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冤家 第674章我的伴娘
作者:那朵蝶戀花的小說
    今天到了工廠,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正常的進行下去。

    明天將會進行工廠的一個開幕的一個剪裁,綏化明天是對于整個工廠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我們將會邀請各界名流,包括有影響人物來到這里參觀以后對整個工廠進行剪彩,那么應該算是這個工廠的最高峰時刻。

    那么要做好很多這樣的措施,那么我們今天就會對這樣東西進行重新的一個安排和部署。

    我跟那錦堂一直開車直接到了工廠,他這邊的話也會天天全天的留在工廠里面進行統籌安排,以后我們大事各自安排自己任務進行這一塊的全面的一個安排和部署,因為這個時間對我們來說很緊張了,當然現在整個過程的話應該是全部已經安排完畢。

    我剛到辦公室的時候,安娜就在辦公室等著我呢,也和我們三個人共同聚在一起,開了一個臨時的小會,對明天這件事情的話,做了一個諸多的一個提前的一個安排。

    那錦堂首先說。

    “明天是工廠最重要的一天,那么我們現在所有的一切,所有之前的一些艱苦,所有一切的準備都是為明天這一天開始的,那么我們明天一定要做一個非常漂亮的一個展示,不僅對各界的名流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展示秀,那么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新的旅程開始,不管明天的這個過程有多么的璀璨,那是我們之后一定會踏踏實實的做好我們工廠的每一步驟,這只是從明天開始,就真真正正的進入了這個工廠的一個建設期間。”

    “我希望我們共同的去做好這個事情,因為今天我們要分配分工一下,看有哪些方面還沒有處理完的,我們需要在各種方面都要達到一個非常好的一個準備的一個數字。”

    “以后我們現在共同來討論一下,我們不管是從安全保安防御這一塊,還是從人員輪流安排這一塊,還有從整個會議的流程安排這一塊還是從我們整個的一個相關流程,還有包括我們的一個人員的一個配備這一塊和我們的用餐這一塊的安排,包括我們的翻譯這一塊是否都已經完全完整?”

    那錦堂給了我們一個大的方向,因為這個環節每個環節都不需要,真的非常每個環節都一定要是緊密思考的,不可能在任何環節出現任何問題。

    安娜點點頭,表情有點嚴肅,因為對于越嚴肅的事情,她越容易進入一個自己的一個狀態,包括在整個事情的一個理解方面上面,她完全是一個非常精確的一個助理,她在這個事情上做到了一個無懈可擊的一個高標準的。

    “我這邊已經大致都安排完畢,我這邊話主要是負責會議的流程,包括這邊的一個會議人員的服務,安排的一個流程套餐,包括給他們外來的可以配備一些翻譯這一塊,這邊的話全程都有,我來將進行負責到底,所以話這邊的人員的一個翻譯這一塊已經基本完成,我們到時候會會將會邀請它們的,總領事館這邊也會進行給我們一個歡迎致辭,這一塊的翻譯也是由我來進行。”

    “還有他們包括在這塊用餐的一個設備這一塊,我們到時候應該會在這個工廠這個操場那邊會進行一個搭一個舞臺我們這里會在早上的時候我們會準備一個西方式的自助餐,在西方吃自助餐之后,我們會進行一個工廠的參觀,以后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們這邊可能還會進行一個晚會的一個a

    ty這些東西,這個流程我這邊也已經準備完畢。”

    “還有一些包括這個工廠的一個機器的一個開工,我們到時候也會將用這些工廠同時進行一個開工的狀態給大家去看,所以話我明天必須要保證用電量的,一個非常的一個安全也會保證這一塊不會出現任何一個差錯,在用電這一塊不會出現任何一個問題,所以話我們明天整個工人的一個培訓,包括它們的一個上崗這一塊的整個標準流程,我這邊也已經準備完畢……”

    “總體來說,我這邊所負責的人員會和翻譯包括一個工廠的開工這一塊的總體的四大板塊,我這邊基本上是沒有太大問題,如果出現任何一個瑕疵的一個情況的話,我們會有一個后續的一個補充的一個手段,這些也在做這方面的一個努力,所以話在整體而言,我們這一塊已經是沒有太大問題,可以在整個明天的話可能會能正常的完全運轉下去……”

    因為安娜她這番話真的說了一大通,沒想到她所做的這番專業性真的是讓人覺得她太過于專業了,而且她所負責的一個東西真的是琳瑯滿目,每個環節其實很龐大,但是她負責任起來的話。

    整個細節都非常井井有條,真的對他刮目相看,你想想看一個這么弱小女子能扛起這么大的勁,責任你想想看這東西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承擔得住的。

    但是她能娓娓道來,而且每個細節每個環節都做到非常的一個流暢。

    那錦堂點點頭,可能對她這樣的一個安排完全是屬于一種非常信任或者非常欣賞的,所以話對安娜這個團隊來說,基本上是沒有太多的瑕疵,為大家對安娜的所做的一個工作的一個狀態。

    大家只能會有更多的欣賞她,實在太過于就那種狀態。

    所以話一定要挑她的毛病,真的很難。

    那錦堂笑“安娜,這段時間真的很麻煩你,因為這段時間我在外面的時間可能比較多,在工廠的時間相對來說比較少,也一直是你在這邊做一個總帶頭去幫這些工廠,做了一個總體的一個導向,包括一些人工的培養員工的一種整體的,一個集體素養的一個培訓,你看你還真的不行,如果我真的很感謝你這段時間留在這里幫我做這么多的事情,如果沒有你自己真的會出現很難堪,或者說沒有這么快速的馬上進入工廠剪彩,這點我非常感謝你安排,謝謝!”

    “堂,你說這些東西怎么,我們之間還用說這種道歉嗎?不過呢,我自從到了中國之后來參與到這家工廠的建設之后,我覺得我認識了很多非常奇妙而有趣的朋友,這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生活,我倒是要謝謝你,讓我重新認識了,這個世界上有更多豐富多彩的女人,讓我認識到你的未婚妻,她是個非常可愛的beautiful gi

    l,我希望能看到你的婚禮,這是我在離開這里之前所最后的一個期待。”

    我的不都不好意思了,因為這個曾經是我誤會過的一個競爭對手,但是沒想到安娜確實是一個非常豁達的女子,她豁達起來讓你覺得自己曾經想要的東西都覺得很齷齪或者不堪。

    那錦堂也非常大方的靜靜的抱著我,對著安娜發出了一個誠摯的要求。

    “安娜,我很快我們這個婚禮到時候你一定要參觀,一定來參加。”

    我笑著看安娜,我脫口而出,因為我覺得這個事情應該在這方面做出邀請,也許會不會更好,我曾經想過他們的一個西方婚禮,有很多什么伴郎伴郎這樣的一種人事。

    我向安娜伸出雙手進行邀請。

    “安娜,我不知道,你曾經跟我講過,你們西方式的婚禮,有伴郎伴娘這樣的一個安排,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做我的伴娘,我非常期待有這么一天的出現,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非常的期待,我希望我手中花能真正的遞給你,我希望能帶給你幸福或者我們共同幸福,這才是我非常期待的事情。”

    安踏發出的非常驚奇的金獎,他覺得這個事情好像有些不可思議,我不知道西方人是不是用這種方式來去表達他們的這種驚訝的情緒,或者是用一種夸張的手段來表現他們的喜悅,我確實不知道。

    “  tha

    k you,貓貓!”

    “為了感謝你,我一定會參加的,而且這個伴娘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接這個責任,我真的太幸福了,你知道嗎?在我結婚之前能做別的伴娘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非常的期待著,我是在那天非常美麗的新娘,我非常美麗的伴娘,這真是一個非常愉快的一天。”

    我對她露出了一個非常友誼的笑容。

    “ok tha

    k you。”那錦堂笑。

    “好了,我們繼續開我們的會,以后呢,我們繼續用這樣的方式來進行,看有哪些情況還沒完成結束的,還有哪些東西還沒有完全進行遺漏的,我們現在共同的討論一下。”

    輪到我了,所以話我必須要在這方面做一個簡單的闡述。

    “我這邊話呢,主要是負責安全這一塊的事情,安全這一塊的話呢,我們會聘請我們自家的兄弟來做這方面的一個安全管理,那么他們自己也會對這方面做出一個鞏固我們這一塊的安全,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因為都是自家兄弟,而且也經過這么多年的一個安排運動健身應該在這塊是不會有任何問題。”

    “還有呢,我這邊會負責一些臨時要調動的事情,那么我在明天的時候會在這邊會成立的一個辦公室,有什么特殊的一個突發事情話呢,會有我這邊進行一個統籌的安排,然后再由兄弟們大概有四四十個人在這邊跟隨著我如果出現任何一個突發的情況,我這邊話會能做一個及時的一個反饋和調動,確保在整個會場不會出現任何一個意外,保證著人生的各種安全,保證了他們在每個會議的整個流程,確保自己的是是什么樣的位置和方向和動態。”

    “我這邊事情相對來說比較簡單一點,主要是安全這一塊,所以話我現在目前也沒發現有什么樣的異常,所以話你們覺得有什么樣的情況可以直接跟我講,我對這個事情也不是特別的明白,因為我接手工廠這個事情不算特別多,所以話我只能在這一塊能盡量的做到一個,完整的一個安全的一個補充有效。”

    我說了也慚愧,因為我真的經歷的事情確實很少,我這個對專業知識不是特別了解,這句話由他們安排我來負責安全這一塊。

    這確實也是一個總體的一個規劃,因為我畢竟從小是不是因為打架打的太多了。

    所以話他們給了一個重任給我,想想確實也是合情合理嘛,或者說有些搞笑的成分在里面。

    “我這邊呢會安排他們拿好自己的家伙,這些家伙話都會隨時會有個補充這些東西,保證他們不會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任何意外,而且我們在每一個杜邦都進行了一個動態跟明探暗探之間的相互的一個防御交房,確保在每個人的卡場里面不會出現一個死角,每個地方我們都會有一個相互的一個呼應,一當這邊出現任何問題,我們另外一對可能會馬上進行一個資源,我們確保在這個過程中能得到大家的最足夠的安全感。”

    我把我的想法全部說出來給他們聽了,反正這已經盡了我最大的能力去做這個事情,因為我知道安全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一關,我們工廠的一個成立會影響到很多人。

    而且很多外地人都在對我們這個工廠有很多的一種猜測,或者說一種觀望態度那么安全,就會成為其中的一個重要的環節和指標之一。

    想必以老爺子的江湖地位和那錦堂在那個江湖上的一種身份,想必沒有太大的去感染他們吧,誰敢去惹地頭蛇,想必應該沒有這樣的人,但是不排斥,有時候危險和安全同時是相互存在的。

    我看了下他們看它們有什么,對我更多的一個評論,說如果有更多的記憶的話那更加好,因為這個事情大家一定要確保這個事情的一個足夠的完成,我覺得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雙手攤了攤。

    “你們看我這邊有什么補充的,盡量只指出來我這邊,盡量改。”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