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有女初成妃全部章節 第442章你是我娘子
作者:梅開芍的小說
    “這里是皮皮魯的妖怪世界,人類如果在這里呆久了會忘記一切,慢慢的停留在這里,直到變成沒有思想的木偶。”藍離也躺了下來,對著梅開芍說道,他伸直了手指,指向天空,突然笑了起來,笑容灑滿了陽光。

    “你看看這個天空,是不是很美”

    梅開芍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抬頭,一篇蔚藍的天空,白云隨風飄浮,微風吹過,綠色的小草隨風彎下了腰。

    “這里很美是吧,如果能夠一直留在這里,不理會外接的紛爭,是不是很好吶”藍離眨了眨藍色的大眼睛,眼睛中有著希望。

    而梅開芍此時卻站起身來,勾起嘴角,她梅開芍從來不會做出逃避責任的事情。

    “這里美歸美,但是不是屬于我的世界,藍離,謝謝你。”梅開芍抬頭看著天空,太陽正掛在天空中,沒有刺眼的光芒,也沒有炙熱的溫度,仿佛,這個太陽就是一個擺設,她已經看破了這個世界,太陽,從剛才到現在這里一直都只有太陽,過了這么長時間,按道理應該是傍晚了,而這里卻還是正午時分。

    梅開芍閉眼,風吹動的聲音,樹葉摩擦的聲音,所有的聲音都靜止了下來。

    “破”再次睜開天眼,世界又恢復了原樣,自己面前站著的已經不是哪個虛幻的世界了,以及哪個丑陋的蜘蛛也不在了,只是,那個藍離咦,自己面前站著的正太不正是藍離嗎

    “呵呵,怎么看著我很驚訝嗎”藍離笑著說道,一步一步像梅開芍走來,慕容寒冰攬過梅開芍,“開芍,你有沒有什么事”慕容寒冰著急的對著梅開芍上下檢查,直接無視了一邊的藍離。

    藍離一步并作兩步直直走來,一手拉住梅開芍的手,一手直接攻擊慕容寒冰。

    “放開我娘子”

    哈,藍離這句話讓梅開芍和慕容寒冰都有些驚訝,梅開芍盯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看了看,然后用手摸著說,“好孩子,別鬧。”

    “今天起,你就是我娘子了,我是暗夜七王之一,能賦予人絕望與希望的藍離”說完這些,還有禮貌的親吻了梅開芍的手。

    這讓梅開芍有些尷尬,這個小不點竟然說自己這個有夫之婦是他娘子,“額,小朋友,我做你的娘親都綽綽有余了,等你長大了會遇到你的另一半的,你可以叫我姐姐。”

    慕容寒冰皺眉,這個小不點是從哪里來的,竟然敢口出狂言,他家梅開芍也太能惹是生非了,看來自己得看緊了。

    想到這里,慕容寒冰先溫柔的將梅開芍攔腰抱起,放在一旁讓她好好的休息,至于,慕容寒冰眼睛瞥了一眼旁邊的藍離。

    這個狂妄的小不點,竟然敢和他搶梅開芍,看來必須給他一點教訓讓他長長記性。

    慕容寒冰放下梅開芍之后便轉身,直接襲擊上了藍離,卻沒想還沒有近身便被擋住了,仿佛面前有什么東西,將慕容寒冰隔著。

    梅開芍看到這個畫面心里有些著急,她不希望慕容寒冰受傷,也不希望藍離受傷,藍離的眼睛中充滿了希望,擁有這么一雙眼睛的人,不像是一個壞人,況且,藍離還是一個孩子。

    “我要干掉你,小芍就是我娘子了。”藍離退出幾米之外,笑了笑,很難讓人相信,這么一個擁有希望的孩子,盡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慕容寒冰皺了皺眉:“是嗎梅開芍是我的娘子,至于你,小鬼,你從哪里來,就給我滾會哪里去吧”

    兩人在次交鋒在了一起,紅色的藍色的,光輝交映。

    梅開芍看著上上下下飛著的兩人,從剛才有些擔心的心情,已經變成了看好戲的樣子,可惜現在手里沒有瓜子,說實話,看著兩人打架還真是享受。

    兩人打斗發出的光輝,在這黑暗的空間中異常的精彩。

    “啊”梅開芍感覺自己的肚子一陣疼痛。

    “小芍”

    “梅開芍”

    藍離和慕容寒冰同事停手,快速奔向梅開芍。

    梅開芍捂著肚子,蜷縮在一起,肚子好痛,可惡,寶寶啊寶寶,媽媽不是在說你,額,所以你要堅強,堅強。

    “快,快把小芍帶過來”

    此刻黑暗的空間竟然出現了一個開口,開口中緩緩冒出來了一道門,門約幾丈高。

    世界也有些動搖,看是四處搖晃,眼看就要奔潰了。

    慕容寒冰也顧不上什么,抱起梅開芍飛奔到門,黑色的天空,地面下一片血紅的曼陀羅,周圍有各種各樣呆著面具的游魂走來走去,慕容寒冰頓住腳,有些擔憂。

    “這里是修羅世界。”藍離面色有些凝重,要知道,修羅界是不允許出現人類的,這里只許魔鬼與游魂進出。若是人嘞擅自闖入修羅界會被惡鬼一擁而上,最后連骨頭都會被人啃食掉,如果不是當時情況危急,他也不會兵行險招,帶著梅開芍進入這修羅世界。

    梅開芍,看了看四周,除了黑色就是紅色居多的世界,眉毛有寫皺在一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慕容寒冰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藍離,這里需要怎么才能出去”梅開芍低頭詢問。

    “只有等到月圓之夜,修羅界才會打開大門,讓人間的惡鬼進入修羅界,只是只是”藍離說道這里,低下頭,沒有敢去看梅開芍的眼睛。

    “只是這修羅界每一次月圓都需要等到三個月,現在最近的一次月圓也是需要兩個月”慕容寒冰在這個時候說道。

    這怎么能行還有十五天,如果自己不能阻止這場人類的浩劫,人類就要覆滅了,現在寸金寸土,她怎么能在這修羅界里面等上兩個月,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

    “你知道還有其他的辦法嗎”梅開芍相信這個小家伙一定有其它辦法。

    藍離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說道:“只好去找羅羅修了,可是哪個家伙一定會有許多無理的要求。”

    梅開芍一聽,心中驚喜萬分,“也就是說還有辦法了,不管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只要有一線生機,我們就不能放棄。”

    說罷,梅開芍望向藍離:“藍離,你說的那羅羅修究竟是誰呀,你能帶我們去找他嗎”

    藍離聽到梅開芍柔柔的語氣中帶著懇求,心中不忍,可,他是真的不想見到羅羅修啊,每次見到那家伙都得被他修理一頓,好歹他也是暗夜的七王之一,可在羅羅修面前完全是被欺壓的對象。

    梅開芍見藍離為難的神色,也不好逼他,可是現在人類面臨如此大的危機,她又豈能拋下自己的責任,看了看慕容寒冰,眼中有著遮不住的失望:“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啊,時間越來越近了,我們總不能遇事不理啊”

    慕容寒冰轉身對藍離說道:“據我所知,羅羅修也是暗夜七王之一,掌管著修羅界,這人城府極深,法力高強,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如果你不帶我們去,我們也沒轍,只能眼睜睜看著人類被毀滅。”

    慕容寒冰生來便身份尊貴,難得一次帶著懇求的語氣說話,只聽得梅開芍內心一酸,她的夫君何等的驕傲,此刻竟放下身份來懇求他人,當真是難為她了。

    “藍離,如果你不幫我們,我們就真的完了。”梅開芍眼神專注的盯著藍離,將藍離的神色盡收眼底,心中惶恐不安,生怕藍離拒絕。

    藍離實在是受不了梅開芍的懇求,一陣頭疼,用手扶額,輕輕的揉著:“我我也沒說不幫你們呀”

    “罷了罷了,這次我便舍命陪君子,不對,是舍命陪娘子帶你們去了”知道自己逃不過,藍離也就豁達一笑,誰讓梅開芍是她的親親娘子呢,即使現在還沒有抓住梅開芍的心,但是他相信總有一天梅開芍會開心的,乖乖的叫他一聲夫君。

    慕容寒冰的臉一下子黑了,見藍離的笑顏,恨不得一巴掌將藍離的俊臉給打扁,“你給我說話注意點,梅開芍是我的娘子,永遠都是,你,滾一邊去吧。”說罷,還真的將梅開芍抱得更緊了,雖說當下找羅羅修需要藍離,但是他的梅開芍,他永遠都不會讓給任何人若不是懷中抱著梅開芍,他非得好好的和藍離打一架,讓藍離知道,他家的梅開芍也是這藍離可以肖想的做夢

    梅開芍感覺到慕容寒冰的力道加重了些,藍離既然是暗夜七王之一,能力自然不敢小看,慕容寒冰雖然話說得猖狂,可是心里還是有那么一點擔憂害怕的,畢竟慕容寒冰不過是個人類,再厲害也不過是人,比不得妖修煉千萬年。

    說時遲那時快,他們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羅羅修身上,竟忘記他們身處環境,梅開芍管不了腹中傳來的疼痛,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就往直接往身后的惡鬼刺去,惡鬼迅速閃開,轉身到了一旁,藍離和慕容寒冰皆是一驚,他們可從來沒犯過這么大意的錯誤,差一點梅開芍的命就玩完了。

    而此時,四周被惡鬼包圍著,一只只惡鬼身體懸浮在空中,身體呈透明顏色,若非三人皆有深厚內力,細看也看不出惡鬼的藏身處。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