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有女初成妃全部章節 第448章西域公主
作者:梅開芍的小說
    慕容寒冰扶著梅開芍下了馬車,突然梅開芍眉頭皺了皺,捂著肚子,慕容寒冰見狀緊張地詢問,梅開芍擺了擺手,微微低下了頭,“我我想去一下茅廁,你先進去吧。”說完這句話她臉都紅了。

    慕容寒冰點了點頭,看著梅開芍離去的身影,眼里滿是柔光。

    皎潔的月光灑下它的一片光輝與宮廊兩旁的昏黃的燈光融合在一起,微風拂起,樹影搖曳,梅開芍邁著急促的步伐走向昭陽殿。

    “哎”在拐角處,有兩道身影相撞。是一個身著鵝黃色紗衣的女子和一個身著大紅騎裝,褐色騎靴,脖間帶著一個大大的銀環的女子。身著騎裝的女子摔倒在地。

    那個身著鵝黃色紗衣的女子,就是梅開芍,她本想著向前扶起她,可她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對面的佳人就已經站了起來,指著她說,“怎么走路的,眼睛瞎了嗎”

    梅開芍咽了一口氣,抬頭而望,看著她這奇怪的裝束,想必就是西域公主了,她的眉眼精美絕倫,但很快她又回過了神來,行了個小禮。

    她本以為西域公主會就此罷休,沒想到她指著梅開芍,鼓著臉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梅開芍見她正在氣頭上,也不想和她糾纏,便說,“想必您就是西域公主了,宮宴馬上就要開始了,公主,我們還是先去宮宴吧。”

    她微笑著繞過了西域公主的身旁,直徑走向昭陽殿,西域公主氣得原地直跺腳。

    進了昭陽殿,梅開芍就走到慕容寒冰身旁坐下,西域公主坐在了對面一頭,她嘟著嘴,臉都紅了,一直盯著梅開芍看。

    隨著太監一聲高聲的嘶喊,龍椅上便出現了一個兩鬢蒼蒼,額前的紋路俞來清晰卻仍舊英氣逼人的老者,他的舉手投足之間都渾然透露出一種帝王霸氣,如此不可一世。

    “奏樂,歌舞起。”龍椅上具有威嚴的皇帝滿意地看著大殿中央。

    宴會進行的熱鬧而流俗,絲竹之聲不絕于耳,席間觥籌交錯,言語歡暢,其樂融融。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人人都無聊得緊,彼此之間不過寒暄敷衍,歌舞升平不假,卻是宮中數見不鮮的東西,讓人只煩不奇了。

    就連西域公主,也有點不耐煩,終于,歌舞結束,老皇帝拍手叫好,“今日邀請大家參加宴席,主要是為了迎接西域公主烏可娜。”他慈祥的面目中又帶有威嚴,讓人不可侵犯。

    烏可娜聞聲也起來行禮,她原本就是一個嬌俏可愛的少女,此時在大殿之上,斂了那驕縱跋扈的脾氣,看起來倒是有幾分可愛,宴會上她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梅開芍。

    “多謝皇上招待。”烏可娜行了一禮說道,“初次到貴國來,見識了和我們那里不同的風土人情,也算是大開眼界了。”

    “哈哈哈公主客氣了。來著是客,作為主人自來要招呼的周全。”聽到烏可娜的夸贊,老

    皇帝哈哈大笑。雖然每次有別國的人前來無比都對這個大國稱贊一番,如今也聽了很多遍了,但是老皇帝仍舊是百聽不厭,每次聽的時候都覺得是自己的功勞,讓的國家長治久安。

    “一直以來聽聞貴國禮數周到,今日一見果真如此。只是”烏可娜語氣一轉,瞥了對面坐著的梅開芍一眼說道:“總有人不給面子,不懂得什么叫待客。”

    此話一出,原本喧鬧的場面硬是出現了瞬間的尷尬,除了仍舊在進行的歌舞,眾人的交談聲紛紛停了下來,都順著烏可娜的眼光看向了梅開芍。

    梅開芍正吃得正歡,宮廷盛宴,最讓她喜歡的就是一人一桌的美食珍饈,所以每次都吃得不亦樂乎。即使剛剛和西域公主發生過不愉快,也絲毫沒有影響到她的心情。

    只是她不找事,不代表事情不會找她。吃得正歡的時候突然被宴會上的眾多賓客當成焦點,怎么想都不是一件好事。

    梅開芍其實已經聽到了烏可娜的話,只是懶得搭理,即使眾人的目光都望了過來,她也只是淡淡的將手中的雞腿吃個干凈,又慢悠悠的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巴。就在眾人以為她要說什么的時候,梅開芍又端起桌上的酒杯細細的品嘗起杯中的美酒

    烏可娜一愣,轉而更加怒火中燒這個女人,竟然完全無視自己

    “哦公主這話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待客不周還是公主受了什么委屈”老皇帝早就看到了是什么情況,原本這時候梅開芍應該站起來解釋一番的,但是看著梅開芍的模樣,老皇帝也知道還是別打算讓她站起來說清楚了,還是自己出來打圓場吧。

    “回皇上,您的待客之道非常周全,我說的是另有他人,身為主人,沖撞了客人之后,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這是應該的嗎”烏可娜咄咄逼人,經過剛才的事情,這次還不忘再說一句:“喂,我說的對嗎”

    梅開芍身為皇子妃,在外國來賓的時候并沒有必要被介紹,所以烏可娜還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和身份,只能夠用喂來稱呼,就算是有人質問她沒有禮貌,她也可以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并不是她的錯。

    唉梅開芍嘆了一口氣,原本不想理會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但是現在看來,不理會也不行了。

    這么想著,梅開芍只好站起身來,先是對著皇上行了禮,然后才慢悠悠的說道:“烏可娜公主,我總覺你的話未免偏激了。明明是你撞的我,為什么要是我道歉呢就算是該我道歉,可是你直接就說我沒長眼,根本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啊。哦,雖然如此,但是我還是要說一聲,真是不好意思擋了你的路,讓你因為走路不看路而撞倒了別人卻摔疼了自己。”梅開芍笑著說道,說完還不忘記做出一副特別真誠的樣子端起了桌上的酒杯,“為了表示歉意,我用這杯酒敬你,還有,你們帶來的葡萄酒正合我的口味。”說完,便對著烏可娜將一杯酒橫灑在了自己面前。

    “你”烏可娜整個人都不好了,指著梅開芍你了半天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到底這個女人是誰按照她的身份,有人沖撞了她不是應該直接被拉下去嗎為什么這個女人卻可以在這么多人面前和她頂撞烏可娜氣急敗壞。

    老皇帝總算是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想必正是兩人撞倒了一起,若是平時,梅開芍一定會道歉的,但是卻因為烏克娜太過刁蠻,所以梅開芍這個軟硬不吃的性子當然就不會便宜了她。

    老皇帝十分無奈,怎么好端端的,非要給他弄出這么一出事來。看著梅開芍認真的品嘗著菜肴和美酒,老皇帝就知道,這個梅開芍是無論如何都不會低頭的。再看看烏克娜,衣服氣沖沖的模樣,恨不得直接撲上去將梅開芍剝了吃了。

    如今的場面,恐怕除了他,沒有誰能夠勸說的了了。

    “烏克娜公主,暫且息怒。”輕輕的假裝咳嗽了兩聲,老皇帝便開口說道,“想必三皇子妃也不是故意的,既然是兩人撞在了一起,那也不能說是一個人的錯。不如兩人各退一步,這件事就到此為止,誰都別再說了。”言下之意便是:梅開芍是三皇子妃,身份不比你低。就算她有錯,那你也不可能沒錯。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再提就別怪我不給面子。

    老皇帝的最后一句話立刻讓烏克娜意識到了這里不是自己的國家,而是一個比自己國家要強大很多的王國,自己這個小國的公主,還沒有資格來和他們對抗。如今老皇帝下了命令,她更不可能追究了。

    當下,烏克娜雖然心里眾多的不服氣,但是卻也沒有辦法,只好狠狠的瞥了梅開芍一眼,氣呼呼的坐下了。

    梅開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保持著基本的禮節,站起來對老皇帝行了一禮,然后說道:“是,皇上既然都說了,那么微臣自然聽從。”微臣的稱呼一出,就說明梅開芍擺出了自己的天師身份,這可比三皇子妃還要高貴。

    慕容寒冰在一旁始終不發一言,該吃的吃該喝的喝,只是將所有人的情況都看在了眼里。他自是知道烏克娜可不是梅開芍的對手,想要找事,還沒有那個資格和水平。

    歌舞再起,剛才的一番場景在眾人眼里不過是一場鬧劇。如今皇上命令鬧劇結束,在場的大臣雖然保不得私下里會說些什么,但是現在宴席之上,卻還是會選擇暫時性的的遺忘那段記憶。

    交談聲漸起,宴會終于又恢復了宴會該有的模樣。

    酒過三巡,便有著西域使者走上前來,跪在了大殿正中。

    “皇上,我西域國此次前來,便是帶了一樣寶貝特意前來進貢,還請皇上允許將寶貝呈上來。”跪下的使者說道。

    “哼。”慕容寒冰聞言,冷冷的笑了一聲。

    “怎么了”梅開芍好奇的轉頭問道。

    “帶了寶貝來進貢,還特意等到這個時候。”慕容寒冰看著使者的目光無比深邃,“怕是有意思了。”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