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暴露 下
作者:憶瞳凌雪的小說
    費宇翔當然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很快就有人上來給他傳消息,打趣道:“沒想到我的兄弟也在下面,更沒想到曲優然居然在這里任教,真是無巧不成書啊。胡葉斌,能不能請你上來跟我分享我們的故事。”

    既然暴露了,胡葉斌也不扭捏,很大方的走上了講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胡葉斌身上,對于他們來說,曲老師和學生之間的八卦比這場演講有意思的多。

    胡葉斌回到學校之后很低調,所以認識的人不算很多,但曲優然作為該校的老師,在場的絕大多數學生都聽過曲優然的講課,在他們心中,曲優然是一個相當嚴厲,且漂亮的老師,他們對曲老師的過去很感興趣。

    “大家好,我叫胡葉斌,是10級視覺傳達的學生,經過四年當兵,現在繼續回來上課。”胡葉斌說話中氣十足,男子氣概在胡葉斌身上一覽無余。

    “哈哈哈,兵沒白當啊,說話都不一樣了。”費宇翔這話有些調侃的意味。

    “費總才真是一日不見,當刮目相看,你再也不是我當初認識那個質樸的窮小子了。”胡葉斌嘴下說話絲毫不留情,大劇場里的明眼人都看的出來。

    馬老師見識不妙,連忙跑到主持人面前搶過話筒:“牛人學長的演講到此結束,現在按秩序退場。”

    雖然馬老師這么說了,但大劇場里的同學卻沒有退場的意思。好戲才剛剛開始,他們怎么舍得離開。

    “月兒可還好?”月兒就是胡葉斌的前女友,費宇翔的妻子。

    費宇翔嘴角微翹:“她很好,現在懷孕了,不方便出來見人。”

    月兒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深深扎入他的心中,當初胡葉斌莫名其妙的就被甩了,不到半個月,胡葉斌就發現自己的兄弟和這個女人在一起了,他一直懷疑自己與月兒的分手,是他在從中作梗。

    直到后然有人跟他明確說過他和月兒的分手就是費宇翔安排的,從此兩人關系徹底破裂。

    “你呢?”費宇翔不在意的問著,他想從胡葉斌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

    胡葉斌并沒有回答費宇翔的問題,而是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個疊起來的手帕,胡葉斌將手帕打開,露出一個戒指,他將戒指戴在左手無名指上,五指張開,放到費宇翔面前:“我已經訂婚了!”

    “我認識嗎?”

    “曲優然!”這一下,大劇場里人全部炸裂,他們不在乎胡葉斌和曲優然以前的關系,他們更在乎的是老師和學生,師生戀。

    一時間男生吹口哨,女生興奮的彼此交談,這種愛情一向是青年男女們所向往的,所崇敬的。

    “費總,有空的話一定要來參加我和曲優然的婚禮啊。”

    費宇翔露出了一個微笑:“放心,我肯定會帶著我老婆孩子一并參加我兄弟的婚禮的。”

    胡葉斌也露出了笑容,兩人“親切”握手。

    學生終于自覺的散場,這場戲看的可謂是十分過癮,可以預見,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胡葉斌和曲優然這場師生戀將成為學生們津津樂道的談資。

    “跟我出來一趟!”教導主任走過胡葉斌身旁。

    胡葉斌跟著教導主任走出了大劇場,他帶著胡葉斌走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

    “我該說什么好,這種事情怎么能說出來呢!”

    “主任,我錯了!誒~”胡葉斌先是本能的認錯,然后感覺教導主任這話不對啊!

    “怎么?很驚訝,你以為你們那點破事我都不知道?”

    “是,教導主任說的是!”胡葉斌低頭乖乖認錯,態度十分誠懇。

    “你們之間談戀愛其實沒什么關系,關鍵你當著全年級的面說出來了,為了維護學校規章制度,我必須對你給予處理,至于怎么處理,我一個人不算,這得看學校的意思,還有這件事的影響力。”

    “主任,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胡葉斌再次鞠躬認錯,這次是非常誠懇的認錯。

    主任看了一眼胡葉斌,嘆了口氣:“祝你們幸福!”然后就走了。

    走出大劇場,發現整個宿舍的人都在大劇場門口,包括周澤。

    “行啊你,神不知鬼不覺就泡走了曲老師。”顏豐打趣道。

    “對你們隱瞞,我很抱歉。”

    陳利釗走到胡葉斌面前,錘擊了一下胡葉斌的胸口:“說這些干嘛,我們是兄弟!”

    “那你們一定要參加我的婚禮啊!”

    “當然要去啊!”

    “哈哈哈,一定去!”宿舍里的幾個老油條都在打著哈哈。

    “你們在聊什么呢?”不知什么時候,易小婉跑了過來。

    王富貴喳喳嘴:“可惜了這么好的女孩!”

    “我們一直以為你和易小婉是一對。”顏豐也插言道。

    “那只能說明我和胡葉斌有緣無份,胡葉斌,你不用愧疚什么,離開了你,我能找到更好的!”易小婉這話明顯言不由衷。

    “那祝你幸福!”

    “也祝你和曲老師幸福一輩子!”一群人在劇場門口其樂融融。

    手機響起,胡葉斌一聽就知道曲優然打來了,這是曲優然的專屬音樂。

    胡葉斌不敢怠慢,連忙接通了手機:“喂,老婆……我馬上回去……你先吃吧!”

    胡葉斌掛斷電話,對著眾人說:“對不起啊,我老婆叫我回家吃飯呢。”

    “喲~,看吧你急的,回去吧。”胡葉斌像所有人告辭,就急急忙忙回家了。

    直到胡葉斌走遠,顏豐才說:“這家伙回去又是個妻管嚴!”

    陳利釗敏銳的抓住顏豐話語中的漏洞:“你這個‘又’指的是誰?”

    顏豐笑開了花,臉上,身上的肉一顫一顫的:“再過幾個月,我也要結婚了。”

    “行啊,異地戀也能修成正果!”

    王富貴卻是愁眉苦臉,陳利釗問:“你又怎么啦?”

    “我又要破費了!”

    “嗐~,我還在乎你們那點錢,我跟你們說,結婚那天誰給錢,我跟誰急。”

    “胖子大方啊!”一群人說說笑笑,這真是校園最美好生活最美好的時候啊。()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