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有女初成妃全部章節 第184章將計就計
作者:梅開芍的小說
    梅開芍醒來之后,看著印入眼簾的那張足以用妖艷來形容的寒冰般的俊臉,神色不由一陣恍惚。

    慕容寒冰隱藏起在眸底閃過的一絲喜色,隨后看著發愣的梅開芍柔聲道:“你醒了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

    還沒完全清醒過來的梅開芍感受著眼前男人身上散發著的醉人的檀香,和那輕輕呼在臉上的清雅氣息,一張俏臉之上,浮出一片誘人的嫣紅。

    慕容寒冰看著梅開芍有些發呆的表情,不由的皺了皺寒眉,深邃的眸子靜靜的看著梅開芍。

    半響后,梅開芍完全清醒,隨后反應過來,隨后輕輕坐起身來,輕聲問道:“我昏迷了多長時間”

    慕容寒冰伸手將身上的鶴氅大裘取了下來,披在梅開芍的身上,隨后輕聲答道:“從昨夜子時到現在。”

    梅開芍轉頭看了看窗外逐漸拉下黑幕的天色,又看了看坐在身旁的慕容寒冰,心里泛起一絲莫名的幸福感,“我昏迷后,你一直守在我的身邊”

    “沒有,”慕容寒冰冷聲說道。

    梅開芍聞言,那股莫名的幸福感消失,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失落。

    慕容寒冰見到梅開芍露出些許失落的神色,冰冷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笑意,隨后接著說道:“你昏迷之后我出去過兩次,是去調查對你施術的人的下落。”

    “一口氣把話說完會死啊。”梅開芍小聲嘟囔道,隨后好像想到了什么,疑聲問道:“施術什么意思”

    “你被人施了巫術,所以忽然陷入了昏迷。”接著,慕容寒冰將攝魂術解釋了一邊,然后將慕容長雪的事情說了一邊,然后還告訴了她慕容長雪在小的時候怎么救過自己。最后說道:“慕容長雪只是被人利用而已,并沒有真的想置你于死地,所以我只是把她趕出了廣寒宮,現在我已經基本知道了對你施展攝魂術的是誰,只是還沒有找到證據,我已經派暗一去那里監視,或許一會兒就該傳回消息來了。”

    梅開芍剛開始聽到是慕容長雪將黑符放在自己身旁之時,一股怒意在心中升起,然而在聽到慕容長雪是被別人利用,而且還舍命救過慕容寒冰之時,心中的那股怒意慢慢消散,隨后皺著柳眉問道:“施術人到底是誰”

    慕容寒冰幽幽的看著梅開芍,輕聲說道:“或許你不會想知道。”

    梅開芍聞言一愣,隨即輕笑道:“或許我已經知道了。”

    “哦”慕容寒冰饒有興趣的看著梅開芍。

    梅開芍輕輕吐出兩個字:“梅府。”

    慕容寒冰輕輕點了點頭,“那個巫術師所說中年婦女,應該就是蘇夫人。”

    梅開芍清明的眸子閃過一絲冷色:“既然如此,那我就來個將計就計。”

    說著,梅開芍俯身趴在慕容寒冰的耳旁,輕聲低語起來。

    慕容寒冰聽完,隨即皺起眉頭,冷聲道:“你一個人以那樣的身份回到梅府,會不會太危險,干脆我直接下令讓十八暗影直接血洗了梅府,這樣也省事的多。”

    梅開芍聞言趕忙制止道:“萬萬不可,若是被皇上知道了,定然會龍顏大怒,你肯定會受到懲罰,到時候豈不是白白讓慕容燁得了便宜,況且上次我和小九被抓進大牢的時候,完全可以讓小九挑起皇上的怒火,直接殺了蘇夫人幾人,但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要一步一步的將他們推進深淵,讓她們為自己所做過的種種惡行而懺悔”說著,梅開芍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慕容寒冰皺了寒眉看著梅開芍,想要說些什么,最后還是冷著眸子沒有說出

    第二天一早,宮里傳出消息,王妃梅開芍昏迷了一天兩夜之后終于醒來,只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醒來之后的梅開芍,竟然變成了之前癡癡傻傻的樣子,而慕容寒冰也對她表現出了明顯的厭惡。

    此后的接連三天的時間,梅開芍一直都跟在慕容寒冰身后,任由慕容寒冰怎么呵斥都不離開,只是一臉傻笑的看著慕容寒冰。

    最后,忍無可忍的慕容寒冰終于發怒,命人將梅開芍送回梅府,美曰其名讓她修養一些時日。

    其實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是三皇子厭倦了癡傻的梅開芍,把她送回梅府之后,她就再也沒有進宮的可能了。

    在梅開芍被人送回梅府之時,全府上下除了秋霜之外,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迎接。

    原來在得到梅開芍要被送回梅府之時,秋霜拼盡全力將梅乾豐伺候舒服之后,向梅乾豐提出自己想要教訓一下曾經打過自己一個耳光的梅開芍。

    梅乾豐本來正在發愁如何安排這個被三皇子趕回來的變得癡傻的梅開芍,正好聽到秋霜的要求,再加上自己被這個勾人的小妖精伺候的舒服之極,所以故作大方的答應下來。

    秋霜領著梅開芍來到自己的院子里之后,將梅開芍關進一個小柴房,隨后命下人拿來一個鞭子,自己接過鞭子走進柴房,一時間,鞭子的亂舞聲,和女人凄厲的慘叫聲從柴房里響起,路過的下人們聽到聲響,只覺得一陣心驚膽顫。

    半響后,柴房里的慘叫聲漸漸弱了下來,隨后,秋霜手持鞭子走了出來,然后將柴房牢牢的上了兩把大鎖,好像生怕梅開芍跑了一樣。

    到了傍晚時分,秋霜將梅開芍從柴房領了出來,讓她哆嗦著身子跟在自己的身后在梅府的后花園內散步,此時的秋霜一臉得意的表情,仿佛在告訴梅府的人們,堂堂的梅家大小姐,正跟在我的身后顫抖著。

    正當秋霜面露得意領著梅開芍閑逛之時,蘇夫人正好與梅太顏有說有笑的從這里經過。

    蘇夫人看到領著梅開芍的秋霜,臉上本來掛著的微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陰寒,而梅太顏更是一臉怨毒的盯著秋霜,仿佛想要用眼神將她殺死一般。

    “喲,我當是誰在這寧靜的后花園里大呼小叫的不懂規矩,原來是大夫人和太顏女兒啊。”秋霜一臉悠閑的看著蘇夫人,隨即出聲譏諷道。

    蘇夫人的臉上浮起一絲怒意,卻又強自壓下,并不答話。

    一旁的梅太顏卻忍不住心里的憋屈,大聲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下賤女人,竟然罵我和母親不懂規矩,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只不過是受了父親的愛而已,等到父親對你失去了興趣,到時候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這個下賤的女人。”

    秋霜聞言,臉上表情絲毫不變,依舊保持著一開始的悠閑的笑容,隨后緩步走到梅太顏面前,猛然抬起右手,向上扇去,隨著一聲脆響,五個鮮紅的手指印出現在梅太顏的臉上。

    秋霜收回因為力度太大而有些發疼的右手,一邊揉著,一邊往回走,“好像你父親跟你說過,我是你的小媽,你身為晚輩,見了我非但不行禮,還對我出言辱罵,今日這一巴掌,是我替你父親教訓你的。”

    梅太顏捂著臉,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看著秋霜,“你,你這個下賤的女人竟然敢打我,我要你的賤命。”

    說罷,梅太顏從下人腰間抽出刀來就要像秋霜砍去,卻被蘇夫人死死的拉住,“女兒,萬萬不可,若是你現在殺了她,你父親定然會大怒,到時候說不定會把你逐出家門,你先暫且忍耐一下,等母親想辦法為你報仇。”

    梅太顏聞言,將手里的長刀扔到地上,氣的一陣跺腳,“母親,我實在是受不了這個下賤的女人了,本來我還打算等梅開芍那個孽種回來之后,我要好好教訓一下她,沒想到卻被這個下賤的女人搶先給要了過去,今日又在這里被這個賤女人打了一個耳光,母親,女兒好委屈啊。”

    蘇夫人臉色怨毒的看了一眼打完人后輕松離開的秋霜,以及跟在她身后一臉傻笑的梅開芍,隨后趕忙將氣的跺腳的梅太顏摟在懷里輕聲安慰起來。

    而此時的秋霜已經領著梅開芍返回自己院子,隨后將梅開芍領進柴房,秋霜看著梅開芍走進柴房之后,扭頭對身邊的兩個婢女冷聲說道:“你們在這里候著,我進去再把這個梅開芍辱罵一番,沒我的允許,你們不許進來。”說罷,秋霜邁步走進了柴房,順手將門關上。

    走進柴房之后的秋霜,臉上的傲慢之色消失,卻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謙卑謹慎之色。

    而此時的梅開芍,也將臉上的呆傻之色退去,隨即換上一副平時冷漠的樣子。

    “你今天的表現不錯,只不過沒有分清重點。”梅開芍冷然說道。

    一臉謙卑之色的秋霜聞言,立馬低聲說道:“還請小姐明示。”

    梅開芍眼中閃過一絲冷色,漠然說道:“梅太顏無關緊要,主要的是你要讓蘇夫人失去理智,明白嗎”

    秋霜聞言,趕忙低聲說道:“小姐說的是,是秋霜糊涂了。”

    梅開芍看到秋霜謙卑的樣子,滿意的點點頭,“你明白就好,蘇夫人不同于別人,只要你沒有徹底打倒她,那等她翻過身來,定然會將你推入無底深淵,所以對待她,一定不要留情,爭取機會徹底將她擊垮,明天你就按我說的去做。”

    隨后,梅開芍附在秋霜耳旁輕聲低語起來,清明的眸子里,不時閃過一絲精光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