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提取熟練度 第200章 你有權保持沉默(終于200章了,求訂閱)
作者:云東流的小說
    “余滄海,你可知罪”

    夜未明的毫無征兆的一聲斷喝,頓時讓余家大院本就壓抑的氣氛,變得越發詭異起來。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從余滄海的岳不群這兩武林大派掌門的身上,轉向了角落里的神捕司一行四人。

    這時,夜未明已經率先一步排眾而出,另外三人自是緊緊跟在他的身后,那些原本來給余滄海拜壽的武館教頭、鏢局鏢師、鄉紳土豪以及部分青城弟子,則是被他們突然搞出來的氣勢所懾,齊齊退向兩旁,給他們讓出一條筆直寬闊的道路。

    直通余滄海

    快步來到院落最中央的余滄海與岳不群兩人近前,夜未明一把亮出神捕司的腰牌,身后的非魚、三月亦是有樣學樣,然后還是由夜未明開口說道“我們是神捕司負責辦案的捕快,根據目前掌握的情報,發現余滄海以及部分青城派弟子,涉嫌在福威鏢局濫殺無辜,并在洛陽城外害死了福威鏢局林鎮南夫婦,證據確鑿。”

    說著,將令牌放下,冷冷的看向余滄海道“你現在有權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一切都將成為呈堂證供。余觀主,希望你可以放棄抵抗,和我們去神捕司走上一趟,配合調查。”

    什么

    聽到夜未明竟然要以福威鏢局的事情作為理由,對貴為青城派掌門的余滄海出手,在場所有人的表情都變得古怪起來。

    現在,對于在場這些江湖人來說,江湖事,江湖了已經成了一條深入每一個人內心深處的不成文的規矩。

    反而對于朝廷想要插手江湖中的恩怨,一個個都懷著抵觸的態度。

    這就是這些江湖人詭異的邏輯思維,明明處于江湖的最底層,屬于被那些大門大派欺壓的對象,但他們卻自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個成熟的江湖人了,會很自覺的去站在那些門派大佬們的角度上去思考問題。

    這種換位思考,根本就不需要那些門派大佬們加以引導,自覺得很

    反而不會站在自身的角度去想想,如果似余滄海這樣的門派大佬都被朝廷管的規規矩矩了,他們不論是開設武館還是行鏢,都可以少分出去一份孝敬,多留下一點自己的血汗錢。

    不過他們對于神捕司行為的不滿,也只能停留在表情上,甚至是心里面。

    卻不敢在這種時候公然站出來說三道四。

    因為余滄海他們惹不起,朝廷他們更惹不起

    而首當其中的余滄海,聽到夜未明的喝問時,臉上卻是浮現出滿湖在乎的神色,只是不冷不熱的反問道“哦剛剛這位官爺說我涉嫌殺人,不知可有證據如果沒有的話,請恕余某難以從命。”

    聞言,夜未明身后的里非魚和三月互相看了一眼。

    原來這就是七七給余滄海的對策嗎

    想到這里,兩個人的臉上卻不由同時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但夜未明并沒有笑,反而繼續繃著臉,義正言辭的說道“苦主林平之就在這里,容不得你狡辯。”

    作為一個有素質的執法人員,是絕對不會在辦案的時候笑的。非魚和三月則屬于另種情況,他們是沒忍住。

    他們忍不住,夜未明卻是繃得很緊,說著已經將頭轉向身后,余家大院之中的其他都不自主的隨著夜未明的目光,將視線擊中在那個一直站在他身后,默不作聲的紅衣斗笠男子身上“林公子,殺你父母,害你家破人亡的人究竟是誰,你可還記得”

    一直跟在三人身后,裝作透明人的林平之此刻終于不再隱忍。聞言立刻上前一步,一把扯下頭上的斗笠扔在一旁,跟著伸手向下一指余滄海的鼻子“就是他”

    見到林平之竟然膽敢指著自己的鼻子,余滄海眼中殺機一閃,表面上卻是裝作很認真的樣子問道“你就是林平之那么好,我問你,你說我殺了你的父母,可是你親眼所見”

    “這”林平之聞言于是語氣一滯,林鎮南夫婦被害的時候,他還在神捕司的大牢里呆著,怎么可能親眼見到。

    見林平之說不出話來,余滄海的臉上卻是露出無比得意的笑容“原來神捕司斷案,憑的就只是一個黃口小兒語無倫次的胡亂指認”

    “當真是可悲,同樣可笑”

    “似你們這樣的酒囊飯袋,還是繼續留在衙門里面混吃等死好了,也配來我青城派丟人現眼”

    毫不客氣的一陣狂噴之后,余滄海只感覺渾身上下一陣的舒暢。

    就仿佛是積壓在體內多年的郁悶之氣一股腦的發泄了出來,整個人都顯得那么的通透,甚至就連這余家大院里渾濁的空氣,呼吸起來都要比青城的封頂更加的清新。

    他,感覺很爽

    而聽到余滄海的當面辱罵,夜未明臉上非但沒有露出半點憤怒的表情,反而掛起了職業化的虛偽笑容。

    與此同時,不著痕跡的在隊伍頻道里發出了兩個字來“記錄”

    站在他身后的非魚,接到了夜未明的指令之后,則是立刻按照三人之前商量好的對策,取出紙筆,一邊書寫,口中同時說道“犯罪嫌疑人余滄海拒不承認犯罪事實,不但巧言令色,而且當眾辱罵朝廷官差,煽動在場的江湖中人情緒,意圖制造將于與朝廷之間的矛盾,其心可誅”

    聽到非魚的話,在場的江湖人有一個算一個,甚至就連城府極深的岳不群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這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卻是給余滄海扣上了一口他絕對背不起的大黑鍋。

    煽動江湖人的情緒,意圖制造江湖與朝廷之間的矛盾。

    這種事情如果往大了說,那叫做造反

    這種罪名一旦坐實,別說是他余滄海,就算是少林的方證大師,武當的沖虛道長也頂不住啊

    這比起滅門一個福威鏢局來,性質不知要嚴重多少倍

    果然官字兩張口,惹不起

    事實上,從一開始夜未明就沒指望憑武威鏢局的案子把余滄海怎么樣。

    畢竟,在那幾具分身的尸體無法作為呈堂證供的情況下,他們根本拿不出足夠指正余滄海行兇殺人的鐵證。

    不過在通常情況下,作為一派掌門的余滄海當然不可能和他們規規矩矩的講什么證據。

    這與他一派掌門的逼格不符

    按照正常的邏輯,余滄海肯定會用“江湖事,江湖了”之類的借口來楞懟,表現出自己作為一個江湖大佬的自主性。

    這才更加符合他的人設。

    不過只要他敢那么說,也就等于變相承認了他殺人滅門的事實。

    神捕司的人想要趁機搞事情,將他搓圓捏扁都不在話下。

    而他之所以沒有遵從自己的本心楞懟,而是要講證據,十有是七七給他出謀劃策的結果。如此一來,固然比逞強耍橫要高明許多,但也絕對解決不了問題,沒看到就連提出這條對策的七七本人,都已經先一步跑路了嗎

    畢竟,夜未明敢動余滄海的最大依仗,從來都不是什么真憑實據。

    特別如余滄海這般性格莽撞的江湖客,只要你給他設下一個套子,他就敢鉆。

    甚至都不需要夜未明他們刻意引導,只是他自己感覺到稍占上風,馬上就反手一把劍自己給推倒溝里去了。

    現在余滄海的罪名直接被定義成了涉嫌造反,而且還是親口承認的事情,在場這么多雙耳朵全部都聽得清清楚楚。

    神捕司想要收拾他,還不是照樣可以將它搓圓捏扁

    當然,要錯捏他還有一個前提,就是正面的硬實力可以剛得過他。

    不過既然夜未明他們今天敢站出來搞事情,顯然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想明白各種關鍵,在場的武林人士一個個已經噤若寒蟬。

    甚至就連一旁的岳不群,這時也暗自在心里警示自己。以后不論如何,絕對不能得罪神捕司的人。

    太td狠了

    至于說其他的江湖中人

    他們雖然說也是武林中人,但都是用自己的一技之長來謀生計的,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安分守法的良民。

    如果這個時候誰敢站出來幫余滄海說上一句話,就有可能立刻被打上協同謀反的標簽直接定罪。

    這誰受得了

    要知道,他們這些開武館、跑鏢局的,都是有家有業的合法江湖中人。

    他們與那些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所謂江湖游俠不同,他們做起事來需要顧慮的東西太多了,根本由不得他們任性。

    否則一旦被扣上伙同造反的帽子,那可是要株連九族的

    他們在這個時候怎么干站出來沒事找事

    畢竟,他們真有九族

    而余滄海,也被夜未明他們這不按常理出牌的騷操作給氣得渾身發抖。

    不過既然人都已經得罪了,他也不怕把人得罪得更狠一些,在聽到非魚的指控后,更是直接伸出手來,指向夜未明的鼻子怒道“你們拿不出真憑實據,竟然就用這種卑鄙方式來誣陷與我。你們神捕司,到底還要不要臉”

    夜未明繼續保持虛偽的職業微笑,非魚繼續記錄“余滄海親口承認倒賣人體器官,還妄圖拉神捕司的執法人員下水。”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