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聞燦燦x李遇祁(二)
作者:車厘酒的小說
    此為防盜章呀!!原因是購買比例不足,請補足購買或等待72小時  “你先說說, 這個詞是個什么詞。”

    “動詞啊。”

    “你知道動詞后面要加什么詞么?”

    “……那要分情況?”

    林格搖搖手指:“錯!”

    然后端著架子一臉等人詢問的樣子。

    “……那請您說, 該加什么詞?”

    “你記住了, 動詞后面要加打詞。”

    “……加什么???”

    “打詞。”

    “……”

    “動詞打詞動詞打詞動詞打詞你是我滴小呀小蘋果……”

    林格憋笑憋得不行,一邊唱一邊跑了老遠。

    “我、操!”

    季菡摔下筆就追了出去。

    “噗哈哈哈哈哈, 林格簡直有毒啊我靠!”謝煬目睹了全過程,看熱鬧看的特開心。

    “嗯。”

    陸淵想起剛才滿口胡言亂語的人,忍不住又附和: “她有毒。”

    鵝鵝鵝的笑聲戛然而止。

    謝煬一臉驚異地瞪著陸淵。

    他一直覺得, 自己和陸淵做同桌就是自虐。

    一個活波向上的少年和一個十桿子打不出一個屁的人平常能有什么交流呢。

    而他剛剛隨口一句吐槽,居然得到了陸悶葫蘆的回應?

    陸淵看著他直愣愣的眼神, 皺眉。

    “看什么?”

    “你剛才, 在和我說話?”

    “……”傻逼。

    “臥槽你第一次回應我的吐槽!你知道我單機多久了么兄弟?”

    “……”

    陸淵額角抽了抽, 起身出了教室。

    一群神經。

    -

    下午第三節是體育課。

    運動會參賽的人名單已經報給了學校。體育老師沒有硬性要求,做完熱身運動之后,只是說需要指導的人解散之后去找他。

    “我今天不能和你一塊兒了啊, 我短跑,得練練起跑什么的。”

    季菡要跑100,200還有4x100接力的最后一棒。

    可以說是任務艱巨。

    林格點了點頭:“昂好噠, 我這么善解人意,你快去。”

    坐在塑膠跑道邊的草地上, 她刷了會手機。

    本來想就這樣等到季菡結束的。

    心里涌起一陣煩躁。

    這可是一周只有兩節的珍寶課, 怎么能浪費給手機!

    她舔舔略微干燥的嘴唇。

    有點想男神了。

    當即就站起身拍拍屁股, 開始滿操場的找陸淵的身影。

    ……

    十幾分鐘了。

    林格把操場轉了個遍也沒看到他。

    第一圈她還懷疑是自己看漏了。

    第三圈的時候還是沒找到。

    她轉念一想, 男神那種外貌的人, 肯定是最顯眼的啊。

    所以他肯定是沒在這兒。

    出了操場沒多遠,聽見一陣隱約的歡呼聲。

    是籃球場那邊傳出來的。

    她循聲走過去,老遠就看見一大團女生站在外圍,嘰嘰喳喳個不停,偶爾冒出一兩聲細小的尖叫。

    走得近了,聽見了幾聲對話。

    “啊啊啊!那男生啊好帥啊臥槽!”

    “那是!我們班的,嘿嘿。”

    腳步一頓。

    這是……徐子琪的聲音?

    “臥槽,你班有這極品你都不告訴我!快說快說叫什么有微信嗎!”

    “叫……”

    林格三兩步沖上去,拍了一下徐子琪的肩膀。

    “嘿!你在這兒干嘛呢?”

    徐子琪轉過頭看到是她,神情有些激動:“哎我們在看咱班男生和五班打球,我靠謝煬陸淵都超厲害你知道么,還有班長也是!”

    然后拽過她身邊的女生給她介紹:“這人是我初中同班同學,一個純種花癡。”

    那個女生聽到這話,掐了徐子琪一下。

    然后對著林格笑了笑:“你好呀美女,我叫李蜜,蜂蜜的蜜。”

    還沒等林格回話,她又說了一句:“哎呀你長得可真好看!我就喜歡和帥哥美女做朋友!”

    李蜜人如其名,長相偏甜,笑起來特別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林格也對她笑了笑:“我叫林格,就是格林童話的林格。”

    “哎你倆別在這兒認親了,這么養眼的比賽聊什么天。”徐子琪打斷了他們的談話,把注意力引到球場上。

    林格這才看向球場。

    一眼抓住了陸淵。

    他沒穿校服外套,上身是一件很簡單的黑t,胸口寫著一串英文,隔太遠看不清。

    她其實看不太懂籃球。

    所以看不懂的東西,她也向來沒什么耐心。

    但卻移不開放在他身上的視線。

    她見的最多的他,是清冷的,自制的。

    ……還有禁欲的。

    他平日里簡直是高嶺之花的真實寫照,看著就讓人覺得難以接近。

    可是球場上的他是不一樣的。

    雖然臉上沒有太激動的表情,也不像謝煬他們那樣口里喊著同伴的名字,但他在陽光下運球,破防,上籃或者在圈外投個三分。

    整個人像會發光一樣,耀眼得過分。

    “臥槽太帥了!又進球了啊啊啊!”

    耳邊李蜜的一聲尖叫把她的思緒拉回球場。

    徐子琪有點無語:“李蜜你們班要輸了,你這么開心不太好。”

    李蜜毫不在意地擺擺手:“你也不看看我們班那群女生,哪還有空應援啊,全在這看你班帥哥呢!”

    林格沒說話,視線轉到了離她們很近的一群女生上。

    她們沒有像李蜜一樣叫出聲,但一個個小聲討論著什么,都是激動到不行的樣子。

    她收回視線,嘴角抿起。

    上了節體育課,就這么多人覬覦陸淵。

    不行。

    她可不是坐以待斃的人。

    林格掃視了一圈兒,趁著徐子琪和李蜜討論激烈戰況的時候撤出籃球場。

    看了看手機,現在還有二十分鐘下課,肯定來得及。

    籃球場在操場和學校超市的中間位置,走到了超市,她拿了瓶水,付了錢。

    本來想直接走,又掉頭回去拿了四瓶。

    因為時間還早,回去的路上她走得不緊不慢。

    還整了整頭發,用手機屏幕當鏡子抹了個潤唇膏。

    -

    “哎,那一圈兒女生全是看你的信不信。”

    打完了球,謝煬也不顧自己一身汗,拿著胳膊就往陸淵身上掛,“我說,陸大校草,魅力不減當年啊。”

    齊宿為和另外兩個男生也跟著起哄。

    陸淵拍開他的手,撥了撥頭發,帶了點笑意撇他一眼:“看你。”

    這簡直是赤裸裸的嘲諷。

    謝煬剛想把籃球砸他身上,就聽見一個有點熟悉的女聲。

    林格站在籃球場出口處,拎著一袋子水。

    她離他們有一兩米的距離,長發在陽光下呈出金棕色,臉上帶笑。

    把手上的東西遞了出去:“吶,請你們喝水。”

    她本來想只買給陸淵的。

    但隨后想到班里另外四個男生肯定會瞎起哄。

    她倒是無所謂,怕就怕男神覺得她太高調了。

    “喲!”

    謝煬最先反應過來,拿下她手中的袋子,把水分給他們。

    他笑得不懷好意:“咱們林格也太貼心了?”

    然后一臉欠揍地對著五班那幾個人吆喝:“哎!看見沒啊!我們班美女給我們送水了!你們有嗎?”

    兩波男生打了一場球,不管結果輸贏,關系是好起來了。

    謝煬的話意料之中的換來了幾聲“操”和“滾”。

    五班那群本來堵在門口看陸淵的女生看見林格這樣,也有些不好意思,幾個人挽著手離開了籃球場。

    齊宿為他們幾個謝過林格之后就打鬧著走了,謝煬喊完之后追上了他們。

    就剩下她和陸淵面對面站著。

    謝煬經過林格身邊的時候,撂下一句話。

    ——“你其實就想給他自己買。”

    他估計是和季菡密謀那會兒知道的。

    不過她也不介意。

    但被這么一打趣,臉還是有些發熱。

    她的視線落在面前的人身上,用手當扇子在臉邊扇風,“我們走?”

    陸淵看了她一眼,把水瓶扭緊。

    “嗯。”

    -

    “陸淵,你們贏了沒呀?”

    “贏了。”

    “那你干嘛一臉不高興啊?”

    “……”

    這么正常的事,還要怎么高興。

    陸淵沒說話,側過臉看她一走一蹦的樣子。

    林格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他沉默,繼續聲音輕快的跟他搭話。

    “你別整天板著臉呀,你打得那么棒,開心點啊!”

    “……”

    看他不說話,她更來勁。

    “哎,你笑一個唄。”

    “......”

    盯了他一會。

    發現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她悻悻地移開視線。

    陸淵腳步越來越慢,直到停住不動。

    而林格走了一會,發現身邊沒了人。

    她趕緊倒退了幾步,一臉狐疑地看著忽然站住的他。

    他的眉眼依舊精致,額前的發濕透了,額角有汗滑下來的痕跡,唇色紅潤,和平時的他是不一樣的好看。

    卻是一樣的驚艷。

    林格注意到男神忽然張口。

    他木著一張臉,眼睛直直看著她,聲調平平,僵硬地吐出兩個字。

    ——“哈哈。”

    然后邁開長腿,加快速度從她身邊走過。

    林格順著她手指的方向轉頭。

    看到了右邊一條小路盡頭,有個寫著“南覓高中校園超市”的牌子。

    她當即挽著季菡的胳膊拐彎,邊走邊說:“我快渴死了,陪我去買瓶飲料。”

    到門口的時候,季菡松開了她的手,下巴點點超市的方向:“我去上廁所,你先去。”

    林格點頭,邁步進了超市。

    超市里擠滿了和她一樣剛解散的高一新生,明明開著空調,卻和室外的溫度差不了多少。

    林格好不容易挪到飲料區,掃了眼貨架,發現大部分都被人買空了。

    她沒糾結太久,決定拿只剩下一瓶的荔枝味飲料。

    和她同時,旁邊也伸過來一只手。

    一只明顯屬于男生大小的手。

    白皙修長,骨節分明,掌紋淺淡。

    一瞬間,她腦中閃過一個想法。

    這手,帶上手表戒指就能當手模去拍照了。

    心里忽然生出股強烈的好奇。

    手長這樣的男生臉會長什么樣子。

    還沒等她看過去——

    “你要嗎?”

    清冽的嗓音,干凈,帶著一絲少年的鼻音,好聽得過分。

    落在耳朵里,余音回響。

    兩人都站著,目標是同一瓶飲料,所以離得并不遠。

    林格抬頭的一瞬間,恍惚覺得自己的眼睛是被刺痛了的。

    卻又忍不住一直看。

    他個子很高,是需要她半仰起頭才能和他對視的高度。

    男生發色有些發棕,發質看起來很軟。鼻骨挺直,膚色很白,瞳色偏淡,眼形內勾外揚,薄薄的眼皮上有著極深刻的內雙。

    他穿著沒有任何圖案的黑色T恤,白色的耳機線從耳骨處延伸出來,和衣服形成反差。

    在超市這樣囫圇的光線下,他整個人都在發光。

    林格的心臟像被什么揪扯了一下,緊接著開始劇烈地跳動。

    快到發麻。

    “要么?”

    男生摘下一邊耳機,眉梢微挑,看著這個怔住的女生,再次出聲。

    她迅速回魂。

    剛想說自己不要了,又瞬間停住。

    萬一說不要了……他直接拿了就走怎么辦。

    最后,沒說要,也沒說不要。

    她舔了舔發干的唇,扯開嘴角笑,問他:“同學,請問下你是幾班的呀?”

    男生再次轉過頭看她,表情帶著略微的詫異。

    他頓了一頓,不知是不是錯覺,林格覺得他的聲音似乎和剛才不同,染上了點意味不明的情緒。

    雖然表情并沒有變化。

    “你同班的。”

    隨后重新掛上耳機,拿上飲料,轉身。

    林格下一句“能告訴我你名字嗎”生生卡在嗓子眼兒里,整個人震驚在原地。

    開學第一天她就遲到了,匆忙找了個位子坐下沒多久就去操場開始了軍訓,所以根本沒見到所有的同學。

    “……”

    她居然因為睡懶覺,錯過了這么一個大美人?!

    ......好想穿越回去打死熬夜的自己。

    -

    季菡上完廁所回來,就看見林格背著書包,神色空洞,低垂著頭,極不搭調地站在人來人往的學校超市門口。

    走過去推她一下:“誒,發什么呆呢?”

    林格回過神來,“你上完了?”

    “嗯,你飲料呢?給我也喝口。”

    林格沒回答。

    習慣性地挽上季菡,往校門口的方向走。頰邊垂下一縷碎發,白皙的臉頰有些泛紅。

    像是完全沒聽見身邊人的問題。

    “喂,”季菡皺眉,越看她越不對勁,動了動她胳膊,“你怎么了?說話呀,不是去買飲料了么?”

    半晌,林格搖搖頭。

    因為缺水,嗓音有些干啞,“丟了。”

    “啊,飲料嗎?在超市丟的?”季菡皺眉。

    “不是,你不懂。”

    “???”

    “是我的心。”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