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番外二
作者:車厘酒的小說
    此為防盜章呀!!由于您購買比例不足, 請補足購買或等待72小時  他看著林格因為長時間咳嗽而泛紅的臉,眼圈的紅也沒消, 眼里還有未褪去的水光。

    波光粼粼, 又亮得攝人。

    在剛才她發出聲音之前, 他一直沒發現林格就在他身后。后來聽到咳嗽聲, 覺得耳熟,就轉過頭看了一眼。

    還真是她。

    只是, 與平常時候完全不同的她。

    捂著嘴彎著腰, 看起來十分難受,完全沒了這兩天他見到的那個總是很鮮活的樣子。

    鬼使神差地,當時他甚至有種想要拍拍她的背的沖動。

    雖然也只是一瞬。

    “你沒走?”她眼睛瞪得圓圓的, 一副十分驚訝的樣子。

    ……這是重點?

    陸淵擰了眉,看她的喘息還沒停。

    他頓了頓, 沒理她上一個問句, 再次出聲:“你沒事?”

    依舊清冷的聲音里,帶了點不易察覺的關切。

    之前見到了葉荏苒對陸淵說話, 林格其實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滿的情緒。

    而現在,自然而然的, 輕易就被他聲音里含著的溫度給順了毛。

    整個人忽然就舒坦了。

    不過……

    她看著陸淵眉頭越皺越緊, 和好心情完全不搭邊的表情。

    難道他是以為她得了什么病?

    林格腦子里閃過一個想法。

    臥槽,男神不會覺得她身體不好就不搭理她了!她不是林黛玉啊她可是熊一樣健康的女人!

    會咳嗽的病……

    再加上她剛剛那副咳得要死要活的樣子……

    林格恍然大悟。

    她急忙開口:“那個,剛才就是忽然嗓子癢想咳嗽。我沒有哮喘啊肺癌啊什么的!你別多想!”

    陸淵:“……”是誰在多想?

    上一秒還眼圈紅紅, 眼淚汪汪的, 她忽然間就又回到了平時大大咧咧的歡脫樣子。

    生動的, 鮮妍的。

    好像......還是這樣比較順眼。

    確定林格已經沒事了,他略轉了轉身子,看向她:“我走了。”

    雖然她想再多享受一會兒和男神說話的時間,不過他應該還急著回家。

    可是一想到葉荏苒在等著他……

    不爽。

    好不爽。

    “那個……”林格用舌頭頂了頂上顎,實在忍不住想要問他和葉荏苒是什么關系。

    “嗯?”

    又秒慫,“啊,沒事啦,你走,明天見!”

    ……還是不問了。

    理智告訴她,不要沖動,畢竟她和陸淵還沒熟到能過問私事的地步。

    引起他的反感可怎么辦。

    陸淵沒再說話,對她點了下頭。

    然后轉身,重新掛上一邊耳機,抬步走向不遠處等著的車子。

    習慣性地走到后門,剛把手放到車門把手的位置。

    他又想了想,收回了手。

    繞到另一側拉開前門。

    坐在后座的葉荏苒看到了他在門外的猶豫,看著他轉身,滿心的期待都變成羞恥。

    是……不想和她一起坐。

    手放在裙子上,緊了又緊。

    “陸淵,你……”她咬咬唇,一鼓作氣,“你認識林格呀?”

    剛要掛上另一邊耳機的手停住,隔了幾秒,他才出聲。

    “是同學。”

    隔了幾秒,又問她:“怎么了?”

    似乎是很正常的對話。

    但葉荏苒卻十分清楚地記得,自己和陸淵說話,十次里有九次她只能得到一個字的回答。

    從來都是她問他問題,這是第一次他有所回應。

    又是林格嗎……

    車子緩緩開動。

    看著玻璃窗上的倒影,下唇咬得發白,她恍然覺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個時候,瘋魔了一樣的內心。

    她控制不住自己開口。

    “你知道她初中的事嗎?”突然拔高的聲音,嘲諷滿滿的語調。

    “她啊,可出名了呢。”

    陸淵默了一瞬,似乎詫異于她話里暗含的諷刺,轉頭看她。

    眸子深邃,表情很冷。

    聲音更冷。

    “葉荏苒,別找麻煩。”

    一字一頓地。

    接著干凈利落地轉過頭,帶上耳機,不再看她一眼。

    好像所有人都向著她啊......

    林格。林格。

    葉荏苒頭靠著車窗,裙子被握緊的手掐出一團深深的褶皺。

    -

    林格回到家,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接著趴在床上翹起腿解鎖手機。

    她迫不及待微信季菡。

    【林格】:菡菡菡菡菡含含糊糊呼叫呼叫!

    【林格】:回我回我不回刷屏了!

    隔了一分鐘手機才震。

    【季菡】:放。

    嘖,這態度。

    決定忽略掉那個字,林格迅速敲屏幕。

    【林格】:你知道葉荏苒在南覓么???

    這次秒回。

    【季菡】:我操!真假的你見到她本人了?

    【林格】:這不廢話!我還能瞎編?

    頓了頓,林格咬牙切齒地重重敲鍵盤。

    【林格】:而且塔馬的她和我男神認識!!!今天放學還坐一輛車!!!

    【林格】:我要氣死了啊啊啊菡啊氣死我了啊哭泣打滾想死!/大哭/流淚

    季菡傳來一個摸小貓頭的表情包以示安慰。

    【季菡】:我真沒想到她還有臉。

    【季菡】:也不想想南覓多少初中校友?

    【季菡】:她特么臉皮比你還厚。

    【林格】:…………

    突然中槍的林格翻表情包,立馬發了個“你是魔鬼嗎jpg.”。

    又有兩聲提示音。

    【季菡】:幸虧不是一個班

    【季菡】:不然老子搞死她個大表子。

    林格心里暖暖,發了個“給您遞刀jpg.”。

    【季菡】:以后見著她了聽我指揮,你別總掉鏈子聽到沒?她當初干那些惡心事兒,有什么好心軟的?你以為你白蓮花圣母?

    季菡配了個掐著貓脖子的圖。

    【林格】:遵旨!臣遵旨!吾皇萬歲!

    她倆又你來我往地發了幾個表情包。

    躺在床上,心情舒暢。

    至于葉荏苒怎么會和陸淵一副相識已久的樣子……

    林格撇撇嘴。

    以后再說。

    手機又震了一下。

    【季菡】:上游戲。打到輸。

    【林格】:oj·bk

    后來兩個小時,戰場轉移到王者峽谷。

    她中單季菡打野,打了六把,最后一把才輸。星耀雙排連上五顆星,簡直美滋滋。

    這晚,林格做了個夢。

    在夢里,自己成了榮耀王者,還帶著男神瘋狂上分。

    她笑成了一個大傻‘逼。

    ***

    兩天后,南覓中學操場。

    在解散之前,齊教官例行講話。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這四天相信除了林格大家的正步都沒有問題了。”

    同學中有人發出笑聲。

    “我一會去抽簽,假如抽到了我們班周六要匯報表演———”他看向林格,意味明顯。

    林格擲地有聲:“報告教官,我身體不適,不能參加!”

    班里同學靜了幾秒,接著開始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臥槽……”

    “喂你別光說,你倒是裝個身體不適的樣子啊!”

    這兩天,齊教官對于糾正林格順拐這件事是徹底放棄了。

    可是一個人的順拐在方隊這么密集的隊伍中,的確能影響到前后左右的同學。

    思來想去,只能這樣了。

    齊教官看著哈哈大笑的同學,心中嘆氣,但面上絲毫不顯。他肅著臉整頓了紀律,接著站在隊伍最前方面朝方隊。

    “解散!”

    林格個子有一六九,所以站在方隊里女生最后一排。

    感到有人拍她肩膀,她轉過頭。

    是一個有些眼熟的男生,比板寸頭略長的黑發,五官明朗,笑容陽光,一邊嘴角挑得高高的,調侃意味十足。

    啊,想起來了。

    他是陸淵的同桌。

    她觀察過,這倆人關系絕對不一般。

    男神那么冷的性格,能整天和他出雙入對,說不定認識了好多年呢。

    不過,正面見到還是第一次。

    林格暗搓搓想,一定得給這位不一般的好朋友留下個好印象。

    至少能吹吹枕邊,呸,桌邊風。

    “唉林格同學,到時候為什么身體不適啊?”

    謝煬吊兒郎當地開口,好像很好奇。

    林格被問住了。

    歪著頭想了想,答:“嗯,親戚來了。”

    女生說這個比較靠譜。

    謝煬裝得迷茫,忍著笑問:“......那親戚來了怎么就不能參加了?”

    剛想開口,她身后竄出的季菡就替她懟了回去。

    “就是媽媽的姐姐啊,有點兒常識不兄弟?連這都不知道你沒談過戀愛啊?”

    謝煬看著這個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女生,有點發愣。

    短發略長過耳,發頂有點毛毛的,發尾有些內扣,白皮膚尖下巴。

    她和他身高差有點大,小小一只,正微微仰頭,斜著一雙水潤潤的大眼睛瞅他。

    謝煬不自覺地舔舔下唇。

    媽的,好萌啊。

    他開口:“你叫什么?”

    林格:“……”我像個傻子一樣擔心他倆會罵起來。

    季菡:“……”他怕不是有病哦。

    季菡沒答。

    眼見場面太尷尬,林格剛要開口——

    “你還走不走?”

    嗯?這聲音?

    林格機敏的往謝煬身后一看。

    臥槽男神!

    終于給她逮到了!

    這兩天都沒有晚自修,林格發現陸淵每次解散了之后溜得超快,根本抓不住。

    腿長好了不起。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這樣算來,她都一年半沒見到他了。

    林格像打了雞血一樣,盯著陸淵猛看,目光熾熱到無法忽視。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