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有女初成妃全部章節 第496章天狐圣地
作者:梅開芍的小說
    白甜撲到石岸上,在地上滾了一圈。它踉蹌地爬起來,沿著湍急的河流追著兩道逐漸消失的身影奔跑。

    “主人”白甜化出人形跳進了河里,一團白影掠過,將她叼在嘴里,重新丟回了岸上。

    “你的主子與我家主人在一起,不會有事的。”白雪望著洶涌澎湃的河水,雙眸閃爍著熒光,“主子貴為神魔君,區區江水奈何不了他們。”

    “你別忘了,這里不是別處,是雪獄山的暗河。水下藏著什么東西,你我皆無法預料到。”白甜說,“白雪,你也感應到了吧,千年前封印梼杌,你也有份。梼杌的封印一旦解除,雪獄山里的邪物便會重新獲得自由,為禍六界蒼生,不就是邪影王的目的嗎他想將六界變成理想中的煉獄,他想稱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弒神劍的所有力量一旦得到喚醒,加上鎮壓在梼杌身上的邪靈一出,靈君封印邪影王的陣法便可輕而易舉的攻破。”

    白雪低吼一聲:“邪影王現世,梼杌要沖破封印是遲早的事。千年前種下的因果,現在是該了結的時候了。”它瞥了一眼白甜被鮮血染紅的白衣,道,“你受傷了”

    “輕傷,無礙。”一經白雪提醒,白甜方感到腹部的傷口似乎裂開了,痛楚席卷她的神經,眉梢動了動,她站起來,腳踝一歪,倒在白雪的身上。

    “白甜,你愛逞強的性子過了這么久,依然死性不改啊。”

    白甜臉頰緋紅,鼓著腮幫子瞪了它一眼:“要你管”

    白雪不以為意:“別怪我多嘴,希望這一世別因為自己的任性,毀了你的新任主子。”

    白甜被它戳中了痛點,臉色一白,頓時哽住了話頭,垂眸不語。

    “上來,這里不安全,我們要趕梼杌沖破封印之前,找到他們。”白雪不想再多說什么,它站起來抖抖身子,望向沉默不語的白甜。

    “我可以自己走。”

    “白甜,我沒有多余的時間看你逞強。”白雪厲聲道,“他們在暗河下呆的時間越長,就越危險,我希望你以大局為重。”

    白甜咬了咬牙,翻身爬上了白雪雄厚的背。白雪馱著她沿著河岸往下走,漸漸地消失在黑暗中。

    梅開芍睜開眼睛,看見身旁生了一團篝火,這是一個矮小的山洞,卻異常的干燥。她直起身子,渾身痛得厲害,披在身上的白袍滑落在手邊,露出受傷的肩膀。她抬眸,看見慕容寒冰彎腰走了進來。

    “殿下”梅開芍嗓子一動,發現喉間干澀得厲害,聲音沙啞。

    “醒了”慕容寒冰將她摟進懷里,將盛水的荷葉遞到她嘴邊,“先別說話,喝口水潤潤嗓子。”

    梅開芍喝了幾口,口感甘甜,應該是泉水。有了水的浸潤,她的嗓子沒那么疼了。

    慕容寒冰小心翼翼地捧住她的頭,將額頭相抵。

    兩人的距離之近,梅開芍呼吸一窒,定定地望進他那深邃的雙眸中。從他身上傳來冰涼的觸感,讓她心頭一悸,身上似乎更熱了。

    她知道,她在發燒頭昏腦漲令她精神萎靡,本就因為受傷而蒼白的臉色,愈加蒼白如紙。

    “殿下,這是哪兒”梅開芍握住他松開的雙手,順勢撲進他懷里,熟悉好聞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她沒來由的安心。

    慕容寒冰這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乖巧溫順的梅開芍,他收緊手臂,下巴抵在她的頭頂:“斷崖之下,我們被暗河沖到了岸上。現在是晚上,雪獄山里的異獸喜歡在夜里活動。這里安全,我們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出去找出路。”

    “梼杌的封印,要破了吧”此刻梅開芍的心里極度不安,這是受了白甜心理影響的緣故,她現在可以感受到白甜的生命跳動,證明它是安全的。

    “白甜與你說了什么”慕容寒冰不愿梅開芍卷進這場紛爭中,故隱瞞了許多事情。他布局緊密,卻漏了白甜也是千年前的當事者之一,該瞞的,至此也是瞞不住了

    “千年前封印梼杌的人,是殿下吧”梅開芍清淡的語氣在寂靜的山洞中,顯得格外的清晰。即便白甜不說,她也能想到。但心里猜測是一回事,聽到別人親口說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以失去元靈的代價封印了邪影王,梼杌本是六界四大兇獸之一,若放任其自由,亦是一大后患。”

    “芍兒”慕容寒冰加重手上的力道,聲音清遠,眸底一閃而過的傷感,“真正封印梼杌的人,是云卿。”他明顯地感覺到懷里的人身體一僵。

    梅開芍的腦海瞬間翻騰倒海,零零碎碎的片段飛速的滑過眼前,可她什么都抓不住,什么都記不起來,原來她猜錯了。

    “邪影王是我黑暗神識的一部分,當年我走火入魔,邪影王趁亂逃出。我功力衰弱,鎮不住邪影王的魔性,他將梼杌從冥界封印中釋放出來,殺了不少妖族。云卿以祭出元靈珠的代價,封印了梼杌。雪獄山本就是梼杌的封印之地,將它困在此處,靠近冥界,有冥界鬼王看守,自然安全。”

    但千年后,事情出現了意外。雪獄山的封印將破,冥界鬼王卻毫無動靜。

    “當年神魔君封印邪影王,真是好大的威風啊。”一道強有力的聲音從洞口傳了進來,外面刮起了大風,樹葉簌簌作響,風中摻雜著濃重的殺氣,“速速給本君滾出來受死”

    耳邊傳來鐵鏈瘋狂顫動的聲音,空氣變得躁動不安。

    “在這等我。”慕容寒冰起身,欲只身一人往外走。

    梅開芍卻抓住他的手,看著他道:“一起。”

    來者不善,她想與他齊肩御敵。無論千年前封印的人是慕容寒冰還是云卿,于她,一切皆不重要了。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她是梅開芍,不是云苒。云苒和云卿之間的糾葛,她不想再去了解。珍惜當前,才是最重要的。

    慕容寒冰蹙了蹙眉,反掌握住她的手,兩人一起走出山洞。

    “神魔君可還記得本王是誰”那是一只渾身遭受鎖鏈纏身的巨型天狐,綠色的雙眸盯著眼前的慕容寒冰,躁動的情緒愈加狂躁了,垂在腳邊的鐵鏈瘋狂舞動,地上閃爍著銀光,看來是被陣法困住了。

    慕容寒冰看了它半晌,薄唇輕啟:“天狐族狐王,越澤”

    “不錯”越澤癲狂一笑,眼里滿是殺氣,“果真是天助我也,堂堂神魔君居然有落難的這一天,你自動送上門來,可是怨不得本王心狠手辣”

    “你我皆是第一次見面,本君記得不曾結仇與你。”慕容寒冰護在梅開芍的面前,冰冷的雙眸漸漸染上嗜血的猩紅。

    “神魔君好大的忘性啊”越澤錘了一拳地表,地面猛然搖晃起來,巨頭直逼他們眼前,若不是有鐵鏈拴著,恐怕它早已動手了,“魔族與圣族一戰,將我萬代子孫的棲息之地變成百年戰場。魔界邪物殘殺我族,神魔君當然不記得,因為那時的你,眼里只剩下殺戮。圣族那孟舍丘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梅開芍突然想起來了,游離曾經提過,魔界與圣族的那一戰,殃及了天狐族。弒族之痛,越澤對神魔君恨之入骨,實乃正常。

    慕容寒冰下意識護住梅開芍的舉動,引起了越澤的注意。他瞇起眼睛,吐出一口濁氣,危險地盯著藏在慕容寒冰身后的那名女子。

    突然,越澤瞳孔一縮,厲聲道:“你是云苒”

    “我不是云苒。”梅開芍的長相與云苒相差甚遠,可眼前的天狐王卻能透過她的軀體,認出她是云苒的轉世,實力著實不可小覷。

    “你的確不是她,但又確實是她。”越澤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這一句話。

    梅開芍不明白越澤為什么會對她產生這么大的敵意,不,準確的說,他為什么會對云苒產生如此大的敵意

    “越澤,當年邪影王出世,殃及六界。天狐族浩劫,是他所為,與旁人無關。”慕容寒冰語氣中滿含警告,當年他與圣君一戰,邪影王從中作梗,他無瑕顧及其他,讓邪影王有了可趁之機,被滅族的妖獸何止一家。邪影王想要打開冥界入口,釋放梼杌,必須要有足夠的陰靈作支撐。而位于冥界入口的天狐一族,正好成為了邪影王破陣的目標。

    “邪影王是你身體的一部分,若不是你鬼迷心竅,無故招惹了紅塵是非,怎會走火入魔,有此劫難神魔君,族人的血海深仇,本王是必定要討回來的”越澤躁動的情緒越來越高漲,如不是云苒當了那紅顏禍水的引子,魔界和圣族又怎會打起來。說到底,云苒始終脫不了干系他被神帝困在族地千年,每年十五月圓總要遭受剝骨之痛。忍辱負重多年,報仇支撐著他茍且存活到了現在。大仇未報,他怎能甘愿死去。即便入魔,他也要討回這一筆仇債。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