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追尋 上
作者:憶瞳凌雪的小說
    邱龍在當地可是小有名氣,找邱梓銘不易,但是找他爸爸就容易多了。

    到了邱龍所開的那家汽車配件制造廠,胡葉斌亮出學生證想要見邱龍,門衛也沒有打電話,直接放他過去了。

    一路走過來,胡葉斌發現這家汽車配件生產廠規模不小,胡葉斌知道,像這樣的汽車配件制造廠,在江南地區,還有好幾家,這里是總部,是他邱龍的發源地。

    進入邱龍的辦公室,邱龍正在品茶,看見胡葉斌進來,連忙放下手中的茶水:“哎呦,胡葉斌是吧,你要來找說啊,我約個時間在飯店里單獨談。”

    “邱總客氣了,我找您啊就是有點私事,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方便,當然方便,你有什么問題盡管問。”

    “我想知道您兒子邱梓銘的事。”

    說起兒子,邱龍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苦澀:“胡少怎么突然談起我那個逆子。”

    “怎么,您對您那個兒子很不滿意?”

    邱龍嘆了口氣:“十六歲那年,我懷揣著幾十塊錢來到這里打工,十年后,這筆錢翻了幾萬倍,幾十變百萬,當時的百萬富翁就相當于現在的億萬富翁,我一直把這件事引以為豪,還認為讀書沒什么用,我小學沒畢業不照樣是個百萬富翁,那些飽讀詩書的不照樣給我打工。所以在他小的時候,我就沒有重視孩子讀書這一塊,現在想來,追悔莫及啊。”

    “邱梓銘小的時候,您是怎么教育他的?”

    “我跟他說:‘書讀不好沒關系,但一定要學會怎么與人交往,做事要聰明,也要夠義氣。’”

    “因為教育兒子的失敗,所以您想要多學習?”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這滿屋子的書籍,一看您就是個愛看書的人,看的應該都是跟經營管理和教育有關。”

    “我看書學習不僅僅是因為教育兒子,當初正趕上改革開放,我是第一批百萬富翁,可謂是占得先機,可是我目光短淺啊,有好多次成為億萬富翁的機會擺在我面前,我都讓它悄悄的溜走,現在啊,我雖然依舊成為了千萬富翁,但依舊不滿足,我知道,要想往上爬,只有不斷的學習。”

    邱龍端起手中的茶杯,抿了一口:“以前我嘲笑那些品茶的人,裝高雅,現在我也是裝高雅的那一類人啊。”邱龍這話有點自嘲的意味。

    “若是我沒看錯的話,這只是普通的紅茶。”

    “我喝茶從不挑剔從哪里來,有沒有名氣,我品的心境,我怕有一天一口氣提不上來會被那個逆子氣死。”

    “我冒昧的問一句,您知道他現在在哪嗎?”

    “他應該在上海。”

    “他跟您說的的?”

    邱龍又嘆了口氣:“沒有,他好久沒跟我聯系了,我是從他發的空間里得知的,你看。”邱龍拿出手機,胡葉斌看了看,背景是東方明珠,留言是我將在這座城市追尋我的夢想。

    “他的夢想是什么?”

    “全是些不正經的玩意,唱歌跳舞,就是他的夢想,我也不知道這孩子腦子里怎么想的。”

    “您認為唱歌跳舞不正經?”胡葉斌有些不理解。

    邱龍第三次嘆氣:“我沒有這種歧視,要說他真想正經的學唱歌學跳舞,我一定支持他。可是他嘴里總唱著一些亂七八糟的詞,跳著露骨的舞蹈,結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你叫我怎么支持他。”

    他說的應該是嘻哈和街舞,這都是新玩意,父母輩一時沒有辦法接受這很正常,

    “您知道,或者您認識什么人知道他在哪?”

    邱龍仔細想了一會:“我這倒是有他以前同學的電話,是邱梓銘留下的,現在有沒有聯系就不知道了。”

    胡葉斌和邱龍聊了有一個小時,重要的信息都被他套出來了,之后就聊了一些其他話題,又聊了將近兩個小時,胡葉斌和邱龍告辭。

    胡葉斌上了出租車,直接讓司機去往車站,他自己則一一給邱梓銘的同學打電話,邱龍給了很多他同學的電話。不過胡葉斌只打到第三個就得知了邱梓銘家的大致位置。

    到了車站,胡葉斌直接拿票就好,他在邱龍家就在網上查過了上車時間,并購買了去往上海的汽車票,下午四點有一輛去往上海的客車。

    沒等多長時間,廣播就提醒檢票上車,這次他去上海是臨時起意,沒有驚動任何人,包括在上海開公司的爸爸。

    這里離上海不算太遠,僅三個多小時就到達目地,此時已經是晚上七點,他沒有在任何停留,而是直奔目的地。

    上海某天橋底下,原來邱梓銘因為他爸爸中斷了給他的資金,他只能一邊打工一邊追求自己的夢想,可到了上海發現,這里的物價太貴,他不是沒有錢,而是這些錢無法長久的維持在在這里的生活開銷。

    于是,他干脆四海為家,他來上海是因為他聽說有一檔節目將在這里錄制,他想到這里追尋自己的夢想。

    胡葉斌來到這座天橋,在天橋底下,胡葉斌發現了一張涼席墊底,一履被單裹身的邱梓銘。

    邱梓銘用茫然的眼神看著這個突如其然的客人。

    “你吃過晚飯沒有?”

    “沒有。”邱梓銘搖了搖頭。

    “走,我請。”

    在上海的一處小菜館里,四盤熱菜居然花費了胡葉斌一百多,胡葉斌也不得不感嘆,上海的物價是真的高。

    “老板,來一瓶白酒。”很快,白酒就上上來了。

    “來,我們邊喝酒,邊談事情。”

    “你找我是因為什么事?”

    “曲優然。”胡葉斌為邱梓銘甄滿酒,又為自己甄滿酒:“我是她前男友,現在的追求者,我想知道她的一切。”

    “曲優然,沒想到你竟然是為她而來,我和她之間,該從哪里說起呢。”

    “就從曲優然給你當家教那里說吧。”()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