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道主全部章節 第七百五十二章 哈哈!李靖,你且看看我是誰?!
作者:妖僧花無缺的小說
    這一日。

    三十三天,周天星斗中。

    一位風姿綽約的道人走出。

    “天蓬真君。”

    “拜見真君。”

    看守星斗的星官、神將見著此人,全都行禮,不敢怠慢。

    跟前這位。

    不但是玉帝跟前紅人,自身戰力也是頂尖。

    幾年前,一舉將托塔天王佛、靈吉菩薩等佛門金仙生擒,名頭響徹三界。

    實乃一等一的兇人。

    自是恭敬的緊。

    陸青峰略微頷首。

    大步走出。

    時隔三年。

    終于出關。

    一直緊繃的心神稍稍放松,只覺天寬地廣。

    正要回轉天河。

    忽的。

    “阿彌陀佛。”

    “三年不見。”

    “真君風采依舊。”

    一道身影突兀出現,攔在身前,聲音熟悉。

    陸青峰頓住一看,頓時笑了:“我道是誰,原來是李天王。”

    來人不是旁人。

    正是等候三年的托塔天王佛。

    “應當是法身破滅,漏了破綻,被燃燈上古佛察覺。”陸青峰心中動念,須臾間便想通關竅,心底冷然:“這是欺我金仙不復,天仙孱弱,欲要算舊賬。”

    心神轉動。

    陸青峰高聲道:“本真君天河尚有要務,還請天王莫要擋道。”

    托塔天王佛運起一雙眼,往跟前天蓬看去。朦朦朧朧卻只能瞧見一團迷霧,看不真切修為。

    “當真有手段。”

    “難怪僅憑一道金仙法身,連老師都能瞞過。”

    托塔天王佛見這人神色不慌,面色如常,心下冷笑:“裝腔作勢。”

    短短三年。

    即便是當初那猴子,也難一蹴而就修成金仙道果。

    小小竹妖,何德何能?!

    “不宜拖延。”

    “遲則生變。”

    托塔天王佛看向陸青峰,朗聲道:“貧僧此來,是為請真君行個方便,歸還法寶。”

    “歸還法寶?”

    陸青峰四顧看了看。

    但見四方清光隱現,佛光匿藏,托塔天王佛顯然來了許久,早就布下羅網,只等他出這星斗。

    “當真下作。”

    陸青峰斥了一聲,指著托塔天王佛喝道:“李靖,你禍亂天河,陛下仁慈饒你不死。何敢再來天庭撒野?!”

    一聲呼喝。

    就有不少目光投來,藏匿在滿天星辰之后,饒有興趣,卻不出面。

    “阿彌陀佛。”

    “既然如此,貧僧得罪了。”

    托塔天王佛竟也不怒,反而噙笑,立在原地身形閃爍,憑空不見。

    “嗯?”

    陸青峰張目望去。

    大羅洞觀遍觀四方上下,眉頭微皺。忽的,心神一緊:“不好!”

    不及轉身。

    腳踩‘云巔步’一個閃爍,卻還是遲了須臾,被一道罡印打中后心,當場一個踉蹌,臉色泛白。

    險些吐血。

    轉頭回望。

    托塔天王佛似笑非笑也正向他看來。

    陸青峰臉色難看:“五行大遁?!”

    “真君好眼力。”

    托塔天王佛雙手合十,臉上含笑,內里卻藏刀。

    他堂堂托塔天王佛,被個名不見經傳的天蓬真君生擒活捉,葬送天河大好局勢,葬送九百萬佛兵。

    天知道該是何等憋屈。

    一身法寶被五色神光克制。

    一身本事還未來得及施展,又被陰謀算計,沒來及反應就被生擒。

    三界傳揚,顏面大失,成了三界笑柄,反倒成就了天蓬威名。

    著實可氣可恨。

    此番前來,除了取寶,更是憋著一股子氣。一出手,便不留情。

    陸青峰看著托塔天王佛,臉色陰沉。

    此人佛道雙修,早早就是金仙,豈是等閑?

    在拜入佛門,拜在燃燈上古佛門下之前,更曾是西昆侖度厄真人門下學道。

    那度厄真人來歷神秘,最擅長的便是‘五行遁術’。托塔天王佛雖比不得授業恩師,但修行多年,卻也不容小覷。

    冷不防。

    就要吃個大虧。

    “真君。”

    “法寶乃身外之物,何必眷念?”

    托塔天王佛一擊得手,心中大定,不急再攻,卻是先要討還靈寶。

    “哼!”

    “敢來天庭逞兇,未免太過張狂!”

    陸青峰冷哼一聲,哪肯歸還至寶。

    抖手取出六陳鞭,就向托塔天王佛打去。

    “真君何苦。”

    托塔天王佛嘆息一聲。

    身形又換。

    突兀出現在陸青峰左側,揚手又是一擊明王印,打的陸青峰連栽七八個跟頭,張口噴出十七八口心頭血。

    臉色萎靡到極致。

    狼狽不堪。

    “果真!”

    “果真是天仙!”

    托塔天王佛見狀,心下怒意更甚。

    這次卻不停手,雙手結印,化為一道法尺,上有‘乾坤’二字。持尺在手,揚起在空就向陸青峰打去。

    “五色神光!”

    陸青峰忙祭起神光去刷。

    卻見托塔天王佛遁術再起,避過神光,再次出現在身后。

    “著!”

    猛起一尺砸下,砸中陸青峰后心,險些肉身破碎。

    這當口,托塔天王佛兀自不停,手中法尺又是一揮,化作偌大乾坤,向著陸青峰兜頭便罩了下來。

    這是不愿費唇舌,要將陸青峰直接生擒活捉了去。

    “擒了你。”

    “何愁法寶?”

    托塔天王佛心中大笑。

    法尺落下。

    被砸的顛三倒四的天蓬真君再難抵擋,直接就被收了去。他這法尺乃法力匯聚,佛法凝成,可不會被五色神光刷了去。

    “李靖!”

    “怎敢拿我?!”

    陸青峰人在法尺當中,神光刷動不停,閃爍耀眼,張口咆哮。

    “區區天仙,也敢放肆。”

    “隨貧僧去一趟靈山吧。”

    托塔天王佛不愿在此地久留。

    一個縱身,便往西方極樂躍去。

    “真君?”

    “天蓬真君?!”

    “天蓬真君此前不是生擒了李靖,這下怎會如此不堪?”

    “不好。”

    “快快稟報陛下,天蓬真君被人抓走了!!!”

    ……

    星斗門戶。

    雖然僻靜,少有人至。

    但也有神將、靈官、仙家瞧見這一幕。

    一個個先是驚詫、疑惑,而后慌忙往靈霄殿趕去。

    ……

    這一頭。

    托塔天王佛遁行虛空,離了星斗門戶。

    掠行三十三天。

    及至天河。

    正此時。

    “天王!”

    “可曾擒住那天蓬?”

    一人自天河外行至,落在跟前,一臉關切。

    托塔天王佛停下。

    “原來是靈吉菩薩。”

    見著此人,托塔天王佛揚了揚手中法尺,朗笑道:“菩薩且看。”

    靈吉菩薩探頭看去。

    只見那天蓬真君被困在法尺當中,死命逃脫不得。

    當真大快人心。

    “這天蓬當真是天仙道行?!”

    靈吉菩薩兩眼瞪大,口中問道。

    托塔天王佛聞聽,瞥了眼法尺中掙扎那人,也是冷笑:“不錯!哼!小小天仙,不知從何修來一道金仙法身,竟也敢胡作非為!”

    說到這里。

    托塔天王佛不愿多提。

    畢竟栽在一個天仙手中,說出去屬實不算光彩。

    再加上此地還是天河范圍,雖不知玉帝對這招搖撞騙的天蓬真君適合態度,但最好還是不要在此地過多停留才是。

    當下道:“此子在手,菩薩法寶定是周全,先回靈山。”

    “好!”

    “先回靈山!”

    靈吉菩薩大喜,也忙的點頭。

    當即與托塔天王佛一道飛遁,直奔靈山去。

    眼見將要出了天河。

    托塔天王佛心中稍安:“看來玉帝也對此子不滿。”

    這樣想著。

    心頭又涌起一股戾氣:“回了靈山,定要教你好看!”

    心念剛落。

    忽的。

    心神一緊,一股熟悉的感覺迎面而來:“不好!”

    托塔天王佛佛光一頓,就見虛天五色神光突起,就在身側,劈頭蓋臉向他打來。

    根本難以防備。

    刷了他一個跟頭,直往天河墜去。

    天河之下。

    一座三十三層黃金寶塔聳立。

    “五色神光?”

    “玲瓏寶塔?”

    “是誰?!”

    托塔天王佛心神大驚,臉色驟變,跌落當空竭力抬頭就看向天上‘靈吉菩薩’。

    “哈哈!”

    “李靖,你且看看我是誰?!”

    但見那‘靈吉菩薩’搖身一晃,當場變化了模樣。

    豐神俊朗。

    仙風道骨。

    這哪里是靈吉,分明就是那位天蓬真君!

    觀其氣機。

    赫然是金仙道行!

    “怎么可能?!”

    一見這人,托塔天王佛不敢置信。

    忙向手中乾坤尺印看去,只見當中哪里還有什么天蓬,只余下一片青竹葉飄飄蕩蕩,極為冷清,煞是譏諷。

    “法外化身!”

    托塔天王佛咬牙,心中發冷。

    哪里還不知這是中了算計。

    心頭大恨。

    又羞又氣。

    此子故技重施,可恨他居然還是沒能看出,又中了暗算。

    “如此心計。”

    “所圖定是不小!”

    托塔天王佛遍體生寒,甚至都顧不上去想為何小小‘天仙’,搖身一變,又成了金仙。

    心膽俱顫。

    眼看著就要被打入玲瓏寶塔當中。

    不敢絲毫遲疑,五行遁術捏在手上,還想遁逃。

    “逃?”

    “哪里逃?!”

    陸青峰大笑一聲。

    背后五色神光再起,當場就將托塔天王佛一身法力刷的動蕩,遁法難起,直往玲瓏寶塔墜去。

    陸青峰立足天河。

    伸手一指。

    ‘九天都箓顛倒乾坤大法’運轉,就有三山九島飛空到來。

    “不好!”

    托塔天王佛驚的乍起。

    狠咬舌尖。

    還要逃遁。

    “留下吧!”

    陸青峰一腳跺下,漫天都是腳印,封死托塔天王佛所有退路。

    晃晃身軀,又施了個法天象地變化,長的高萬丈,頭如泰山,腰如峻嶺,眼如閃電,口似血盆,牙如劍戟。

    手持六陳鞭,上抵三十三天,照著托塔天王佛光禿禿的腦袋就是一砸。

    轟!

    一聲巨響。

    托塔天王佛再難抵擋,被砸入玲瓏寶塔當中。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