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有女初成妃全部章節 第215章真正動了殺心
作者:梅開芍的小說
    慕容燁沒有說話,在聽到梅家那個礙事的丫頭幾個字時,他明顯有些猶豫。

    皇后看著他,皺了下柳眉:“燁兒。”

    慕容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都沒有聽到皇后的聲音。

    皇后不由的提高了聲調:“燁兒”

    慕容燁這才回過神來,朝著皇后的方向看了過去。

    皇后看著他的神情,長嘆了一口氣:“這些日子你也累了,本來你娶了梅太顏會輕松些,可偏偏那個梅太顏卻做出了那樣的丑事,不過你也別把這件事太放在心上,母后幫著她們擺平了這些事,總該是要讓她們付出一點東西,我已經和蘇說過,要想救她那個女兒,必須用梅太顏那一身武氣來換,蘇氏答應了,梅太顏如今也回了府,等她把身體養上幾日,那些武氣都歸你的”

    慕容燁聽了,并不在意,只把玩著衣服上的掛件,輕笑:“梅太顏的武氣段數還沒有兒臣高,要來又何用。”

    “這你就不知道了。”皇后神秘一笑,傾身壓低了的聲音中透著一絲得意:“梅太顏身上的武氣大有來頭,否則憑借她那什么都學不會的體質,又怎么會在十歲之后,晉級的這么快。”

    聞言,慕容燁手指一頓,看向皇后的目光里帶出了一抹光:“難道她們連梅姨的”

    “梅姨”皇后挑眉打斷了慕容燁的話,很顯然對這個稱呼有所不滿:“那不過是個下賤的女人,總想著事事都壓在本宮頭上,到最后還不是讓本宮治的她啞口無言。”

    慕容燁不知道為什么皇后看梅蓮不順眼,但是他知道,自從他記事開始,母后就對梅蓮有偏見,可那個時候不一樣,那個時候她需要梅老的幫助,現在,放眼宮外,有哪家人能比的上方家。

    慕容燁比誰都清楚,他的母后想要什么,所以他沒有再說話,只是低著眸,聽皇后繼續道:“你猜的沒錯,梅蓮的武氣現在就在梅太顏那里,一開始的時候本宮也不知道,那個姓蘇的膽子也大,連本宮都瞞著。現在,她們就算不想交,也得交”

    皇后的聲音里帶了些陰氣,等到她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卻又是一笑:“梅蓮的武氣再加上你的修煉,一定會超越老三。”

    這一番話很顯然讓慕容燁心動了,那雙如墨的眸子比任何時候都要亮,超越老三這是他很久以來夢寐以求的,他比皇后還想讓慕容寒冰不好受。

    皇后的心思再狠毒,最多也就是把慕容寒冰驅逐出皇宮,讓他再也沒有機會妨礙她。

    而慕容燁是真正的動了殺心

    如果有朝一日,他當了皇帝,他第一個殺的就是老三

    現在終于有機會能壓制住那個人了,他怎么能不心動

    臨去江南之前,還會有一場武氣測試,這場武氣測試只有上流貴族的公子小姐們才會參見,其中就包括皇族。

    他會在擂臺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徹徹底底把慕容寒冰打敗,讓他再也當不成什么大湟王朝的第一高手

    慕容燁低沉了目光,在那一刻,他臉上的神情比任何時候都要狠毒

    武氣測試本就是大湟王朝的大事,尤其是上流貴族的測試,更是重中之重,不少公子小姐們都等著在這場測試里大展身手。

    就連平日里貪玩游樂的慕容如煙也認認真真的跟著沉香練起了武來。

    只有廣寒宮里住著的那位,整天慵懶懶的養著他的兔子,橫躺在貴妃椅上,說不出的清冷衿貴。

    慕容寒冰在殿內,梅開芍也就不出去了,兩個人擺了棋子,你來我去的殺了幾局,漫不經心的讓旁人看了都跟著著急。

    梅開芍就不必說了,以前的她都被京城里的人叫成是廢物,根本就不在貴族這個行列里。

    她也不知道,普通的武氣測試和貴族的武氣測試是有區別的。

    和普通的武氣測試不同,貴族間的武氣測試來參加的人并不僅僅只有本國的人,還有其他鄰國的貴族們,這些人的實力都不容小覷。

    在那其中不乏有武氣高過梅開芍的高手,甚至在那里面還有和慕容寒冰相提并論的貴族。

    因為沒有人知道,這些年來,大家都進階到哪個階段了。

    也就是說,慕容寒冰天下第一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會不保。

    在這么緊張的時候,如果慕容寒冰一旦被打敗,朝中的局面立馬就會被扭轉,那些想要扶持大皇子的人也就有了借口,讓皇上立長為儲。

    而且,聽說這一次貴族測試之所以會提前舉行,都是因為幾個鄰國的人聽說大湟王朝出了一個風級屬性的高手,想要來請教一二。

    請教兩個字用的客氣,可這其中的意圖誰都明白。

    梅開芍曾經是個廢物,這件事不僅僅是在京城里流轉廣泛。

    當年她是怎么從貴族圈里被踢出來的,大家可都記的清清楚楚,就是因為梅開芍十歲那場大規模了的武氣測試,那時候,幾乎所有鄰國的貴族們都到齊了,簡直無法想象,在他們貴族里居然還有一個連最基本的土級都不具備

    可想而知當時的大湟王朝有多么的丟臉,如果不是大家都把關注力放在了慕容寒冰這個奇才身上,或許梅開芍會比現在過的難堪一百倍。

    周臨的這幾個國家,沒有哪一個國家的貴族愿意承認梅開芍是風級屬性的武者,眼見為實,這是所有人的想法。

    而且在這些年來,各國也出了不少佼佼者,他們就等著這場武氣測試在擂臺上和那個名鎮四方的奇才決一高下。

    所以,這場武氣測試可以說是來者不善。

    慕容寒冰手下的那些謀臣將領們早已坐不住了,站在屋子里繞圈圈,眉宇緊皺著商討著應對辦法。

    老太君就站在那中央,手上拄著龍頭拐杖,久久都沒有說話。

    旁邊的大臣們看了,心中更是著急了,急匆匆的勸道:“老天君,你去和殿下說道說道,這場武氣測試”

    “張大人。”還沒等那大臣說完,老太君就開口了,她慢條斯理的笑著:“你是不相信殿下會贏”

    張大人一愣:“不,下官沒有這么想。”

    “那就無需擔心了,殿下自然會有殿下的辦法。”老太君坐了下來,臉上始終帶著笑意。

    張大人卻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又道:“可老太君有所不知,這次的武氣測試不同與以往,這一次是兩人一組,來進行最后的決斗,按照殿下的性格,他肯定會和王妃一組,這樣一來的話,就危險了”

    “有什么危險的”老太君言語淡淡的開口:“你應該也知道現在的王妃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什么都不會的王妃了,在她的身上帶著梅家該有的果決,她又是風級屬性的武者,沒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張大人看著她,長嘆了一口氣:“老太君,下官不是對王妃有什么意見,只是這一次的武氣測試關系重大,每一個來參加的貴族都不簡單,他們挑選的同伴也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王妃的武氣在普通測試上或許會讓人大吃一驚,但是在貴族測試的時候,她就會發現,即便是擁有風性武氣,也無濟于事,因為她修煉的時間太短了,現在也只不過是初級階段,在那些高手的面前,她或許根本就沒有機會出手”

    老太君沒有說話,因為就連她都不得不承認,張大人這番說的很實際,貴族的武氣測試和曾經梅開芍參加的那一場有著極大的區別。

    這一次能夠登上臺的,大部分都是各國的皇族,人們口中的奇才們。

    他們的年紀都不大,卻比他們這些年過半百的人還要厲害

    梅家那個丫頭的功夫雖漂亮,可在這些人的面前卻生嫩的很。

    那場武氣測試她也聽說了,一舉成名,贏的帥氣。

    但是相對來講,那是因為在那場武氣里并沒有真正的高手。

    慕容燁,慕容長鴻,慕容長雪甚至是慕容寒冰這些人他們都沒參加。

    大湟王朝真正意義上的高手,連露面都沒有露過面。

    而這一次要來的,卻是比慕容長雪,比慕容燁他們還要厲害的人物。

    實在是差的太遠了,太遠了

    老太君低下了頭,手上還拄著拐杖。

    張大人嘆了一口氣:“怕就怕,到時候王妃會成為殿下的累贅。”

    此言一出,商議室里一片靜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太君才出了聲:“我會去勸勸殿下。”

    “有勞老太君了。”大臣們紛紛抱拳,濃眉總算是舒展了。

    這件事畢竟是大事,老太君也沒有耽擱著,從商議室里出來,就去了廣寒宮,把所有大臣們的想法都說了。

    “殿下,我聽說沉家的小公子就在這宮中,要不,你和他一組,他是王妃的人,用他和王妃沒有區別。”老太君拄著拐杖,嘗試的提議。

    慕容寒冰側臉撐著下顎,嘴角勾著弧度,那笑意卻沒有達到眼底,只簡簡單單兩個字

    “不換”

    老太君一愣,抬氣頭來朝著慕容寒冰看過去,忽的笑了:“殿下是老奴看著長大的,殿下說不換就不換,只是恐怕大臣們會跟著擔心。”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