子和官家小姐們從蓮苑里陸陸續續走了出來,此時的他們臉上都失去了剛來時的蠻橫,略微低著頭。

    唯有梅太顏,一雙美目含著波瀾的毒意,直直的看著梅開芍和慕容寒冰的背影,隱在長袖下的手,緊了又緊

    慕容燁也看到前方的兩個人,心無預兆地一抽,她竟然會露出這樣的神情來

    嫣然而笑的時候,小巧的嘴唇彎出讓男人心醉的弧度,微微的抿著薄唇,像是只撒嬌的貓,卻又讓人心癢的帶著清冷,她的眼睛會因為微笑而輕輕瞇起,像是在曬陽光,薄唇在陽光下閃爍著讓男人想沖過去親一親的媚人光亮。

    她不再是原來那個傻里傻氣的粘皮膏了,在她身上透露出了一種令人著迷的氣質。

    慵懶,優雅,清冷,堅韌不屈。

    然而那些東西,在對上他的眸光時,卻變成了略微嘲諷的平靜笑意。

    她不是喜歡他的嗎她不是口口聲聲非他不嫁的嗎為什么這樣看著他

    卻向三弟撒嬌

    明明是她自己見風使舵變了目標,卻弄得他好像是個負心人

    慕容燁緊著下顎,眸底結成了厚厚的冰寒。

    “這個女人,看來又重新巴上三哥了。”四皇子低低的笑著,帶了些其他意味:“這樣也好,替我們解決了不少麻煩。”

    慕容燁沒有說話,長袖一揮,帶出了一片冷冽。

    四皇子不解的皺起了濃眉,按照道理大哥應該高興才對啊,如果慕容寒冰那個家伙娶了梅開芍的話,那無疑是娶了個沒用的妃子,放棄了這朝廷內外所有大臣的支撐,怎么大哥看上去卻沒有一點快樂模樣,難道是出了什么事

    四皇子遲疑了一下,匆匆的跟了上去。

    接下來,眾人已經沒有心思賞燈了,皇子們走的早,大家閨秀們也已經沒了先前的興致。

    這還是梅太顏第一次請人落冷清收場。

    之前每一年,他們都是吟詩作對,以捉弄梅開芍為樂,倒也過的快活。

    可今年

    梅太顏攥緊了手中的茶杯,越想越氣,四下沒人了,狠狠的將那茶杯摔在了地上

    啪嚓一聲

    門外伺候的丫鬟,趕緊跑進來,叫了一聲“小姐。”

    梅太顏一腳把她踹開,借機發怒:“你泡的這是什么茶,不知道吹涼了,再送到我手上”

    “奴婢知錯了,奴婢知錯了。”丫鬟被她踹的小腹疼,只好屈膝跪在地上,不斷的磕頭。

    梅太顏冷哼了一聲:“笨手笨腳的賤蹄子,初春呢怎么還不見她晚飯布置好了嗎”

    “小姐”丫鬟猶猶豫豫的道:“你忘了嗎初春剛剛挨了板子,現在正躺著,走都走不動。”

    梅太顏卻只是冷笑:“走不動,就給我爬過來讓那些下賤丫頭都仔細瞧清楚,不知本分會有個什么下場”

    丫鬟臉色大變,卻還恭敬的點頭:“是,是,是,奴婢這就去通知初春姐。”

    在梅家大院里,不是哪個丫鬟歲數大就能稱之為姐,而是哪個丫鬟有權利,伺候著哪個主子,穿的用的也都會有所不同。

    初春和秋霜本來是梅府最得勢的大丫鬟。

    不管是老的少的,但凡是這府邸里的下人們,都要恭敬稱她們一聲“姐”

    可如今

    初春即便再委屈,再不如意,縱然真的用爬的也要爬到梅太顏的閨房去。

    可五十個板子她哪里爬的動。

    火辣辣的疼痛感幾乎讓她快虛脫了,沒有人會給她上藥,更沒有人會來扶著她過去。

    最后,也是個掃地的老婆子看她可憐,才幫了她一把。

    然而即便是如此,大家心里頭也都明白。

    初春姐兒,這一次是徹底失勢了。

    以后再巴結就要換人了

    人們想的還有另外一件事,初春過后,就是秋霜別看她現在一時迷惑了老爺,可這梅家后院做主的始終都是蘇夫人

    秋霜聰明,她如何看不懂,正因為看懂,才急的在苑子里亂轉。

    像是只無頭的蒼蠅,她不知道該怎么做,但她知道自己就完了。

    她想著去蘇夫人那里認個錯,可她跟著蘇夫人這么多年,對蘇夫人最為了解不過。

    那個人的肚量自己清楚,她根本就容不下她

    “二夫人,吃飯了。”低沉的嗓音從門外響起。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