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女同事》 正文 第520章 再觀察觀察
作者:慕容復蘇的小說
    “是陳光頭出事了,不過現在已經搶救過來,脫離了危險。”楚大勇回答。

    “勇哥,陳老大那樣的人都出事了?難道說北郊山事件,真的和你有關?”黎佳欣問。

    楚大勇沒有正面回答這句話,而是嘆了一口氣:“冰冰,佳欣,我們碧湖飯莊今天走到這一步,很多事情,已經不是我想和不想的問題了,有些事只能是按形式而行啦。”

    “鄉巴佬,接下來該怎么打算呢?”唐冰冰想了想,問道。

    “外面的事,你們不要操心。”楚大勇說:“血債血償,只能如此,你們最好就不要問。”

    “嗯,總之還是那句話,我相信你能處理,但是你保護好自己。”唐冰冰說。

    話題到這里就終止了,出現了短暫的沉默。楚大勇今晚和唐冰冰最終沒有突破某一步,可是楚大勇的人生,卻在今晚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以前,他只殺過野獸,而今晚,他手上沾滿了無數人的鮮血,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已經成為了一名真正的殺手。

    北郊山那滿地的尸體,想想現在都還心有余悸。可是,這恐懼同時伴隨而來的,還有莫名的興奮感,這種感覺讓楚大勇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感覺了。

    “佳欣,鄉巴佬也累了,我們回去睡覺吧。”唐冰冰沖黎佳欣說道。

    “嗯,那勇哥,你休息吧。”黎佳欣應了一聲,隨唐冰冰走出了楚大勇的臥室。

    關上門之后,他的心里有著莫名其妙的煩躁,于是,干脆起身鍛煉六合心意拳,現在的崩拳,已經讓他發揮到五百斤的力量以上,恍惚拳下的野豬已經長出閃光的獠牙,而那獠牙有如刀一般鋒利,這感覺讓他自己也有些詫異。

    記得老解說過,崩拳在不同的環境里遇到不同層次的對手之時,會順其自然的突破到一定的層面,尤其在面臨生死關頭之時,也就是突破之時。這么說,楚大勇的功夫因為今晚的境遇,反而因禍得福了?

    收功之后,他躺上了床,思考了一會兒,然后進入了夢鄉。

    次日起來,已經臨近中午。飯莊來了一些客人吃飯,見門口有士兵站崗放哨,當下調轉車頭離開了。楚大勇對這種現象早有預料,也不做任何行動。沒有客人吃飯,飯莊反而落得清靜,起碼不會讓狼族集團的人混進來下黑手。

    兩天后,壁虎打來了電話,楚大勇接聽了:“壁虎,怎么了?”

    “勇哥,我和光頭哥都沒事。”壁虎說著停頓了一下,然后問:“勇哥,您現在在什么地方?身邊有其他人嗎?”

    “一個人在沙灘上坐著呢,有話您說吧,方便著能。”楚大勇回答。

    “勇哥,已經探到了蜈蚣的消息。”壁虎說:“方便的話,半小時后我們紡織廠見面吧。”

    “可以,我現在就過去。”楚大勇說完掛斷了電話。

    蜈蚣出賣了自己的老大和兄弟,居然還敢出來拋頭露面,膽子確實肥了。

    走回大院,楚大勇打開車門就要開車出發,唐冰冰沖他說:“鄉巴佬,你要出門嗎?”

    “嗯吶,有事要出去辦。”楚大勇回答。

    “都快要吃飯了呀。”唐冰冰望著楚大勇已經鉆進車里,只好改口說道:“好吧,在外面自己小心點,事情辦好,早點回家來。”

    楚大勇回應了一句,就發動車離開了大院。

    到達紡織廠附近的時候,才撥通了壁虎的電話,叫他出來。

    壁虎出現了,還和兩天前夜晚那樣,身穿紡織廠的工作服,頭上還帶著一領破舊的帽子,在紡織廠附近這身打扮,確實不容易引人注目,現在正好又是下班時候,到處都是清一色這樣的工作服,楚大勇按了兩下喇叭,壁虎走了過來,貓腰鉆進了副駕駛位。

    “壁虎,蜈蚣他現在在哪里?”楚大勇問。

    “昨天我讓朋友幫我打聽一下他的消息,沒想到今天就發現了他。”壁虎說:“那小子現在湖新區一個麻將館玩呢。”

    “嗯,我們立馬過去。”楚大勇發動了車,朝湖新區方向開去。

    “聽人家說,這幾天他都在打麻將,基本上一打就是深夜。不過,那個麻將館所在的位置,比較隱秘,所以他才敢出面吧。”壁虎說。

    “對了,給你消息的人信的過嗎?”楚大勇瞥了壁虎一眼問道:“按理來說,道上混的人出賣了自己的老大和兄弟,應該會躲一段時間才對,而他卻大搖大擺出現在麻將館打麻將?你有沒有覺得此事有些可疑?”

    “我的那個朋友不會騙我的。”壁虎解釋道:“那個麻將館是孤狼的場子,而且那個場所處于老年人活動中心內部。我估摸著,蜈蚣那小子是認為那個地方比較安全吧。”

    “你的推測也有一些道理,我們過去看看再說吧。”楚大勇說。

    二十分鐘后,壁虎說:“勇哥,您把車停靠這里吧,我們去電影院走走去。”

    “電影院?不是說那小子在打麻將嗎?”楚大勇疑惑的問。

    “電影院在麻將館的對面,我們進去電影院可以觀察對面的情況。”壁虎說。

    原來是這樣,看來壁虎的腦瓜子也不錯。其實那天,要不是他急中生智把二十萬撒向天空,估計也無法脫危。

    壁虎帶著楚大勇爬到了電影院最頂層,觀察著對面那頓破舊的辦公樓,對面一共五層,麻將館正好在五樓,壁虎從衣兜里拿出一個小型望遠鏡,然后遞給了楚大勇。

    果然,看到了蜈蚣叼著香煙,正在里面打麻將。

    “勇哥,您看到沒有,麻將館里面的人雖然比較多,打算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女人,應該不會有埋伏吧?”壁虎觀察了一會說道:“我們現在就可以沖進去,直接把他做了。”

    “別急,再觀察觀察。”楚大勇說著,又再次把望遠鏡接了過去。

    那些女人和老人,可以斷定是普通人。但是,蜈蚣臉上的表情,很放松,完全沒有半點擔心的樣子。楚大勇用望遠鏡仔細的觀察著蜈蚣臉上的表情,那份淡定和從容,完全像沒有發生任何事一樣。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