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提取熟練度全部章節 第31章 弱雞俠
作者:云東流的小說
    錢塘江越到下游水流越寬,夜未明從張翠山的船艙里面出來,卻是剛好見到殷不虧與另一名武當弟子正站在船頭吹著江風。微微一笑之后,主動上前與兩人打起了招呼。

    殷不虧問道:“夜兄弟與五師伯聊得如何”

    夜未明微微搖頭:“張五俠對于事情的始末也同樣知之甚少,從他口中也并沒有了解到更多的情況。倒是這位兄弟,還不知如何稱呼”

    現在武當弟子就只剩下了兩個,夜未明感覺自己有必要與認識一下另一位同伴了。

    那名與張翠山武器相同的武當弟子被問起名字,臉色卻是變得有些古怪,倒是殷不虧哈哈一笑,替他說出了答案:“說起他來,在俠義永恒里可是大大的有名。不知夜兄弟可聽過玄小筆嗎”

    聽到玄小筆這名字,夜未明頓時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這個還算俊朗的青年,不禁失聲驚呼道:“你就是弱”話說到一半,又及時住口,因為對方的名號說出來的確有些傷人。

    反倒是玄小筆,見到夜未明的反應之后,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就是弱雞俠嘛,沒錯就是我,以后請多關照。”

    俠義永恒百萬人同時在線,偶爾有人完成一個首殺啥的上電視,玩家們已經司空見慣了。只是眼前這位仁兄的成就實在有些與眾不同,這才讓夜未明記憶深刻。

    游戲中第一個被雞啄死的玩家,因此獲得稱號“弱雞俠”

    見對方并不在意,夜未明這才問出了一直以來的疑惑:“話說新手村里人比雞還多,你究竟是怎么辦到的”

    “你說的那是游戲最初的兩個小時。”玄小筆搖了搖頭道:“我在進入游戲之后,先是接到了一個練字的任務,一練就是兩個小時,不過那個任務的獎勵還不錯,直接獎勵了我3點的悟性。然后再去做任務殺雞的時候,那里的人已經相對很少了。”

    那你就能被雞啄死

    夜未明感覺還是有些說不過去,畢竟雞就是雞,難道還能比人還兇不成

    卻聽玄小筆繼續說道:“我在任務做到一半的時候,發現一個混蛋在調戲女玩家,我這人就是忍不了這個,當時說了他幾句,結果那個小子上來就和我動手,然后被我給干掉了。可是經過k之后,我的血量也見底了,可是剛剛進入游戲的我還不知道時刻關注血條,大意之下隨手砍死了一只母雞,然后瞬間輸出來三只公雞一起攻擊我。再之后,我就莫名其妙的多出來一個弱雞俠的稱號和一個女朋友。”

    我勒個去,英雄救美,順利脫單

    這套路可以啊

    介紹完玄小筆,殷不虧話鋒一轉:“對于之前的少林伏擊,夜兄弟怎么看”

    “殷兄弟這是想要考校我一下”

    殷不虧連道不敢,跟著又解釋道:“畢竟我們現在同在一條船上,大家的任務目標一致,互相交流一下對這個任務的見解,也有助于更好的完成任務不是”

    夜未明聞言淡然一笑,跟著直接說道:“從劇情的角度上來看,這次事件合情合理,你們既然能夠找到天鷹教的線索,少林弟子既然也可能查到關于屠龍刀的消息。35畢竟,拋開行蹤詭秘的天鷹教不談,俞岱巖是最后一個接觸到屠龍刀的人,少林派有理由懷疑武當得到了有關屠龍刀的確切消息。”

    殷不虧聞言認真的點了點頭:“也對,俞岱巖就算在被拷問的時候也沒有吐露任何消息,旁人還真的未必會相信武當派也不知道屠龍刀在什么地方。之前我鉆了牛角尖,居然沒想到這點。”

    聳了聳肩,夜未明繼續說道:“其實劇情神馬的,不過就是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而已。我感覺真實情況應該是,系統不希望玩家能夠如此輕松的完成這個任務,所以故意增加難度,先是讓少林、武當兩派弟子互毆,然后黑衣人出手,進行最后的賽選,活下來的進入下一環節。”

    這時,玄小筆卻是忽然開口說道:“我不明白的是,那個黑衣人究竟是什么立場,既然出手破局,又同時攻擊兩派弟子,怎么看都有些自相矛盾。”

    “也許對方只是單純的想要救援張翠山,畢竟少林派弟子受傷,就可以拖住少林nc的腳步,而武當弟子掛掉,張翠山就失去了撤退包袱。就好像之前那樣,可以一手一個,提著你們兩個一起跑路。如果七個都活著,他恐怕提不動吧”

    說著有擺了擺手:“我這也是瞎猜,你們不用當真。畢竟我們對那個黑衣人一無所知,天知道真實的情況究竟如何”

    “其實不瞞夜兄弟,我們武當派七個人的任務是互通的,只要有一個人能夠活到最后完成任務,七個人都可以拿到任務的最終獎勵。區別只是在于,對任務貢獻度越高的人,可以得到的好處要更多一些。”

    開誠布公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任務大概之后,殷不虧有與夜未明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了起來。從對方的口中,夜未明終于知道了殷不虧的師傅是武當七俠中的六俠殷梨亭,貌似是一個話嘮,總是喜歡和他講一些江湖中的各種奇人異事。

    比如天鷹教的教主的名字叫做殷天正,原本是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之一。跟著又聊到了四王中的金毛獅王謝遜,說那謝遜是江湖上有名的兇人,不知和他師父混元霹靂手成昆有什么仇怨,到處殺人放火,然后留下“殺人者混元霹靂手”成昆的血字等等

    三人這一聊,就聊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夜未明心滿意足的離去,玄小筆方才忍不住對殷不虧問道:“你今天怎么一反常態,告訴他那么多東西”

    “其實我告訴他的都是一些過去式的東西,在江湖上算不得什么秘密。”殷不虧解釋道:“更何況,劇情說到底還是要為游戲服務的,根本不可能讓知道劇情的玩家在楞伽經的夾縫里找到九陽真經,或者鑿開思過崖的石壁,就輕易找到五岳劍派那些失傳的劍法。”

    “事實上從我們下山開始,劇情的大體走勢雖然沒有發生變化,但其間的細節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在劇情里可沒有我們這些玩家,而張翠山也是在龍門鏢局滅門慘案之后,直接乘坐殷素素的船到達王盤山的。”

    “現在夜未明與我們的任務目標相同,向他透露一些必要的信息,我們也能從中得到更多的好處不是”

    玄小筆依舊有些郁悶的說道:“可是這樣一來,他拿到的好處肯定要比我們還多。”

    “那又如何”

    殷不虧輕輕搖頭:“就算我這么做讓他多的了10點的好處,而我們兩個每人只能拿到5點,我們也同樣是賺了的。”

    “把格局放大一點兒吧。俠義永恒是一個一百萬人同時在線的游戲,實力可以增強一分,我們就可以掌握更大的優勢。至于說有人得到的好處比我們更多,那又與咱們有什么關系”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