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道主全部章節 第七百三十九章 南無八部天龍廣力菩薩!
作者:妖僧花無缺的小說
    臨行前。

    水府當中,一道金光閃爍,來到陸青峰跟前。金光散去,乃是一位錦袍少年,面容冷峻令人心生寒意。

    陸逍、陸瑤送父親出征。

    見著來人,一時驚奇

    “這是何人”

    他們從未見過此人,天蓬水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進來的。

    有神將攔在陸青峰跟前,沖少年喝道“來者何人,膽敢無禮”

    “這是本帥弟子。”

    陸青峰揮揮手,讓神將退下,笑吟吟看向錦袍少年。

    “弟子”

    “爹的弟子可真多”

    陸瑤望著錦袍少年,心中暗道。

    父親時不時多出幾個弟子,時不時又多出幾個弟子,她早就見怪不怪,私下還曾編排過,說父親是收徒狂魔。原以為來到天河,將父親的弟子都認全了,這就又蹦出個眼生的。

    少年自是不知陸瑤心思,來到陸青峰跟前,躬身拜道“弟子六翅,拜見老師”

    “好。”

    “好啊。”

    “冰心煉就,天塌不驚。如今成就天仙,也算苦盡甘來。”

    陸青峰看向六翅,不住點頭。

    也為之歡喜。

    他這弟子歷經苦難,不下大弟子王立。自九幽當中尋著之后,便一直靜心修持冰心訣,煉化心中戾氣、殺戮欲望。陸青峰回黑星界、去南華界,歸仙秦界,直到天河。這一路走來,唯有六翅始終跟隨,一直在他袖中苦苦修持。

    聆聽多次講道。

    到了天河。

    陸青峰將其放出,借助星斗之力,冰心訣大成之時,六翅也水到渠成成就天仙。成為陸青峰門下,繼玄寧子、玄愚子之后,第三位天仙。

    “正好。”

    “為師這就要去討伐惡蛟,平息水患。你既已成道,便封你為西路直月將軍,隨軍出征。”

    陸青峰取出將印、甲胄賜下。

    六翅搖身一變,就成了一路直月將軍。

    天河。

    大軍進發,聲勢浩蕩。

    陸青峰為天蓬元帥,居在陣中。

    側有從童,或騎夔龍,部領天罡大圣,九天殺童大將等一十九位天河上將。

    又有飛鷹走犬二使者,無義神王,戰伐神王,聾兵啞將,黑殺洞淵,三百萬兵,七十二洲大天將,無鞅天仙兵吏,并在煌煌紫云火焰之中。

    驅云役電。

    戰艦橫行。

    直奔西境。

    惡蛟為禍所在,位于天河西境與北境交界處。

    此地歷經數次量劫,連番大戰,早就糜爛。無數歲月,也未曾恢復元氣。于是就成了天河水軍與佛門水軍的緩沖地帶,二者皆不管。

    因島嶼、陸洲破碎,散亂如星空,故此又稱為小銀河。

    只不過。

    近些年來。

    仗著天河無主,佛門這邊倒是在溫水煮青蛙般的逐漸往北面推進、蠶食。在天河各洲各島布施恩義、宣揚佛法,已經將小銀河占據大半,漸有席卷天河之勢。

    惡蛟所在。

    恰是佛門尚未觸及的地域。

    天河大軍到來時,此地已有萬千佛兵羅列,將數百島嶼、十余陸洲圍的如鐵桶一般,水潑不進、蒼蠅難飛。

    轟隆隆

    嘩啦啦

    內里大戰驚天。

    金光、黑光亂放,廝殺聲不絕于耳。

    陸青峰身后兩側,各自侍立一人,左側之人鳥首人身,背負羽翼,目光陰鷲閃亮,四下里掃視著;右側之人則是狗臉人身,身形半佝僂著,鼻子不時抽動,嘴巴微微咧開,露出兩排鋒銳的利齒。

    此二人乃是天河水軍、天蓬座下偵探敵情,傳遞信息的飛鷹、走犬二使者。

    皆有神通在身。

    但見飛鷹使者上前,聲音陰惻道“啟稟元帥,南無八部天龍廣力菩薩正與惡蛟爭斗,難分難解。”

    走犬使者也上前道“惡蛟兇猛,麾下有三十萬天河水獸,個個兇殘力大無窮,恐南無八部天龍廣力菩薩不是對手,還請元帥速速援手。”

    “合該如此”

    陸青峰臉色一肅,沉聲喝道“長顱巨獸大將軍何在”

    一言落下。

    “末將在”

    即有一位大將站出,但見此將人面鳥觜,頭有一角,手執鐘,龍足,威武不凡,正是天河上將當中排名第三的長顱巨獸大將軍。

    “廣利菩薩不敵惡蛟。”

    “將軍領十萬水兵,速去誅殺惡蛟”

    陸青峰發號施令。

    長顱巨獸大將軍領命,當即率十萬水軍,前去助陣。

    及至場外。

    有佛兵攔路。

    長顱巨獸大將軍兩眼圓瞪,怒喝道“吾乃天河上將長顱巨獸大將軍,奉天蓬大元帥之命,前來誅殺惡蛟,汝是何人,安敢攔我”

    一聲喝。

    直將佛兵將領鎮住,又見遠處三百萬天河水軍烏泱泱嚇死個人,不敢強硬,忙的放開道路,讓長顱巨獸大將軍并十萬眾水軍,進入場中。

    天河當中。

    以天蓬真君為尊,總領天河,稱元帥。其下又有三位天河副帥,分別為天罡大圣、混元一氣都統大將、雷霆殺伐大將,再往下是三十六員上將。

    具都是金仙人物。

    但隨著天河變幻,幾經波折。

    副帥、上將走的走、散的散、濫竽充數的濫竽充數。時至今日,僅有天罡大圣、天罡大圣、九天殺童大將、高刁北翁神將軍、長顱巨獸大將軍、威劍神王大將軍這五位尚在,乃是金仙道行。

    余者或是空缺,或是天仙道行。

    上不得臺面。

    這長顱巨獸大將軍就是一員金仙,自天河當中得道,至今不知多少歲月,不容小覷。

    然而。

    入得其間,依舊久戰不下。

    “惡蛟以一敵二不落下風,長顱巨獸大將軍請元帥增兵支援”

    有一員傳令官從場中飛速跑出,向陸青峰匯報。

    “好個惡蛟。”

    陸青峰聞聽,面有怒容,喝道“高刁北翁神將軍、威劍神王大將軍何在”

    “末將在”

    兩員大將出列。

    一個是玄布纏頭,皂衣大袖,左執金鐘,右執玉錘。

    一個是青衣大袖弁冠,口吐青氣,左執劍,右執牌。

    皆是威武神氣。

    陸青峰發令道“命你二人,各領十萬眾,從南北兩路,夾攻惡蛟,務必誅殺”

    “末將領命”

    二將應聲。

    各點兵將,沖殺過去。

    一陣混戰。

    終于分出勝負。

    佛兵、天兵分開。

    天兵這一方,三十萬眾并未損失多少,三位天河上將立在前,經歷一場廝殺。

    而佛兵這一方。

    站在最前的,乃是一員身著袈裟的白甲將軍,煞是英武。在他身后,亦有幾員虎將,觀其氣勢,不下這邊三位天河上將,顯然也都是金仙一流。

    在其中一人手上,牽有仙索,仙索一頭束縛著一條黑乎乎、惡狠狠的兇蛟,身上傷痕累累,應是方才斗戰所傷。

    此刻被擒,猶不服氣,掙扎咆哮,欲要逞兇。

    陸青峰領眾上前。

    高刁北翁神將軍等三位天河上將近前,一臉慚愧道“末將無能,未能斬殺惡蛟。”

    “無妨。”

    陸青峰擺擺手,看向那身著袈裟的白甲將軍,朗聲道“惡蛟為禍天河,水淹十洲,大天尊命本帥擒拿惡蛟,還請廣力菩薩行個方便,將惡蛟交予本帥,送上斬妖臺走一遭”

    白甲將軍。

    即西方南無八部天龍廣力菩薩,看向陸青峰,朗聲笑道“原來是天蓬元帥。惡蛟為禍,自有佛法教化,令他放下屠刀皈依我佛,就不勞元帥大駕了。”

    “本帥總管天河,惡蛟為禍,如何用得著佛門教化”

    陸青峰臉色不善,看向廣力菩薩“菩薩莫非是有意欺辱本帥”

    “元帥言重。”

    “貧僧并無此意。”

    廣力菩薩展顏笑著,嘴上否認,但觀其神色,分明是沒將這個新任天蓬放在眼里。

    “好個玉龍三太子。”

    “安敢藐視天規,折辱本帥”

    陸青峰怒極,不與多說,揚聲喝道“天罡大圣何在,速速拿下惡蛟,請大天尊定奪。”

    “元帥。”

    “廣力菩薩慈悲,既然惡蛟已被菩薩擒攝,何不如交由佛門處置。”

    天罡大圣坐鎮天河多時,知曉佛門厲害,跟廣力菩薩也打過不少交道,自然不愿去戰。

    “天罡大圣”

    陸青峰轉頭,看向天河中僅剩的一位副帥。

    其身長九丈,素羅衣,披發,左手掐訣叉腰,右手執劍,跣足丁立,面紫色,生有三目,顯得威猛不凡。

    傳聞。

    這位天罡大圣,乃是天罡星中一縷天罡氣造化而成,落在天河,修行得道,故此被敕封為天罡大圣,為天河三大副帥之首。

    法力無邊。

    神通廣大。

    不曾想,卻也是個草包。

    “天罡大圣。”

    “汝要抗命不成”

    陸青峰一雙眼泛著寒光,看向天罡大圣。

    天罡大圣心頭叫苦,不得不應道“末將不敢。”

    于是沖身上前,向廣力菩薩道了一聲得罪,三目中,中目光明照耀天地,頂中出氣兩條,一青一白,青白中復出青赤氣,如絲彌布天地。

    天罡密布。

    這就出手了

    “來得好”

    卻見廣力菩薩身后,一員大將沖身出來。一搖一晃,顯出金剛法身,佛光照耀,也有九丈高。雙臂各持兵刃,與天罡大圣糾纏一處。

    難分難解。

    看樣子,一時很難分出勝負。

    廣力菩薩看到,嘴角微揚,臉上似笑非笑。

    “哼”

    陸青峰輕哼一聲,也知天罡大圣勉強出手,卻藏著掖著不肯使出全力。

    暫時不去追究。

    手上顯出一根青竹杖,看向廣力菩薩,“看來還須與菩薩做過一場。”

    “正要領教元帥高招。”

    廣力菩薩絲毫不懼。

    手中持劍,傲然獨立。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