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不下來的男人[快穿]》正文 126.126
作者:袖側的小說
    此為防盜章  孟婆湯也好, 上天堂也好, 那些神話故事里都得有個引路人,用不著她們這些死人操心的,韓煙煙相當有信心的想。

    果然, 她才走了幾步, 就有個聲音在空間中響了起來。不過這既不是孟婆也不是天使, 而是機器人一般的電子合成音。

    “韓煙煙,你被選中了。”那聲音說。

    聽到“韓煙煙”這個名字,韓煙煙心中愕然。但她不動聲色, 什么都沒說,只靜靜的用目光緩緩掃過純白發光的頭頂,希冀找出那個聲音的出處。

    沒人搭腔, 過了尷尬的好幾秒,那電子音不得不硬著頭皮自己接著說:“你被‘快穿世界’選中, 接下來, 你將作為任務者穿越到不同的世界, 完成系統交給你的任務。”

    經歷了名字帶給她的驚訝,“快穿世界”四個字已經不能帶給韓煙煙更多的意外了。她聽到電子音的話, 只微微動了動眉毛,連表情都沒變。

    經歷了剛才的尷尬,這一次電子音沒有再玩欲擒故縱、故弄玄虛的把戲, 直接平鋪直敘的講述:“你將會進入不同的世界, 攻略不同的目標人物。我會給予你一定的能力或者條件, 協助你更有效的完成任務。”

    電子音用了一個韓煙煙非常熟悉的詞, 它說:“韓煙煙,你想要什么‘金手指’,可以在此提出。”

    也是,“快穿世界”都出現了,“金手指”還會遠嗎?

    韓煙煙沒有直接索要金手指,只冷靜的問:“我已經死了嗎?我是說我本人,真人。”

    電子音說:“還沒有,不過離死不遠了。”

    韓煙煙皺眉。

    電子音說:“所以你很幸運遇到我。如果你能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我會救活你的身體,還會給你令人驚喜的獎勵。所以現在我們趕緊進入正題吧,在快穿世界里,你想要什么金手指?”

    韓煙煙注意到電子音說救活她、獎勵她的前提都是“完成任務”,那如果完不成呢?韓煙煙覺得不用多問,答案其實很簡單很明白。

    她垂眸思索片刻,抬眸:“如果是太平盛世,我要絕世美顏,腰纏萬貫。如果危及生命,我要戰力爆表。”

    電子音沉默了。韓煙煙也不著急,就靜靜的站在那里等候回答。

    過了很久,電子音才說:“對不起,你的條件不能被滿足。”

    韓煙煙:“……”

    電子音說:“絕世美顏,腰纏萬貫和戰力爆表,你所列舉的三個條件幾乎構成了完美條件。根據以往的經驗,擁有完美條件的任務者失敗概率更高。我們決定,只給你限制條件。”

    韓煙煙敏銳的捕捉到了“我們”這個關鍵詞。

    電子音說:“關于金手指,稍后再討論。現在,關于任務,你有什么要問的嗎?”

    “有。”韓煙煙說,“任務是什么任務?攻略的要求是什么?怎么算是完成了任務?衡量標準是什么?”

    “你將會進入一個或數個……肯定數個世界!”電子音說,“在每個世界里,都有一個要攻略的主要人物。你的目標就是要……改變他,讓他有變化。”

    這一次,韓煙煙貨真價實的把她的愕然表現在了臉上。

    “這叫什么任務?”她皺眉道,“怎么算是改變?我怎么知道任務目標發生變化了?這是以什么來衡量的?”

    電子音“咳”了一聲:“總之我自有衡量的標準,這已經超出了你理解的范圍,不必多問。”

    這什么鬼?人家的快穿,要么攻略什么人,好感度一百算滿分,要么完成原主的遺愿,化解原主的執念就算通關,總之是有標準明確的衡量尺度。怎么到了她這里,這么含糊其詞?

    “這些你不用擔心,我掃描過你,你是個非常有潛質的構建師,我很看好你。你先試一試,來個簡單點的……哎呀!”電子音話說到一半,忽然戛然而止,氣急道:“忘了給你標記了!”

    然后韓煙煙腦海里最后的記憶,就是機械的、合成電子音般的這個聲音冷冰冰的說:“標記。”

    明明之前說話都還帶著人味兒,這一句“標記”卻仿佛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感情,用聽覺去勾勒的話,如同一臺冰冷的機器。

    這一聲冰冷的“標記”之后,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韓煙煙依然是站在這片泛著白光的空間中,只是大腦空洞洞的,似乎有點茫然。

    好像……忘記了什么重要的事……

    “好了,你準備一下,我要送你進去了。”電子音說,“這是你拿手的,希望你好好表現,別讓我失望。就照你說的,讓那位……那位攻略目標愛上你,如果愛情真的像你說的那么能改變一個人的話。”

    電子音頓了頓,又冷冷的說:“記住,你的身體瀕臨死亡,能不能活看你的表現。你表現得好,我不但能救活你,還能給你獎勵。你讓我失望了,就自生自滅吧。”

    韓煙煙的腦子經歷了一瞬的恍惚和茫然之后,聽到電子音這番話,不由皺起眉頭。莫名其妙的事情太多,想問的問題太多,可是電子音并沒有給她任何發問的機會,它恫嚇完韓煙煙,就毫無感情、機械的說了一句:“世界生成。”

    韓煙煙眼前白光消失,一瞬的黑暗令她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

    在閉眼的這一瞬間,大量的信息涌入了腦內。

    這里……是一個現代都市背景,她——韓煙煙,是一個草根出身,漂泊在大都市里,勉強能養活自己的小白領。租房子住,沒有恒產,月月光,可以說的上是一窮二白了。

    韓煙煙接收完背景信息和自己的人設信息,低頭一看,手里捧著馬克杯,再四下打量,身處的地方貌似是一間茶水間。正思量間,茶水間的門猛的被推開,一個女孩子興奮的臉冒出來:“煙煙!煙煙!你快來!有人給你送花!”

    說著,不由分說的就扯住韓煙煙的手腕,拉著她向外跑。

    李燕,同事,合租室友。

    信息迅速的在韓煙煙腦海中生成。她被李燕拽著手腕向外拉,隨著她的腳邁出門檻,一個鮮活的世界在眼前展開。

    一格一格的辦公空間,敲鍵盤聲、打電話聲、翻閱資料聲、交談聲……這是一個忙碌的辦公室。此時,幾個女同事正圍在她的工位旁,見她出來,紛紛打趣她。

    “煙煙啊,這是交男朋友了嗎?”

    “這么大束的香水百合可不便宜。”

    “哇,真是好羨慕啊。”

    韓煙煙還沒看見,就先聞到了撲鼻的香氣。她走過去,別人閃身讓開,就看見一大束百合正靜靜躺在她的辦公桌上,特別扎眼。

    正主回來,同事們打趣玩笑了幾句,也就各自回工位干活了。韓煙煙坐回座位上,抽出夾在花朵間的卡片打開。

    謝謝。——鄭曜

    以及,卡片中還附著一張十萬塊的現金支票。

    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折成信號反饋給大腦,許多一秒中之前還沒有的信息就被觸發激活——仿佛那些信息一直就在那里似的,只等著什么關鍵詞來觸發。

    鄭曜,鄭氏集團總裁,C城首屈一指的大富豪。

    兩天前的晚上,鄭曜的母親出了事故,急需輸血。她是RH陰性,少見的熊貓血。碰巧當時去醫院探望朋友的韓煙煙也是RH陰性,當即便卷起袖子給獻了血。

    所有人都圍著那位尊貴的夫人轉,獻了血的韓煙煙一聲不響的獨自離開。走廊里,一陣風似的闖進來一群黑西裝男人,不由分說的就把她扒拉到一邊兒,給眾人圍繞中的一個男人清道。韓煙煙剛大量失血,本來就頭暈,一下子撞到墻上,腦門撞了個包,暈了半天才慢悠悠的離開。

    而對那個男人,她甚至連個背影都沒看見,視線被一群黑西裝的彪形大漢擋住了,只聽到皮鞋踏在地板上,急促又鏗鏘有力,一下一下的像敲在人心口。

    當然,到這里為止的“韓煙煙”更像是一個角色,一個符號。真正的韓煙煙兩分鐘前才在這個世界里睜開眼睛。

    韓煙煙此時捏著這道謝的卡片和現金支票,腦海里激活的信息使她知道,前天晚上那個被黑西裝簇擁的男人就是鄭曜——她在這個世界要攻略的男人。

    彼此,他才下飛機,聽到母親出事故的消息,一路呼嘯著從機場趕過來。倒是個孝順的兒子,就是不太把別人當人,比如韓煙煙這樣的路人甲小職員。對幾乎可以說是救了鄭老夫人一命的韓煙煙,就只有輕飄飄的“謝謝”兩個字,還不是當面說的。

    哦,當然,還有十萬塊的支票。這個可不輕飄飄了,實際上,韓煙煙剛工作不到一年,一年的薪水都還不到十萬呢。

    對于小職員的韓煙煙來說,十萬塊錢沉甸甸的。對于富貴逼人的鄭曜來說,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典型的霸道總裁灰姑娘,既視感簡直不要太強。

    韓煙煙以前還沒有名氣的時候,自己寫的文賺不到錢,生活靠給人當槍手支撐。她一天能寫三萬字,類似的霸道總裁文套路文寫到要吐。怪不得電子音說“這是你拿手的”,這還真是她拿手的。

    霸道總裁呀……韓煙煙嘴角微扯,把卡片放進抽屜,把支票撕成碎片,扔進了垃圾桶。

    霸道總裁見多了撈女,能吃住這種男人的必須是正直、善良、清純、一點都不愛錢的灰姑娘!

    這世界崩得太快,毀滅一切的風暴撲面而來的瞬間,韓煙煙來不及看清男人的臉。她只記住了他的眼神。

    他看著崩毀的一切,目光并沒有落在韓煙煙的身上。對他而言,楚楚可憐的韓煙煙和已經化作齏粉的曹大小姐、正在尖叫逃跑的保鏢打手一樣沒有分別。甚至她可能和墻上一塊正化作齏粉的墻磚、地上的一個玻璃瓶子,也沒有區別。

    他的眼中只有冷漠,對這個世界的冷漠。

    仿佛他不屬于這里。

    那冷漠令韓煙煙心生恐懼。隨即,風暴撲面,她整個人化作齏粉。

    倏地睜開眼睛,身周是純白的空間。韓煙煙雙腿一軟,撲通跪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氣。親身經歷被毀滅和看特效電影完不同,她心臟現在還跳動得難受。

    電子音暴跳如雷:“才十分鐘不到!十分鐘不到!”

    韓煙煙喘著氣想,什么十分鐘?

    “我手下最糟糕的構建師,也不至于撐不住十分鐘!你太讓我失望了!”電子音似乎對這個“十分鐘”非常的憤怒,“你明明潛力這么高!為什么發揮得這么差!!你不是說這個套路你最拿手了嗎!最拿手的怎么還失手!”

    韓煙煙心臟還在難受,但一貫冷靜的頭腦還是捕捉到電子音話里的信息。

    她撐住地板抬起頭:“我什么時候跟你說了這種話?”黑黢黢的眼睛,幽幽的望著眼前一片純白的空間。

    電子音忽然噎了一下,頓了一秒,有點惱火的說:“標記她!”

    又是“標記”。但韓煙煙還來不及思考這個詞的含義,就聽見那電子音仿佛突然失去了所有的人味兒和情感,冰冷機械的說:“標記。”

    韓煙煙恍惚了一下,低頭,看見自己正站在純白空間中。明明記得剛才自己因為之前的沖擊,腿軟得跪在地上大口喘氣。伸手摸摸心口,心跳平穩緩慢,心臟也不再有那種驚悸恐懼的難受感了。

    腦海中也有一種空白的感覺,幾秒之后,才消失。那種感覺有點像剛睡醒,不知身在何處。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記住,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這次還失敗的話,對不起,我可不是慈善家。你的身體我還給你,你就自生自滅吧。”電子音冷冷的說。

    這語氣雖冷還帶著恫嚇,可是和剛剛才那一聲機械的“標記”比起來,充滿了情緒,更像活人。它到底是什么呢?人工智能?還是躲在話筒背后的……人?

    “好了,這一次給我認真點,別再弄什么套路糊弄我了。糊弄我就等于自殺,搞清楚!”電子音憤憤的說,“給我發揮出你的實力!這一次一定要讓那位……咳,讓這個世界的攻略目標愛上你!去吧!”

    隨著這一聲“去吧”,眼前驟然失了光明。第二次,韓煙煙已經有點習慣了。她閉上了眼睛。再睜開,身在一條巷子中。兩邊都是普通的建筑物,但不知道為何,有一種破舊凋敝之感。

    隨著她的目光打量,韓煙煙腦海中對這個世界的預給信息被激活,她明白了那種破敗之感的由來——因為,這是一個末世世界。

    韓煙煙在腦海中的信息里檢索了一下自己在這個世界的人設,結果頗為無語。這個世界的韓煙煙,信息少得可憐,幾乎可以用四個字便概括了:獨自一人。

    上一個世界的韓煙煙,起碼還有出身、學校甚至于租房等信息。這個世界的韓煙煙,等同于白板。

    韓煙煙不由得微微蹙眉,但片刻之后,她眉頭松開,釋然了。

    這等同于沒有人設的人設,其實沒什么壞處。在上一個世界,她還得讓自己的一舉一動去沿襲吻合那個“韓煙煙”的行為模式,這一個世界,她反而沒有這種負累。既然沒有可以約束她的人設,意味著她可以隨意發揮。

    韓煙煙一想通了,就覺得輕松了。她又熟悉了一下這個“韓煙煙”所擁有的能力,邁開腳步。

    走出巷子來到街上,這個原本如同電影背景般的地方突然便活了起來。天已經黑了,路上亮起了路燈。在這種末世,這個城市還能有路燈,說明這里很安定,有正常的生活和生產。

    韓煙煙已經知道,這個城市是S國的南陵市。這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城市,曾是四朝古都。在末世之后,靠著保存完好的古城墻,成為一個幸存者聚居地。

    能發電,少量的農業種植,雖然是小作坊式但滿足基本生存需求的產業還在茍延殘喘的運轉著。在各方勢力的平衡下,這里維持著基本的社會架構。但末世就是末世,微薄的資源并不足以支撐部幸存者的生存需求,活下來的人過得既艱苦又痛苦。

    除了那些強者。

    走出巷子,就是一條街。昏暗的街上,居然還有不少人。

    大多都是來這里交易的。破布上面擺著閃爍光芒的鉆石手鏈,昔日昂貴的珠寶,現在頂多換半包方便面,還得運氣好,趕上那種帶著美人的金主。反倒是菜刀、西瓜刀這種武器,有不少人圍著砍價。一把不錯的菜刀在幾個人爭搶之下價格一路飆升,已經講到了半箱方便面這么高的價位了。

    活得艱難,鉆石黃金都成了無用的東西,食物反而成了硬通貨。

    韓煙煙看到昏黃燈光下有一些女人在街頭徘徊,大多長得不錯。有男人看中了,過去講價。半個饅頭、一包餅干就能讓女人帶他們回住處去。也有不講究的,直接去了陰暗處的樹后。過了片刻出來,女人一邊整理著裙子,一邊從男人手里接過半包餅干,飛快的塞進衣領中,捂著胸口跑掉了。

    韓煙煙看著這些女人,殊不知別人也在看她。

    昏黃燈光下,白色棉布裙的女孩出現在街頭,眉目清麗,一頭黑色長發柔順的垂在肩頭很身后,帶著末世中少有的干凈。漂亮女孩在末世中還能有這種狀態,要么是因為她自己厲害,要么是因為她身后有個厲害的男人。那些暗中觀望的眼睛都沒敢輕舉妄動。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