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周澤兄妹
作者:憶瞳凌雪的小說
    “你居然是色盲。”周日,他們約好了去學校,曲優然送他。期間,曲優然不止一次的嘲笑胡葉斌這個缺點。

    “喂,你已經說了不下三次啦,這是天生的,我有什么辦法?”

    “我說你怎么不學開車呢。話說你一個色盲怎么選擇設計。”

    “所以第一年學色彩的時候,我成績每次都是墊底,這可不怪我哦,我都是憑感覺畫的。”

    “那你電腦上怎么做的設計?”

    “我看不清顏色,我還看不清字嗎?點那個顏色都是有批注的呀。”

    “那也得自己感覺的來啊!”

    胡葉斌也是很無奈:“當年高考,我報考志愿的時候,第三志愿是隨便瞎填的,沒想到真考進來了。”

    “那第一志愿和第二志愿是哪所學校?”

    “清華北大。”

    “哇塞,你還真敢想。”

    “唉,遙想當年高考,成績多么優異,高考那年,我爺爺奶奶輪番回來給我補習,我媽更是辭掉了工作來當全職主婦。當年我成績好到爆表,模考的時候我還是全市第一,我以為清華北大,妥妥的。沒想到,馬失前蹄,無奈只能來了這里。”

    “怎么,瞧不起我們學校啊?”

    “沒有,只是你看看我這眼睛。”

    “都是借口,你看看人周澤,閉著眼睛也能完成一幅傳世名作,你只不過是色盲,怕嗲。”

    “好好好,曲老師教訓的是,我一定認真完成作業,向周澤同學學習。”

    曲優然還是有些不適應和胡葉斌的關系,剛剛她不由自主的就擺起了老師的架子,說到老師,曲優然倒真想起來了一件事。

    “胡葉斌,拿我手機在班級群里發條消息,說明天到教室里上課,我怕又忘了。”

    “你終于又要上課啦!”胡葉斌從曲優然的包里拿出了曲優然的手機,嘴里還不停的打趣。

    “胡大傻子,明天教授的是理論知識,后面布置的作業就跟這有關。”

    “曲老師,這已經過去半個學期,你怎么一次作業都沒有給我布置啊?”

    “你要是真能把我給你的那本書吃透,比我什么作業都管用。對了,我還想起一件事,大后天有一個國際知名的設計大師將在我們學校開講座,要不要一起去聽啊?”

    “你可真無聊,別的女朋友都是約吃飯,約看電影,約旅游啊。你倒好,約我去看講座。”

    “不去拉倒,我一個人去。”過了幾秒,胡葉斌好像不在意的玩著手機:“那個講座幾點開始?”

    “下午三點。”

    曲優然在笑,胡葉斌也在笑。

    “你就在這邊下車吧。”曲優然將汽車停靠在路邊,這個停靠地點很有趣,是他每個周日都要去買水果的地方。

    “你買完水果,直接走去學校吧。”

    “你就這么害怕讓學校的老師同學知道我們的關系?”

    “我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丟了份工作,我是怕你被開除啊!”

    “行,都聽你的。”

    ……

    第二天,曲優然去教室上課,胡葉斌則是繼續留在這個工作室里,但他可沒在工作,而是一直盯著曲優然的位置愣愣發神,嘴角不時露出甜蜜的微笑。

    “易小婉怎么沒來啊?”

    “聽說她去祭拜她媽媽去了。”

    “易小婉的媽媽又怎么啦?”

    “聽易小婉他們班班主任說,易小婉的母親是難產死的,所以易小婉從生下來開始就沒見過她媽媽。”

    “唉,兩個都是苦孩子啊。”

    “易小婉的命可比周澤苦多了,周澤死了爸媽,還有周家支持他讀書,而易小婉,我聽說易小婉他爸在易小婉很小的時候就進了監獄,因為搶劫。后然易小婉就一直被周澤父母收養,所以周澤和易小婉才會特別親,但誰料到天降橫禍,周澤父母也死了,周澤父母死后,周家就拒絕再供易小婉讀書。”

    “怎么會這樣,周家好歹也算是書香門第。”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書香門第又怎樣。”

    老師們的聊天傳入胡葉斌的耳中,胡葉斌這才想起來,自那日中餐廳看到她之后,易小婉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視線之內。

    中午,曲優然高高興興的回了工作室:“胡葉斌,一起去吃飯唄,我順便給你講講你的專業。”

    兩人就這么大搖大擺的去吃飯,沒有誰懷疑他們是戀人,因為幾乎所有人都認同了胡葉斌和易小婉的戀人關系。

    “兩碗拉面。”這次胡葉斌和曲優然跑到學校外面去吃了,曲優然非常喜歡吃拉面,準確的來說非常喜歡在拉面里面加辣椒。

    在吃飯中,胡葉斌將他所聽到的關于易小婉的傳聞告訟曲優然。

    “那你想怎樣?”曲優然繼續吃著面條,頭也不抬。

    “我想查清楚這件事。”

    “行,我陪你一起查。”

    “你不吃醋嗎?”

    曲優然此時才抬起頭,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你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