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府有女初成妃全部章節 第579章滅門
作者:梅開芍的小說
    眾人皆被老管家的舉動給嚇懵了,前一刻為求自保出賣自家主子,后一刻竟然替主子擋了一擊。

    逍遙無雙下了狠手,老管家的鮮血,濺了一地。

    “來人,把人拖下去。”柳風行驚駭之余,命人把葉凡押了下去,葉凡被濺了一臉血,血還是熱乎的,他整個人都呆住了,哪里還有先前的囂張跋扈。

    “收拾干凈。”逍遙無雙絕情的下令,一干眾禁衛軍目睹了其血腥的手段,皆跪在地上發抖。

    他掃了一眼,揮了手,柳風行會意,把院子里的禁衛軍撤了個干干凈凈。玲瓏閣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彌漫在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在時刻提醒著在場的人,方才這里發生了什么事。

    “文將軍的身子可是大好了”逍遙無雙從心里敬重文懷遠,沒有擺太子的架子,像相識多年的摯友。

    “回稟太子殿下,老夫的身體已經好了大半,這還多虧了梅大夫精湛的醫術。”文懷遠對梅開芍極為感激,他的舊疾不僅好了,武階還得到了提升。

    “是嗎既然梅大夫對文將軍有恩,文將軍日后可要好好報答梅大夫。”逍遙無雙似笑非笑地望了梅開芍一眼,意有所指。

    “梅大夫的恩情,老夫沒齒難忘。”就算逍遙無雙沒有特意提醒,文懷遠也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否則他不會一得到消息,就火急火燎的只身殺到太子府,與葉凡對著干。

    逍遙無雙與梅開芍說了幾句話,便和文懷遠一起去了書房。等人全部走了,文萱就迫不及待地問了起來。

    “開芍,我看太子殿下很關心你呢,你當真不愿考慮一下,做他的太子妃”

    梅開芍搖了搖頭,“我把他當大哥,從未有過此類念想。隔墻有耳,以后這個玩笑,不要開了。”

    文萱應了一聲,就把話題牽引到別的問題上了,纏著梅開芍不放,“太子府戒備森嚴,葉凡又怎會在你房中搜出那些書信難道真的是他讓人兜在懷中,拿著搜查的名義,故意栽贓陷害”

    太子府中,就屬玲瓏閣守衛最為嚴密。若是有人能躲過層層守衛,進到玲瓏閣做手腳,梅開芍不可能沒有察覺。

    “葉將軍敢來,定然是做好了應對之策。”一個將軍,梅開芍不足為懼,她真正在意的人,是在背后支持葉凡的人。

    “哼,過了今日,他就不是逍遙國的驃騎大將軍了。私藏火藥,通敵叛國,這兩項罪名壓下來,夠葉家喝一壺了。”

    文萱說得沒錯,皇帝最忌諱的,就是手握重兵的臣子,包藏禍心。而葉凡正好犯了兩項,即便保住了性命,日后也不會再有翻身之日。

    逍遙皇疑心病重,葉家一倒,支持逍遙錦的那一派勢力,就沒好日子過了。

    逍遙無雙的及時出現,說明他已經計劃好了一切,北部洪災,只是他設局的其中一環。

    梅開芍揉了揉發疼的眉心,看來她想安生的過日子,是不可能了

    有人把她當成了逍遙無雙的軟肋,想殺她,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開芍,你身體不舒服嗎”文萱見她臉色不太好,滿眼關切。

    “沒事,只是有些累了。”

    “那你先休息,我帶子蒼回府。”文萱起身,拉過站在門口探頭探腦的男孩,走了出去。

    葉凡因通敵叛國,被關押進死牢,擇日便被掛在了城墻上示眾。而葉家的地位,從天堂落入了地獄。沒了葉家在背后撐腰,逍遙錦等同于斷掉了左臂右膀,他將逍遙無雙,文家和梅開芍,恨到了骨子里。

    哐當鳳棲宮傳來了重物落地的聲音,這些情況每日都會不定時上演,宮人們如日中天,每天都膽戰心驚的伺候著。

    “逍遙無雙,好得很”逍遙皇后雙目赤紅,滿臉怒容。她想要為葉家求情,可是逍遙皇以身體不佳為由,拒絕見她。她在養心殿跪了一天一夜,幾乎要哭啞了嗓子,都得不到半點憐憫。

    葉凡曝尸城墻,無疑是在打她的臉面。沒了葉家的支持,以后她如何管理這這偌大的后宮。

    “母后,現在父皇對我們心生嫌隙,日后沒了舅舅的輔佐,該如何是好。”逍遙錦心亂如麻,手中的兵權沒了,他拿什么和逍遙無雙抗衡。他千算萬算,居然算漏了文家。文懷遠竟然舊疾痊愈,更令他氣憤的是,文懷遠重新獲得了皇上的重用。

    文家往日的榮耀,又回來了。文懷遠是一根難啃的硬骨頭,想過拉攏他,并不容易。

    “你父皇擺明了要治葉家,就像當年文家一樣。”功高震主,是君臣大忌。這幾年文家沒落后,葉家鋒芒太盛,引起了逍遙皇的猜忌。

    逍遙皇后背地里沒少叮囑葉凡,要低調行事,但人一旦獲得了權勢,就容易膨脹,葉凡仗著自己有點軍功,為人便張狂了起來。加之逍遙皇龍體欠安,極少上朝,久而久之,葉凡的野心,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豈料陰溝里翻船,朝堂之上,無人敢為葉凡求情。

    “一定是太子在父皇面前說了什么,要不然父皇怎會如此不顧及母后的顏面,將葉家趕盡殺絕”逍遙錦被折斷了一只羽翼,這幾日老實本分多了。

    “錦兒”逍遙皇后說,“太子敢這么做,無非有人在背后給他撐腰。他不過是在借刀殺人,這么多年了,他心里仍舊忘不了那個賤人”

    “母后,沒了舅舅,就沒了兵權,日后孩兒還能如何與太子一黨抗衡”這就是逍遙錦最發愁的事情,葉凡掌控禁衛軍,就掌握了京城三分之一的兵權。

    “母后不就在為你想辦法嗎”逍遙皇后心煩意亂,她坐了下來,突然來了主意,“文家那丫頭今年也到了適婚年齡了吧”

    “母后的意思是”逍遙錦眼中閃爍著精光。

    “文郡主除了性子野了些,樣貌和家世還是不錯的。錦兒,你娶她為正妃,還怕日后文家不向著你嗎”逍遙皇后打著小算盤,“你近日在京中散播的那些謠言,對一個閨閣女子而言,是極為不利的。名聲不好的女人,日后還有誰敢娶她她除了你,別無選擇。”

    “等葉家的風聲過了,你便向你父皇求一道賜婚圣旨,去護國將軍府下聘。”逍遙皇后摩挲著桌沿,眼里滿是算計。

    “可是,文萱那丫頭軟硬不吃。”逍遙錦在她面前碰了幾次釘子,每每想起來,都氣得胸疼。

    文萱每次見了逍遙錦,都沒給他好臉色。

    “不愿意難道她還想抗旨不成皇上再忌憚文家,也是有底線的。”逍遙皇后狠聲道,“愿不愿意,那不是她說了算。待事情成了定局,她不嫁也得嫁”

    “是,孩兒明白了。”逍遙錦陰惻惻地笑了笑。

    “蕊兒與苗疆的婚事,也該提上日程了。”逍遙皇后點了點桌面,斜睨著逍遙錦,“你收收心,多和苗疆使節走動走動,別總是往亂七八糟的地方跑。”

    逍遙錦心狠,卻是一個風流皇子,花巷柳街都是他經常光顧的地方。逍遙皇后為此沒少操心,好在沒惹出什么大事,她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由著他去了。

    深夜,霧色濃重。一道雪白色身影踏破昏弱燭光,躍進了玲瓏閣。

    床上的梅開芍聽到動靜,睜開眼睛,翻身而起,目光炯炯地盯著緊閉的房門。

    吱呀,房門從外面推開,一抹身影鬼鬼祟祟地走進來。

    房內昏暗,梅開芍看不清來人的模樣,只見身影一晃,寒芒抵在了來人的頸間。

    “開芍,是我。”文萱吃痛地直哼,身體抖了抖。

    “你怎么來了”梅開芍蹙眉,趕緊抽回了手中的血蟒匕。

    “葉家被人屠了滿門。”文萱氣息輕喘,“就在今夜,兩個時辰以前。”

    葉府的家眷被困在府中,明日便是他們奔赴嶺南充軍的日子。葉家永無翻身之日,就不再具備威脅的條件,逍遙無雙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動手腳。葉家私底下,究竟招惹了什么仇家,竟然落得一個屠門的下場。

    “走,去葉府看看。”梅開芍思慮再三,決定去探個究竟。

    “葉府現在被禁衛軍圍住了,你此行前去,不是讓人誤會嗎”文萱拽住她的手臂,禁衛軍可不是普通侍衛,他們的實力最低都在木級巔峰以上。

    “我會小心的。”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魔力,吸引梅開芍一定要去一趟葉府。

    文萱見勸不住,目光堅定道:“我也去。”

    梅開芍點了點頭。

    此刻的葉府,被禁衛軍手中的火把,照得通亮。目及之處,都是令人觸目驚心的尸體和血跡。細看之下,就會發現所有的尸體,都有一個共同點。尸身的腹部,像是被什么東西暴力撕開了。

    盡管禁衛軍見過不少血腥的場面,但眼前的場景,還是令他們心驚膽戰。

    梅開芍和文萱輕而易舉地翻過了葉府后院的高墻,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漆黑的夜幕下,靜寂無聲,陰風陣陣。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