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發展
作者:憶瞳凌雪的小說
    胡葉斌被曲優然的親戚們輪番轟炸,但胡葉斌有不能拒絕,只能硬著頭皮與這些人拼命,還好胡葉斌的爺爺也是個嗜酒如命的人,酒量自然沒得說,為胡葉斌擋下不少酒。

    在訂婚當天,倒是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胡葉斌的爺爺和曲優然的父親拼起酒量來了,兩人越喝盡興,很快就吸引了會場里的目光。

    兩人一連對吹了十箱啤酒,雙方家長見勢不妙,連忙勸他們不要喝了。

    但胡葉斌的爺爺和曲父都是倔強人,非要分出個高下,直到爆脾氣的奶奶和曲母出馬才制的住這兩頭倔牛,旁觀者皆道掃興。

    當然,這一切胡葉斌并沒有看見,因為他早已在曲優然親戚的輪番轟炸下不省人事。

    當胡葉斌睜開眼睛之時,只感覺一團溫暖出現在懷中,胡葉斌低頭望去,曲優然正抱著他呼呼大睡。胡葉斌沒有忍心打擾曲優然,他甚至不敢挪動身體,只靜靜打量著這個房間。

    這里是一處普通的住宅小區的住宅房,房子買了好多年了,一直空著,后然胡葉斌媽媽就將此作為他和曲優然的新婚房間。(曲父曲母并不知道胡葉斌家到底多有錢!)

    這套房子并不小,一百平米,三個臥室。屋內的裝修胡母早已安排妥當,在這個臥室里,一個櫥柜,一張床,床前有個小的液晶電視,還有心愛女人,這樣的房子才像家。

    他并不喜歡原來住的那套別墅,沒有人情味的別墅,住在那里讓他有一種身處監獄的錯覺。

    胡葉斌望向床旁桌幾,上面放著一排書,日本設計師的那本古舊泛黃的書最為明顯。胡葉斌要感謝那名日本設計師寫了這本書,這或許可以作為他與曲優然的定情信物。

    手機的聲音吵醒了曲優然,這讓胡葉斌不滿,他接通電話,他發誓,若是打電話的是推銷什么的,他一定罵死對方。

    “胡葉斌,是我!”熟悉的聲音,是周澤:“我知道你們剛剛訂婚,本不應該這時候打擾你們,但明天就開學了,再此之前,我們必須見上一面。”

    “好,在哪?”胡葉斌這話說的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

    周澤告送胡葉斌一個地址就掛斷了電話,剛剛睡醒的曲優然揉了揉眼睛:“不要生他的氣了嘛!他說的對,有些事情,在開學之前必須確認一下。”

    胡葉斌摩梭著曲優然的臉,無奈的說:“你真是我的克星,只要你一開口,所有氣憤和煩惱都消失無蹤。”

    胡葉斌愛憐的撫摸著曲優然,曲優然露出了一個幸福的笑容。

    曲優然開車帶著胡葉斌到達目的地,他們遠遠的就能看見周澤在門口等候。

    胡葉斌下車,曲優然則是將車開到車庫。

    “哪間包廂啊?”

    周澤搖了搖頭:“我們不是來這里吃飯的,而是去這里。”周澤將手指向飯店旁邊的商務樓。

    “彗興在十一層。”胡葉斌點了點頭,等曲優然停好車過來,三人一并進入這座商務樓。

    當電梯門打開之時,彗興美工設計有限公司的字樣出現在胡葉斌面前。進入彗興,胡葉斌看到有五個人穿著職業裝在那忙碌的工作。

    周澤直接帶著胡葉斌和曲優然進入總裁辦公室,是鐘志祥,還有一個白種人人雙手抱胸,坐在那里。

    “呦,來的真快啊,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鐘志祥用手掌指向那個白種人:“簡博特,我師兄,前不久我打電話給他,請她過來幫我,沒想到他一口就答應了。”

    鐘志祥臉上的笑容無法收斂,顯然這位簡博特的到來讓鐘志祥很是興奮。

    “holle!”胡葉斌伸出手來。

    簡博特起身握住胡葉斌的手,用中文回答:“你好!”

    簡博特的漢語好的讓人出奇,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外國人說“你好”能說的如此的字正腔圓,如果不是一副白種人的皮囊,恐怕沒人會認為他是外國吧!

    “都坐,我為你們具體介紹一下彗興設計。”

    鐘志祥的口才不是很好,但他拿出一塊寫字板,在寫字板上邊說邊寫,有的時候還要畫示意圖,不過他的字很好看,草稿圖也是能夠讓人一眼就能看明白。

    鐘志祥的想法很簡單,也很樸實,就是組建一個精英的核心團隊,讓這個團隊在國內打響知名度,打響知名度的辦法無非就是獲獎,獲得某位國內或者國際知名大師中肯的評價,知名度打響了,自然就有訂單了。

    鐘志祥的想法很美好,但胡葉斌知道,事情沒那么簡單,沒有后臺的支撐,想要和一流的設計公司披肩,那是根本不可能。

    自改革開放以后,資本家迅速占領市場,設計在市場的地位越發重要。如今,大到公司企業,小到門店傳單,這些都需要設計的參與,但這些訂單價值卻是天差地變,大訂單以億為單位,小的只有可憐的幾十塊錢。

    于是設計公司大致可以分為大小兩種,大公司接大單,企業也會主動將訂單交給大公司,他們看中的不是企業,也不是設計作品本身,他們更看中設計師本人的知名度。

    小公司接小單,無非就是廣告傳單,門店設計,這當然賺錢,中國大設計公司屈指可數,但小公司卻遍地開花,哪一個不是賺的盆滿缽滿。但想要靠這個在設計界獲得一席之地,癡心妄想。

    既然企業都看中設計師本人的知名度,那么就會出現大公司不惜一切代價培養出知名設計師,而小公司就沒有辦法培養出知名設計師。

    問題就出在誰來評判,怎么評判,作品的好壞是由人的主觀意識評價,說到底還是人來評價,有資格評價的都是知名設計師,而知名設計師都是在大公司,大公司又不惜一切代價培養出下一代知名設計師,這就犧牲了小公司的設計師利益,便形成了一個死循環。

    胡葉斌嘆了口氣,要想躲過這個死循環,除非有后臺,胡葉斌忽然想到了他父親,若是有一個強有力后臺的支持,彗興大有可為。()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