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全部章節 第九百五十四章 燕京南江
作者:片2的小說
    周銘看著趙傳芳這么干脆的扭頭離開,周銘也是很無奈,其實當那位秘書人員匆匆跑來的時候,周銘就已經預感到了什么。

    毫無疑問這是認錯人了,但天地良心,周銘自己可絕對沒有這想法,甚至為了避免這樣的問題,周銘還特意問了對方是不是真認識自己,趙傳芳也回答說自己是港城的一段傳奇,也提到了最近港城股市的消息,怎么聽都是在說華通公司,可結果還是弄錯了嗎

    周銘這才想起趙傳芳一直都喊自己先生,周銘原本還以為這是嶺南這邊的語言習慣,搞了半天原來她都不是在喊自己呀。

    “趙總,不了解一下華通公司嗎我認為目前國內恐怕并沒有比我們更好的客戶了”

    周銘最后對著趙傳芳的背影喊了一句,試圖做下最后的挽回,不過這顯然是徒勞的,因為趙傳芳卻連頭都沒回,離開了周銘的視線,而那些原本其他跟著一起陪同參觀的公司高管也一個個都跟著離開。

    很快這偌大的廠房內就剩下周銘了,這讓他忍不住笑了,周銘回頭看看自己的保鏢張林“我說的好像是實話。”

    張林也十分幽默的聳聳肩,表示很無奈,誰能想一個百億公司上門合作,結果被人給晾這里了呢

    突然門口腳步聲響起,就見剛才那位匆匆過來的秘書小姐又回來了,她看著周銘“這位老板,你現在不打算走,還等著留在我們夏為吃午飯嗎但是很抱歉啊,我們食堂是不對外來人員開放的。”

    得自己成來廠里蹭飯的了。

    周銘苦笑,他上前對這秘書說“吃飯就算了,我覺得你可以幫忙帶我再去見見你們趙總,我給她說說華通公司的情況”

    秘書小姐打斷周銘的話“打住,我們趙總現在在會面十分重要的客戶,可沒時間理你,如果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聯系營銷部那邊吧,我們在南江每個區域都有專門的業務人員,你可以打電話詢問。”

    說到最后她頗有些不耐煩的架勢“我說這位老板你現在可以走了吧不要想在這里耍賴,到時候場面可不好看。”

    這話讓周銘更無奈了,感情她還怕自己賴這里不走了嗎

    他們這么匆匆趕人,周銘沒賴在這里的打算,周銘跟著秘書小姐離開廠房,來到大門口,就看到趙傳芳帶著剛才那些公司高管此時正在門口迎接其他人。見到他們迎接的客戶,周銘這才明白自己剛才為啥會被誤會了。

    “莊先生非常歡迎您的到來,我們夏為公司因為您的到來感到蓬蓽生輝您和盛科電訊是港城的傳奇,而我們夏為也將是未來華夏的傳奇,這兩段傳奇相遇,肯定能擦出不一樣的火花”

    趙傳芳緊握著那人的手說,沒錯,他們一直要迎接的就是之前跟華通公司一同在港城上市的盛科電訊,趙傳芳只是把自己當成了莊勝濤。

    的確,莊勝濤之前一手帶起了鄭記電訊,后來創辦盛科電訊,要不是碰上華通公司,他還真算得上是港城的一段傳奇,也難怪自己今天會誤

    會了。

    只是讓周銘無奈的是,你既然準備跟盛科電訊合作,結果你連人家董事長都不認識,這工作也做的太糙了吧還是因為夏為的董事長任魯軍臨時有事出差去了,所以夏為的內部管理有些問題呢

    正當周銘這么想著,身后傳來女秘書不耐煩的催促“你在這看什么呢那是港城的傳奇企業家,也是我們夏為最重要的客戶,還是你覺得你到了現在還想假裝盛科電訊又或者是你認識那位港城來的莊勝濤先生,你還要過去跟主動打個招呼”

    “你還別說,這位莊勝濤先生我還真認識他,只是打招呼就算了,我想他應該不大樂意見到我。”

    周銘說完抬頭看看那邊,想要不要再找趙傳芳談談,但隨后周銘還是放棄了,既然人家都已經做到這份上,自己再上去也是自討沒趣,于是周銘帶著張林離開了。而且盛科電訊上市那天自己又沒出面,只怕這位莊勝濤也未必認識自己,就算認識,那天丟了那么大的臉,只怕也沒啥好印象。

    只是周銘還沒走遠,就聽到身后那女秘書不屑道“就是個不知所謂的家伙,還想來這里碰瓷裝大爺,什么認識莊先生,莊先生還不大樂意見到你,只怕是根本就不認識你,你怕自己丟人吧”

    得自己這次南江行還是挺失敗的,不單供應商沒談好,反而還讓一個不知道哪里來的女秘書給鄙視了。

    周銘都兩世為人了,當然懶得和這不到二十歲的小丫頭一般見識,他和張林離開,再找曹建寧想想辦法吧。

    周銘這么想著,不過這時他身上的手機卻先響了,周銘拿起接通,居然是杜鵬打來的。

    “沒想到你這位少爺還能百忙之中給我打電話,不會是你那邊的壓力頂不住了吧你放心我沒跑,只要你開口,你那邊的關系我會照顧到的。”

    周銘調侃著對杜鵬說著,一口氣就把杜鵬那邊的情況全說清楚了,但隨后他卻話鋒一轉“不過現在我有個忙要你幫,你認不認識南江一個夏為公司的董事長任魯軍呀是一個專門搞通信技術和設備的老板。”

    “周銘你老大說的這個夏為公司,是不是在南江龍華科技園那里那個”杜鵬問。

    周銘回答就是這個,然后驚訝杜鵬居然真知道嗎

    “我何止是知道,現在你說的這位任魯軍老板,現在就在我面前。”杜鵬回答。

    周銘當時就驚呆了,因為原本他就只是這么隨口一提,畢竟杜鵬主要是在燕京,而且現在夏為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山寨電子廠,很難有什么交集,周銘準備出去以后找嶺南的地頭蛇曹建寧幫忙聯系的,卻萬萬沒想到杜鵬不僅知道,現在自己要找的那位任魯軍還就在他那里,這也太玄幻了吧

    正當周銘愣神的時候,手機里傳來另一個聲音“周銘先生您好我是任魯軍,非常抱歉冒昧的打擾您,但是我知道華通公司預備建設全國的電信網絡,這個項目請務必給夏為公司一個機會如果您不了解夏為公司,那么

    請給我一點時間,我可以為您介紹。”

    “那倒不用了,我不單了解夏為,而且我現在就在你的夏為公司,現在正在被趕出去,可能是你的人看不上這樁項目吧。”周銘說。

    “什么”

    任魯軍那邊驚訝到聲音都變了調“周銘先生請您稍等,我馬上就回南江,我會乘坐最早的一般航班回南江,請您務必給我一個機會”

    “好,我給你這個機會。”周銘說,然后掛斷了電話。

    回頭看了一眼夏為公司的牌匾,今天的事情也著實太玄幻了,沒想到自己一直要找的夏為董事長任魯軍居然去了首都燕京嗎

    想想這也正常,華通公司這么大的項目,有雄心壯志做企業的任魯軍怎么可能會輕易放過但現在夏為還只是一個沒有擺脫山寨廠帽子的小廠,沒辦法直接聯系到自己,卻不知怎么走通了杜鵬那邊的關系。

    那么接下來,就看任魯軍發揮好了,自己吃瓜看戲就行。

    周銘離開了夏為,剛才鄙視周銘的女秘書也回去趙傳芳那里匯報情況。

    趙傳芳不動聲色的點點頭表示知道了,莊勝濤見她這樣好奇的詢問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趙傳芳笑著回答“是有一點小事,莊先生你在港城,可能不太了解我們內地的情況,我們夏為公司是南江頗有名氣的一家通信設備供應商,就因為我們很好,因此總能遇到一些比較奇怪的客戶。”

    “比如剛才我的秘書才送走這么一位,他就裝作是你莊先生了。”趙傳芳說。

    莊勝濤哈哈大笑“這可太有意思了,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們內地就是一群騙子垃圾”

    趙傳芳臉色有些尷尬“很抱歉莊先生,這個事情本不該讓您知道了。”

    然而莊勝濤卻很高興的表示自己知道了才最好。

    趙傳芳對莊勝濤的話感到莫名其妙,她并不知道莊勝濤因為在聯交所上市那天在華通公司面前丟人,因此記恨上了所有內地人,她更不知道今天自己這個舉動有多愚蠢。

    與此同時在燕京南淵十七號院,杜鵬家的四合院里,任魯軍正匆匆向杜鵬告辭。

    “杜鵬老板非常感謝您,您的這個電話對我真是太重要了,如果不是這個電話我恐怕都不知道發生了那么嚴重的事情這份恩情我任魯軍一定謹記于心,以后杜鵬老板您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您隨時說話,我一定盡心盡力”任魯軍十分鄭重對杜鵬說。

    杜鵬擺手表示這并不算什么,而且杜鵬還提醒任魯軍今天飛往南江的航班時間不多了。

    任魯軍這才反應過來,他急急忙忙一邊向杜鵬告辭,一邊打電話去機場訂票,最后萬分感謝的離開了四合院。

    杜鵬一直送他出了門,看著任魯軍上車離開,杜鵬才若有所思的說“周銘你老大的眼光還真讓人不能不服,這位任魯軍還真挺有本事的”

    因為杜鵬原本并沒打算搭理他的,然而任魯軍最終卻說服了他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