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聞燦燦x李遇祁(四)
作者:車厘酒的小說
    怎么辦。

    我找不到她了。

    李遇祁

    那天之后的日子, 對聞燦燦來說, 每天的學習和生活, 依舊和從前一樣。

    仔細想的時候, 卻又好像有很多的變化。

    比如, 每天上課的時候, 某人的長腿會固定出現在她凳子底下。

    她站起來回答問題的時候, 某人會用筆戳她的后背。

    她借別的男生作業抄, 依舊會被某人一把奪走。

    某人非要和她天天發短信,非要和她一起吃午飯,非要周末也留校住宿, 陪她自習。

    盡管上了高三,好像身邊有他,也不會覺得無趣。

    緊張的期末考過后, 她收拾了宿舍的行李回家。

    又是一年的春節。

    聞燦燦在屋里寫著作業,聽見門外幾乎這半個月都沒停過的咳嗽聲, 心里有些悶悶的。

    題也看不下去, 她干脆站起來,開門走到最里面的屋子。

    “媽媽,現在喝藥嗎”

    “咳,咳咳”

    床上的女人滿臉皺紋,眼眶深深凹陷,皮膚蠟黃, 頭發從發根開始白里透著灰色。

    聞燦燦眼睜睜看著她日漸衰敗, 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她咳嗽完, 沒理站在床邊的聞燦燦,重新閉上了眼。

    聞燦燦抿了一下嘴唇。

    她走到廚房,把涼透了的藥重新熱了一遍,端到了里屋的床邊,一聲沒吭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她呆坐了一會,從口袋里掏出震動的手機。

    打開信息界面。

    李遇祁178xxxxxxxx

    小燦燦,新年快樂。

    晚上等我打電話。

    很簡短的兩句話,莫名讓她的心情變好了很多。

    聞燦燦打字回復好,新年快樂。

    發完之后,她重新拿起筆,集中注意力在時間上。

    做題的時候,什么都不用想,時間也過得很快。

    她總算有了個盼頭。

    到了晚上,就能聽到他的聲音了。

    晚上八點剛過,聞燦燦就接到了電話。

    李遇祁不等她說話,開門見山“想我了嗎”

    “”兩人半個月只有短信聯系,聽他一上來就說這種話,聞燦燦的臉有些發熱。

    “沒有。”

    “嘁,”他在那邊輕笑了一聲,“我不信。”

    “”

    “我替你說了吧,燦燦,你想死我了。”

    “”

    聞燦燦一下子從床邊站起來,面部升溫,卻礙于不能被外面的人聽到,不敢大聲說話。

    她壓低聲音“你別胡說”

    他吸了吸鼻子,“這就是事實,”

    李遇祁好像在室內,沒什么雜音。話說的多了,她才聽出他的聲音里帶著點鼻音。

    “你感冒了嗎”她重新坐回床邊,心跳地有點快。

    “昂,”他懶洋洋地應了一聲,隨后道“我不光感冒了,還發燒,咳嗽,病得很重。”

    “”

    “你來看我嗎”他問。

    “”聞燦燦像是被扼住了喉嚨。

    她想到自己住的地方,沒有錢買車票,能自己出家門的可能性是零。

    “我要給媽媽煎藥,不能出去,”她突然覺得有些難過,小聲加了一句“對不起。”

    “不是,”李遇祁的聲音很費解,“對不起毛啊我開個玩笑,別當真。”

    聞燦燦垂眸,“嗯”了一聲。

    他又給她講了很多事,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一會,他那邊傳來微弱的敲門聲,然后是一個人叫他下樓的聲音。

    “操,”他低低罵了一句,然后揚聲道“一會去。”

    “有點事,先掛了。”他解釋。

    聞燦燦也聽到了,“好的。”

    兩人沉默下來。

    誰也沒先說再見。

    “燦燦。”他突然叫她。

    “嗯”

    李遇祁的聲音低地像是在嘆氣,“我很想你。”

    聞燦燦壓不住心底的喜悅,聲音有點點抖,“嗯。”

    “李遇祁。”

    “嗯。”他這聲嗯顯得鼻音異常地重。

    聞燦燦咬了一下唇,“雖然我不能去找你,但是”

    “但是什么”

    “”她的嘴張開又合上,始終說不出那句話。她干脆直接掛了電話,給他編輯短信。

    點了發送之后,她立馬把手機扔開,回到座椅上。

    對著攤開的試卷,臉燙地不行。

    她聽到被扔在床上的手機悶悶地震動聲。

    一次又一次的,盡管沒有被她接起,還是堅持不懈。

    聞燦燦捂著臉趴在桌子上。

    回家這么久,第一次發自內心地笑出來。

    坐在房間里的李遇祁瞪著自己的手機屏幕,很久都沒緩過神來。

    聞燦燦

    那個,我說不出口

    但是我也想你的。

    腦補了一下她打這句話的表情,心跳瞬間加速。他立馬撥號給她,她一直不接。

    于是他又退回短信界面。

    李遇祁把那句話翻來覆去看了又看。

    然后截了一張圖。

    并且立馬打開電腦傳到了硬盤里。

    放手機里,萬一丟了怎么辦。

    過年回來,高考很快進入一百天倒計時。

    林格一整個高三學習都非常認真,很少看手機,課間的時候也會拉著她問問題。

    林格告訴聞燦燦,她和陸淵說好了的,要一起上同一所大學。

    有一天,林格異常興奮。直到升旗儀式的時候,她才知道,原來是陸淵回來了。

    他明明不用高考,卻還是選擇回來。

    別人不知道,聞燦燦當然明白他是為了什么。

    聞燦燦替她高興,也有些羨慕。

    她的成績穩定,班主任說過,按照學校歷來的分數線來看,只要發揮正常,北大沒問題。

    她一直在想,她和李遇祁會不會高三畢業之后,就那么結束了。

    高考前一晚,她忍不住了。

    她拽了拽身側人的校服袖子,“喂。”

    李遇祁也住校,每晚兩人都是一起走學校宿舍樓背面的小路,他送她到女生宿舍樓,才回到自己的宿舍。

    那條路上黑漆漆的,基本沒什么人。就算有,也和他們的目的差不多。

    李遇祁淡淡瞥她一眼,“叫我”

    “嗯。”

    他眼睛半瞇,拉住她纖細的手腕,“我不叫喂。”

    “誒你松手呀”聞燦燦看了看周圍,急著掙開他。

    “那你重新叫。”

    “”

    不就是個名字怎么這么幼稚啊

    聞燦燦不看他,語氣很沖,“祁哥行了吧”

    李遇祁看著她氣鼓鼓又無可奈何的樣子,忍不住又捏了一下她的手。

    “你要說什么事”

    “”

    他不問,聞燦燦差點忘了自己本來要問什么。

    “你有想過高考之后,我們怎么辦么”

    “什么叫,高考之后怎么辦”李遇祁突然停下腳步。

    聞燦燦轉頭看他,他個子太高,表情有些不清楚。

    可是聲音卻帶著明顯的冷意。

    “聞燦燦,你是打算高考完,我們就這么算了,是吧”

    “我沒有”聞燦燦唰地抬起頭,“我沒這么說”

    “”

    李遇祁的情緒平復了一些。

    他又問“那你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你有沒有想過以后怎么辦呀,假如我考上北大,你”

    “我跟你去啊。”他打斷她,拉著她的手緊了一下,“這他媽還用問么。”

    “”聞燦燦愣了好幾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哦”

    李遇祁把她拉到懷里,“不是假如。”

    什么不是假如

    她疑惑道“啊”

    他好聽而篤定的嗓音環繞在她的頭頂。

    “你一定,會考上北大。”

    “”

    聞燦燦忽然覺得眼眶有點濕。

    她抓住他的校服,輕輕“嗯”了一聲。

    不是假如,你一定會考上北大。

    六月七號,高考經過了兩科之后,聞燦燦松了口氣。

    題目不難,題型基本全都復習過。

    因為高考的地點是隨機分配的,一部分人留在本校,另一部分去別的學校,配有大巴接送。

    她坐在回學校的大巴上,靠著窗戶出神。

    沒多久就到了南覓。她下了車,正跟在大部隊最后面走,書包里的手機震了好幾下。

    應該是林格吧。

    因為兩人不在同一個學校考試,她覺得林格考完了估計會給她發消息。

    聞燦燦看了一眼前面的帶隊老師,偷偷掏出自己的手機,卻發現不是林格的消息。

    是舅舅的未接來電。

    她想了想,這個隊伍也不點名,干脆半路拐去了廁所。

    她給舅舅撥了回去,還沒等說話,就聽見那端舅舅帶著哭腔和顫抖的聲音傳來。

    “燦燦,你媽媽她沒了。”

    “”

    聞燦燦傻愣在原地。

    一瞬間,她覺得周遭的一切都靜止了。

    直到那邊舅舅喊她的名字,她才回過神來。

    “燦燦,你先考試,明天考完趕緊回來”她聽到舅舅的話還沒說完,被另一道有些陌生的沙啞聲音打斷。

    “考試她媽都死了,她還有心思考試還不趕緊滾回家來”

    “媽你說什么呢那是高考,你”

    “高考能和這個比嗎比得過她媽哎呦這白眼兒狼”

    “”

    聞燦燦想起來了。

    那道聲音是她外婆的。一個和她媽媽一樣討厭她的人。

    舅舅還在跟外婆據理力爭,越吵越兇,她喊了一聲“舅舅”,他們都沒聽見。

    聞燦燦默默掛了電話,走出廁所。

    她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也不知道是走了多久,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她抬起頭,是同寢室的女同學。

    那人臉上有震驚和疑惑,“聞燦燦,你怎么哭了”

    嗯

    聞燦燦抬起手,摸了一下臉。

    濕漉冰涼的一片。

    她沒說話,只是對那人搖了搖頭。

    隨后,低頭轉身走向校門口。

    原來那個女人死了之后,她還是會難過啊

    她也曾經很愛媽媽,但是當她發現,自己在媽媽眼里是個錯誤之后,那種感情就變了。可她看見別的人母女和睦的樣子,還是會發自內心覺得羨慕。

    有次家長會,她見過林格的媽媽。

    那么溫和好看的女人,看到她的成績單,會拍著她的手夸她,會邀請她去家里做客。

    而回了自己的家,那個躺在床上的她的媽媽,只會無窮無盡地使喚她、罵她,把所有對病痛的不滿都怪到她身上。

    但她依舊沒有恨。

    只是最開始的愛和期盼,在無數次的失望中變成了漠然。

    聞燦燦伸手,抹了一下淌到下巴處的淚。

    沒有絲毫猶豫地出了校門,等待著去汽車站的公交車。

    她真的不懂。

    她所遭受的一切,只是因為自己是個女孩。

    可她從小到大,所有鄉下男孩能做的事情她也能做,她比那些男孩學習都好,她并不聰明,可是卻咬牙拼命,考了一次又一次的第一名。

    不過是想要一句夸獎。

    可是所有人,都對她那么吝嗇。

    半小時后,聞燦燦坐上了回家的大巴。

    剛才收到了李遇祁的短信,他問她考得怎么樣。

    她沒回,他可能以為她沒考好,又發了好幾條安慰她。

    她的頭靠著車窗,死死地攥著手機,翻來覆去地看他剛發來的話。

    咬著唇,無聲的淚流了滿臉。

    李遇祁的信息發出去之后,一直沒回應。

    被接回家之后,他又發了幾條,直到晚上快八點,聞燦燦還是沒回。

    他在房間里坐立難安,煩躁地一遍遍刷新短信界面。正要起身去學校找她,就收到了回復。

    并且還是一連四條。

    他打開。

    然后愣住。

    對不起啊,祁哥。

    我好像不能去北大了。

    他們都不要我,我不知道要怎么辦了。

    可是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你啊。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